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懷孕與教養 » 分齡談教養 » 男孩愛冒險又衝動,彭菊仙:別用全面圍堵阻止孩子學習

男孩愛冒險又衝動,彭菊仙:別用全面圍堵阻止孩子學習

為什麼男孩總愛冒險犯難,就算吃過苦頭也樂此不疲?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作者\知名親子作家 彭菊仙

冒險衝動,可以用安全的方式來滿足

男孩喜歡冒險,除了是演化的基因所致,也因為他們多半會高估自己的能力,或是過度陷入英雄情結,而低估了環境的風險,特別想逞一時之快。

家有冒險小子,採取全面圍堵不是辦法,除了要有超強的心臟,還要適度相信小子們對身體的控制能耐,更要從小建立嚴明的規定,善用機會教育。

很多頭胎是女孩、第二胎是男孩的媽媽告訴我,帶孩子一直是周而復始的餵奶哄睡、牽牽小手、唱唱兒歌,規律而安穩,於是就繼續勇敢的製造第二胎,沒想到,兒子出生後才真正體會到何謂心力交瘁,尤其打從男孩學爬、學走開始,驚悚劇情就開始輪番上演,翻箱倒櫃,挖插座、拔插頭、玩剪刀、玩電扇…,愈是禁區,他們愈有興趣。媽媽們的視線絲毫不敢遠離,神經分秒都得緊繃,這才領教到帶孩子太傷神。

的確,生養三個男孩讓我確信,冒險的特質確實是深深烙印在男孩的基因裡,生來就是他們的印記。咱家三男孩的肢體發展模式如出一轍:才學會走路,不穩的腳步就開始一路衝,顯示他們內心「跑比走更過癮」的強烈慾念。

真的會跑了,上下樓梯就不再一階一階乖乖走,「三階併兩階的彈跳」才是基本步伐;一旦到遊樂場玩耍,溜滑梯上不多時就會看到千奇百怪的實驗姿勢「躺、俯、側、衝」,三小子總是大膽展現驚人特技,非得找出世界上最新奇刺激的溜滑梯玩法不可。

這些年來,我心知肚明,男孩們天生對開發自己的身體潛能躍躍欲試,挑戰極限的細胞如千軍萬馬,難以阻擋!我在一次又一次飽嚐驚嚇之後,確實已練就一顆比一般父母更強勁的心臟,對咱家三個男孩的諸多行徑,早已見怪不怪,尺度不由得愈放愈寬。

有一天,凱凱在中庭嬉戲,突然發覺從花圃的磚頭圍欄上跳下來非常刺激,於是就開始在社區裡大力搜尋各種高度的磚頭圍欄,他愈爬愈高,愈挑戰愈過癮,一位媽媽路過,還沒看到我,就急得上前去阻止,沒想到一轉身就瞥見我,對於我的神態自若大表不可思議!

我回道:「你擋不了他的啦,他每次跳,每次就會衡量自己的極限!而且真的要跳到摔痛了,他才會停手的!」果真,到了一個令我不可思議的高度時,凱凱一跳下去就哀哀叫,然後,終於服輸,自動收手!我判斷這等嘗試尚不具有嚴重的安全威脅,於是就任由凱凱自行接受苦果而學著自我收斂。

研究兩性差異的英國心理學家傑夫.特雷齊曾提出:「冒險傾向可以稱得上是男性與女性的區別性特徵。」他提出,在人類遠古的生活中,男人要負責打獵、覓食,往往需要勇敢無懼、主動出擊,長期演化的結果,「手腳快於大腦、敏捷動作先於審慎思考」的冒險本能,已深深烙印在男性的基因深處。

為什麼男孩總愛冒險犯難,就算吃過苦頭也樂此不疲?

除了源自演化的結果之外,男性天性中有一股假想自己是英雄的趨向,因此很容易在自我幻象中高估自己的能力,低估環境的風險,與女性趨向保守觀察、被動等待的天性大異其趣。

這使得男孩往往是自己莽撞行事的受害者。我們家三小子,自學步以來,大小災難頻仍,真的是防不勝防:牙齒撞斷,額頭撞成大腫包,玩玻璃用品玩到掛急診縫針,被生鏽鐵片劃破演變成蜂窩性組織炎…,然而這些意外只是讓血壓陡升的小插曲,三個蠻小子的膽大包天與衝動行事,曾把我嚇到心跳快停止。

