首頁 » 懷孕與教養 » 【台中吊嘎記】憑一張照片,就說我是虐童媽!?

【台中吊嘎記】憑一張照片,就說我是虐童媽!?

【台中吊嘎記】憑一張照片,就說我是虐童媽!?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作者\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 何小姐(台中共學平日團成員)

蘋果日報網路新聞2月27日上午10點39分刊登一篇報導,〈媽騎車穿羽絨 竟讓女童穿「吊嘎啊」凍到發抖〉,之後有許多媒體跟進報導,這些報導的材料主要都來自臉書《爆料公社》社團。

對於這個事件,我就是報導中的那位當事人媽媽,我有話要說!
事情發生在2月26日晚上,我帶二個孩子要出門,這種天冷下我擔心孩子會著涼,提醒著「外面很冷喔!要穿外套」,妹妹覺得自己喜歡無袖白色裙子,所以堅持不穿外套,尊重孩子有「身體自主權」下,我們就這麼出門,在一路上她沒跟我喊過冷,我也有著擔心,同時,我也相信她有在感受著冷的感受。【台中吊嘎記】憑一張照片,就說我是虐童媽!?

沒想到回程的路上,竟被錄影下來,爆上網路,甚至各家新聞也列報出來,原本平時沒什麼來電,在2月27日下午連續幾通來陌生人來電,讓我感到萬分疑惑,當下沒接起來,我本來就沒接陌生人號碼的習慣。
當天晚上,管理員打電話來家裡,說到有社會局社工派人來家裡要訪談,頓時,我非常驚訝,為什麼社會局會找上我們家。我一個人順著下樓,告訴爸爸有社會局的人來,碰面後,有開口說明來歷,並拿出手機的照片詢問我是否為當事人,並要求進我家門,被我擋在外面,非常唐突的舉動。

我:「我想請問,為什麼憑一張照片就可以來我家找上門,懷疑我虐待小孩?太唐突,我很難接受,抱歉,我現在有情緒中,說話會比較急躁。」

社工說:「嗯嗯,我可以了解,但我想要來關心孩子的狀況,是否有難教,或是教養上有什麼問題?」

我:「 我們家小孩從小就是讓他們自主長大的孩子,這事情上,我相信孩子有身體自主權,我還是關心並在乎她的狀況,但孩子有自己的選擇,我選擇相信她,信任她,但被拍照po上網,還未經同意,一切都太唐突,我很難接受。」

爸爸和妹妹跟著下樓,爸爸要求對方拿出証件証明自己是社工,並覺得奇怪:「透過網路爆料,拍到車牌查到我家,懷疑我們是虐童,請問有什麼憑據這麼說?」
社工:「有舉報,我們就來查證。」

爸爸說:「這算是非定罪論還是定罪論,單憑一個照片就可以這麼來評斷我們?」

社工說:「嗯,是定罪論,疑似而已,所以要確認。」

我:「嗯,我可以了解這是一個流程,一個工作過程,也是保護兒童的權利,但一切太唐突,我很不能接受這唐突。」

社工:「我可以問問妹妹的狀況嗎?」

我則轉向妹妹:「妹妹,這阿姨來是想確認了解,昨天我們出門時,很冷沒穿外套出門,被說媽媽對待妳有問題,妳想說說昨天的事嗎?」

妹妹不想說話。

社工:「我今天過來,確認初步狀況,之後還會有其他社工過來訪談,可以接受後續的訪談嗎?」

爸爸:「不用,我們不想被打擾。」

社工:「這是一個流程,警察局那裡也知道這件事,我們還要呈報上去,讓這件事情有所解決。」

我:「今天妳來訪談,透過一張照片,疑似虐待孩子,是定罪論來誣衊我們,我更想知道,對方這樣的動作,意圖什麼?透過照片,找來我家,那是否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們家在哪?孩子長怎麼樣?我的人權在哪?很抱歉,我們不想接受後續任何訪談,不想再被打擾」

