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媽媽經主粉ia » 武漢悲歌…一個中產家庭12天消失!當我們被困在家裡時,他們卻永遠困在了2020年

武漢悲歌…一個中產家庭12天消失!當我們被困在家裡時,他們卻永遠困在了2020年

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兒童感染,無症狀感染,變異病毒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以下文章來源於中產先生 ,作者你們的中產先生

「時代的一粒灰,落到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

1月24日,農曆除夕夜。武漢盤龍城小區內,一個原本要去豪華酒店吃年夜飯的家庭,因為新冠疫情的原因,被困在家中。

這是一個典型的武漢中產家庭,家中的老父老母是武漢同濟醫院的教授,家中的頂樑柱兒子常凱是湖北電影製片“像音像”對外聯絡部主任,孫子因為在英國留學,不在家。

在一天前,1月23日武漢宣佈封城,據說在此之前有30萬人離開武漢。常凱一家沒有離開。除夕當天,豪華年夜飯雖然沒法去吃,但是除夕的團聚氛圍不能少。常凱親自掌勺,為雙親高堂和妻子做了一頓簡單卻溫馨的年夜飯,一家人其樂融融。誰都沒想到,這是這個家庭最後的歡樂時光。

1月25日,大年初一,常凱還接到大學同學的電話拜年,但隨後父親開始發燒咳嗽,呼吸困難。特殊時期,常凱顧不了太多,立馬把父親送去醫院,但是去了多家醫院都沒有床位,常凱多方求助,按理說常凱的家庭人脈,社會地位都不俗,體制內關係也有,何況父母還是同濟醫院教授,但是以當時武漢的情況,這些都起不了作用。

這當然不能全部怪常凱,武漢封城後,城內人心惶惶,醫療系統早就不堪重負,面對潮水般湧來的人,醫療系統已經接近癱瘓。無奈之下,常凱只能把父親接回家,姐姐這個時候也趕到,一起照顧父親。這在當時,是大多數家庭的普遍做法,封城早期,交通停運,醫院排隊,老人根本支撐不住,多數人選擇在家自救,也有輕症患者自癒的消息不斷傳來。

新冠肺炎,武漢,疫情

但是,因為老父親年紀太大,儘管常凱和母親、妻子以及姐姐盡心照料,依然回天乏術,2月2日社區醫生也上門診斷,但是因為病情進展太快,2月3日老爺子撒手人寰。但這只是噩夢的開始。

我們現在都知道醫療不足,回家自救最大的問題就是家庭聚集性傳染。但當時人們未必能有足夠的意識。果不其然,老父走後,常凱的母親在喪夫的打擊之下,免疫力跟不上,老母親也在家中去世了。也有消息說2月4日常凱母親被收治進武昌醫院,並於2月8日去世。

2月4日的時候,常凱已經感到身體不適了,2月9號單位同事打電話,常凱的妻子說:他呈現嗜睡狀態。5天時間,病前進展已經很快了。

2月9日19:05常凱被收治進黃陂區人民醫院,這是一家區內的小醫院,並不在公佈的專治醫院之內,最好的當然是轉到金銀潭醫院或者是2月8日運營的雷神山醫院。

但是,常凱沒有等到轉到金銀潭醫院,也沒有轉到隨後投入使用的火神山醫院,2月14日清晨,常凱在黃陂區人民醫院去世。這一天下午,和他一起照顧雙親的姐姐也因為感染新冠肺炎去世。

從2月3日到2月14日,短短12天,常凱和他的父親、母親及姐姐相繼離世,一個中產家庭就這樣消失了。而常凱身後的小家,他的妻子也感染新冠入院治療,還有一個遠在英國的兒子這個時候也無法到親人身邊。

常凱在生前留下一份遺書:除夕之夜,遵從政令,撤單豪華酒店年夜宴。自己勉為其難將就掌勺,雙親高堂及內人歡聚一堂,其樂融觸。

殊不知,噩夢降臨,大年初一,老爺子發燒咳嗽,呼吸困難,送至多家醫院就治,均告無床位接收,多方求助,也還是一床難求。失望之及,回家自救,床前盡孝,寥寥數日,回天乏術,老父含恨撒手人寰,多重打擊之下,慈母身心疲憊,免疫力盡失,亦遭烈性感染,隨老父而去。

床前服侍雙親數日,無情冠狀病毒也吞噬了愛妻和我的軀體。輾轉諸家醫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輕,床位難覓,直至病入膏肓,錯失醫治良機,奄奄氣息之中,廣告親朋好友及遠在英倫吾兒:我一生為子盡孝,為父盡責,為夫愛妻,為人盡誠!

永別了!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

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也是很多武漢家庭的縮影。“時代的一粒灰,落到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

我們看到,這樣一個中產家庭面對時代大山的時候尚且如此無力,那麼武漢普通家庭想必要更加艱難。如今,武漢、湖北、全國的疫情越來越有好轉的跡象,我們都在等待拐點,等待疫情結束的那一天。

等到那一天到來,我們不該忘記在疫情中消失的人和家庭:因為我們被困在家裡的時候,他們卻永遠困在了2020年。

推薦閱讀
挽救了婚姻!一場武漢肺炎的疫情,才察覺到枕邊人的可貴
驚傳隱匿武漢疫情!真實人數恐是官方數字的10倍,達百萬人以上,至今全球疫情到底有多嚴重?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讓寶寶肚子更舒服!母乳關鍵成分

關於作者

專欄作家

想投稿想分享,媽媽經專欄作家換你當!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