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媽媽經主粉ia » 兒童心理學家:當一個「過得去的媽媽」就好了

兒童心理學家:當一個「過得去的媽媽」就好了

兒童心理學家當一個過得去的媽媽就好了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在英國著名兒科醫生、兒童精神學家 Donald Woods Winnicott 看來,要養育出身心健康的孩子,你不必非得是完美媽咪。用他的話說,只須當一個“過得去的媽媽”就好了。這個結論從何而來,請看完下面這些兒童心理從業研究者的諮詢案例。

01為什麼完美的父母,會養出“精神病人”?

一位旅英華人諮詢師曾接待過這樣一位來訪者:20多歲的女孩,聰慧美貌。她因為極度空虛而走進諮詢室,她的症狀有:

老是失眠
總是猶疑不定、怕犯錯誤
無法堅持自己的選擇
她認為自己不像父母一直評價的那樣“驚人”、覺得“心中總有一個空洞”
她說自己感覺“飄忽不定”

這些症狀有點像北京大學心理學教授徐凱文所說的“空心病”,點擊鏈接看這篇文章北大精神科醫生:你們用焦慮養出來的娃,最後都送到我這裡了 。這位“空心病”女孩家族史上沒有抑鬱症或焦慮症病人,且有堅實的友情、親密的家庭。

她還說,令人沮喪的是,她找不出來自己到底是對什麼不滿。她說她有一對“棒極了”的父母,兩個出色的手足,支持她的朋友,極佳的教育,很酷的工作,健康的身體,漂亮的房子。

令這位諮詢師沒有想到的是——類似的病人越來越多。諮詢師的沙發上坐滿了二三十歲的成年人,自述患上憂鬱和焦慮,很難選擇或專注於某個令人滿足的職業走向,不能維持良好的“親密”關係,有種空虛感或缺乏目標感———但他們的爹媽無可指摘。

恰恰相反,這些病人都說到他們是多麼“崇拜”父母,說父母是自己在這世上“最貼心的朋友”,從來都是有求必應,甚至出錢讓他們來接受心理治療(當然也在替他們付房租和汽車保險),這讓他們既愧疚又困惑。畢竟,他們最大的抱怨就是無可抱怨!

而且,諮詢師與這些求助者相處一段時間後,也證實他們說的都是真的!我們來好好看看,這些父母有多偉大吧:

給孩子“發現自己”的自由
鼓勵孩子想做什麼都行
接送孩子上學放學,陪孩子做作業
當孩子在學校受欺凌或孤立時出手相助
在孩子為數學發愁時及時請家教
看到孩子對某個樂器表現出一絲興趣就掏錢讓他們上課(喪失興趣時又允許他們放棄)
當孩子違規時跟他們談心,而不是簡單粗暴地懲罰。

一句話,這些父母很“體貼”,投入地引導他們的孩子順利通過童年的種種考驗和磨難。閱讀文章的你們,此時可能會有很多人在驚嘆:這不就是我嗎?此時,這位諮詢師要告訴大家一句非常無情的話:

這些父母是否做得太多了?這些父母為了給孩子提供正確的養育,拼盡全力、精疲力竭,而他們長大之後卻坐在諮詢師的辦公室裡,訴說他們感覺空虛、迷惑、焦慮。

同時,令這位留學博士諮詢師困惑的是:高等學府心理專業的臨床焦點基本都是放在“缺乏父母體貼如何影響孩子”,沒有任何一個人會想到問一問:“如果父母過度體貼的話,這些孩子會如何呢?”

02我們總說要讓孩子幸福,到底到什麼程度才算幸福呢?

所有育兒法的根本目的都是一樣的,那就是——將孩子培養為有生產能力的、幸福的成年人。近年來出現的變化則是:人們對幸福的看法和定義不同了。

暢銷書《幸福工程》作者的幸福困境

“我幸福” Gretchen Rubin 在暢銷書《The Happiness Project》中寫道:“但我還應該更幸福。”這種追尋已經風靡全美,變成一場舉國運動。那到底應該幸福到什麼程度?魯賓也不確定。聽上去她和那些“空心病”的年輕人的情況完全一樣:

擁有絕佳的父母
“高大、黝黑、英俊”(並富有)的丈夫
兩個健康可愛的孩子
一大幫朋友,在上東區買了豪宅
耶魯大學法學學位和成功的自由撰稿事業……

儘管如此,Gretchen Rubin 仍不滿意,“似乎缺了點什麼”。為了消解“憂鬱、不安、低落和四散的內疚”,她開始了一段“幸福旅程”:列出行動清單,每週一買3本新雜誌,不斷收拾衣櫥。在付出整整一年努力之後,魯賓承認她仍在掙扎。她寫道:“從某種意義上說,我讓自己更不幸福了。”接著她揭示了所謂“成年的奧秘”之一:“幸福並不總讓你感到幸福。”

社會學教授:幸福會導致災難

“幸福作為生活的副產品,是很棒的一個東西,”斯沃斯莫爾學院社會學教授 Barry Schwartz 說,“但把幸福作為目標來追求,只會導致災難。”而現代很多父母正是孜孜不倦地追求著這個目標,卻適得其反。

諮詢師們開始懷疑:會不會是父母在孩子小時過於保護他們,避免讓他們不幸福,才剝奪了他們成年後的幸福感呢?

