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分齡談教養 » 教養方式 » 一位確診媽媽的血淚紀錄:好像來到世界末日,卻看見自己的使命

一位確診媽媽的血淚紀錄:好像來到世界末日,卻看見自己的使命

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親子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作者\恩恩媽咪

這是一個,從助人者變成受助者的心路歷程,在受助與等待的路上,內疚、憤怒、焦慮、害怕、恐慌的情緒反反覆覆。跳脫受助,我又是一名母親與太太,確診期間亦捍衛與照顧全家健康……多重角色在確診期間不停轉換,我是誰我在哪,我怎麼在這裡?

我以為這裡已是戰場。

4/13確診第1天:看見紅字,全身發抖

4月13日上班,接獲全院普篩的訊息,我是護家社工,被視為高危險被安排在第一輪,當時就一直心神不寧,儘管我4月8日時的PCR 還顯示陰性,平時由我接小孩的行程也請先生處理、先送去娘家,我再帶回家。我是有信仰的人,在過程中我感到上帝的保守,讓我對一切有所預備:到娘家時戴著口罩、與父親保持距離,並且刻意帶孩子回家用餐,用餐的時候甚至用公筷公匙、刻意與每個人都保持距離,而那時候,我身體沒有任何症狀,幾乎我要懷疑自己的多慮。

晚上8點半、幫女兒洗澡時開始一直打噴嚏、流鼻水、喉嚨癢……心裡開始感覺不對勁,如往常將女兒哄睡後,睡前打開健康存摺的app,我還記得,晚上10時16分,紅字的陽性特別鮮明,我感覺自己在發抖。

先在通訊社群裡回報主任,然後叫醒身旁先生,我們在孩子的遊戲室討論後續,我讓先生先跟公司請假,接著打給1922,對方聽到確診的訊息似乎有些驚訝(畢竟那時花蓮確診人數尚未飆升),謹慎小心地記錄著我的個資與身體症狀,並且在最後告知,1922是做一個備查,還是要請我直接與當地衛生局通報和聯繫。

於是,我再打給花蓮衛生局。衛生局接獲電話,也同樣紀錄了個資與身體狀況,直到後來我說了我是醫院員工,對方突然愣了一下,說:「妳是某某醫院的!?那就交給 OO(醫院感控)處理啊!去找她!」還來不及消化這是什麼意思,我再通知了女兒的老師我確診的消息,並與先生討論明天帶女兒做 PCR 的時間……一切處理完畢後,我才突然地、看見自己的情緒。

除了震驚,還有害怕,我反覆思索著感染源!為什麼是我?我的足跡如此單純!每天接送女兒上下學、所有餐點都外送,我連中午休息都不曾外出,為什麼會是我!?我的女兒還這麼小!!如果她被我傳染怎麼辦!?我好愧疚!氣自己晚上應該要戴口罩幫她洗澡哄睡的!又看到女兒有同學請病假的消息,擔心是不 是我的因素,女兒回學校會不會因此被排擠……好多好多的情緒湧上,一直到凌晨3點,強迫自己入睡。

4/14確診第2天:好像世界末日,卻看見自己的使命

早上不到6點半就醒了,請先生讓女兒睡飽一點再做PCR,我只要想到之前那些到我們醫院做完快篩哭著離開的孩子,就不忍女兒受到同樣的疼痛,而那痛苦來源都是因為我。

7點半我聽見孩子的聲音,天真得在找媽媽,後來隔著門聽見我說話、差點衝進來被爸爸阻止,我說:「恩恩,妳聽我說,媽媽生病了,還記得可怕的新冠病毒嗎?媽媽不知道為什麼 得到了、生病了,所以、為了要保護妳跟爸爸,媽媽要先自己一個人在這裡,妳們都不能進來、等到媽媽好起來再出去跟你們見面,妳乖,先跟爸爸去吃早餐好嗎?等下要去醫院,再做個檢查。」

天真的孩子突然聽懂了,開始哽咽地說:「那我想妳的時候怎麼辦!?」我說:「我們可以視訊啊!寶貝,妳想念我的時候,就請爸爸讓妳跟我視訊、好不好?」

4歲10個月的孩子開始大哭:「那如果、我想抱妳的時候怎麼辦!?我想要妳幫我綁頭髮的時候怎麼辦?我上完廁所想要妳幫我擦屁股怎麼辦?我要有好多天碰不到妳!誰帶我去上學? 妳不能陪我吃飯、不能幫我洗澡、睡覺不能幫我唱搖啊搖,難道這些都只能爸爸幫我了嗎?馬麻,妳為什麼昨天不跟我說!我一早起來就看不到妳,我好想看妳!我好想抱妳!馬麻~~拜託妳開門好不好!?」

我感到揪心、卻無能無力,我與女兒隔著一個門一起哭,那一刻,我覺得好像世界末日。這肯定是我未來的任何一天、只要想起,就會落淚的畫面。

女兒傷心的情緒轉為生氣,開始說要遊戲室裡的玩具,選了最不可能搬出去的溜滑梯,我想與她視訊,也背對著我、一句話也不說。先生有點不耐煩想說教, 我馬上制止了,我告訴先生, 「高敏感的女兒是需要預告的,因為沒有人提前告訴她,而她一早起來看不到媽媽、還要面對很多天的看不到,她太震驚難過生氣了!她還沒有準備好,沒關係,你同理跟接受她就好。」

好險孩子是懂事的,哭著與先生吃了早餐、一起去醫院做篩檢,我在家中忐忑煎熬,剛好被同事見到他們,拍了一張父女緊抱、等待的照片給我,他們(女兒)看起來很冷靜,爸爸給了她很大的安全感,稍稍安撫了我的不安,那張照片如此彌足珍貴。

所幸孩子的情緒功能調節很快,回到家似乎已忘記早上兩人的難分難捨、哭天搶地(我甚至懷疑那段真實存在嗎?)畫了一幅畫、從門縫塞進來給我,是篩檢的經過:「抱緊爸爸、很害怕、插鼻子」三部曲。發現我還穿睡衣,回房隨手挑了套衣褲、竟然連內衣都細心地帶上了;然後問我餓嗎?我說~媽媽沒在吃早餐的耶!她突然想到了,到處幫我尋找咖啡,女兒對我的了解比先生還深,並且 總是利用她小小的身軀竭盡所能讓我看到她有多愛我,一個早上不停收著從門縫 而來的卡片,稍微緩減了我對未知結果的焦慮。

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親子

孩子做了無數卡片,激勵確診媽媽。(作者提供)