有一年寒假,娘家姊妹們合辦了一次旅遊,一行二十多人下了火車,才剛走進渡假村,就看見老大翔翔頭殼鮮血直噴,我立刻被嚇得六神無主!在人生地不熟的台東,一陣兵荒馬亂,立即飛車護送翔翔至數十公里外的慈濟醫院急救。止血、縫針、照X光片,我緊緊抱著孩子,全身不自主地顫抖,眼淚不禁奪眶而出。才短短幾分鐘,翔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原來,走在我後頭的這小子一進渡假村,望見廣場上不遠處立著一座金光閃閃的戰車模型,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爬了上去。萬萬沒想到戰車的粗大砲管是可以活動的,翔翔才爬上去,鋼製的大砲管就往前旋轉,朝翔翔的後腦勺重重打下來,等我們發現時,翔翔已嚎啕大哭,被自己的噴血不止嚇得臉色發白,頓時全家人臉一陣青一陣白,所有的玩興都消失殆盡!

推薦閱讀:憤怒的男孩背後,隱藏著渴望被愛的心

真是皮呀!這個模型擺在那裡好幾年,從來沒人想過要爬上去,也不會有客人連check in的手續都還沒辦妥,就開始四處探險啊!我這做媽的萬萬沒想到,一個早就能走能爬能過馬路的八歲孩子,還需要我隨侍在側的緊迫盯人?

這場可怕的意外真正讓我感受到,男孩真是難以預測的不定時炸彈,總是想要劃破寧靜,在無風無浪之中衝撞出驚濤駭浪。環境本身並不可怕,然而一旦結合了男孩的冒險衝動,就變得危機重重。

由於男孩普遍容易高估自己的實力,我想我可以預知未來的母親生涯將始終無法輕鬆平靜,畢竟到了青春年少,男孩的理智也不會隨著日漸成熟的身軀而有大幅進步。

每當看到驚悚的山難、水難事件,我就在心裡警覺起來,將來該如何面對三小子不斷向我苦苦逼求,准予放行他們參加各類暗藏危機的活動?而無奈的放行之後,又該如何安撫自己揪結在一起的腦神經細胞?或許直到三小子長大成人,我還得繼續叨叨絮絮,要他們不要開快車,要他們不要喝酒上路,要他們不要熬夜放縱。

男孩們不但容易假想自己是英雄,男孩對勇於冒險的人物也會另眼相待,崇拜的重點不在於這些人物做的事情到底對或錯,而在於他們敢為人所不敢為!因此男孩們還有一個潛在的大危機,也就是當一堆男孩聚在一起時,稍稍一受到帶頭英雄的鼓動,很可能就集體做出更為驚悚大膽的蠢事情,如:打群架、集體飆車、貿然闖禁區等。

以上原因造成男孩遭受意外傷害的機率遠高於女孩,然而無論急診、外科手術、抑或造成終生遺憾等案例屢見不鮮,也不論統計數據有多嚇人,都很難遏止男孩大膽冒險。

家有冒險小子,採取全面圍堵的方法絕對是下下策,父母除了要有超強的心臟,還要適度相信他們對自己身體的控制能耐,更必須從小建立嚴明的規定,更要把握機會教育。

在安全合格的場地裡,讓男孩正確地冒險

全然禁止男孩嘗試有創意的冒險行為,顯然會造就一個無法滿足搞怪欲望、處處搧風點火、騷擾他人的皮蛋。最好的方法就是帶他們到真正安全的場地、在合格教練的監督與教導下,帶領他們正確地冒險。

愛在地上玩滑水,不如讓孩子去上溜冰課,戴好護具、向教練學習正確的動作與防衛方式;愛從高處往下跳,就帶孩子到有著各種安全體育器材的運動公園,讓他們盡情發洩、探索體能極限;喜歡到溪邊玩跳水,就讓孩子到合格的游泳池,在大人監督下安心嘗試。安全的場所、適當的器材、正確的技術訓練和妥善的防護,是從事危險活動時的必備條件。

建立嚴明的行為守則,而且不輕易妥協

對不知天高地厚的冒險小子而言,「危險」這兩個字是不存在的!當他們內心燃起尋求刺激的衝動時,興奮感必定會沖毀所有的理智。因此,建立「絕對的威嚴」與「不輕易妥協的規定」,是保障孩子安全的最重要法則。

為什麼男孩總愛冒險犯難,就算吃過苦頭也樂此不疲?

