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健康百寶箱 » 全家都健康 » 新冠肺炎治癒患者自述:21天生死掙扎,從頭皮到腳趾甲都疼

新冠肺炎治癒患者自述:21天生死掙扎,從頭皮到腳趾甲都疼

傳染疾病,武漢肺炎,新冠肺炎
來源:中新社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我是一名在岐山縣執教27年的小學教師,年近50,一直在一線與孩子們相處,充滿童心。1月13日忙完考試閱卷、學生放假等一切事宜後,終於回到家中,一邊休息放鬆,一邊可以盡情玩玩我喜愛的乒乓球運動了。

然而我不知道武漢新冠病毒正悄無聲息地向我襲來。儘管我是敏感體質,幾乎不用化妝品,對一切異味異物極其敏感,排異極其強烈,但還是沒有嗅到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入侵。

傳染疾病,武漢肺炎,新冠肺炎,隔離病房

1月16日傍晚,我與從武漢打工回來的大弟在漢中伯父家見面。為慶祝伯父九十大壽,我們老家兄弟姐妹近30人來此聚會。那時全國還沒有嚴防疫情的報告和呼聲。晚上我們在一起吃了串串火鍋,我與大弟隔著一人而坐用餐。第二天慶祝結束,我們各自回賓館休息。18日一早,大弟他們自駕車匆匆趕回,我和姐姐也乘坐9點半左右的高鐵急急回家。

回到岐山家中,已很疲憊。媽媽給我們做了稀飯,我懶在沙發上一動未動。老公下班從鳳翔趕回來接我,我們一同吃飯,我喝了幾口,實在不想吃,姐姐接過去倒在了她的碗中。

飯後,老公開車把姐姐送回老家,已是晚上8點左右,我們順便回老家看望了公婆,我覺得很冷,沒摘口罩與公婆說好過兩天回來接他們去鳳翔過年,年夜飯都訂好了。之後我和老公匆匆駕車回到鳳翔,撐著疲憊洗了個熱水澡,可我沒有覺得輕鬆舒服,反而渾身無力,前胸後背隱隱作痛。老公說我太累了,趕緊休息吧!我昏昏睡去。

一覺醒來,老公要去上班了,而我感覺渾身無力,不想說話。我想可能是昨晚洗澡感冒了,老公給我沖了銀翹解毒顆粒沖劑就匆匆去上班了。我喝了沖劑繼續昏睡。其實我已經從昨晚就開始發燒了,只是還以為自己累的感冒了。我想,我平時那樣愛打乒乓球,身體底子還是不錯的,休息休息也許就過去了,所以我一整天臥床昏睡。

推薦閱讀:3%至15%,武漢肺炎的真實死亡率為何?

晚上老公下班回來給我買了蓮花清瘟膠囊,並做了麵糊,我吃了小半碗。他給我測了體溫,38度6,我知道我發燒了,但我渾身疼痛無力的感覺告訴我:這不是一般的感冒!老公叫我多喝水,出出汗也許會好,可是我開始噁心想吐,一滴水都喝不下去,渾身一點力都沒有,而且疼痛不已,不知病在哪裡,只覺得渾身不舒服,從頭皮到腳趾甲都疼,都難受,可好像又能受得住。19號一天就這樣熬過去了。

20號,兒子要從北京回來了,按計劃老公下午要去接的,可是看我不吃不喝,又不打算給兒子做飯的樣子,他通知兒子自己打車回家,然後開車送我到了鳳翔縣醫院,門診掛號,測血驗尿之後,醫生說我尿裡面有潛血,可能是尿路感染加一般感冒,打兩天針就沒事了。

可我沒有感覺到尿路有問題,可能長時間坐高鐵未喝水的緣故吧!我戴著口罩,虛弱地反覆說我一般感冒不會這樣渾身無力疼痛難受,而且噁心想吐,不吃不喝。也許當時疫情還沒有爆發,醫生和我們都沒想那麼多。我只好去注射室打點滴。

21日兒子陪我繼續打點滴,但高燒不退,症狀沒減,而且在打點滴的過程中噁心嘔吐了。22日仍然繼續打點滴,繼續嘔吐。23日,眼見年近,我想著手準備過年,可是一覺醒來,又發燒了,而且連續咳嗽,渾身更加無力,很是難受,這時我從手機上看到武漢封城了。我開始懷疑自己的病了。