期間,已確診的同事邀請我加入一個確診群組(下列代稱加油群組),是一些稍早確診的同事組的、期待確診同事們能在當中互相鼓勵幫助,群組裡已有 20多位成員,也不是每位都認識,但同在一艘船上,進去彼此寒喧打氣、很有親切 感。而身體症狀也開始出來,喉嚨疼痛、一點咳嗽、一點痰,還有頭很痛(但不確定是不是前一晚沒睡好)。值得慶幸的是,先生孩子結果呈現陰性(先生也是兩天前才因工作做過篩檢、且陰性),我放下心中一塊大石頭,欣喜若狂。但又擔心這期間女兒會想盡辦法來找我,更擔憂的是我們空間只有一個衛浴。

下午,2時46分接到了1922來電關心身體狀況,但對於我確診後的所有問題都無法回應,並且建議1922主要功能為備查,有問題仍以當地衛生局為主要聯繫窗口,身體不適也一樣喔!打給當地衛生局或是 119;然後4時32分,衛生局疾管科用隱藏號碼來電,問了相同的問題與紀錄。我說、我想去加強檢疫站,我們家共用衛浴、我擔心家人被傳染,對方說,目前檢疫站都滿了,然後衛教了我如何加強清理衛浴,如果太不舒服,一樣,跟大家一樣的說法,請打衛生局、跟119。

等到衛生局的來電疫調已是晚上8點多,我好奇地問她,我們都把疫調單自行填妥交出去了,衛生局疫調是不是會簡便許多?然後對方驚呼完全沒收到, 目前確診人數繁多,若是真有醫院名冊與疫調單,確實可以節省彼此更多時間,但目前就是一張都沒有。於是暫緩了疫調,我在加油群組裡、請大家報名字給我(做名冊),並且反應給醫院感控此問題,提供了另一支電話,希望感控與衛生局 能協力加快醫院確診者的腳步。

晚上9點多再次疫調,又看見加油群組裡一位同事高燒不退、需要幫忙打給119、卻叫他找衛生局,偏偏衛生局線路滿線、根本打不進去,身體已無力負荷,卻求救無門,疫調人員非常幫忙、再度協助處理視訊診療與投藥,最後才進行對我的疫調,疫調完已將近晚上10點半,疫調人員說後面還有兩個疫調要做,每天從早上8點半上班到凌晨,這場疫情風暴,沒有特別恩待誰,所有相關的人員,都被折騰得灰頭土臉。

值得慶幸的是,求救的同事稍晚拿到了減緩症狀的藥,線上報平安,那一刻我突然有股衝動與感動,大概就是我雞婆的社工魂啊!讓上帝安排我進來確診群的目的。

晚上女兒因需要我的哄睡而大哭,與她視訊時,她哭著想要抱抱,我說:「寶貝,等馬麻好了之後、出去,一看到妳就要大大的緊緊地抱著妳!抱到妳不能呼吸!好不好?」 女兒笑了,神情很不可思議:「很用力很用力的那種嗎?要抱很久很久喔!」 我們都笑了,對未來充滿期待。視訊結束前,女兒說:「馬麻,抱抱。」 然後她伸出雙手、用力地環抱著自己,把眼睛閉起來,就好像我緊緊抱著她。

我忍住淚水,告訴她,我抱得很緊很緊喔!妳不能呼吸的時候要跟我說。直到她泛著淚水跟我說晚安。

我在睡前持續懇切地禱告著,祈求讓父女順利通過這10天,只是加劇的症狀, 讓我在凌晨2點起身,吞了第1顆止痛藥,才緩緩睡去。

4/15確診第3天:陰陽協力、有夠無敵

早上起來,感覺到身體的不適,嚴重咳嗽、有痰、喉嚨痛、頭痛……,家裡沒有常備藥、只有之前看診剩的普拿疼,只能4小時服用一次減緩不適。女兒從門縫塞由先生代筆的卡片(紙條),上面寫:「我喉嚨痛,I Love You」,我整個人跳起來!只能不停禱告,並請先生讓孩子用鹽巴水勤漱口,並馬上透過外送平台訂檸檬汁(補充維他命C)和一些生活用品,結帳的時候竟然忘記輸入可以折扣的優惠碼,看過一些新冠病毒造成認知功能下降的後遺症,心裡想著,我會不會因此變笨了!感到超級沮喪又害怕。打電話給先生交代事情,先生說:「你的鼻音怎麼這麼重,是不是感冒了?」我差點噴飯。

加油群組裡,昨日視訊診療並服藥的同事持續高燒、吃了藥仍然沒用;另一位同事,哭訴著除了自身症狀嚴重之外,家中還有85歲以上的高齡長輩,甚至願意至他鄉鎮防疫所隔離,即便不停與衛生局、疾管科、1922 反應,都沒有任何解決方法,身體與心理壓力並行,同事哭訴自己快得憂鬱症了。

於是,社工魂再度爆發,在管控群組裡請教管控,對於確診同仁的這些狀況,真的沒有辦法嗎?感控沉默許久,然後標註社工室主任:「主任,您可以下午在感控會議裡提出嗎?」主任義無反顧得接受了,請我幫忙整理確診同仁的相關問題與解決方案,那時、是下午1時47分。

彙整了同仁相關問題,整理如下:

一、症狀問題:

(一)同仁都是看到 app 確診即隔離,不一定有常備藥,當身體開始不適,家人又被居隔框列時,沒有藥物能減緩不適。

(二)同仁高燒不退,打1922後,說要通報當地衛生局或 119,但電話都打不進去,後來聯絡到之後視訊看診與拿藥,但至今仍高燒,無法改善。 (三)同仁身體發燒畏寒、 全身痠痛、頭痛、喉嚨痛、咳嗽多日,詢問過衛生局,疾管局,無求救管道。

二、資訊問題:

(一)等待安置過程有許多擔心,從等待加強疾管區到政策轉為居家照護,但政策變化,同仁詢問衛生局無法得到回應。

(二)少數同仁接到衛生局電話要 line ID,說會使用 line 看診,但目前後續。大多數沒接到電話,而部分同仁症狀加劇,等待期變得更加漫長。

三、生活問題:

(一)用餐:居住大樓外送無法進入,有些獨居長者不會使用熊貓,吃飯成為問題。

(二)倒垃圾:小事卻重要,家裡都是充滿病毒的垃圾,但沒有人可以出去倒。

四、情緒問題:

(一)症狀加劇之餘,有些同仁與家人同住,有長輩也有小孩,但無隔離空間, 每天都很擔憂與風險。

(二)面對種種未知、害怕、恐慌與症狀,已有數位同仁有憂鬱情緒產生。

五、建議:

(一)除了針對日照、洗腎、護家住民,加個確診員工專區,或提供專責窗口協助(因為打給衛生局,接聽電話的人員都說部花自己專案處理,但到底誰是醫院的專案人員?沒有人知道。)。

(二)協助尋求隔離場所。

(三)協助提供新冠藥物給確診同仁:輝瑞,清冠一號……(視訊看診?拿藥怎麼辦?)

