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懷孕與教養 » 分齡談教養 » 日本兒科權威:早期教育老實說幾乎沒任何意義

日本兒科權威:早期教育老實說幾乎沒任何意義

親子教育,早期教育,生活體驗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作者\高橋孝雄 譯者\胡慧文

熱衷早期教育的父母,在孩子還包著尿布蹣跚學步,他們便已經迫不及待地為孩子排滿教育課程,星期一上幼兒教室、星期三上律動教室、星期六上幼兒泳訓班……筆者不免為他們感到惋惜,這時期何不在家多享受一些悠哉的親子時光,或是帶孩子到附近公園和其他小朋友快樂玩耍呢。

父母為孩子不惜下重本,投注大量時間和金錢給孩子接受早期教育,圖的是什麼呢?無非就是認定孩子的人生無法重來,所以不容許任何失敗,我稱為「就怕將來後悔症候群」。只是,這些父母或許不明白,早期教育老實說幾乎沒有任何意義。

各位如果還有印象的話,就會知道孩子的聰明才幹,乃至於個性,受遺傳力量的左右更甚於環境因素。

孩子的成長過程中,教育環境的重要性自不待言,但如果因此認為,比別人家孩子提前三個月、半年,甚至是更早期就給自己孩子接受高品質的教育,便可以保證自家孩子將來的發展,那真的是犯了根本上的錯誤。

一個人的強項會是數理科還是文史科,與生俱來的天分比後天的教育更具有決定性。而在運動能力、音樂藝術品味等方面,天生資質的影響又更大,特別是有心朝職業發展的話,對天分的要求更高。

筆者並不是要批判熱心教育的父母,大家都是出於對孩子的愛,不想要自己的孩子將來吃苦受罪,想要孩子安享富貴人生,才會寄望於早期教育。父母如果真的想為孩子做些什麼,儘管去做就是了。不過,孩子比別人早一步學會,並不表示他比較厲害或不厲害。

舉例來說,即便孩子一歲開始學游泳,父母的運動能力如果普普通通,那最好別期望孩子將來可以成為奧運選手,讀書也是一樣。從幼兒園就給孩子補數學,並不表示孩子將來可以成為數學家。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孩子剛進小學的那一陣子,或許解答數學題目的表現會比其他孩子來得強,僅此而已。

學注音也一樣。孩子讀幼兒園的時候就讓他背注音、學拚音,他在只顧著玩家家酒的同儕之間,或許會是個能看懂注音的佼佼者,不過領先的態勢最多也只能維持到小學第一學期或第二學期罷了。小小年紀跑英語補習班,學會寫ABC,懂得用英語數數兒,並不表示孩子很快就可以用英語和外國人交談。

與其把時間用來進行早期教育,不如讓孩子大量體驗與坐在教室課桌前完全不一樣的精彩生活。例如,在沙灘上抓螃蟹,或是爬小山看到不知名的花草時,回家一起翻找圖鑑來認識花草的名字。

這是個只要在觸控螢幕上動動手指,就可以「用視覺來體驗」全世界的科技時代,所以親臨實境的親身體驗更顯得彌足珍貴。親自用眼睛看、用耳朵聽、用身體觸碰、用舌頭舔拭、用鼻子聞嗅,累積種種打開五感的真實體驗,才是孩子成長中的寶貴資產。而教育的基本,便是促使孩子勇於感受生命體驗。

推薦閱讀:史丹佛教育長:過度的養育觀,養出了一批優秀成年而非成人

遺傳基因的劇本裡預留了空白,我們無法預知孩子的才華何時綻放

遺傳基因的故事始自卵子受精的剎那,直到生命臨終的那一刻才結束。

那麼,是否有年華虛度而始終不開花的遺傳基因,最後就這麼默默凋零?

