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作家投稿 » 生活放輕鬆 » 嘉年華

嘉年華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兒子已在公立小學裡的幼稚園班就讀一個學期了. 下午是兒子在學校裡的第一個嘉年華會 (Carnival). 以前, 看到親友帶著他們的孩子去參加學校的嘉年華會, 回來時, 每個孩子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雙手捧著各式各樣即使是大人看了都愛不釋手的小玩意兒. 我一直很好奇, 嘉年華會是一個甚麼樣的神奇活動可以吸引大人和小孩一起參加.

 

接兒子放學的時候, 看到學校已把不少活動道具拿出來, 走廊四處也都是嘉年華會的告示. 似乎十分熱鬧. 兒子拉著我的手, “媽媽, 我想去公園玩.”.

 

我說, “我們等會兒要回來參加你們學校的嘉年華會, 不去公園了. “.

兒子奇怪的望著我, “甚麼嘉年華會? 老師沒說啊!”.

 

我心裡也覺得奇怪, 這麼大的活動, 老師怎麼沒有提. 回家後, 稍作休息, 又帶著兒子回到他學校. 我們到的早, 門口已有些人在排隊買票, 我心想我們只是看看, 湊熱鬧, 不需要買票. 於是, 我就帶著兒子直接進去, 偌大的體育室已散布了各種不同的遊戲攤販. 兒子看得興奮的不得了. 我們走到外頭, 見到兒子最喜歡的空氣彈跳城堡, 我知道我非買票不可了. 趕緊拉著兒子回頭去門口排隊買票.

 

$5 可買一張遊戲卡 (可玩十個遊戲),  $1 可買一張票. 這是一個奇怪的價目表. 我心想誰要買遊戲卡? 遊戲卡又不能換吃的東西. 於是, 我花了$5 買了五張票, 如此一來, 我們既可以玩遊戲, 又可以買吃的東西.

 

抓著兒子直衝空氣彈跳城堡, 用了兩張票, 讓兒子在城堡裡盡情地跳躍. 兒子從城堡裡出來後, 我心想讓兒子再玩一, 二個遊戲就回家吧!

 

看到一個有超級瑪莉畫像的遊戲攤販, 我問遊戲主持: “ 這遊戲要幾張票?”. 主持給我看他手上的遊戲卡, “你要有這個, 才可以玩. “. 原來所有的遊戲都要用到遊戲卡, 我只好再回頭去門口排隊. 心理終於明白為什麼老師沒有提. 因為這個嘉年華會, 最低花費是 $10, 否則根本玩不到任何遊戲. 老師不提, 大概不想讓家長覺得好像是強迫推銷. 然而, 我轉念一想, 學校此舉也是替學校募款, 將來也都用到孩子身上, 其實$10 是滿值得的.

 

買了遊戲卡, 和兒子去不同的遊戲攤販玩, 發現學校將這個嘉年華會設計的不但不同於一般商場裡免費的遊戲攤販, 且處處可見教育者的用心. 整個嘉年華完全是由小朋友們主導, 藉此培養小朋友們的獨立自主和領導才能. 每一個遊戲攤販由一, 兩個比兒子大一點的小朋友主持. 大人們只在附近看著, 確保場面的秩序和安全而已. 遊戲的設計對小朋友的體能和智力都有一定的挑戰性. 我望著這些小朋友沉穩的主持遊戲, 不禁好奇. 他們怎麼可能勝任這些大人的工作? 體育室裡的小朋友們忙進忙出, 突然間我感覺自己好像來到了小矮人國.

 

釣魚遊戲攤:     我們走向第一個遊戲攤販, 釣魚缸. 見到小朋友一個個排隊, 拿魚桿放入一個畫滿小魚的藍色的魚缸中. 不一會兒, 小朋友拉出魚桿, 魚線末端的夾子就夾了個魚軟糖. 原本以為夾子必定是吸鐵之類的東西. 可是細想, 又覺得不對. 夾子要如何自己打開, 然後夾上一個魚軟糖? 我百思不解. 一直到走近, 才看出端倪.

 

只見兒子將魚桿上的魚線慢慢垂入, 魚缸中忽然有一個小手伸出來將魚線拉入魚缸中, 兒子在外面拉魚桿, 魚線被魚缸中的小朋友拉得更深. 掙扎一會兒, 兒子猛的拉出魚線, 魚線末端夾著一個魚軟糖.

 

原來這個遊戲的妙處是靠魚缸中的小朋友在穿針引線的替外面拿魚桿的小朋友夾魚軟糖. 看到這樣別出心裁的設計, 我不禁莞爾.

 

駕車遊戲攤:     我們轉向下一個遊戲, 駕車遊戲. 遠遠望見小朋友拿著滿是玩具小車的木板左搖右晃, 好像是抓著駕駛盤駕駛似的. 心想這大概讓小朋友模擬一下駕車的感覺. 應該是個很容易的遊戲.

 

走近一看, 才發現一點都不容易. 滿是玩具小車的木板上有一個小球. 小朋友必須力道準確地將木板左傾右傾, 才能夠讓小球穿梭在木板上的玩具小車之中, 最後, 讓小球順利的滾入木板末端的小洞裏. 前面好幾個小朋友一試再試, 沒有幾個能順利將小球送入洞中. 這是一個訓練小朋友的專注力及如何善用自己的雙眼和雙手來達到左右平衡的遊戲.