2003年非典時期,我作為60多名孩子的班主任,身先士卒,帶領我的學生和家長積極預防,嚴密防控,每天兩次親手給孩子們測量體溫,堅持5個月左右,最終安全度過。這些情景歷歷在目,我一下子警覺起來。電話詢問大弟,他說他在岐山縣醫院隔離,做了核酸檢測,排除了病毒感染。我放下心來,可是這時老公也發燒了,為了能接公婆過年,他說他去社區診所看看。結果診所醫生給他打了兩瓶針,他輕輕鬆鬆回來了,燒也退了。我覺得很神奇,於是跟著他也去打針。

診所醫生說我比老公嚴重,特意加了抗病毒的藥。我給醫生說了我所有的疑惑,包括我弟的檢測,醫生笑著安慰我,不可能有這個病毒,我只是得了甲型流感,打兩天針就沒事了。我說甲流也傳染,讓他們都把口罩戴上,但他說他身體健康,沒事。幸好那天診所並沒來其他病人,但我始終戴著口罩,並叮嚀老公也不要摘下口罩。也許是保護孩子,保護別人的職業習慣吧!我想即就是普通感冒也要注意不影響到別人,畢竟要過年了。

25日,大年初一一大早,我給兒子交代好,就和老公急匆匆步行到鳳翔縣醫院,我們看到醫院已設了發燒門診,候診期間,我看到單位群裡提示師生如實匯報自己與疫區人員有無接觸史,懷著誠實負責的心態,我給單位值班主管匯報了我的所有情況。從早上起來,我們滴水未進,就想做個全面檢查。我給醫生詳細說了我的情況,特別提到從武漢回來的大弟,還有我去漢中來回坐的高鐵。

她們好像知道我弟檢測排除的事,我就再三強調我在高鐵上和陌生人搭過話,其實人家只說了一句,我只嗯了一聲。但我懷疑呀,我不知道那個人是不是與武漢有關,我的確與他近距離接觸了,而且我現在的狀況像極了新聞中所說的疫情,所以我反復強調我坐高鐵一事。

11點多我們做了CT檢查,醫生一下子慌了,我知道我的懷疑證實了,此時,我反而冷靜下了,我相信只要對症治療,我一定會好起來的。兩個醫護人員安排我們坐在隔壁觀察室等候安排。我聽到她們不停地打電話,有醫院領導,科室主任,縣疾病控制中心……總之她們比我們還急。我提議說,送我們去寶雞吧!她們說有程序,不能直接送。

晚上8點左右,她們給我倆端來兩碗麵條,並送來一個電暖氣,整整一天,我滴水未進,又飢又冷,還發著高燒,老公好像比我好些,他很快吃了麵條,還要了一桶稀飯喝了,我也吃完了一碗麵,後來終於安排我們住進了隔離病房。事後我知道由於我和老公的病情,鳳翔縣大年初一啟動應急預案,縣醫院,縣疾病控制中心,防保科,聯保社等都在第一時間投入工作,社區消毒,相關人員隔離,疫情防控全面展開。

第二天(26日)凌晨四點,我開始拉肚子。到中午的時候,我已經開始便血,先是鮮血,後來成了血串,血塊。我害怕極了,下午市醫院來醫生詢問了我的情況,並做了病毒培養,做了腸道檢查,調整了液體繼續打針。晚上沒再便血,但高燒39度多,護士給我打了退燒針,液體還在輸著,但是滴得很慢,好像我的身體拒絕接收。

陪護的護士特別好,她燒了一壺熱水,因為沒有盆子,她拿來一個紙箱,把醫用塑料袋套在紙箱裡,倒了熱水,拿來她的新毛巾,給我擦拭身體。我迷迷糊糊聽她說,別怕,我們一起戰勝病毒!那天晚上,我不知道幾點輸完液她走的,等我醒來已是早上,看著外面飄雪,我覺得自己活過來了。

27日,我焦急的等待檢測結果,可遲遲沒有消息。午飯後大弟打來電話,說他第三次核酸檢測仍然陰性,排除新冠肺炎。我急急詢問護士我的檢測結果,護士閃爍其詞,說沒有出來。我再一次確信我肯定被感染了。

傍晚時候,我再次高燒39度多,新換的護士給我打了針,端來一盆熱水,給我擦拭身體降溫。我一身身的出汗,看著她被霧氣朦朧的雙眼,我很感動,就為著她的辛苦,我也要挺過去。我墊高枕頭,大口吸氧,慢慢體溫降了下來。28日早上,我喝了半桶稀飯,還吃了一個雞蛋。