事實上是沒有的,因為無論活到幾歲,遺傳基因的開關始終都保持在開啟的狀態。遺傳基因並不時興「看誰最快達陣」的比賽,我們只能默默守護、靜待花開,而對於基因遲來的展現,我姑且稱為「晚成的遺傳基因」。

有個小男孩,小學三年級還不會騎自行車,父母擔心孩子跟不上同儕,專程為他「特訓」,但只要一拆掉輔助輪,男孩立刻失去重心,翻車倒地。他咬緊牙關試了又試,偏偏怎樣也學不會。然而就在升上五年級的春假,他一時興起,再度挑戰騎自行車,沒想到三兩下就上手了。我認為,這男孩遲來的成就感,比起打從幼兒園就能騎著自行車到處溜達的孩子要大很多。

騎自行車也好,吊單槓也好,背九九乘法表也好,只要別的孩子都會,自己的孩子卻學不起來,父母就難免擔心。奉勸家長不要心急,孩子有一天自然會開竅,自然會找到自己的路,所謂「大器晚成」,成功得愈晚,感動的回報愈大。

聊聊我自己的經驗吧!年過五十歲以後,我才開始跑馬拉松。當時的我平日完全沒在運動,拗不過下屬力邀,只得勉為其難地「撩落去」。我買了教學指南,又不惜血本砸下重金,購買昂貴的跑鞋等裝備,有計畫地開始了跑步訓練。

萬萬沒想到的是,自己竟拿下我們這群「跑友」中的最佳成績。從此以後,我就迷上跑馬拉松而欲罷不能,然後在五十八歲時,寫下三小時七分鐘的個人成績,獲得莫大的成就感。

我小時候是個十足的運動白癡,誰能想到,長跑竟然是遺傳基因「許」我的特長,如果不是下屬死纏爛打地拉著我去跑馬拉松,我這輩子鐵定不會知道自己體內潛藏著「長跑基因」。年過半百後意外獲得這樣的成果,讓我重新認識遺傳基因的威力,恍然大悟之餘,也慶幸自己何其幸福,感謝有這個「晚成的遺傳基因」。

人生經常被比喻為馬拉松:有人起步特別順利;有人繞了遠路;還有人被迫在中途放慢腳步,也有的因為跌倒而延誤。還有全心爭排名的專業運動選手,也有只求刷新個人紀錄的業餘玩票,哪怕只比自己的舊紀錄快一秒鐘,就算達標;或者有的跑者樂在與夾道吶喊助陣的觀眾開心互動,他們踩著自己的步伐和節奏,只要在規定的截止時限內跑完全程,便感到心滿意足。在人生的跑道上,人們不也都是為了各自的意義與目標在努力嗎?

推薦閱讀:孩子贏在起跑點,卻跑不到終點

大家可知道馬拉松的紀錄,其實分為「淨時間」(Net Time)和「總時間」(Gross Time)兩種嗎?自起點線鳴槍計時開始,到抵達終點為止,稱為「總時間」,也是正式的官方紀錄時間。但是,也只有站在第一排的頂尖馬拉松選手,才能夠在裁判鳴槍的同時越過起點線,像東京馬拉松這樣,參加人數動輒四萬起跳的體壇盛會,從鳴槍開始到所有的參賽者都通過起點線,少說也要半個鐘頭。

起跑槍聲一響就一馬衝出起點線的選手,和三十分鐘後才得以通過起點線的跑者,出發時間已經前後相差三十分鐘,所以參賽者都有自己的「淨時間」,也就是自己從通過起點線的時刻開始計時,到抵達終點的全程時間。業餘跑者的個人紀錄,當然是以「淨時間」的成績比較符合實際。

對於邊跑邊玩、目標只在跑完全程的人而言,早一點衝出起點線,還是晚一點衝出起點線,其實都不影響「淨時間」的結果。「晚成的遺傳基因」就像是晚點才出發的馬拉松跑者,開關啟動的時間比較晚,也可視為「後發的遺傳基因」。附帶說明,筆者個人三小時七分鐘的紀錄,自然是非官方的個人紀錄。

遺傳基因編寫的劇本裡,必定會有提供主角自由發揮的留白、彈性空間與擺盪幅度。之所以能夠發揮青出於藍的才華、意想不到的特長,也是拜主角的努力,加上在基因劇本空白處的「即興發揮」(ad libitum)所賜。不要操之過急,自然會在不急不徐的步調中發現紅利機會。有的人十多歲就發現,我則是在年過半百以後才終於邂逅這個「驚喜」。

親子教育,早期教育,生活體驗

時報出版】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兒科權威傳授的最高教養法:放下焦慮,耐心陪伴,相信孩子的能力,就是最好的教養

執行編輯:Hovis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關於作者

專欄作家

想投稿想分享,媽媽經專欄作家換你當!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