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婚姻真心話 » 我如何忍住不踹孩子的爸?一手包家事讓妻沒性致!

我如何忍住不踹孩子的爸?一手包家事讓妻沒性致!

家務平均分擔有撇步,有利夫妻性生活!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我如何忍住不踹孩子的爸?一項又一項的研究顯示,當男性公平分擔家事責任時,他們的妻子會比較快樂、不易有憂鬱問題、比較少爭吵、離婚率也較低。每日維持家務運作的工作勞動,對夫妻來說是個重要的問題:一項皮尤研究中心的調查發現,在九項與成功婚姻相關的事物中,分擔家事占第三位。這個問題不只是洗洗衣服那麼簡單,它是對夫妻關係平等與否的直接描寫。它觸碰到了許多意義重大且息息相關的議題:性別角色、金錢、尊重、價值觀、親密關係、性生活,還有傳統價值。

「身為女性,我們有時對於開口請求協助感到困難,」我朋友珍妮說。「也許我們真的想要一手全包,或者不願承認自己沒有能力,或是想說丈夫應該能知道我們何時需要幫忙,如果他們不知道,我們就會惱怒。但把所有的事全攬在身上並不是英雄,反而是很有害的。」
(推薦閱讀:不要「幫忙」老婆?家事是家人共有責任!)

珍妮是對的。我一部分的猶豫來自於傳統社會的期望,覺得如果我太「要」,丈夫就會離我而去,雖然我不願意承認。對許多女性來說,「為自己發聲」仍然背負著「討人厭」的污名

一項康乃爾大學的研究發現,擁有幼兒的家庭中,家事分擔較平均的夫妻比女性負擔較多家事的夫妻,其性生活品質更佳並更頻繁。如該研究作者雪倫‧薩斯勒(Sharon Sassler)冷酷地指出,「如果男性了解到平均分擔家事能和妻子擁有更頻繁的性生活,他們會更勤於拿起拖把。孩子們也能從中獲利。研究顯示分擔較多家事與育兒工作的父親,他們的孩子在學校的表現較佳,比較不需要看兒童心理醫師、也較沒有用藥的需要。」

不要「幫忙」老婆?家事是家人共有責任!

一項公平交換的服務

這項大工程的第一步,《懶惰的丈夫:如何讓丈夫多做一些教養與家事工作》一書的作者約書亞•科爾曼(Joshua Coleman)說,改變使用的語言。他告訴我,妳的丈夫不是「幫忙」也不是「賣妳一個人情」。他直率地說:「妳們兩人一起教養孩子,這是一項公平交換的服務。

接著進行心理學家所謂的「意圖對話」,在對話中清楚地闡明妳對改變現狀的需要以及推行的意願。「大部分的男性其實是願意協商和妥協的,但他們期望女性能直說。」柯爾曼說,他本人也樂於承認自己是名改頭換面的懶惰丈夫。「男性若知道自己該做什麼,通常能達到最佳的表現。」
(推薦閱讀:別讓家事代溝拖垮婚姻!「家事筆記本」來分憂)

一句很有用的口訣就是「溫柔但堅決」。柯爾曼說,女性若能堅持自己希望對方參與的期望,就能取得男性最高程度的配合:他說,如果妳面露猶豫、說不清自己想要的或是滿懷愧疚,便會陷入仰賴對方的地位,這非常不二十一世紀。柯爾曼教我:「要撐下去。很多女性說我問過了,他說不要。但那只是第一回合啊!」

覺得自己記憶力像魚?做家事也能訓練大腦

生物人類學家海倫‧費雪告訴我,扶養嬰兒是人類最艱難的工作。唐娜沃告訴身為全職媽媽的當事人,如果另一半週末不參與家務的話,她們一週工作天數就是七天。聽好,聯邦勞工法說每個八小時的班,要有兩次二十分鐘的休息時間,還有半小時的用餐時間。」她說。「如果你睡眠時間是八小時,我就得值兩段八小時的班。休息時間就是每天兩小時又二十分鐘。我該怎麼辦到?」她告訴我,當妳把事情數字化,男性通常比較能理解。所以妳可以說「我們一起來看看這些時間,然後試著公正解決。」公正解決並不代表劃上等號,而是只能更公平地來處理。

下一步:請求而非要求。蓋瑞‧查普曼(Gary Chapman)是一名牧師兼婚姻諮商師他說:「 大部分人對請求的反應較佳」。「妳可以說『你昨天吸過地板後,家裡就像天堂一樣。』」查普曼用那甜膩膩的口音告訴我。「如果妳接著說『可能的話,我希望你用完浴室後也順便把水槽的毛髮清乾淨。』他會覺得妳愛他,他就很可能會說『好的,我會照做。』妳懂嗎?」他補充,這種對受敬重的渴望,不只限於男性,而是全人類。

而使用「因為」這個神奇的詞,能讓我的請求更有可能被接受。哈佛大學的心理學家艾倫‧蘭格(Ellan Langer)發現只要對方提供一個理由,任何理由都好,人們會較願意依從他的請求。「因為」這兩個字像是個行為暗示,所以即使妳的理由聽起來有點荒謬(請清理你造成的髒亂,因為很髒亂),還是能得到效果。

老公腦袋不太一樣,溝通要先喬姿勢?

紐約心理學家蓋伊‧溫奇(Guy Winch)說,小孩出生後,每一件事都需要重新商量。「你們兩人都是這個家的經營者,應該隨時討論家裡的狀況和腦力激盪什麼事需要去做,並根據狀況追蹤和修改,最少每兩週就該談一次。」我說這樣似乎有點冷冰冰的而且好公事化。但他反駁:「你覺得很公事化,但這些事情不會自然發展。夫妻間應該不斷地協商,這需要溝通和協調。」
(推薦閱讀:家事誰來做?大男人老爸痛述:害女兒受苦了)

我們採納溫奇的建議。每週六早上,用過晚晚的早餐、覺得放鬆的時候,我們會有一個簡短約十五分鐘的管理會議。我們快速地討論待辦項目,有時候兩人合作無間,有時也會覺得很有距離感和公事公辦。但我現在知道忙亂的每日生活,是絕不會如我幻想的自然解決。幾個禮拜下來,這個會議已經成為生活必要。

如溫奇所說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需要,婚姻本身也有需要。夫妻關係是個第三單位。所以妳想的應該是『怎樣會對婚姻好?』而不是『怎樣對她好』或『怎樣對他好』,這需要一個更配合、更團隊合作的意圖來解決事情。」

在一個週六,我們交換了三小時的時間,湯姆可以騎車(他想去得不得了),而我則是和朋友上健身房、喝咖啡。我謹記安唐娜沃說的:母親照顧好自己,孩子會從中學到寶貴的課題。「男孩和女孩都該知道母親本身也是有需求的,這在他們有小孩後也很重要。」她又補充,如果妳需要克服愧疚感,就告訴自己『我花時間在自己身上,回來以後我會是個更好的媽媽。有耐心、不會凡事大驚小怪。』

三采文化】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我如何忍住不踹孩子的爸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關於作者

專欄作家

想投稿想分享,媽媽經專欄作家換你當!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