 

我偷偷看了兒子一眼, 心想這小子平日粗枝大葉, 再加上常常遇到一點小挫折, 就大哭. 這個遊戲恐怕他是玩不了. 正在想之際, 已經輪到兒子了. 沒辦法, 只好讓他上場玩. 神奇的事發生了. 只見兒子心無旁鶩地操縱著木板, 居然嘗試第一次就成功的將小球送入洞中, 之後, 又連試兩次. 第二次, 依然成功. 最後一次, 失敗. 我驚奇的望著兒子, 甚麼時候開始, 兒子已經能沉穩的玩這麼細膩複雜的遊戲了! 我想也許是時候該替家裡增添一些有難度的玩具.

 

兩個比兒子大一點的小朋友 (遊戲主持)站在一旁, 給予鼓勵性的鼓掌, “做的好!”. 然後滿臉微笑的為兒子的遊戲卡蓋上過關的印章.

 

大野狼遊戲攤:     最後一個遊戲是大野狼的惡作劇. 我們在室內找了半天都找不到這個遊戲. 最後, 才發現這是一個室外活動. 走到室外一看, 我呆了. 我十分確定, 這個遊戲兒子是玩不了.

 

這個遊戲區的地上有兩根木板. 木板上有三雙鞋套. 可以由三個小朋友踩在木板上, 同時向前邁步. 抵達終點時, 向大野狼丟沙包. 這是訓練小朋友的團隊精神.

 

我的天啊! 光是望著厚厚的木板, 我就擔心兒子的小腳根本就提不起, 再加上這小子平日獨行俠慣了. 他能夠和其他小朋友同步前行到達那遙遠的終點嗎?

 

眼看著前面的家長將他的兩個孩子安置在木板上. 大的孩子在前端, 小的在後端. 那位家長回頭望著我笑, “中間還有個缺, 你的孩子要在中間嗎?” 兒子一臉躍躍欲試的樣子. 我只好讓兒子站在中間. 看著六歲的兒子站在兩個大孩子中間, 顯得個頭兒小了大半. 我心想由兩個大孩子帶, 或許他們真能抵達終點. 前面的家長拍拍站在前端的孩子, “好, 你是領隊, 開拔!”. 三個小朋友慢慢地踏出第一步, 兒子個兒小, 在中間搖晃了一下, 一隻腳就滑出鞋套. 前後兩個大小孩, 注意到, 馬上就停下來. 等兒子穿好鞋套, 再出發. 就這樣, 停停走走, 兒子在中間有好幾次跟不上, 可是前後兩個大小朋友都耐心地停下來等他. 最後, 三個小朋友竟然抵達終點. 這又讓我再一次驚訝兒子的毅力及團隊精神. 這是我在家裡都看不到的一面. 一直以來, 我總認為兒子還停留在學齡前的 “parallel play” 的階段: 沉浸在自己的遊戲裡, 還不會和其他的小朋友一起玩團體遊戲. 原來, 不知不覺, 兒子已經長大了. 開始喜歡玩團體遊戲了.

 

最後, 主持這個遊戲的小朋友手裡拿了五, 六張一模一樣的遊戲卡. 來到我的面前, 指著我的兒子, “這是您的孩子嗎?”. 我望著她手上的遊戲卡, 心想糟糕, 剛沒在遊戲卡上做記號. 現在不知哪張卡是我們的? 只見這小朋友有條不紊地拿出我們的卡還給我們. 我望著手上的卡, 這的確是我們的卡, 因為我們已玩了九個遊戲. 這是最後一個遊戲, 收集了這個遊戲的印章, 我們就可以去領獎了. 不過, 這小朋友是如何分辨出我們的卡? 我想這完全是由於這小朋友的細心和觀察力, 我不由得為之讚嘆.

 

其實我天天和兒子, 親戚的孩子們玩在一起. 一直以來, 我自認為自己是個孩子王, 很了解小朋友. 可是今天參加了兒子的嘉年華, 才知道, 我並不是很了解小朋友. 原來他們小小年紀, 已經有能力辦遊戲活動. 原來自己的兒子已經年長到可以玩細膩複雜的遊戲, 還可以和別的小朋友開心的互動. 原來身為大人的我們應該適時的放手, 讓他們有自我成長的空間.

 

我和兒子用最後的三張票買了一包爆米花, 和一條熱狗. 我們雙手捧著食物和一隻剛從成堆的獎品桌上挑中的大海龜走出嘉年華會. 學校外徐徐的微風中夾雜著我們手上爆米花和熱狗的香味, 我們倆帶著微醺的幸福感走向傍晚的夕陽. 兒子滿臉的笑意是因為他今晚玩得很盡興. 而我臉上滿足的笑容則是因為我發現自己的孩子原來還有這麼多我沒發現的潛能. 我突然想到, 前不久在兒子的學校看到小朋友們排演的聖誕話劇. 劇中, 一個人類不小心進入了聖誕老人的小矮人工作坊. 小矮人們背著這個誤闖進來的人類, 童言童語的議論著為什麼人類對小矮人世界一無所知. 想到這裡, 我不覺失聲笑起來. 方才, 我在體育室裡見到小朋友出人意表的表現, 時不時露出的一臉驚訝, 看在那些小朋友眼裡, 是不是也覺得我對小朋友世界一無所知呢?

 

本文為「駐站作家」自行上稿文章。
若您認為該文章涉及任何不當言論,請按此檢舉
檢舉關閉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關於作者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