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媽媽經主粉ia » 二次方的幸福感《兩個爸爸和三個女兒》

二次方的幸福感《兩個爸爸和三個女兒》

兩個爸爸和三個女兒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Hey, 大家好,我是Nick!我是一個在獨生子女政策下長大的80後。整個家庭,從父母,到奶奶,到阿姨, 90%都是老師。在無形的高標準,嚴規則的壓力下,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好學生”。順著爸爸媽媽的指引,也考入了他們夢想中的大學,上海交通大學。

大學畢業後,幸運的自己,進入了德國軟件公司SAP工作。人是習慣性的動物,“做最好的員工”,成為了我的目標。三年後,為了更好的爬career的梯子,做更讓人羡慕的“別人家的孩子”,我來到了美國讀書。兩年在杜克大學(Duke)的MBA學習後,我搬到了微軟在美國的總部西雅圖,開始做一個產品和策略規劃師。

一切似乎都是如此的完美。我就是大家說的要為著自己的簡歷活著的人。

我曾經想過把那些讀過的學校,工作過的地方的名字打印出來,貼在我的車窗後面。好像那些響噹當的名字,可以定義我,可以保護我,可以給我帶來幸福和快樂。但是我的內心,知道這並不是生活的全部,都還不及冰山一角。

十幾年的教育,我從來沒有問過自己喜歡什麼,愛做什麼,又或是為什麼我從來沒有和“女朋友”親密過,又或是鼓起勇氣,去探尋看到帥氣男生時的毛細血管的迅速擴張的快感。能令自己或家人自豪的東西,都是那些為別人活著的完美。

現在的我

當你把肩膀上的背包卸下來,你的翅膀才能帶你飛翔,去看到世界上最美的角落,去追尋那些最令人回味的記憶。

Hey, 大家好,我是Nick!我是一個同性戀,一個Husband(丈夫),三個女兒的父親。2016年底,在我的大女兒一歲,雙胞胎小女兒們還在代孕媽媽的肚子裡的時候,我毅然從微軟辭職,放棄了當年夢想的工作,拓展我們已經運營幾年的房產投資公司,開始建立一個房地產管理的事業。

雖然房產管理是房地產產業鏈中最苦最累的,也是最要24×7的,但是我和我的先生Bryan卻做的非常的開心。用“專業,誠實,善良”的態度來管理每一個房產,對待每一個我們接觸的人。2年下來,我們管理的資產達到了2億多美金。

2017年5月,我們的雙胞胎小女兒出生了在代孕媽媽住的加州Fresno。由於早產了六週,在NICU(嬰兒重症監護室)住了三週。

同性婚姻,同志,代孕

▲ Nick爸爸在嬰兒重症監護室, Hanalei 和Chelsie (出生1.5週)

當了爸爸以後,才發現為簡歷而活著的空虛。之前那些讓別人的羡慕“成就”,只能給自己的內心做減法;現在陪著女兒們喝奶,都能給幸福感做二次方乘法。

同性婚姻,同志,代孕

▲ 兩個爸爸,三個女兒,爺爺和奶奶

今天,2019年的初夏,我和先生Bryan最喜歡的事情是在家裡吃完媽媽做的酸豆角炒肉的晚餐,然後,帶著三個女兒,坐著嬰兒車,從家裡出發,去旁邊的小公園看她們爬滑滑梯,然後去半英里外的超市逛逛。一路上,三個女兒牙牙學語,講著只有她們能理解的語言。時不時,從車裡探出一個頭,“爸爸,那是什麼?”

一邊走著,一邊把剛剛在小公園拍的照片,通過家裡的微信群,分享給在湖南已經90多歲的奶奶。看到重孫女的笑聲,是太奶奶的精神寄託。

同性婚姻,同志,代孕

▲ 2018年一月,湖南湘潭家裡大女兒, Phoebe和太奶奶

回到家,三個女兒爬出車,衝向客廳裡的玩具堆,然後開始搶玩具。一分鍾不到,肯定有一個開始嚎嚎大哭。“Leilei咬了我!”作為姐姐的Phoebe,哭得最厲害。我放下本來要讀書的計劃,開始充當和平使者。

現在的生活,每天充斥在混沌,吵雜,和壓力之中。來自於三個女兒的,來自於買賣房產,管理房產的。

同性婚姻,同志,代孕

▲ 我們三個可愛的女兒, 從左到右分別是Phoebe,Hanalei 和Chelsie

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也有想不完的煩惱。哪怕去坐迪斯尼游輪度假,都找不到以前一個人單身,有個穩定的工作,只要在email裡面設置一個“Out of Office”就不用管工作的瀟灑。

這不完美的生活。正是這不完美的生活,卻在讓我在之前空虛的土地上,種出了一塊屬於自己的森林。那高大的樹木,就像Pacific Northwest (太平洋西北角)的筆直參天的 Fir 樹。

就像盧梭說的一樣,在這片森林裡面,我希望把生活的真諦吸的一乾二淨。直到自己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隨著我最後一口氣,那巨大的Fir樹慢慢而沉重的倒在森林裡,會讓大地也搖動一下。

