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健康百寶箱 » 全家都健康 » 偶爾大吃沒關係?食慾反撲激似暴食症

偶爾大吃沒關係?食慾反撲激似暴食症

偶爾大吃沒關係?食慾反撲激似暴食症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一連在個人意見專欄看到與龍共舞減肥法,以及在媒體讀到避免變「周末肥」的小撇步,內容不盡相同但概念類似,都認同節食減肥者可以找幾天稍微放縱一下口腹之慾。
我不敢說自己是什麼減肥達人,但從十七歲踏入瘦身不歸路以來,也可說是失敗經驗一堆、三折肱成良醫了,過往經驗告訴我,每個人適合的減肥法不盡相同,要隨著各自的生、心理狀態與生活習慣作調整,但無論如何,在量身打造自己的減肥計劃時,Sustainability持續性是首要考慮的重點,除非只求速效,比方說婚禮過後打算立刻變回肥婆,否則一定要確定這個計劃可被永久執行。
是的永久=lifelong,如果這個計劃執行起來會讓你巴望著哪天可以放假,或達到某個目標後就可以把規範拋諸腦後,那麼你肯定需要再修正它。為增加說服力得來分享一下個人的慘痛經驗(久違的阿婆講古又開張了各位鄉親快搬張板凳來聽唷)。
話說十七年前Lia在紐西蘭唸高中時不小心吃得很肥,脫離嬰兒期後沒胖過的我,一開始很難接受這輩子居然會被體重所困擾,但某天看到照片裡的麵龜臉整個被嚇到,於是開始擬定並執行起非常嚴苛的瘦身節食計畫,毫無經驗的我當時犯了一個減肥者非常常見的錯誤,以為減肥就是要愈極端、愈自虐、愈不人道才會成功,食物方面不只份量大幅減少,還規定自己很多東西都不能吃,短時間內確實瘦了一些,這初步成果激勵我繼續減少食量,不准自己吃的種類一直往上加,搞到後來食物成為生活重心,每天都在盤算今日要如何再減少進食,如果不小心吃多了一點點,就會感到很自責跟挫折。走鋼索般的日子維持不了太久,被緊緊箝制的食慾開始反撲,為求生存,身體很本能地渴求著更多熱量,於是像擁有雙重人格似的,大部份時間我還是律己甚嚴、吃得像隻小鳥,但一逮著機會,且一定是其他人看不見的時間,我會發了瘋似地大吃,比方說一個禮拜會挑一天當作"feast day",利用跟同學一起走路回家的機會,與她告別後繞道去印度人開的路邊小舖買派或糕點,狼吞虎嚥完才若無其事地回家,比方說到獸醫院實習時,我會趁大家吃完morning or afternoon tea到廚房收拾,把桌上剩的高熱量餅乾蛋糕火速塞進嘴裡。
一切陷入惡性循環,平常吃得愈少,我對食物的渴望就愈強,獨處時益發失控,而一旦破戒吃入不該吃的食物跟過多的量,又讓我更加緊張兮兮地想在平常吃得更少,當時有意識到生心理狀態不太正常,找了很多飲食失調的書來唸,幸好我一直沒有變成真正的厭食或暴食症患者,且隨著後來回台灣為大學聯考全心備戰,體重跟身材變得相對不重要,就暫時放掉了對食物的執念。一上大學一切復辟,大二以後的我表面上減肥減得很成功,其實一切建立在痛苦難熬的飲食規範上,日食一餐故每天都只有剛吃完晚餐時是飽的,但時間很短暫因為我也不敢吃得太撐或太油膩,每逢聚餐總讓我如臨大敵,能避則避,非到不可則想辦法不吃或吃很少,彆扭到嚴重影響社交生活,看不到盡頭的飢餓讓我超期待懷孕,但完全不是真的想當媽,而是懷孕時東西吃進去有部份會被另一個個體吸收,總算可以稍微放縱一下口慾了吧?
偶爾大吃沒關係?食慾反撲激似暴食症不管在紐西蘭或大學時代的我,以減肥成效來說都是okay的,但整個人在生心理狀態上非常緊繃,瘦歸瘦,我非常患得患失,因為這樣的飲食型態既畸形又難以維持,隨時都怕自己會垮掉或失控。過去我以為,要瘦就要拿挨餓跟受苦來交換,近幾年的經歷體驗卻讓我欣喜地發現並非如此,理論上變老了、新陳代謝率降低了,應該自動攬上不少肥肉才對,我卻很自然且毫無痛苦地瘦回大學體型,秘訣就在要把健康飲食跟運動納入日常生活,當你腦子裡完全拋開減肥這件事,反而能夠很長久且愉快地「享瘦」。
我從來不說自己正在減肥,因為讓我維持現在這個身材的生活型態,我是打算執行一輩子的,而且這一點都不令人沮喪或對未來感到無望,畢竟我還是能盡情吃所有想吃的,運動也早就內化為我的一部份,哪天不能動還會筋骨發癢哩,當你隨時都是滿足自得的,壓根兒就不會想說哪天來放個假大吃一頓或不要運動吧,這也才是最正確又長效的減肥方法。
【Lia’s Blog】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這樣減肥不會瘦】

延伸閱讀:如何控制食量?減肥不是和食物變成敵人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關於作者

Lia醫師

皮膚科醫師、部落客、運動狂,近一年又多了人妻和人母的新身份。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