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媽媽經主粉ia » 父母的崩潰,從家長群開始…家校邊界不清,最後還是苦了孩子

父母的崩潰,從家長群開始…家校邊界不清,最後還是苦了孩子

親師,社群,溝通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前兩天,熱搜上一句“我就退出家長群怎麼了”說出了多少家長的心聲。

原來,一位家長不堪重負,在自己的短視頻中大呼:“你們上課不用心教,下課讓我批改作業。下班還要守著家長群,我那麼有時間不會自己教嗎!”因為老師要求家長批改作業、輔導功課,使得家長多了不少負擔,壓力倍增。

或許這位家長提到的老師不負責任僅是個案,但家長群帶來的問題,引起不少共鳴。而老師的壓力同樣不小,大家不禁疑問,本應是家校溝通橋樑的家長群,怎麼演變為“壓力群”?

一邊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另一邊是教書育人的祖國園丁,雙方因孩子相遇,怎麼群裡有客套、有虛偽、有你拉我扯,偏偏少了“做好自己,幫助孩子”的初心?

其實,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家長群”引發熱議。上個月,網上流傳著一段“父親在家長會上痛哭”的視頻。視頻中的爸爸,因為經常沒回覆家長群消息,被點名“不關心孩子”,感到工作生活都太難,由此情緒失控。

他邊哭邊解釋,自己加班、開會還要盯著孩子,怎麼看得過來群消息……還有同樣在上個月,杭州一家長髮博質問,老師要求家長“配合檢查、到校大掃除”,不去還得寫說明、到校面談,何時讓家長去學校大掃除成了教育局規定項目?

不少網友調侃道,多少中年父母的崩潰,從家長群開始,不得不說“天下苦家長群久矣”。
有句話說得好,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家長群之苦,苦了家長,更苦了老師和孩子。從上述與家長群有關的新聞來看,家長群的存在至少暴露了三重問題。

家校邊界不清

從出發點來說,家長群是為了家校合作,共同教育,這點沒有問題。問題是家長群作為家庭、學校之外延伸的網絡溝通平台,雙方的邊界難以劃清。正如前兩天一位讀者給我們的留言,教育路上最大的不幸是:家長越位,老師讓位,學生錯位。

家長越位,最直接的原因便是今天的家長對教育空前重視。他們不僅希望時刻關注孩子的在校表現,有強烈的溝通訴求,同時容易對老師產生不信任感。

前者很容易理解,從“讀書改變命運”發展到“學歷只是入場券”,教育對人的影響不言而喻,這種重要性逐漸演變為焦慮,出現“內卷”。從幼兒園起步,一同玩耍的小夥伴就成了孩子成長路上的競爭對手,做家長的怎麼敢慢走一步?

後者則是由於信息的快速流通,所有人都能看到別人的世界。

從孩子出生起,家長就聽過無數種教育方法,受教育水平高的家長也擁有更多選擇,輕則與老師的教學理念產生衝突,重則害怕孩子人生失敗、怎麼看怎麼嫌棄。還有一種情況是,部分家長錯把學校當成“託管所”,尤其是低年級階段。從孩子上課流鼻血、同學打鬧有小摩擦,到物品丟了找不到,事無鉅細只有一種解決方式:找老師。

“老師,孩子在家裡寫作業不專心,怎麼辦才好?”

“老師,玩手機的事我們怎麼說孩子都不聽,她比較怕你,能不能幫忙說說?”

“老師,孩子最近和同桌鬧矛盾,回家也悶悶不樂,您能不能抽時間問一下情況?”

長期以往,老師既要完成教學任務、行政考核,又要回應家長的殷殷期望,免不了身心疲憊,形成惡性循環:老師開始讓位,邀請家長“加入群聊”。

親師,社群,溝通

權責不明,家長群淪為“誇誇群”

疫情以來,網絡佈置作業、家長日常輔導已成常態。以要求家長每天輔導、批改作業為例,家長參與的是教育,不是教學。對於識字少、專注力差的低年級孩子,父母提醒作業、幫忙監督不為過。但同樣的要求落到實踐,卻會有千百種情況,是否每位家長都有時間、有能力批改?

從我個人的經驗來看,這一代年輕父母不少都是雙職工、獨生子女,工作壓力大。低年級階段,如果家長有時間,還能幫忙看看作業,關心孩子的學習情況;四五年級以後,就算家長有時間,也不一定有能力輔導。

畢竟今天小學的作業難度,動不動就通讀名著、寫科學觀察日誌、做PPT彙報,難度早已遠超家長當年。

有家長吐槽小學一年級作業:觀察樹葉,做一份12頁的手寫調查報告,收集一棵樹不同時期的樹葉,測算一塊樹葉的周長……由此引發了討論:“現在辦公室裡的人不是在做正經的工作,可能就是在討論小孩作業要怎麼做”。

至於網傳家長群中的“標點符號都打錯,當家長的不對孩子負責”“沒批改的家長,以為這是老師的工作?”等言論,無疑是老師“在其位不謀其政”的體現。另一個關鍵點是,老師有沒有權利要求家長“配合工作”?