29日,我大弟第四次檢測終於被確診了,也來到了市中心醫院隔離治療。這在我的意料之中,他是隱性病毒攜帶者,病毒在他身上太狡猾了。病情剛剛穩定下來的我打開手機看到了各個群組裡傳著一張沒有蓋章的文件照片;我們一家三口和我大弟的個人信息全部洩露。

各種評論五花八門;特別是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惡毒指責,謾罵一片,說我帶著病毒禍害岐山人民,禍害鳳翔人民,禍害寶雞人,甚至發出了我們的照片,誤傳我們以前參加的一些體育活動照片是不顧疫情集體聚餐……我和老公一下子崩潰了,委屈的淚水奪眶而出,心理防線幾乎斷送,我11天的努力掙扎前功盡棄,病魔一下子猖狂起來,我呼吸短促,渾身無力,咳嗽不斷又開始噁心嘔吐,不再進食,抵抗力急劇下降……老公抑鬱焦躁,坐立不安。

這次它侵入了我思想,我噩夢不斷,閉上眼睛,一個巨大的東西向我砸來;或者一個無形的怪物擠在我的床上,我無處躲藏,要麼就是一雙大手從床下伸來,死死把我往下拽……我一次次哽咽著驚醒,淚水濕透了口罩和枕巾……細心的醫生護士發現了我們的異常,很快給我掛上了氧氣瓶,開始吸氧。他們不顧病毒感染的危險,輪番進到我們的病房,給我們寬心打氣喊加油。

從一開始就接診我的張華醫生安慰我和老公,他說:「不要擔心,不要害怕,你們的病情基本趨於穩定,只要心態調整好,很快就能治癒的……」還有一位年輕清瘦的女護士,她發現我哭,那天中午站在我病床前講了半天鼓勵的話,她說我們的共同敵人是病毒,其他都是不重要,醫生護士都不怕,衝在前面阻擊病毒,你們更應該堅強起來,配合醫生作戰……。

看得出她穿著防護服,說話很吃力,面罩裡全是霧水,我寒痛的心被溫暖了,想想她們那麼辛苦,那麼勇敢,那樣堅持,那樣希望我們好起來……我再一次哽咽了,但我止住了淚水,滿懷感動和鼓舞,我提醒自己要堅強。

推薦閱讀:比武漢肺炎,流感累計75死!疾管署:仍在流行期,要多注意

30日,31日,2月1日,2日,我漸漸平復心情,不知是吸氧起了作用,還是我的心理再次強大起來,我忍著噁心想吐,開始進食,下床走動。3日沒有嘔吐。我第二次從死神手中掙脫出來!

2月4日,我與病毒抗爭的第18天,這天立春,我開始覺得飯香了,有了吃飯的慾望,特別是吃了一個我老師託人送來的柑橘,那簡直是我吃過的最甜的橘子!這天醫生給我抽血取樣做核酸檢測。5日平安度過。6日,醫生給我做了第二次檢測。

晚上查房時,醫生告訴我,我和我弟可以出院了!我們好興奮啊,我在第一時間把這個好消息發給了我的親朋好友,他們為我高興的哭泣,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了,他們興奮之餘不忘囑咐我注意靜養,要完全康復!

2月7日,我與病毒抗爭的第21天。今天是我,是寶雞人幸福的日子,我和我弟在鮮花和掌聲中走出了隔離病房,我們激動地感謝著醫院,感謝醫護人員,感謝所有的親朋好友……是啊,21天的掙扎抗爭,我勝利了,醫護人員勝利了,寶雞的疫情戰役取得了勝利的第一戰,這個好消息在緊張恐懼的防疫時刻,無疑給我們寶雞人吃了個定心丸,更加堅信,我們寶雞有這些專業勇敢,可敬可愛的白衣天使,一定會打贏這場疫情戰!

我寫我21天生死掙扎,與病毒抗爭的經歷,只想呼籲大家;病毒無情,而且肆虐,不出門,戴口罩,早發現,早報告,早隔離,早治療,不信謠,不傳謠,保護好自己和家人,就是保護我們的白衣天使,就是為祖國的抗疫戰助威出力。加油寶雞!加油武漢,加油中國。

網友評論

傳染疾病,武漢肺炎,新冠肺炎,隔離病房

原文出處【新冠肺炎治癒患者自述:21天生死掙扎,從頭皮到腳趾甲都疼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關於作者

媽媽經

媽媽們最關心的食、衣、住、行、育、樂的大小資訊,無論妳是哪個階段的媽媽、媳婦或婆婆,都能在這裡找到妳需要的精彩內容,歡迎媽媽們一同來聊「媽媽經」。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