下午4時56分,主任回覆:「院長裁示開立症狀緩解藥物,每位確診者都有,由我招募送藥人員送藥到宅。藥物諮詢及醫療諮詢,要求藥局主任、急診室詹主任、身心科陳主任加入確診 LINE群組(加油群組)。請您們給我需要送藥的名單、地址、方便時間。」

這個訊息對我們而言,無疑是一大曙光,就在下班前、已看見藥局主任完成將確診者的減緩藥物裝箱,我在群組裡請大家接力填寫需要者的相關資訊,同仁協助將相關專業人員邀請入群組,整個群組開始動了起來。

那一刻,我眼眶濕潤,感覺我們主任根本是女俠!而我們彷彿是在陰界陽界的工作者,互相接力、資源連結,我告訴先生,我像在陰間、跟陽間的主任一起協力,天下無敵!先生說:「不,妳應該在陽才對,因為妳是陽性。」當天晚上有個更好的消息,高燒不退的同仁被收住院了,他在群組向大家道謝,終於有醫護人員照護,能好好養病,群組裡歡呼道賀聲不斷,卻也顯示出,我們只是一群想要被好好照顧的病人,卻需要這麼努力地爭取才能達到。

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親子

孩子給媽媽滿滿的愛。(作者提供)

4/16確診第4天:為什麼是我?

今天星期六,本該是輕鬆休息的一天,當我醒來、先生說一早門口就放著一包藥,應該是給我的。歐!是主任與總務的司機大哥開始奔波,一大早便開始陸續沿路送藥,我內心充滿感激與感動。

女兒聽我醒了、稚嫩童音的報告著:「馬麻早安,我今天還是有點喉嚨痛,而且,把拔說他喉嚨也在痛耶!」

我再度驚醒!確診以來,我們盡可能將衛浴分開使用,我用二樓(隔離房門口)、父女倆用一樓的,但只有二樓的衛浴有熱水,因此父女倆晚上仍然只能到二樓洗澡,而我每次如廁後便會進行清消,並且等他們先洗好、夜半人靜時才換我進去洗,實在是很難做到衛浴分離。除此之外,東西幾乎只進不出,他要交給我的東西,也是放在門外、等他離開我才開門拿,那到底為什麼他們倆會開始有症狀?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想起家裡有快篩,要先生先自行篩檢。15分鐘後,先生傳來了兩條線的照片。

我一直以為,最可怕的惡夢是確診日,看見自己陽性紅字的那一天,調適心態後告訴自己,10天過後就沒事了,不敢預想其他可能。看見了先生的兩條線,想著為什麼是我?為什麼又是我?到底要多小心,家裡環境要多好!才能完成「一人一室、不共用衛浴」如此理想化的居家照護與隔離,才能不讓家屬遭受到確診的恐懼與災害?

但當下沒能震驚太久,只能反覆去電衛生局,不出所料地、電話全面占線,我嘗試著打不同的2、3線,沒有一支接得到人,且不論間隔多久打、都打不通。我想起當時疫調時,對方說,「從明天開始,妳的先生與孩子開始居家隔離,我已為他們進行電子圍籬了,所以也不能外出。會有人每天打電話給先生、關心他,詢問身體狀況,並且在5天與10天送快篩試劑讓他們自我篩檢,如果都是陰性,就可以在第10天解隔離。」直到今天的此時此刻,我先生都還沒接到任何一通電話,他們父女又不能自行前往醫院篩檢,而我還冀望著這樣的電話可以幫助到著急的我們。

無奈又焦慮之下,我只好去電給衛生局的朋友,心裡感到抱歉,為了因應花蓮突然的大量確診做疫調、他們幾乎每天都在加班,難得的假日,被我的致電打擾。我告訴他、先生快篩顯示陽性,而且也開始有症狀了。好友很幫忙,馬上協助連結防疫計程車,幾小時後到家中帶父女前往醫院做PCR,我在房裡無助大哭。

父女返家後,門還沒開、就聽到女兒大哭的聲音,視訊時向我告狀:「把拔還說 不痛!明明就痛死了!嗚嗚嗚~」我好心疼,才4歲的孩子,面臨了兩天就戳一次鼻孔的恐懼。後來女兒將她最愛的餅乾從門縫塞進來,想跟媽媽分享,透明的包裝看到裡面的餅乾已支離破碎,但我的心卻是好暖好暖。

下午兩點多,先生打電話來說全身痠痛沒有力量,似乎有點發燒……我整個亂 了方寸,讓他先吃普拿疼,後來恢復一些;晚上6點先生突然畏寒、四肢痠痛……整個症狀似乎比我嚴重許多,我讓他吃了一包親戚寄給我的中藥,在房裡無奈,我好像比昨天好了一點,結果卻換先生不好了。

而加油群組陸續有人事專員、社工室主任的加入,協助各樣所需的確診者;亦有同仁確認幾家保險會提供醫護人員的慰問金,幾位同仁分配工作幫全員確診者造冊處理;自助群組開始變成了正式群組,原本非正式的支持性團體轉變成半正式的任務性團體。而且又有一個好消息是,又有一名需要的同仁得以收治住院,彷彿一切都在往好的發展走著。

但我今天只能偶而閱讀眾人互動、吸收同仁蒐集的新的政令,極少發言,心情焦慮又沉重,因為一直到晚上睡覺前,父女倆的報告都還沒有出來。

晚上、女兒與我視訊,她說,「媽媽,我現在的心情是這樣」,她丟出了一個沮喪臉的圖貼。歐!我說我懂,辛苦妳了。「還有一點這樣。」她丟出一個生氣的表情。

是啊!媽媽也是!媽媽也覺得生氣!為什麼是我?我都這麼小心了,我們哪裡也不去了,為什麼還是我?我在家都戴兩層口罩睡覺了,衛浴用完都狂噴酒精擦拭了,為什麼你們還會不舒服!!媽媽也有這樣的感覺!