批改作業以外,老師借家長群溝通之便,要求家長幫孩子的教室打掃衛生、過年過節時佈置裝飾,甚至點贊、投票等行為,使家長群逐漸變味,成為“誇誇群”、“閒聊群”、“勞動群”、“刷屏‘收到’群”……

家長群本是為孩子而建,卻逐漸演變為成人社會的“萬花筒”。當雙方並非上下級關係,明確責任與義務的難題橫亙在每一位老師與家長面前。

家長群有沒有必要存在?

既然一個群引發了這麼多問題,很多人可能會問,家長群到底有沒有必要存在?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需要看到,“家長群”變“壓力群”,究其根本不是零和博弈,而是各方皆輸的情況。

家長群的第三重、也是最關鍵的問題便是,過去不會有太多聯繫的一群人,在上有老下有小、工作壓力大、社交圈趨於固定的情況下聚在一起,“回音室效應”明顯。也就是說,在一個相對封閉的環境上,意見相近的聲音不斷重複,甚至扭曲變形,導致其中的大多數人認為這些聲音就是事實的全部。比如,家長攀比。

今天,張媽媽“好心”分享了自家孩子上的名師補習班,期末拿了前十名,其他家長心生嚮往。

明天,李爸爸高價購入“老破小”,傾一家之力幫孩子減少學習障礙,其他家長看了不由得懷疑:我是不是不夠努力?再比如,信息同質化。

上週,因為聽信某家長分享的有助孩子睡眠的秘方,結果孩子吃完上吐下瀉,好不折騰。這周,個別家長帶頭組織,給老師買禮物,給孩子晚自習送零食。更有甚者,某家委代錶帶頭發聲,從質疑老師教學理唸到勸退“影響學習氛圍”的學生,找到了建立影響力的新陣地……

這種現象最終會形成“沉默的螺旋”,即只有主流意見發聲,且聲音越來越大,其他人則或附和或沉默。同時,在隔著屏幕的家長群中,文字的情緒會比面對面交流更為直接,容易產生誤解,而老師也並非真正意義上的“管理者”,無從控場,從而出現了前兩年的一個新聞:廣西鬰林幾位小學家長在家長群裡討論喝酒,引發一女家長不滿,隨後矛盾升級到家長“互撕”,老師怎麼都攔不住。

說完三重問題,家長群的種種不好或許已深深印在你我心中。但“壓力群”引發共鳴的根本原因在於,家校合作是一段動態的關係,每位家長、老師對於教育孩子的認知隨時都會變化。有了這個前提,雙方的矛盾就不會完全消失,更不存在一刀切禁止家長群就能萬事大吉的情況。

如何讓家長群回歸初心

不少人調侃,十年前、二十年前沒有家長群不也過來了?沒有家長群就不能實現家校溝通的目的嗎?

當然可以。不過從另一個角度想,過去沒有家長群是因為技術條件達不到。今天我們的確享受著家長群帶來的溝通之便,或許可以聚焦解決問題、而不是解決產生問題的平台?

好消息是,不少地方已經在“自立規矩”。

10月26日,太原市教育局出台《關於進一步做好中小學生減負工作的實施意見》,提出控制書面作業總量。

全市小學實行“每週一日無作業”制度。小學一、二年級不佈置書面家庭作業,三至六年級書面家庭作業不超過60分鐘。

同時,原則上不得通過微信、QQ群佈置學科作業;義務教育學校不得佈置學生難以完成,形似給學生佈置,實則給家長佈置的作業;嚴禁要求家長批改作業,嚴禁以任何方式公佈學生成績和排名。

有些學校的做法也值得參考,比如:家長群只允許老師發佈公告,學生不得發言;嚴禁家長跟風拍馬屁;老師只在固定時間內回答家長問題……

正如清華社會學教授嚴飛在其新書《穿透》中提到,今天的這個時代是個“懸浮時代”,社會整體處在一個壓力氛圍,經濟形勢不好,就業、收入壓力大。

當我們心裡為退群的家長拍手叫好後,不妨退一步,重新審視自己的教育焦慮,踏踏實實地討論如何更好地實現家校配合。

歸根到底,教育“是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一朵雲推動另一朵雲”。在這場旅程中,誰不希望看到1+1>2的結果呢?

推薦閱讀
「我就退出家長群怎麼了!」壓垮成年人,只需要一個家長群,說出多少爸媽心聲!
14歲男童作業沒寫好被媽媽撕掉,衝突後不幸墜亡!到底是個人心理還是父母問題?

關於作者

專欄作家

想投稿想分享,媽媽經專欄作家換你當!

我覺得這篇文章 ...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加入媽媽經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

推薦閱讀

秋冬遊台南:吃美食泡溫泉,好康拿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