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墉:處罰孩子不是因為絕望,而是「期許」!下一步是讓孩子汲取教訓重新來過

劉墉:處罰孩子不是因為絕望,而是「期許」!下一步是讓孩子汲取教訓重新來過

體罰,不打不成器,情緒控制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作者\劉墉

今天要談一個非常嚴肅的話題,也就是「體罰」。體罰是打孩子,它不只嚴肅,而且充滿矛盾。

「打在兒身,痛在娘心。」哪個正常的父母會愛打孩子呢?打自己生的、打自己從小摟著抱著帶大的寶寶,哪個爸爸媽媽能不心疼?問題是,為什麼俗話又說「不打不成器」、「棒下出孝子」?

打是不是真那麼管用?為什麼非打不可?這是我們先要思考的。

飛魚拔罐真管用

二○一六年,外號叫「飛魚」的美國泳將菲爾普斯(Michael Phelps),拿到破紀錄的第二十三面奧運金牌。當他到達終點,上半身露出水面,攝影機做大特寫的時候,大家除了佩服他、注意他特別長的手臂,還注意到一件事,就是飛魚身上好多紫色的圓圈。後來才知道那些是菲爾普斯「拔罐」的痕跡,據說就這麼一下子,美國針灸拔罐的醫生多了好多白人顧客。

過去像菲爾普斯這樣拔罐的痕跡,不知讓多少在美國的華人家長遭到誤解。

為什麼?因為美國嚴禁體罰,好多華人孩子被老師發現拔罐和刮痧,青一塊、紫一塊的印子,立刻報警說家長虐待小孩,事情鬧大了!

媽媽打人,孩子報警

我有個朋友女兒上小學,老師特別告訴每個孩子,家裡人絕對不能打他,如果有,馬上報警。非但叮囑孩子,還給了電話號碼,叫小孩記下來。有一天,這朋友的太太跟女兒不高興,拿起掛衣服的鐵絲架子,說要處罰女兒。那才小學五年級的女孩居然一翻白眼,說:「妳如果打我,我就報警。」

媽媽原本只是作勢,這下子更火了,真給女兒一下子,抽在屁股上。小丫頭立刻哭著去打電話,沒幾分鐘兩個員警就到了,把母女二人分在不同房間問話,把我朋友的太太和她女兒都嚇到了!

所幸這是第一次打孩子,事情不嚴重,沒有把孩子帶走保護。我後來問那媽媽後不後悔。你猜她怎麼答?她居然說不後悔,打得成功極了!因為她以前沒打過孩子,以後再也不會打孩子,孩子變得乖多了。我說:「因為打那一下夠疼的,打怕了?」那媽媽又一笑說:「因為我們兩個人都被員警的大陣仗嚇到了,這一嚇,真管用!對我和孩子都等於打了一下,所以後來我一冒火,立刻想到那天員警進門的畫面,跟著就把火氣控制下來了。」

乍聽,這好像是個笑話,但是裡面有值得深思的地方。員警為什麼那麼快,好像抓強盜似地趕到?

因為怕孩子受到重傷害,很多孩子都因為大人情緒失控,被體罰受重傷,甚至死亡。所以今天談體罰,先要想,你是在怎樣的情緒下體罰孩子?你是沒頭沒腦,不知輕重地狠狠打孩子洩你的心頭之氣,還是理性地處罰?

是執法還是出氣?

舉個例子,我最近看了兩部電影,一個是蔣雯麗導演的《我們天上見》,一個是韓國片《我的野蠻女友》,前面那部片子裡的老爺爺,當孫女犯錯的時候,會叫孫女去拿戒尺,而且用雙手呈給爺爺,準備挨打。後一部電影裡,男主角的媽媽沒有戒尺,是手邊有什麼,就用什麼打,她正在吸塵,看到兒子回來,就用吸塵器的長柄打,她手上正擀麵,就揮起擀麵杖追打。

體罰,不打不成器,情緒控制

各位想想,同樣是打孩子,這兩個有什麼不同?

不同的地方大了!前面老爺爺拿的是「家法」,因為孫女違背家法,所以挨打。老爺爺是在理性的情況下「執法」。

至於後者,就情緒化了,不問工具、不知輕重,搞不好還不管身體的什麼地方,抓住就狠狠地打。那不像是執法,倒像是「出氣」。

挨揍也要心裡服氣

進一步想,前面那孫女把戒尺拿給爺爺的時候,小丫頭很清楚為什麼要挨打,說不定連打幾下都心裡有數了。後面那個大男孩,雖然也知道為什麼媽媽冒火,但是他不會知道挨幾下揍,因為他不知道媽媽那天的情緒如何。心情好,打輕一點、意思意思;心情差,狠狠打,連掃帚都能打斷。

現在請問你,如果體罰可以被允許,應該允許前面的爺爺,還是後面的媽嗎?如果員警要衝來救小孩,他們是怕前面那樣的爺爺執法過當?還是怕後面那媽媽的一時失控?