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親子

孩子快篩,畫圖表達恐懼。(作者提供)

4/17確診第5天:椎心刺骨的一天

今天,先生的症狀聽起來比我嚴重,咳嗽咳得比我還大聲、甚至有些發燒、 畏寒……等症狀,好幾次我猶豫著出去搶救,經歷了5天、加上醫院送來的藥,身體復原了好多,但在結果沒有出來前,實在不敢輕舉妄動,只好先貢獻一些藥物,提醒父女都戴上口罩,先生邊帶孩子、邊減緩一些不適症狀。女兒還是像個小跟班似地在爸爸左右,她說她今天沒有喉嚨痛了,令我放心一點。

下午,結果終於出爐,呈現出先生、陽,女兒、陰!我在隔離房發抖,興奮又害怕,上帝在保護著我的女兒!即使我與先生雙雙確診,女兒卻顯示陰性!但開心無法維持太久,接下來的擔憂是,我們都確診了,陰性的女兒怎麼辦?

不敢送去外婆家,還是要保護兩的都70歲以上的老人,我坐在桌前、不知道該怎麼辦!六神無主不知所措下打電話給社工室主任、想聽她有沒有好方法,主任聽聞、馬上表示願意收留!之前帶孩子上下學、都會進辦公室,女兒很喜歡主任,每次見到主任都會熱情地呼喊與擁抱,加上主任過去有幼教經驗、亦有相同信仰,女兒拜託主任照顧真的是最好的安排!我流著淚感謝主任。

掛上電話後馬上告知先生、一起幫忙整理行李。先生感到倉促與錯愕,但他跟我一樣、沒有別的辦法;我打給衛生局的朋友,朋友提醒可能有違法的問題(女兒居隔期間、已上電子圍籬),我說、違法我也要送!眼下我只想趕快讓女兒離開這個毒窟,直到安全。

先生邊整理、邊告知女兒我們的安排,從今天開始、先暫時去跟主任住在一起,直到我們解隔離。女兒當時正坐在鋼琴前玩手機,很訝異她聽聞後、沒有說話,當我收拾好看她時,發現她竟然坐著默默流淚!那個畫面太虐心了!從小到大沒有離開我們過的孩子,得知需要暫住別人家時,竟然不哭不吵不鬧,而是默默流淚!

先生也邊哭邊落淚,我邊哭、邊安慰孩子:「寶貝,我們不是不要妳,相反地、我們在保護妳,因為妳太重要了!上帝保護妳讓妳兩次都是陰性,我們家現在充滿病毒,妳先去主任家住,我們每天視訊,等我們好了、就馬上去接妳回來,好嗎?」

女兒沉默不語,貌似生氣的表情,繼續操作著她的手機。

「寶貝……」我也在哭,不知如何是好,要讓女兒離開我的身邊多天,我又何嘗捨得!女兒邊哭邊轉身面對我,邊哽咽邊說:「馬麻,我畫好了,妳喜歡哪一個?」

她秀出手機裡,自己畫的兩個愛心,要我把喜歡的愛心拍下來,就好像她陪著我。才4歲10個月的孩子啊!如此早熟、這麼懂事!我們全家抱在一起哭,面對分離,如此措手不及,卻又必要。我想起戰亂時期的托嬰,應該也是這種心情吧!慶幸的是,戰火無情、隔離有期,這樣想著,就能夠充滿盼望。

告訴主任我們已整理好了,主任建議我先諮詢相關專業,如女兒沒有陰轉陽的風險,也許交給外公外婆照顧較為妥適,主任既擔心自己當週密切接觸太多確診者、對孩子的風險,又擔心這段入住對孩子造成不好的回憶。

於是我打給感控醫師朋友諮詢,醫師說出了我這輩子最不想聽到的建議:「讓孩子繼續原來的模式跟父母生活。」他說,「孩子跟著父母生活,父母都確診,孩子不可能陰性,有可能只是病毒量少測不到,因此最好的方法,就是父母用著相同模式與孩子生活。」

怎麼可能?怎麼可以這樣?我現在該怎麼處理?掛上電話後,我感到憤怒,醫生一定是自己沒有孩子,怎麼可以講得這麼雲淡風輕?我又感到無助,如果醫師都這樣說了,我又怎麼好意思把孩子送去別人家,置主任於風險中?我徬徨、我兩難,我坐在書桌前痛哭,我好痛苦!明明陰性可以讓她避開,卻只能讓她置身在毒窟中,我有多心痛!

衛生局的朋友打電話來,本來是要告知好消息:「只要向衛生局報備,更改隔離地點即可,不會觸法。」卻聽見電話這頭的我痛哭,難以抉擇。15分鐘後,我做了人生一個痛苦的決定:帶著孩子、繼續生活。

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親子

女兒聽到要送到別人家住,只默默哭泣。(作者提供)

只能冒著孩子被我們傳染的風險,接受這個事實。考量先生症狀比我嚴重, CT值也更低,我們邊哭邊把孩子行李歸位,並且換先生將他的物品放入隔離房, 我帶著戒慎恐懼的心情出來陪伴女兒,再到處詢問護理師清消技巧、和各樣防護, 感覺著自己壓力爆表。

我看著臉書裡、朋友開心帶孩子出遊的照片,為什麼他們可以如此自在?為什麼他們可以如此自由?我每天奉公守法,上下班連黃燈都不闖,週末都不敢帶孩子出門、吃飯也只敢外帶,我到底做錯了什麼?才會確診,讓我的家庭陷入這樣的危機裡。

換成爸爸隔離,女兒同樣不捨,睡前哭了一下,並且跟我說:「馬麻,我覺得都是妳的錯,才會害我們變成這樣,我好想跟爸爸媽媽一起生活。」我說,對不起啊!馬麻也覺得很抱歉。

叮嚀著女兒帶上口罩睡覺,我也戴了3層、還找到一個面罩,戴著睡覺,出關的這一天,如此漫長。

4/18確診第6天:整夜失眠,謝謝你們愛我

結果整晚沒睡,一直讓自己放鬆,眼睛輕輕閉著、感覺自己是醒著的,看一下時間、已是清晨5點。

因為擔心孩子被傳染,整天與她保持距離,她接近、我就離開,她想撒嬌,好幾次我甚至板著臉叫她離遠一點,說已經講這麼多次了,為什麼還不聽話?(其實她不就是個想找媽媽撒嬌的孩子嗎?)我知道我的焦慮情緒,卻無法不小心,我的孩子、她還那麼小,還沒有打過疫苗,我與先生打過3劑疫苗都還是難以負荷,我只要想到若是確診後她可能受到的磨難,就不得不小心,只要要觸碰她或食物,一定先噴酒精或洗手,上完廁所就馬上用漂白水清消!