從過去,到現在

2018年12月份,我去聖地亞哥參加了一個“Best Year Ever”(過你最棒的一年)的活動。活動的keynote是Dr. Stephenson。40歲的一個光頭博士,卻和我三歲大的女兒Phoebe一樣的個頭。扭曲的胳膊和大腿,比Phoebe的還細。

Stephenson博士出生的時候由於先天疾病,醫生斷定活不過48小時。40年後的他,卻在世界各地鼓舞著大家去過最好的自己。“不要為我感到悲傷。我選擇了這個身體。它讓我們能站到你們面前,告訴你可以活得更好。”

他停頓了一下,然後開始搖擺那畸形的身體 “並且,你們跳舞的姿勢肯定沒有我的更吸引女生!”台下的人都站起來給他鼓掌。

Dr. Stephenson 照片

▲ Dr. Stephenson 照片

整整一天,他說的“我選擇了這個身體”一直在我腦海裡面徘徊。有些知道我故事的朋友,總是說“你多幸運啊!能過自己想要的生活!有一個支持你的父母!”潛台詞,永遠是“我肯定不行。我父母肯定不同意。”

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在那些開心的照片之後,是有多少的淚水和掙扎,和那些我埋得很深,完全不想去觸碰的記憶。

初中時候被同桌性騷擾,大學時候的憂鬱症,接觸同性戀文化,在一個好像大家只要炮友的世界中找尋自己的真愛,跟父母的冷戰,代孕過程的驚心動魄,以及痛心疾首。每每看到社交網站,上面聚焦“別人家孩子”的那些光鮮亮麗,卻讓人忘記了每個人都有一段難走,有時候一個呼吸的間隙,就讓人想放棄的路。

從“過你最棒的一年”活動回來,我下定決心要寫下自己的痛苦與困惑。從在中國長大的,一個連什麼是性取向都不知道的那個小毛孩,到現在兩個爸爸三個女兒的故事。

希望我們的故事能幫助到那些還在為自己的性取向掙扎的朋友,又或那些不知道怎麼接受孩子是同性戀的父母,又或那些想放棄找尋自己另外一半,又或那些在通過代孕的過程當中經受煎熬的準父母們。

並且,希望,我們的故事能幫助那些不僅僅是為自己性取向掙扎的朋友們。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我們都在給自己設置障礙。告訴自己這個不行,那個得不到別人的認可。讓那些障礙像一個被抽真空的所料袋,讓自己窒息。

希望你找到一把大刀,去砍掉,自己或者家人,朋友,或者社會給你設置的無形的限制,去解放自己,去找到屬於自己的森林,去為了家人,愛,和夢想去活著。

曾今,一個年輕人問同性戀維權者Harvey Milk,他能為同性戀維權做什麼。Harvey說“走出去,講你的故事!” 在這現實的世界,總有人,會要奪走那脆弱的人性中的善良;但是,總有一些故事會彌補那缺失的善良。

如果我們大聲地活著,講著自己的故事,我們可以打敗那些仇恨,讓每個人的生活更加的豐富多彩。

“Two Dads and Three Girls”《兩個爸爸和三個女兒》是我的自傳,將在2019年5月底在美國出版。如果你感興趣,你可以在我們的網站http://www.2dads3girls.com/zh下載《兩個爸爸和三個女兒》的第一章英文版。

在接下來的日子,我們也會一篇篇翻譯8萬多文字的故事,在這個微信當中,讓大家能免費的讀到中文版本。關注我們,加入到我們的尋找愛和勇氣的旅程,去找尋那個最好的自己。

兩個爸爸和三個女兒

▲ Two Dads and Three Girls: Searching for Sexual Identity, Falling in Love, and Building a Family through Surrogacy

“Two Dads and Three Girls” 是在2019年5月出版的一本自傳。它是美國亞馬遜六個名錄下的最佳暢銷書。講述了Nick從中國到美國,從Confused Straight Kids 到Proudly To Be Gay,從單身一人,到和Bryan兩人的生活,到現加上三個女兒的家庭的故事。

“很多朋友看到我們的照片,聽到我們的故事,總是說那是你們的生活,我們沒那麼幸運,我們父母不會同意,我們不可能會有孩子。但是他們不知道,我們這條路中的每一個決定,每一拐角,都有很多別人不知道的艱辛。希望這一本非常“透明”和“露骨”的書,能讓大家鼓起勇氣,去過真正的自己,也希望能拋磚引玉,讓更多的人來講他們的故事。”

推薦閱讀
同性愛,不一樣又怎樣
阿妹經紀人陳鎮川與伴侶喜獲麟兒!同志伴侶想要孩子為何困難?研究表明同志家庭其實更溫暖!

亞馬遜暢銷書《兩個爸爸和三個女兒》】授權轉載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呵護寶寶腸胃道

關於作者

專欄作家

想投稿想分享,媽媽經專欄作家換你當!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