知道了這一點,如同我前面幾次講過的,罵孩子之前先控制自己的情緒,當你要打孩子之前也要問問自己,當時的精神狀態如何。

請不要覺得我危言聳聽,要知道多少更年期的媽媽碰上青春期的女兒,多少在辦公室受氣的爸爸碰上跟自己對著幹的兒子,他們的體罰與其說是懲罰,不如說是拿懲罰孩子來發洩自己的情緒。

「懲罰」是事先約法三章,有規矩可循的處罰。如果你事先已經跟孩子說明白,不准這樣那樣,孩子也同意,到時候孩子還違反約定,你處罰,甚至體罰,是有因有果,處於「法」;執法的人有限度,孩子也比較會服氣。(新加坡的鞭刑就屬於這一類。)

「出氣」就不同了!那真得看你當時的情緒,如果你心情不好,下手不知輕重,非但你出氣之後可能悔恨,你孩子也容易心裡不平。

推薦閱讀:請適時「管教」孩子,愛與溺愛是不一樣的!

爸爸媽媽都是大炸彈

我們常說「嚴父慈母」,爸爸多半比較嚴厲,媽媽多半比較慈祥。但是據我在學生之間做民調,孩子往往更怕媽媽。為什麼?因為爸爸的脾氣比較摸得透,媽媽的摸不透。舉個我自己的例子,有一天我跟兒子接受訪問,主持人要劉軒形容一下當他犯錯的時候,爸爸媽媽的反應會怎樣。

劉軒沒有直著回答,他聳聳肩說:「我爸和我媽都是大炸彈。」

訪問結束,我偷偷問兒子:「老爸這個炸彈比較可怕,還是老媽那個?」劉軒想都沒想就說:「當然是老媽!」我問為什麼?劉軒說:「老爸的炸彈引線很短,老媽的引線很長。老媽的引線是慢慢燃燒,她一點一點累積怨氣,可能哪一天才為一點小事,就爆了。至於老爸的炸彈,引線只一點點,有時候惹老爸不高興,說錯一句話,都可以在心裡算著:一!二!三!爆!就爆了!」

我在前面舉了這麼多例子,是要說同樣的處罰,爸爸跟媽媽可能不一樣。爸爸跟孩子的關係比較像朋友,是互相的、是信用的,對就是對、錯就是錯,成績不好就要冒火,說好的沒兌現就要問罪,那是執法,常失之於死板。

媽媽不一樣,因為孩子是從她肚子生出來,起初她可能捨不得罵、捨不得打,孩子上學之後跟人比,又會恨鐵不成鋼。加上媽媽常有個潛在的心理,就是孩子由她管,她得對丈夫交代,造成媽媽莫名地焦慮,如果累積在心裡,比較容易情緒化。

體罰,不打不成器,情緒控制

男女雙打先要默契

既然爸爸跟媽媽的情緒不一定同步,就應該利用這一點彼此約束。也可以說一個扮黑臉、一個扮白臉。當其中一位反應過當、處分過重的時候,另一位應該出來緩解,避免失控。

只是這緩解大有學問,如果常常都是同一個人打罵,另一個人出來緩頰,孩子會有恃無恐,甚至利用大人間的矛盾,在當中鑽漏洞。

還有個狀況,是當一個人處罰孩子的時候,如果另一人硬是插手進來,很可能非但不能讓前者息怒,還勾起更大的火氣,搞不好把責任推給另一半,造成更大的衝突。

推薦閱讀:通過「零體罰法案」掀引戰!你是鐵的紀律還是愛的教育?

除非因為孩子犯了嚴重的錯誤,父母二人如果一起處罰孩子,完全不留餘地,不能轉圜,也不妥當。《孫子兵法》說「圍師必闕」,意思是把敵人圍起來,但是留個缺口,讓敵人從那裡逃,免得做困獸之鬥。同樣道理,爸爸媽媽處罰孩子,就算同一口徑,也應該給孩子留些餘地、留點希望,不能讓孩子無路可退。就算重重地打罵了,也應該接著把火氣放下來,跟孩子冷靜地談下一步路該怎麼走、錯要怎麼改。

處罰不是因為絕望,而是因為期許!
處罰的下一步,是讓孩子汲取教訓、改過向善、重新來過。

>劉墉談親子教育的40堂課:斜槓教養,啟動孩子的多元力,直面網路世代的實戰與智慧

台灣商務 】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劉墉談親子教育的40堂課:斜槓教養,啟動孩子的多元力,直面網路世代的實戰與智慧

執行編輯:Hovis
核稿編輯:Reese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宅在家也能吃到漁港直送頂級大尾海鮮

關於作者

專欄作家

想投稿想分享,媽媽經專欄作家換你當!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