社工:「我可以留下你們的資料嗎?」

爸爸:「可以用車牌找到我們家,相信你們可以透過管道找到我們的資料,我們不想留。」

社工:「那妹妹的可以嗎?」

爸爸:「我們不願意給,這是孩子的個資不想隨便給,我們有我們的權利在,不想透過一個片面的東西就來打擾我們家。」

妹妹:「不可以,這是我自己的資料,不想隨便給別人,我可以決定我自己,我不要你們來打擾我家。」

我:「其實透過一張照片,找來我家,我更想知道,對方的動機是什麼?意圖是什麼?就這樣把我們的照片放上網路,那我是否可以轉頭回問,對方資料可以給我嗎?」

社工:「我無法給你,我也不知道對方是誰。」

我:「那我們的資料就這麼隨便查的到,還可以過來,我知道這是一個關心孩子的社工,政府想透過這方式來關心孩子,但憑一張網路上的照片就片段懷疑,我很難接受。」

社工走後,我心情瞬間掉到冰點,爸爸開始著手查詢,還有哪幾家報社寫這份報導,各大家報社都上了,聽到這消息,我完全沒有了思緒,心情非常的混亂,甚至對於台灣媒體和社會提起大大的失望;一方面覺得社會好可怕,對這輿論壓力有感受到,網路魔人的可怕;一方面有覺得,事情不大,但新聞的報導讓人失望極點,沒有實事求事的責任,只有依循民眾的民意在報導,這新聞責任在哪裡?這社會是怎麼了?大家是否需要去真正了解一件事的始末,以客觀公正的態度來看待事情呢!!

接著,我打電話給蘋果日報,要求下架,也希望他們幫忙跟各大報要求下架,當時我的情緒很激動,面對這些未經我們家人同意,接而連三發生的事情,都使我對於家中隱私感到嚴重的被侵犯。

過一陣子後一位先生打過來,問我是否是當事人,我說是。

他說:「妳為什麼天氣那麼冷,讓一個小孩穿吊嗄出門?」

我說:「當天出門我有詢問孩子天冷,要不要多穿衣服,但小孩喜歡那件衣服,堅持只要穿這件,在我的立場下,我尊重孩子有身體自主權,她選擇不穿外套出門。但為什麼報社要憑一個網路新聞就告知全世界,用來評論一位媽媽?」

他說:「我可以把妳的訊息傳給主管,但何時下架不是我能決定。」

我說:「我要現在下架,我相信孩子有身體自主權 我們家從小就是尊動孩子意願,為什麼一個新聞可以說成這樣?」

他說:「這麼冷的天氣,妳一個媽媽為什麼讓孩子穿成這樣?」

我說:「你知道,我有詢問孩子嗎?你知道我關心孩子嗎? 我也想反問,你肚子餓了,那是我來告訴你嗎?」

他說:「那永永遠遠不讓孩子穿外套嗎?」

我整個陷入情緒中,邊哭邊說:「我們的立場不同,我不想這樣談論,但我不希望這一個單一的照片,被說的沸沸揚揚,你知道我承受多少壓力嗎?你知道一個疼愛孩子,尊重孩子的媽媽,被這麼說是什麼感受嗎?」

他說 :「媽媽你冷靜一下,我會把妳說的告知主管。」

其實,報社也只是官方說法回我話,沒有什麼立場或依據來看待這件事,講完電話,頓時有種,好冷好寒的社會,這件事情不大,卻讓我感受這麼深重,社會怎麼了?媒體怎麼了?一個正常的家庭,被這樣打亂。

接著,蘋果立刻利用我打去溝通的電話,又發了一篇用「母喊冤」來搏版面的文章。他們在2月27日晚上9點20分刊登〈寒風中讓4歲女穿吊嘎 母喊冤:尊重孩子身體自主〉。

昨天晚上洗澡前,妹妹拿厚厚的衣服問我:「這樣夠厚嗎?這樣是我的選擇,我不希望大家誤會妳。」

經過一夜難眠,身心俱疲,我今天有些許心情平靜,原本安排要帶孩子練習騎腳踏車,因這件事,我暫時有著不想出門的念頭。事件上我沒有錯,也沒有虧待孩子,反而是媒體和社會言論讓我暫時不敢踏出家門念頭,這不是龜縮,而是無力的表徵。

從旁側消息得知,原po文者已登網道歉,卻在一小時後刪文,是什麼原因讓他決定刪文呢?我不想再追究,也不想再多做什麼表示,過程實在太煎熬了。

不過,我一直在想,我如何站上被害者角色的位置?