晚上等孩子睡著,我才開始全面進行清消、拖地、酒精擦拭桌椅,是一種近乎自虐的瘋狂姿態,才一天,我隔著3層口罩都可以聞到我手上散發出濃厚的漂白水味道,平常愛漂亮愛自己的我,這時候只剩下平安的選項。

今天加油群組裡討論著、抱怨著醫院是被孤立的一群,某衛生單位在記者會高談闊論48小時內會到的關懷物資包,幾乎沒有人收到,甚至還有得到「你們就是醫院自己專案處理」的回應,我們因為院內感染、因為確診人數過於龐大,變成了眾矢之的,不該造成衛生單位人員疫調的困擾,甚至消耗了醫務量能,群組裡的30多個同仁,無奈地接受我們是孤島的命運。

而我卻在今天、收到了滿滿的物資,醫務社會工作協會的物資關懷包是第一包,從台北掛號而來、到的比本地48小時會到的物資包還要快速!理事長親自提筆關心問候與簽名,溫情誠懇、滿滿的同理與對社工的肯定,在最脆弱的時候看著這樣真切的卡片,感激涕零。

先生的督導也送來藥包、朋友送上我最需要的N95 口罩、女兒的同學媽媽也託人送來雞精和黏土,晚上女兒老師送來益生菌增強孩子的免疫力,就連幫先生代班的同事來家裡拿物件、也購買了一些食物,在窗外羞澀地說,「那個,買一些東西、給孩子吃……妳們要加油!」

在心靈脆弱的時候,感受到這麼多人的愛,每打開一份物資,我就哭一次。而我的老師、與女兒的老師,兩位幾乎每天都會來訊關心我們、關心孩子、沒有間斷。老師們的雪中送炭,為今天更添加溫度。

4/19確診第7天:再度失眠、通訊看診身心科

昨晚一夜沒睡,即使帶著N95口罩加面罩,也在晚上10點便與女兒快速睡去,沒想到凌晨零時二刻做惡夢突然驚醒,就又再睡不著了,看著時間3點、5點,到7點,我只想也知道自己應該好好休息,卻難以好眠。我在群組裡求救,並且掛了當天一早的醫療通訊,身心科。

其實我記得,身心科初診應該不能用通訊診療的,醫師通常要看到本人、詳談,可能還要做一系列的身體檢查,我在電話這頭告知身心科主任、我是確診同仁,最近發生了什麼狀況、已經兩個晚上沒有睡好。陳主任二話不說開立藥物,並且詳細說明了藥物的作用與使用的正確方式,一般都開1周的藥後再回來觀察血液濃度,主任體貼我們居家照護、開了2周的藥方便居隔期間我的需要。確診者不需繳費,下午即有同事協助送藥,我整個人覺得被醫院照顧得很好,心裡很暖。

女兒早上醒來時、甜甜地說,「馬麻、牽手」,我們隔著距離牽著彼此。好友的女兒特地彈琴來加油,聽說從昨天練到滿意才讓媽媽傳來,一打開聽到琴聲眼淚就飆出來,這麼有心貼心的孩子,彈著我們曾經一同出遊哼唱的歌曲,那些都是美好的回憶啊!晴晴姊姊貼心女兒會無聊、與她視訊,本來以為大概5到10分鐘差不多,沒想到姊姊好會帶阿!根本社工會談!對於發言不清的孩子同理與確認,我們家女兒的特色就是,不遑多讓、天馬行空,於是,兩個人竟然聊了42分鐘!

中場休息,想到女兒兩天都是擦澡(避免衛浴重疊),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於是戴著N95和面罩幫她洗頭,女兒邊玩手機邊洗,就像在沙龍洗髮般,享受極了!因為盡量避開與女兒同一個空間、不能陪她玩,只好讓她看影片、看手機,平時沒有的福利這段日子全有了,女兒說著自己又喜歡又討厭這段日子,這種偶爾墮落的感覺,應該還不錯吧!

下午接到里幹事的電話,4月16日花蓮疫情記者會上公告居家照護會提供給確診者的關懷包終於送到了,對象卻是女兒,女兒是目前家中唯一的居家隔離者(而非確診者),而我與先生更早確診、卻仍未收到,里幹事回覆他也不清楚,就是依照衛生局給的名冊與物資提供。

我說,其實我最需要的是關懷包裡的快篩試劑與感染性垃圾袋,其他相關物資與食品,送給需要的人好嗎?里幹事表示為難,因為就是整組的。然後我看著加油群組裡的同仁們怨聲載道,距離居家照護已1周,收到關懷包的大概只有8成。

社工主任邀請社工同仁加入加油群組,這幾天有些大量物資進駐、因為醫院不能進,全都寄到主任家,主任協助分類、裝箱,並提供群組成員索取,期待在衛生局的關懷包救援之前,提供同仁相關所需,但已然分身乏術;多一位社工協助物資與藥物登記和發放,甚至向總務申請廢棄物垃圾袋,盡可能找到相關讓同仁先行申請,於此同時,我們主任正在進行偉大的任務。

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親子

孩子確診身心受苦,是父母最大的痛。(作者提供)

4/20確診第8天:我是醫院社工人,我驕傲

半夜聽到女兒咳嗽都會跳起來,早上起床也咳比較多,每次聽到她咳嗽,我的心就會糾一下。

持續是平安的一天,我好像開始知道怎麼在隔離中與孩子、病毒共處,就連晚上睡覺都戴N95+面罩,而且竟然帶得住!我覺得自己一定是快要成仙了。收物資收習慣了,現在有人來,女兒也會坐在沙發上、玩著手機,然後對窗外的人說:「放著就好放著就好喔!我會再告訴馬麻的。」持續收到物資,有醫院同仁的辛勞、也有他鄉的好友表達關心,有食物、有維他命C、有補充營養品,還有特別送小孩的書籍、畫冊,關心到我們全家每個人的需要。於是我,每開箱一個,就哭一次。變得愛哭,不知道是不是也是確診的後遺症。

主任移交物資業務後,這幾天原來在接洽旅宿業,討論提供給本院陰性、尚在服務的同仁,一個可以委身的居住地(他們還在打拼、但不趕回家怕傳染給家人),卻多處碰壁,疫情嚴重當下,被拒絕得習以為常。總算有了善意的幾間,主任談妥後、讓另一名社工處理。就這樣,社工室兵分二路,一個處理陰一個處理陽,全院確診、未確診的同仁都被照顧到了!

我真的覺得主任超酷的!應變能力與危機處理得迅速而務實,每一個服務都是大家所需要的。主任並且開始與衛生局窗口討論,直接將醫院未收到關懷包的確診者與家屬造冊,讓衛生局依名單提供數量、由社工室與總務室直接協助發放,好讓同仁能盡快取得。過去疫情爆發時,社工室總是負責送物資,那時候在院內到處發飲料點心,小看自己像個物流。

此次確診,才發現有個單位統籌物資並協助宅配到家,這是一件多麼重要的工作!看著群組裡確診者陸續收到物資與藥物後,此起彼落地感謝主任與社工室同仁,我真心覺得餘有榮焉,為身為醫院社工室的一員感到驕傲!

