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懷孕與教養 » 分齡談教養 » 孩子是天使或惡魔?善與惡非天性但絕對是選擇

孩子是天使或惡魔?善與惡非天性但絕對是選擇

孩子是天使或惡魔?善與惡未必是天性,但絕對是選擇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孩子是天使還是惡魔?──「善」因真誠淬鍊得更純淨,讓「惡」無以為繼
善像是流過窗子的風,當我感受到清新和煦的風吹向我,無論來源是平常看來像天使或惡魔的孩子,都要用「對方能看得懂也能接受」的方式,讓他知道:「我感受到了,我很欣賞,我欣然接受。」

人性是善的,還是惡的?

從事心靈培育工作的數十年當中,無數次,我被問到這個問題。通常,我會注視一下發問者的眼神,試圖揣摩出他們心中期待著怎樣的答案,是期待人性本善,讓自己安心呢?或是想聽到人性本惡,以便替自己心中的憤怒、懷疑、失望和挫敗感,找到一個合理的出口。關心這問題的人,其實都希望在這個複雜多變的世界上,找到一個可以身心安頓的立足點。
的確,在這麼多年的經驗中,我遇過最年長的學員是九十二歲,是某個學員把第13 課她的祖母帶來了;最小的是三歲,想也知道,是一對夫妻學員來參加活動,家中孩子乏人照顧,也帶來一起上課。而且,這九十二歲的跟三歲的,在學習過程中開了我們的眼界,對團體有意想不到的貢獻。他們證明了在靈性的層面上,年齡、性別、教育水平並沒有很大的差異。

人性,是善是惡。到目前為止,我個人的答案是:我絕對不會無條件的相信人性本善,但我相信,足夠的愛和尊重,適當的管教以及對紀律的要求,會使那些即使看起來天性比較不善良的人,犯錯的機會降低很多。而且,不是本性善良就不會犯錯,無知,常能導致嚴重錯誤,即使本性不壞的人,被逼急了,也可能犯大錯,所以,人性,並非「非善即惡」的二元論。

我住的老師宿舍是在廣大校園中很孤立的一角,建築物的背後是一片雜草和小樹林,形成一個自然的生態區,除了昆蟲和爬蟲類,還有很多鳥類,包括角鶚、五色鳥和黑冠麻鷺,也常有松鼠在林間跳躍追逐。平常為了安全,我們不鼓勵學生到這裡來。某個春天的清晨,我從房間看到兩個聖心小學的年輕女老師,神祕兮兮的往小樹林的方向走去,手裡拎著一個小耙子,還抱著一小包東西,我怕她們不小心踩到蛇什麼的,就出去看看她們在做什麼?

其中一個老師說:「早上發現班上小朋友養的烏龜死了,我們要趁孩子還沒發現之前,把烏龜埋起來,要不然他們會很傷心,他們很愛這隻烏龜……。」
我說:「那他們發現烏龜不見了,不是也會傷心嗎?」老師說:「看到烏龜死,會傷心,看到烏龜不見了,會嫌烏龜不乖亂跑,但至少抱個希望烏龜還活著,過幾天,他們就忘了。」
兩個女老師用耙子在泥地上挖了個坑,慎重其事的把烏龜埋了,還喃喃默禱了一番,接著她們環視了一下這個小樹林,跟我說:「這裡,好野生喔!」我指著一棵高高的相思樹,說:「有一對黑冠麻鷺孵出三隻小麻鷺,從宿舍二樓可以看得很清楚,好可愛!」她們兩個立刻不約而同的說:「這事千萬不能讓小朋友知道!」我說:「為什麼?」其中一個老師皺著眉說:「上個禮拜有小朋友發現樹上有綠繡眼的窩,裡面有小鳥,他們想看小鳥,一群學生拚命搖那棵樹幹,大聲尖叫,鳥媽媽嚇得飛走了,剛長羽毛的小鳥嚇得亂撲,有一隻摔在地上,當場就死了。」

我說:「那些搖樹的小孩和養這隻烏龜的小孩,是同一批小孩嗎?」 老師說:「是啊。」埋好烏龜之後,她們兩個走了。我心裡想,嗯,不管基於任何教育理由,我也不會告訴孩子樹上的小鳥生寶寶了,而且要提醒自然科老師,不要帶孩子在校園裡找鳥巢,他們可以在教學影片中看到鳥類如何養育下一代。

很矛盾喔!我們的校園裡有那麼好的天然環境,但因為孩子有可能傷害小鳥脆弱的生命,我們因此不想讓孩子看到真實的場景,反而認為看看DVD 就好了,這樣不是有點因噎廢食嗎?!但,如果你無法預測孩子會做什麼?也只好防範在先。同樣一批小孩,會為班龜的死亡哭泣,但也會把樹上鳥窩裡的雛鳥活活搖下來,摔死,也沒有人特別難過……,人性,是善,還是惡呢?