從看似一張簡單的照片,到輿論,各大報,輿論更多,最後的稻草是社會局,一連串的堆疊,有種被推到「妳就是這樣沒錯」的感覺,這是一種無形的壓迫,一種不是尊重一個個體的壓迫。

同時有親朋好友在第一時間的支持與協助,讓我站上這位置時,不至於完全失去自我,仍然繼續感受著自己,用深深的疼愛照顧自己,連同孩子此時此刻我們相偎在一塊,不是互相舔傷口,畢竟,我們沒有做錯什麼,而是一種在心疼自己愛家人之餘,如何在看待這事件的發生?如何一個以偏蓋全沒求實的事件?

到底,是怎麼了?

原本對這事件我會希望對方公開道歉,甚至把道歉文新聞上架,但這沒意義,只是再造就另一位受害者,被媒體、社會控制的受害者,即使如此,我鄭重要求,新聞媒體及把照片、新聞、影片的任何相關不實之論,完全刪除,不希望在造就任何的困擾與打擾。

對這個事件,我反而會想要去思考:

1.現今社會在看待事情時,是如何思考的?是否願意真正設身處地站在另一個人的立場,來完整看待一個事件的發生呢?
2.媒體的職業道德在哪裡?播報新聞的實事求事的責任在哪裡?透過一則網路流言,就可以上各大報,這問題在哪裡?請媒體下架文章,要再三敦請媒體主管處理,還不見得有效,反而上架文章卻是效率驚人,草草寫寫上架一篇又一篇,這中間的差別在哪裡?
3.網路流通方便及手機拍照便利,是否造成另一個漏洞,對於個人/他人隱私的隱形問題?
4.個人是如何尊重另一個個體?
關於這個個案,我身為當事人,希望這件事就此打住,但這個事件上背後的意義,其實更需要大家的省思呀!
社團法人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台中吊嘎記】憑一張照片,就說我是虐童媽!?

延伸閱讀:正義魔人逼哭孕婦出血急安胎,博愛座新口號你知道嗎?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最佳神隊有助攻!奶爸育兒有一套

關於作者

專欄作家

想投稿想分享,媽媽經專欄作家換你當!

8 則回應

我要留言

  • 我給你100個支持
    站在同是媽媽的立場
    相當能明白你的感受
    看你載小孩以及面對這件事情的方師
    我知道你是個好媽媽
    你要加油
    這個也是很好的一課

  • 我們是教養者,孩子的監護者,尊重身體自主權沒有錯,只是冷天讓不懂事的孩子穿著單薄,有違常理,身為最基本的保護立場,當家長的應該有教養責任,告訴孩子冷熱該如何穿著,而不是被孩子教育。

  • 我也有一個4歲的小孩,所以我能理解也懂被誤會的感受!但之後我的做法是,小孩的外套先帶著以備不時之需。加油~妳的家人還是挺妳的!

  • 請問Shari fen Lin 你所謂的常理是什麼?日本在寒冷的冰雪中讓小朋友洗冷水澡,對你來說這合乎常理嗎?請不要用自己的思維來帶入別人的人生裡,你這叫做強暴思想!