加油群組開始有人在問解隔離的問題,隨著滾動式修正的政策,中央在19日鬆綁居家滿10天免採檢解隔,我們真的可以就這樣直接外出嗎?都快解隔離,有9成的同仁尚未收到隔離通知書(我也是),有同仁去電相關單位詢問,一樣得到醫院自行處理的回覆,隔離通知書醫院自己處理!

群組裡討論著主責機關的態度感到憤怒,再度感受到本院確診同仁如同孤島,沒有可以諮詢的對象、連回應的態度都很差,好像我們做錯了什麼事、對不起了誰,才導致被染疫這樣的結果。收到通知書的同仁也沒有比較開心,因為發現隔離時間錯綜複雜,有些甚至為12天的區間,收到與沒收到通知書,一樣困惑。

今晚、已是第3個女兒喊睡不著的晚上,睡覺得時候特別煩悶、翻來覆去,至少都需要半小時還不一定入睡,於是我拿出社工進修的冥想、正念技巧,帶著她從頭到腳放鬆,直到沉沉睡去。真的不要小看社工的任何一項業務與進修,總有一天會派上用場。

而我看著睡前女兒要我念給她聽的小卡,說是她的睡前故事。當時我輕柔地念著,念到眼眶濕濕的,不像我念給女兒聽,更深知是上帝在對我說話,無論處於何種景況、有何種需要,祂總是知道。

「我親愛的孩子:近日的壓力讓你不好入睡,那些令人擔憂的的狀況甚至成為你的惡夢。來到我面前,讓我賜你心裡的平靜和安息,今晚你將在平安中入睡。並且,我將派遣我的使者與你同行,你會經歷到環境的轉變,新的機會為你開啟,意想不到的幫助也將出現!我躺下睡量我醒著耶和華都保佑我」─詩篇3:5-永遠愛妳的天父

4/21確診第9天:充斥著焦慮與恐慌的情緒

如果先生沒染疫,我應該都可以準備出關了!早上8點不到就被按門鈴,原來是我預約環保局來收垃圾,這是此次確診以來最有感的服務,電聯到環保局申請收拾垃圾,電話打得通、對方態度友善專業,也不會說妳是某醫院的嗎?醫院自己行專案處理喔!

值得高興的是,女兒早上沒甚麼咳嗽了。朋友給了一個說故事的網址,女兒很新奇、從早聽到中午,減少看螢幕的機會、又能讓她靜靜坐在那,實在是很棒的資訊!

只是本來以為自己已好轉的身體,昨天開始有種復發的感覺、又有上呼吸道症狀,尤其是喉嚨癢癢卡卡的,於是擔憂地持續服藥、不敢間斷。而這件事令我恐慌焦慮,曾經以為我完全好了,除了瘋狂中西藥交替吃,還要照顧女兒、還要對抗她冷不防衝過來的撒嬌或擁抱,我整個壓力破表!昨晚N95睡到一半好像鬆脫,驚醒地跳起來換了兩層口罩,今天帶著兩層口罩加面罩,面罩卻又常起霧氣、要用衛生紙去擦,擦完就又要噴酒精或洗手!整天花很多的時間在洗手、噴酒精。因為實在想不透我的感染源是什麼,也想不透先生是怎麼被傳染的,於是我疑神疑鬼,深怕不小心透過各樣媒介傳染給女兒!近似瘋狂與神經,我聞到手上交雜著漂白水與洗手乳的味道,感覺噁心。

大概就是這種焦慮的情緒,晚上洗澡時、就一直對女兒不耐煩,叫她不要玩、趕快睡,我有意識到她一直在被我罵,我其實知道自己內心的感受:「今天真是太糟了!我只想趕快把今天過完!」於是,平常能忍的小調皮今天都不能忍了,看什麼都罵!

有一度、她竟然冷靜地癟著嘴說:「馬麻,上帝都聽到了喔。」「她聽到妳在罵我。」

幾次深呼吸之後,我告訴她我的擔心,因為她說,最近晚上都會鼻塞,我聽了心就很痛,好不容易早上比較沒咳嗽了!我告訴她,真的要先彼此忍耐,度過這緊張的時刻,等到大家都好了,我們再一起開心的緊緊抱在一起!一起玩!好不好?

她竟然啜泣地說,「馬麻,妳這樣說我怎麼覺得好感動!」

每次這樣的狀況,我就會很自責為什麼不早點好好跟她講道理,她是可以溝通的孩子,卻常常因為著急、用著最原始的情緒對她生氣,兩敗俱傷。現在每天的期待就是:一天又過了,太好了!距離回覆正常生活又多了一天!我多麼盼望這樣的日子趕快到來,面對目前混亂且焦慮的生活,連戴N95還是兩層口罩才能夠有效保護女兒的問題都解決不了,還發現家裡的斑馬魚死了三條,滿滿的無助感!

晚上牽著女兒的手睡覺,等她睡著我輕輕抽走,看著她空盪盪的手擺在同樣的位置,又如此不捨,女兒睡著後,我開始清理、拖地,一切完成後拿下N95休息一下,看看鏡中的自己,滿是狼狽,又憤怒自己為什麼復發?為什麼不快點好起來?

今天人事代表在加油群組中公告了醫院的解隔條件:超過10天後回醫院做2次PCR並且每次CT值大於30,即可返回工作岡位,這時候突然覺得有個明確的方向真好!

也透過數值確認自己的安全程度,那一刻有種心安,我不用像其他確診者一樣,10天過後既買不到快篩、又擔憂自身傳染狀況,滿心期待著回歸原本正常生活的到來。

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親子

家人都確診,只能紙條傳愛。(作者提供)

4/22確診第10天:我也好想回歸正常生活

大家都在問我,什麼時候解隔離?其實我也不知道,我13日確診,照理說現在的法條,我可以24日凌晨解隔;但先生17日確診,加10天是27日,居隔者就必須跟著延長,居隔者就是我女兒,如果她要延長到27日才能出關,就只能我照顧,但我的確診公假只有10天,因此我24號過後就沒有薪水了。三餐與物資都叫熊貓也很傷,有時候真的是很生氣,為什麼復發?為什麼還沒好?