我想到一個比喻,如果以一棟房子來做象徵,善與惡並不像那些水泥和磚頭,擺好位置,砌好之後,就固著在那裡,除非房子垮了,否則就不會輕易改變。

善與惡比較像開著窗子的風,隨意的飄流浮動著,經常在變動中。如果屋子附近沒有太大的騷動,風裡面的成分可以維持大致的穩定;但是,只要屋內屋外有些微的變化,風裡面的成分和品質會隨之變化。一隻很小的壁虎在角落死了,傳出來的惡臭可以停留好幾天;遠處工廠排出來的廢氣,會讓人呼吸不順暢;乾旱多日後下雨了,風裡會傳來泥土味;柚子花盛開的季節,空氣會香好幾個禮拜。

人的善與惡很像這流動的風,內在的生理心理變化和外在環境的改變,時時刻刻非常細微地影響我們的善與惡。彰顯於外的現象是:同樣一個小孩,在某個老師眼中是小天使,在另一個老師眼中是小惡魔;某個小孩在爸媽眼中是小甜甜,對待家裡外勞的態度卻像白雪公主的後母。當我們描述一個孩子,只能看他們大部分的日子表現如何,但始終不要排除一個可能性,就是某個小天使有可能非常冷酷的糾合其他同學去孤立一個她看不順眼的孩子;某個公認的小惡魔是在放學時唯一願意幫老師把沉重的教具從靈修中心一路搬回辦公室的小幫手。

做為一個老師,我很難掌握風往哪裡吹,但我確定當我感受到一陣清新和煦的風吹向我的時候,無論它的來源是平常看來像小天使或小惡魔的孩子,我都要用「對方能看得懂也能接受」的方式,讓對方知道:「我感受到了,我很欣賞,我欣然接受。」要留意的是,「你今天好乖」這一類的台詞,並不適用於每個釋出善意的小孩。因為有些小孩,特別是男生,會把「乖」等同「媽寶」;而當他聽到你說他「今天」好乖時,也可能想到:「你是說我以前都不乖嗎?」孩子是天使或惡魔?善與惡非天性但絕對是選擇

一句太「通用式」的讚美,對青少年來說,有時等於「敷衍」。那怎麼辦呢?用心去體會你眼前這個「資淺人類」,騰出一隻耳朵聆聽來自上天的靈感,多練習幾次,會聽到啟發。跟孩子相處,我們跟他們一樣,永遠都在有可能犯錯的處境中,但,給點時間,孩子會體會出成人對他們是否真誠,或是只想導正或敷衍他們。如果他們意識到我們的真誠,他們也會釋出真誠,這份真誠可以讓原本的「善」被淬練得更純淨,讓可能有的「惡」失去恣意而為的空間。善惡之間的轉捩點在於,人是否從「我是世界的中心,天地萬物都是為了滿足我而存在」到「我是宇宙中的一份子,跟其他所有的生命一起活在世上,我要自己和其他生命一起找到幸福」。

當孩子們有一天從「我」進化到「我們」,我可以放心的,悄悄的告訴他們:「綠繡眼生寶寶了。」然後孩子們臉上帶著微笑,悄悄地離那棵樹遠一點,安靜地運來很多細軟的樹葉和草,鋪在樹底下,怕萬一學飛的寶寶掉下來受傷。如果有一天,他們能節制自己的好奇,能選擇不要告訴所有的人樹上有鳥窩,免得有一群叫嚷的孩子來搖樹。如果,一個學校的學生被調教成有這種默契,那我相信在其他的事上,他們也較有能力做善的選擇。

二○○五年,當我們開始做國小的「心靈有約」時,孩子一到靈修中心的草地上,無論男女,立刻開始抓蚱蜢,扯斷牠們的腿,從石縫中拉出蜥蜴的尾巴,拎在手中戲弄,到現在,沒有人再做同樣的事。善與惡,未必是天性,但絕對是選擇,是被培養出來的能力。教育,是為那持續流動的風,維護最好的環境。人性,可善可惡,端看它是怎樣被調教,被形塑出來的。

練習
● 目的:練習「看見別人的好」、「對孩子的正向行為做出適切的表達」,用強化「善」來增強向善的能力。
● 適用對象:親子之間。
● 操作方法:選擇某一個禮拜,用心記錄下來你的孩子(或是某個家人),表現得很好的事情,選擇週末的時候,總結這些表現,用對方能懂且能接受的方式讚美他,並給予小小獎勵,漸漸將「肯定別人的善」變成家中的一種習慣。
● 重點:所謂「表現得好」,不全是取決於「孩子是否照我的喜好、我的意志來討我歡喜」,重要的是孩子有沒有努力發揮他的天賦,或是克服他自己的侷限,做到平常他做不到的事情;看見他們的努力,且表達你的肯定,會幫助孩子更願意向善。
大雁出版基地】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與孩子心靈有約:20堂給大人與孩子的靜心啟蒙課孩子是天使或惡魔?善與惡非天性但絕對是選擇延伸閱讀:媽媽常說這四句話,竟是教養大忌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關於作者

專欄作家

想投稿想分享,媽媽經專欄作家換你當!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