  • 或許當事人很冤枉,但我不認為拍照爆料的人有問題,他只是多一份熱心與關心,否則若真的發生虐童案,大家又要說這社會真冷漠……
    雖然每個母親有自己的教養方式,我們都應該尊重,但台灣人的風俗民情就是這樣,我們並不是日本人,大部分父母也不是鷹爸虎媽的教育方式,更不是戰鬥民族,所以這件新聞我認為沒有對錯,只有價值觀上的不同而已,當事人既然不能接受台灣網民與媒體的侵犯,建議以後還是有點常識比較好,而非把尊重自主、尊重教養、尊重隱私拿來當作合理化的理由;萬一這社會因此事讓漠不關心和所謂的尊重只有一線之隔時,又要算誰的責任?

  • 首先、在教養面上媽媽你沒有錯、因為我跟你的教養方式差不多、我是一個虎媽、所以我認同你的教養方式。

    但重點是、PO文者並沒有做錯任何事、我不認為PO文者需要道歉、他能把關心跟熱心付諸行動是多麼值得讚賞及難能可貴的事、社會能多一點這樣的人會有多溫暖、如果今天真的遇到的是虐童、他的一個小小的惻隱之心、是可以救一個小孩的命的。社會上最欠缺的就是擁有惻隱之心的人。

    我覺得媽媽你在這方面似乎已經失去了是非對錯的判斷能力、只陷在自己的情緒裡面、自我中心的指責PO文者、這樣其實也是不對的。

    再者、到府關心及程序都只是社工的工作之一、雖然你被誤會有委屈、但不應該去刁難社工人員、他們只是盡忠職守而已、受了委屈被誤會解釋清楚就好、社會自然會還你公道、但你從頭到尾都是情緒化的在處理事情、情緒化的對待社工人員、我想社工人員被你搞得也很委屈了。

    個人認為整件事件該道歉的是媒體、他們沒有做到求證的義務、身為媒體是要對社會大眾負責的、但他們不求證就亂報導、這點我認為你可以提告妨礙名譽及毀謗罪來替自己討回公道。

    不過、雖然我認同你的教養方式、但還是要考慮到現實層面、畢竟那會影響孩子健康。所以、如果今天是我家小鬼硬要這樣穿、我會曉以大義、讓他們甘願穿上外套、雖然孩子有身體自主權、但我總是會跟他們說、在他們還無法為自己的健康及行為負責前、維護他們的健康及行為端正是我身為媽媽的責任、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健康是他們的義務、所以我有權要求他們穿外套以維持他們的健康。等他們能為自己的健康及行為負責後、就算他們要脫光出門我都不會管。
    以上是個人淺見、給你參考

  • 我自己也是三個孩子的母親,我們也尊重孩子的身體自主權,但是也會在氣溫高或低時請孩子依照氣候正常穿著。冷了應該加衣。熱了就請別頂大外套出門。這件事情為什麼引發那麼大的反應就是因為那是寒流。如果孩子因為你尊重她而得到感冒引發肺炎,不知道這樣的母親是稱職還是失職?原po是好意,希望提醒大家在那樣的氣溫下請注意身旁的小朋友,畢竟任誰看都覺得太怪異了。10幾度的低溫只讓孩子穿一件背心洋裝出門。身為母親的我,抱歉我實在不能認同你說的身體自主權之類的話!孩子不懂難道我們也不懂嗎?那樣的氣溫會對孩子造成多大的傷害?或者我換個角度說:因為你尊重她的身體自主權,所以她國小就發育很好,又遇上她喜歡的男生。跟你說他們要發生性行為,你要同意還是反對呢?我不是批判,只是身為母親的你真的要好好思考。你做的事情真的為孩子考慮清楚了?而且真的是對她好嗎?我們是成人本來就有義務教導孩子如何在生活中學習保護自己。天冷加衣應該是正常的事!但是穿到幾件她自己就覺得可以保暖,才是我們應該跟她一起討論的。而不是一句她不喜歡就隨她在寒冷中背心裙就出門去。坦白說如果下次還有這樣的畫面出現,我們還是會懷疑孩子是否被不公平對待呢?

  • 如果,我們希望不要錯過任何一起可能的虐兒事件,這位尊重孩子身體自主權的母親,她對待社工人員的方式,就有很大討論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