為什麼拚這麼多營養都不趕快好!!傷身,傷財,傷情,傷心。看花蓮疫情記者會、提及可以申請隔離補助事項,打電話做詢問,太多未明的項目,確診者補助待議、隔離者申請建議自行到官網網站瀏覽查詢填寫資料,這場戰役不停變化、政策一再轉變,不只我們,連補助單位都跟不上調整的速度,現在換救助科的電話被打爆。

今天一早通訊醫院看診拿藥,早上問了衛生局友人我與家人們的居隔時間,我似乎明天過後就可以抬頭挺胸的走出大門(真的可以嗎?)但好消息是,今天症狀緩解,我好像又好了、生龍活虎了,感覺好像沒有傳染力了(?)也比較敢跟女兒近一點……因此今天戴著口罩加面罩,拍下與女兒這段時間裡、第一張合照。胃口也變好了,中午挑餐的時候比較有食慾,不是只是吃飽而已。

這段期間,因為不能共食,用餐時段我會與女兒分開地點吃飯,不再像過去那樣緊盯女兒跟協助她用餐(她從小吃飯就慢就拖,每次協助她吃飯都又急又氣),而自從疫情開始,我發現女兒現在一個人可以吃得又快又好,她好像瞬間就長大了。

學校老師在社群網站寫著,今天全班24位同學有22位同學請假,班上只有兩個學生上課,這是什麼荒謬的公告,我要笑死!老師(3)比學生(2)還多啦!

老師在班群交代功課,於是交給小姐參與,跳舞跳得滿身大汗,女兒說開始想念同學了,我說再忍忍,我們跟著老師的步驟、就像在學校一樣。

下午幫女兒洗了頭,我就是懶媽媽,時隔3天才洗,(太麻煩了!又要燒水, 又要避免我們密閉空間接觸太久!)但是!但是!才剛洗好頭輕飄逸,晚上7點就給我上線上街舞課!

上一次也是這樣,才剛洗好頭老師就教他們玩線上闖關,本來今天下午給她闖關假動作流滿頭汗,想說太好了,等下洗完頭整個秀髮飄逸!結果!7點就忘了有幫她報名線上街舞的課程!跳到女兒跟我說,馬麻好累喔!(認識她的人就會知道她要多累才會說出這樣的話!)這根本跟韓先生只要剪指甲那天就要剝蝦的魔咒一樣,太可怕!太可怕了!

晚上等全家人都熟睡之後,我會用酒精擦拭所有家具,再用漂白水拖地,所以當拖完地就心存感激,代表準備又過了一天!只是每天開始依賴身心科的藥物、無法自己入睡。

其實倒也不是在意出不出關、而是愈來愈沒有傳染力,心裡著實鬆一口氣,也漸漸比較敢與女兒靠近,看著確診日記準備尾聲,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4/23確診第11天:生病與疫情令人焦躁易怒

依照衛生局的說法,今天晚上過零時我就可以大搖大擺的出去了,但我現在整個癱、沒什麼活力(沒什麼不舒服),也還是戴兩層口罩……中午發了很大的脾氣……因為小事跟娘家媽媽生氣,然後女兒每次洗手都玩洗手乳,玩到地板、洗手台都是,其實平常不會生那麼大的氣,但今天卻整個爆發,念她不可以這樣,她還說:「我覺得妳說不可以,也是沒有辦法喔!」然後就,轟!什麼叫作沒辦法?我整個失控。

她還洗手臂(洗到袖子濕),我爆炸地扭她的手,我聽到她大聲地喘氣,一直到吃飯的時候,我持續念繼續罵,然後看她默默用手臂擦眼淚。那一幕,我到現在想起來都很心痛。

當時離開冷靜約莫15分鐘後,我回去跟她道歉,我告訴女兒,平常其實我不會這麼生氣的,今天因為在跟婆婆生氣才會這樣。她竟然報以我微笑說:「馬麻,沒關係啦!我沒有在生氣啦,只是剛剛有點想哭,又不敢哭……然後我剛剛都忘記我為什麼想哭了耶!」笑得燦爛。

她很快就沒事了,直到下午我再問她,馬麻中午很兇嗎?她還說,「妳不要太在意啦!妳感到很抱歉喔?」我說對啊,我真的感到很抱歉。我就像個瘋婆子一樣地狂罵我女兒,覺得自己真是糟透了!

今天好像就是個吵架的日子,媽媽吵完跟小孩吵、小孩吵完再跟老公吵、老公吵完、最倒楣的就是小孩…而恩真的是善良的孩子,晚上躺在我懷裡的時候還跟我道歉,說:「馬麻~對不起,你都跟婆婆爸爸吵架這麼生氣了,我還一天到晚給你搗亂、找麻煩……」我真是羞愧極了!

晚上抱著焦躁、不安又煩躁的心情自我快篩,看到清晰的一條線,忍不住崩潰大哭,對於他人而言這麼容易看到的一條線,我等了11天。

今天過了吧!明天就不遠了!

4/24確診第12天:明天會更好

連續幾天低溫、今天終於有了好天氣、出大太陽,我將女兒與我們的衣物分開洗,再把女兒的毛巾跟衣物拿到陽台曬太陽,早上聽她又有點咳嗽,每一個咳都令我心驚膽跳。

因為身體逐漸康復、比較有點胃口,也開始敢與孩子靠近,我帶著3層口罩與面罩抱著她,與她拍了一張12天以來的第一張合照。陪她玩遊戲、說故事、看繪本,陪她唱歌、跳舞、彈琴。喝了隔離以來的第一杯咖啡,幫她與我把刺到眼睛的瀏海剪掉,看起來精神許多。就在她跑來跑去的時候,我看著她、打開雙臂,她看了看我,跳到我身上,那一刻,我們都沒說話。

我就緊緊地抱著她、拍拍她,那麼簡單的動作,卻讓我們等了這麼久,讓我想哭。今天實在是這麼多的日子以來,最美好的一天了!