教養,心理,父母,親子

精神病醫生:不要剝奪孩子體驗焦慮的機會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精神病醫生保羅·波恩說,答案可能是肯定的。在臨床實踐中,波恩發現很多父母會盡一切可能避免孩子體驗到哪怕一丁點的不適、焦慮或者失望。當孩子長大,面對正常的挫折,就以為事情嚴重出錯了。

他說:當學步兒在公園裡被石頭絆倒,剛剛倒地,還沒來得及哭呢,一些父母就會飛撲過來,抱起孩子,開始安慰。這事實上剝奪了孩子的安全感——不僅在遊樂場,而且在生活中。

如果你不讓孩子體驗那剎那間的困惑,給她一點時間,讓她明白髮生了什麼(“噢,我跌倒了”),讓她先把握跌倒的挫折感,並且試圖自己爬起來,她就不會知道難受是什麼感覺,以後在生活中遇到麻煩時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這些孩子上大學時,會因為最小的麻煩發短信給父母求救,而不會自己找辦法解決問題。假如,當孩子被石頭絆倒,父母允許她自己恢復一秒鐘,再去安撫她的話,孩子就學習到:“剛才有一秒鐘挺嚇人的,但我現在沒事兒了。如果有不快的事情發生,我能自己擺平。”

波恩說,多數情況下,孩子會自己應付得很好,但很多父母永遠弄不懂這一點,因為他們忙於在孩子不需要保護時過早伸出援手。

03兒童心理學家:孩子需要養成“心理上的免疫力”

哈佛大學講師、兒童心理學家丹·肯德隆表示,如果孩子不曾體驗痛苦的感覺,就無法發展“心理上的免疫力”。

“這就像身體免疫系統發育的過程,”他解釋說,“你得讓孩子接觸病原體,不然身體不知如何應對進攻。孩子也需要接觸挫折、失敗和掙扎。“

我們是否做過這樣一些事情:六一兒童節,孩子沒有得到登台表演的機會,我們就給學校打電話抱怨。孩子說他不喜歡跟他一起乘車上學的另外一個孩子,我們不是引導孩子學會容忍他人,而是乾脆親自開車送孩子上學。

家庭心理師:孩子應該體驗正常的焦慮

洛杉磯家庭心理師傑夫·布盧姆說:

“即便擁有世界上最優秀的父母,你還是會經歷不那麼開心的時光。”

“一個孩子應該體驗正常的焦慮,才會有適應性。如果我們希望孩子長大後更加獨立,就應該每天為他們將來的離開做好準備。”

布盧姆相信,我們很多人根本捨不得孩子離開,因為我們依賴他們來填補自己生活中的感情空洞。不錯,我們在孩子身上付出了無數時間、精力和財富,但那是為了誰?

“我們把自己的需要和孩子的需要混淆了,並認為這是最佳育兒之道,”布盧姆解釋道

“目睹這種現象令人傷感。我曾無數次告訴家長,他們因為自身的心理問題而在孩子的感受上投入過多關注。如果一個心理醫生告訴你——你需要在孩子身上少花精力的話,你應該知道問題已經很嚴重了! ”

是孩子需要父母,還是父母離不開孩子?

《紐約時報雜誌》有一篇文章描述路易斯安那州一名媽媽瑞內·巴徹送女兒去美國東北部上大學後她的空虛感。巴徹本來想從其他身為人母的朋友那裡得到一些安慰,沒想到人家正忙著給孩子的大學宿舍買冰箱,或者衝回家幫助中學生孩子關電腦。

於是巴徹也不時去女兒宿舍,找各種藉口挑剔女兒的寓友,以幫忙搬家為由待上很久,開始她辯解說是為了女兒好,但最終承認:“人家所說的’直升機父母’就是我這種人。”

每年開學時,父母們賴在校園裡不走,大學管理者不得不動用各種招數“驅趕”新生父母。芝加哥大學在開學典禮結尾時加了一曲風笛演奏——第一曲帶領新生到下一個活動場合,第二曲意在把家長從孩子身邊趕開。

佛蒙特大學聘用了“家長驅逐員”,專門負責把緊跟不放的家長擋在門外。很多學校還指定了非正式的“家長接待院長”,專門對付難纏的成年人。近幾年有很多文章探討為什麼那麼多二十幾歲的年輕人拒絕長大,但問題往往不在於孩子拒絕分離和個體化,而在於父母阻撓他們這樣做。

想想我們自己是否做過下面這些事情:

我們真心想與孩子相處更多時光。
我們渴望甚至有賴於他們把我們當成知己,而不是僅僅要他們感念我們。
我們每天和孩子互發多條短信,如果錯過了短信就會悵然若失。
當孩子為小事求我們幫忙時,我們不但不生氣,反而鼓勵他們這樣做。
由於我們比祖輩生的孩子更少,每個孩子都變得更加珍貴。而在中國,那麼多的獨生子女家庭,這孩子就寶貝得不行了。