兩歲時禁止碰插頭、插座、熱水瓶;五歲時禁止單獨過馬路、一個人在公園遊玩;七歲時禁止使用菜刀、美工刀;九歲時禁止下課後和同學在街上閒逛;十二歲禁止和同學相約到溪河或海邊游泳;十五歲以上不能沒有理由隨意外宿,或是從事未成年者被禁止的活動……

這些要求雖然專制無情,但在孩子還不夠成熟,無法正確判斷環境安危的成長階段,為了保障他們脆弱的肉體、甚至心靈,以免造成不可彌補的遺憾,卻都是必要的規範手段。

對於違反規定的男孩,必須給予處罰,而且是他最在乎的有效處罰,才能真正收到杜絕的效果。處罰方式則要隨著孩子年紀增長,從強力的管制走向理性的教化。學步兒時期的孩子完全沒有危機意識,但可以藉由身體的疼痛記憶來連結,所以有教育學者提出,當兩歲的孩子隨意碰觸危險物品時,要給予猛然而即時的一拍,並厲聲喝斥,以產生嚇阻作用。隨著孩子愈加明白事理,則要改以事前解釋、說明、教化,但事後不放鬆的責罰方式來進行管教。男孩的心理成熟遠遠趕不上身體成長,明明身體已經強健有力,卻無法相對應的明辨事理以約束自我,所以當然更需要明確的外力和他律,來幫助他們避開麻煩。

比如,孩子看到濕濕滑滑的地板還是要忍不住滑它幾下,就請他務必回家先戴好護具、頭盔,否則一切免談;孩子放學之後隱瞞大人和同學四處遊蕩,就取消他下課後的自由時間;孩子老愛跑到窗口跳上跳下,就請他先坐在「隔離椅」上一陣子。

推薦閱讀:養男孩別窮緊張!媽媽當軍師,爸爸當榜樣

給予足量的監督陪伴,挪去環境的危險因子

孩子的意外多半都是大人不在場時造成的,如果你家兒子每天都忍不住要把創意巧思用在冒險遊戲上,我們就只好認命地付出更多時間陪伴與監督,這也是為什麼教養男孩特別辛勞的緣故。

為了減輕負擔,父母也可以先為孩子盡可能挪去危險因子,像是在尖銳的桌角、椅角處做好防護;堅硬的牆面與地板要鋪上軟墊;用物品擋住或封住插頭、插座;把刀子、三秒膠、打火機、針、錐子等危險物品隔絕在孩子的視線之外;把孩子常會靠近的窗戶鎖緊;把藥品擺在孩子拿不到的高處……等。父母必須時時檢視環境,預想各種潛在的危險性,這樣就不至於總是要提心吊膽,也能放手讓孩子無憂無慮地探索。

為什麼男孩總愛冒險犯難,就算吃過苦頭也樂此不疲?

了解男孩控制肢體的能耐,避免無謂的擔心

給予仔細而足量的陪伴、多與孩子互動、投入他們的活動,還有一個很大的好處:我們可以很熟稔孩子控制自己身體的限度。有些家長對於男孩的一舉一動都緊張過度,隨時喊著:「不准跑」、「不准跳下來」、「不准爬高」、「不准追逐」……這都是因為父母對孩子控制與運用身體的能力不夠熟悉所致。

如果我們常常陪在孩子身邊,觀察他們如何運用自己的身體來行動―比如在公園,他們是如何一點一滴建立起攀爬、跳躍、平衡的能力,當我們眼見為憑,確信他們有能力控制好自己的肢體,那麼就有限度的成全男孩們吧!讓身心狂野的他們不再被綁手綁腳,而能享受運用肢體的樂趣。我們甚至能快慰地欣賞他們矯健靈活的動作,感受到孩子成長的喜悅。

同時,沒有受過傷的孩子確實不懂得什麼叫做「害怕」,讓孩子親身經歷一些無傷大雅的小跌倒、小挫折,確實是增強孩子評估安危的最有效方法。


作者\彭菊仙
廣受父母們喜愛並信任的親子作家,文風多樣,描繪親子生活時而細膩溫暖,時而幽默風趣;批評教育時勢又敏銳深刻,著有《管教的勇氣》、《孩子有想法,我們就想辦法》、《教出好男孩一點都不難》、《幸福教養》、《教養好好玩》等書。

彭菊仙】授權轉載

猜妳喜歡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關於作者

彭菊仙

擁有三個兒子的我,喜歡孩子,喜歡和孩子玩,喜歡孩子愛玩的東西,特別是三個兒子把我帶入世界的另一半,她從不理解男孩,到靜心凝視三隻「截然不同於女性的生物」,如今在男孩險象環生的橫衝直撞與冒險探索中,感恩自己的潛能已被無限開發,我也熱中探索人類的天賦趨向與學習型態,從「觀察孩子」到「發現孩子的想法」,再到「幫孩子想辦法」,這一整個過程是父母最具挑戰性的工作,也是最得天獨厚的人生樂趣!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