網路上看到有藝人號召大家一起唱〈明天會更好〉,這首歌真是從小聽到大, 常在一些特定的天災人禍被重複翻唱,而今天一聽到,就忍不住地哭泣,明天會更好的吧?!每天這樣祈求著,彷彿就能成真。

4/25確診第13天:隔離持續進行

凌晨4點多,女兒很傷心地在低聲啜泣,我跳起來、哄她,問她說做惡夢了,夢到人家拿子彈射我們、身上都是血,我們還要乖乖的站好正面、反面給對方射,她說,她才剛想告訴對方,不要射到我的眼睛喔!我說,媽媽在、別怕,抱著拍拍她。睡著後她又在夢中驚醒了好幾次,我不停地拍她,她抱住我,並且翻了很久,才總算在5點多沉沉睡去。

我自己也做了惡夢,整晚沒睡好,夢到女兒也在確診者的名單裡,現實生活中她只要有一點聲響我就會跳起來,第一件事看她棉被有沒有蓋好。

今天接受記者採訪,想集結確診者的歷程與心境,當他問出第一個問題:「當妳知道自己確診的情緒是什麼?」我才開口準備回答,卻聽見了哽咽聲,我感受到自己在流淚。原來這場戰役,對女兒、對我來說,都是惡夢。

因為尚未收到隔離通知書,以自己算的時間來看,今天「應該」可以解隔離了,因此回醫院做PCR。10幾天來第一次出門,開著車將車窗打開,讓外面的風灌進車內,看看外面、天那麼藍、空氣這麼好,平常上班的路線,既熟悉且陌生,許多複雜的情緒在內心翻滾。

下午收到女兒與先生的居家隔離書,先生的隔離時間匪夷所思地漫長(16日確診29日解隔離),而女兒則是到26日(不是應該跟最後確診者爸爸的時間嗎?)只是這也意味著,女兒解隔離後、我還是必須在家照顧她,直到爸爸解隔離為止,因此,雖然我仍舊還沒收到隔離通知書,但我的解隔離日期也自動延長了。

下午PCR數值出來,竟然還是陽性?紅字依然怵目驚心,請同事查一下,CT值42.1,大概是高到天花板了(同事大部分是30多),但現行規定、10天後可直接解隔,這意味什麼?意味著我們走在路上可能隨時跟陽性的人擦身而過,覺得太可怕了!

疫情帶來的後遺症

後來,27日幫女兒快篩陰性、女兒解隔離,下午太陽西下、就會帶她去戶外走走,去公園、去文創,看著孩子奔馳在餘暉底下的畫面,那麼快樂、那麼美。

先生29日解隔離,到醫院PCR是陰性,我們帶孩子到更遠的山區划船、看螢火蟲,生活好像重歸平靜,我的隔離通知書也在群組裡檢驗科主任的幫忙,終於在29日送達,記得收到掛號的那一天,郵差看到衛生局的函文,以整條街都聽得到的聲音問:「你們在隔離喔?」

我與女兒同時回:「沒有了啦!」 「對阿。」

那是第一次,經歷確診後被另眼相待的感覺。

確診同仁也在群組裡哭訴著,多年的鄰居在得知確診後的冷眼態度、甚至連解隔離都被規勸不要回家,深怕被傳染。我感到心酸與無奈,許多同事陸續被傳染,是因為我們陣亡後、他們還持續在工作著,沒有請假、沒有選擇逃命,負荷著我們工作量加倍的工作,因為一直深入敵營才中標的,他們是戰士!用命在拚,工作到最後一刻!只是沒想,被歧視,成為我們確診後的第一個後遺症。

儘管篩檢後的PCR之CT值都超過30以上,但喉嚨痛、不停咳嗽已然成為生活日常,家醫科醫師叮囑可能會持續半年以上,也因此、即使解隔離、仍不敢與家人共餐,還是擔心孩子有被傳染的風險;也發現現在一旦走得快一點、會感覺比較喘;觀看目前疫情局勢,仍然感到擔心:依照目前醫療量能與中央態度,如果我又生病了、或孩子發燒了,怎麼辦?想起確診那段時間,公家單位給予的冷漠,當時的孤立無援感,現在想起、仍會害怕與哭泣,也因為太多的緊張與擔心,不好入睡亦常做惡夢,目前開始服用身心科助眠藥物。

此外,解隔離後,我與先生有著特別的感觸是,戰役過後、對於花錢,有了與過往不同的價值觀,我不再限制女兒購物,當她露出好奇新鮮的神情時,我都直接問「妳想要嗎?」先生也說,他不再特別挑特價品,因為「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會死,不如就享受當下吧!」他這樣回答我。

我也突然發現,一向挑食的女兒可以獨自吃飯了!因為被迫一個人吃飯(全家不共食),過去女兒吃到一半就分心、要媽媽餵,現在已經可以在短時間內自己吃完一餐,吃得又快又好!發現她突然長大好多!只是晚上變得不好入睡,焦躁易怒,每天都至少都要哄上30到40分鐘,即使睡著了、也常做夢,半夜常常啜泣、乾咳。

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親子

重回陽光之下,走在熟悉的道路上,只能相信明天一定會更好。(作者提供)

尾聲

看似平淡的半個月,在我們每個人的心中,原來都藏著暗潮洶湧的迴盪與漣漪。值得慶幸的是,一直到最後一天、女兒的快篩都是1條線,女兒的3採陰,我深信是奇蹟。

記得在先生出關的前一天晚上,睡前,我緊緊地抱著女兒。她說:「馬麻,妳之前說出來後會這樣緊緊地抱著我不能呼吸。」我說、我不正在這麼做嗎?她笑得很甜。

然後她說:「馬麻,可是不能親妳、我有時候都會覺得妳不愛我了。」我說~「歐親愛的,我好愛好愛妳!現在不能親是為了保護妳啊,妳知道的吧?!(她知道的)等我可以親的時候、我要親到妳叫救命~」她又笑了。

我說,明天爸爸就可以出來了,我們會開始大掃除、開始做很多清潔、會洗床單,爸爸會回來跟我們一起睡,我們終於可以開始回歸正常的生活了……然後,我抱著她、竟然脫口說出:「未來,會愈來愈好的吧!」

其實,好像也沒真的在意她是不是真的聽得懂,也許,像對自己說的。未來,會愈來愈好的吧!會的!只要還活著,就有希望。

*作者為第一批確診的醫務社工

恩恩媽咪】授權轉載,原刊處風傳媒

推薦閱讀
我確診了怎麼辦?21樣物資先備好,五大重點解決所有疑惑!
不忍孩子確診卻求助無門…爸為4個月女兒寫「陳情書」給政府,網友大讚!

關於作者與本篇文章

恩恩媽咪

從國中被看見的文章開始,我就以為自己將來會當作家。
結果10幾20年過去,我的文筆只用來寫了大大小小的工作計畫,
直到106年、恩恩出生,
才發現即使是簡單不造作的文字,
都是生命中最可貴的紀錄。

我覺得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1 則回應

我要留言

推薦閱讀

2022高雄全新智能自助住宿體驗–西悠巢旅,近高雄車站館,享受無時無刻都便利的智能入住模式 ,全家出遊GoGoGo🏃平日四人住宿每人只要$600元~心動不如馬上行動❤

‼此專案的客服由旅館負責,請直接聯繫旅館,不用透過放心玩[email protected]呦‼ ‼此專案的客服由旅館負...

媽咪再忙也要呵護自己!元氣體力這樣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