我們從孩子身上索求的也更多——更多陪伴,更多成就,更多幸福,在此過程中,無私(讓孩子幸福)與自私(讓我們自己高興)界限越來越模糊。很多父母嘴上說希望孩子能過著幸福的生活,其實在父母的眼中是“幸福的銀行家”、“幸福的外科醫生”,但其實這些“幸福的”職業“不一定讓人幸福”。

甚至有些父母,如果孩子當收銀員,孩子每天開開心心的,但父母認為“孩子並不幸福。

“他們高興,但我們不高興。”心理諮詢師說,“儘管我們說對孩子最大的期望就是他們幸福,我們會竭盡所能幫他們獲得幸福,但父母的幸福該終於何處,孩子的幸福該始於何處,我們並不清楚。”

04過度的賞識教育,會養出自命不凡的“怪人”

聖地牙哥州立大學心理學教授、《自戀流行病》作者之一珍·圖文齊說:很多病人聲稱自己有過非常幸福的童年,但成年後對生活不滿。當父母為了增強孩子的自信而總說孩子“做得好!”連孩子在他那個年齡應該會自己學會穿鞋,每天早上穿鞋時都會得到這樣的誇讚,孩子就會覺得自己做的每件事都很特別。

同樣,如果孩子參加活動,僅因“努力嘗試”就得到獎勵的貼紙,那他永遠都得不到關於自己的負面評價(所有失敗都被粉飾成“努力嘗試”)。圖文齊說,自1980年代以來,在中學和大學裡,孩子的自我評價指數日益上升。但健康的自信很快就會變成有害的自我膨脹,和自戀症如出一轍的自我中心和不勞而獲感。

與此同時,焦慮和沮喪人群比例也在上升。為什麼會這樣?

“自戀者年輕時會很快樂,因為他們是宇宙的中心,”圖文齊解釋說,“父母就像僕人,開車帶他們參加各種活動,滿足他們每一個願望。父母不斷地告訴孩子,他們是多麼特別,多麼有才華。這給他們一種錯覺,彷彿與其他人類相比,他們簡直卓爾不群。他們不是自我感覺良好,而是比所有人感覺都好。”

步入成年後,這成為一個大問題。

自命不凡的人會有怎樣的表現呢?圖文齊這麼描述:

他們不知如何在團隊里合作,不知如何面對限制。
在辦公室裡,他們希望時刻得到新奇的刺激,因為他們的世界總是充滿各種活動。
他們不喜歡老闆說他們的工作尚需改進。
如果沒有得到源源不斷的褒獎,他們會喪失安全感。
他們在一個泡泡里長大,出了這個泡泡來到現實世界時,就感到迷惑和無助,因為他們不知道如何解決問題。

但他們沒錯——他們的確不知道怎麼解決問題。為什麼孩子要么是學習障礙、要么是天才,成績平平的大多數在哪裡?有些做興趣培訓班的人,為了順應孩子的玻璃心,舉辦一些不設比分或者只要參與就會得獎的比賽。因為有些孩子如果輸得太慘,會悲痛欲絕。

心理諮詢師說:“現在的孩子要么有學習障礙,要么是天才,要么兩者兼具,沒有平庸之輩。”因為父母們寧可相信他們的孩子有學習障礙,以便解釋孩子不夠卓越的表現,也不願意相信孩子本身資質普通。

05焦慮的父母都藏著一個秘密

那就是:如果我們做對了,孩子不僅會成長為快樂的大人,而且會成為讓我們快樂的成年人。這個期望是如此的有誘惑力,以至於父母們寧可心力交瘁也要達到目的。就像賭博一樣,投入得越多心態就會越失衡。

但我們忽略了一個最最重要的決定性因素——無論你怎麼努力教育都無法完全戰勝孩子的天性!我們可以讓孩子接觸藝術,但不能教給他們創造力;我們可以保護他們迴避卑劣同窗、糟糕成績、各類拒絕、自身局限等等,但最終他們會親身遭遇這些事情。

事實上,在不遺餘力為孩子提供完美童年的時候,我們卻讓孩子的成長變得更加艱難。孩子不是我們的作品。

06結論

學過心理學的人都知道:“追求完美”是焦慮和抑鬱的根源之一,為人父母,在家庭教育這件事情上也請不要“追求完美”。我們是父母,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我們有自己的個性,也會有脾氣。

在孩子面前,我們以一個正常人的狀態與他相處就好,不要對自己要求太高,不要動不動自責,做一個“過得去的父母”就好。

推薦閱讀
避免教養出小皇帝,一招就夠了
鼓勵的教養方式最有效!三種「行為圖表」獎勵孩子學習

💇🏻‍♀️【愛美麗】精選全台髮廊 立即線上預約👇

愛美麗

👲🏻【過年神隊友】妳的春節難題我們一手包辦👇

新春特企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台中長榮桂冠酒店4大$2699

關於作者

專欄作家

想投稿想分享,媽媽經專欄作家換你當!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