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健康百寶箱 » 全家都健康 » 自主善終或加工活著?別讓活著的人揹負罪惡感…

自主善終或加工活著?別讓活著的人揹負罪惡感…

自主善終或加工活著?別讓活著的人揹負罪惡感...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撰文\三采文化提供

台灣是亞洲第一,也是唯一立法通過《病人自主權利法》的國家,此法案預計二○一九年一月上路。根據媒體民調統計,有八成三的國人有自主善終的意識,七成六民眾認同生前訂立醫療決定。該法案的推出,對於許多重症病患而言可免除不必要的痛苦,也反應現代人希望預立醫療決定,提前與家人討論身後事等,全新的死亡觀念。普遍而言,有滿高的比例,大家認同在人生的最後不使用延命醫療,希望得以「好走」。

選擇善終的概念已有,但實際上在臨床時走到人生的最後一刻,遇到的狀況是否足夠讓你相信,不使用醫療,真的能讓人走得較為安詳、自在?
今年(2017)三月知名劇作家瓊瑤公開對子女的聲明,表示她決定日後不使用延命醫療;近日其丈夫平鑫濤先生因失智面臨需依靠鼻胃管攝取營養的爭議,究竟我們何以判斷,在還未能確定生命是否即將走盡,是否需要依靠短暫的醫療援助,讓病情有得以恢復的空間;或是,選擇順其自然,當「病到不能吃」的徵兆出現,就讓人體的退場機制啟動,好好走完最後一程?

在世代分離加速,核心家庭的背景下,我們很難真正守候著死亡
NHK特別節目《老衰死》(2015年九月二十日播放)自二O一四年冬天開始製作,拍攝取材自採取自然照護、位於東京都世田谷區的安養院「蘆花安養院」,因據說這大多數居民都是因為「老衰」而平靜地去世。起因是希望探究「不使用延命治療也能毫無痛苦地平靜地離去」的背後原因。另一方面,日本約十年前(2006)開始激增「老衰死」的比例,至二O一六年九月突破八萬四八一O人,也就是說,隨著日本人口高齡化與平均壽命一同增加的,正是「老衰死」的意願。
在採訪過程中,NHK團隊發現,「想讓家人接受延命治療」與「自己不想接受延命治療」的比例有所落差。也就是真正感受到親人死期將近時,家屬會希望「如果還有能做的,就盡力去做」,無論是解除痛苦或是抱有一絲生機的方法。這反映了,在世代分離加速,核心家庭的背景下,在家人旁守候死亡的機會幾乎消失,許多人仍在醫院步上最後一程,欠缺在生死之間直接感受人們離去前的經驗,包含感受表情、體溫與氛圍。
「因為年老體衰而面臨死亡時,身體會出現什麼變化?人到底是如何走向死亡?最後一刻會痛苦嗎?」對於死亡的最後一程,我們並不夠了解,這也就是上述落差產生的原因。為求客觀,NHK團隊也走訪歐美、透過最新關於衰老死亡的醫學研究,提供解開「老衰死」之謎的「科學數據」《律師娘》配偶死亡,遺產分配的二個權利日本蘆花安養院石飛幸三醫師:人生的最後一刻,並不需要任何醫療
石飛幸三醫師,在日本蘆花安養院擔任常駐醫生已經第九年,一直管理著入住者的身體狀況與健康狀態。他曾是日本國內首屈一指的血管外科醫生,曾被評選為日本百大名醫之一。過去的他認為,和疾病持續搏鬥就是醫生的使命。後來發現,即使為病人動手術也無法治癒的人數增多了,他開始思考,面對年老體衰,醫療究竟可以進行到什麼程度?該奮鬥到什麼時候?
直到他前往英國參觀全世界第一個進行安寧照護的「聖克里斯多福醫院」,發現那裡協助癌症末期、時日無多的人們,消除疼痛、接受緩和醫療,讓每位患者做著自己想做的事,度過意義非凡的最後時光。石飛醫師理解維護患者的尊嚴,醫療在最後更需要努力的方向,便投身進入了蘆花安養院。
經過多年的臨床陪伴經歷,石飛醫師見證了不使用延命醫療而平靜離去的力量,他認為:「即使身在這個醫療高度進步的時代,人在人生最後一刻並不需要任何醫療,盡可能什麼都別做,順其自然,才是最平靜的方式。」
石飛醫師會針對「如何迎向人生最後一刻」這個問題,讓入住者家屬和蘆花安養院的醫護人員們一起召開討論會,包含「無法由口攝取食物時該怎麼做」、「遇上緊急情況時想怎麼做?」,進行徹底的溝通。

歐美流行的「高質量死亡法(quality of death)」
NHK紀錄片團隊走訪老化研究大國美國、福利國家瑞典,以及安寧照護(hospice)的起源地—英國;將在日本蘆花安養院發現的「老衰死」共通現像,例如「漸漸無法進食」、「陷入嗜睡」、「呼吸方式改變」、「不會表現出痛苦,靜靜地停止呼吸」等,用相關科學數據解析這些現象的形成機制。
除了採訪關於老化、死亡等醫學研究外,也實際查訪歐美先進國家的末期醫療、照護是如何進行。而今需關注的是如何提昇死亡品質( Quality of Death =QOD)。美國「末期照護關懷委員會」釋義QOD,意思是「符合患者與家屬期待,並運用臨床、文化與倫理基礎都可接受的方式,讓患者、家屬及照護人員都能從煩惱和痛苦中解放的死亡」。
英國為了提升死亡品質,啟動為各國專家所矚目的「人生最終階段照護系統」Gold Standards Framework(GSF), 所投入的末期照護十分自然,也將生活導入,甚至讓紀錄片團隊「完全沒感覺到正在進行的照護」。也在照護機構中,看見許多感覺滿足的入住者,其照護機制與溝通面談死亡的態度,正是現在台灣高齡社會急需思考與借鏡的。
三采文化】原文出處【老衰死:好好告別,迎接今生自然老去,沒有痛苦的高質量死亡時代

延伸閱讀:兄弟鬩牆傷和氣!長輩生前的『交代』是遺囑?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關於作者

專欄作家

想投稿想分享,媽媽經專欄作家換你當!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