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婚姻真心話 » 當面臨親情跟事業的壓力,愛情是…

當面臨親情跟事業的壓力,愛情是…

教養,性別,性別認同,認知差異,花樣女醫白袍叢林生存記,愛情,戀愛,感情,對的人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作者\劉宗瑀 (小劉醫師)

這樣的我,你還要愛嗎?

等待國考放榜期間,之之去看了精神科醫師,接著轉給心理諮詢,自費花了八千元。她心中的怨、愧疚、不捨,如同一道巨大的牆,即將把她壓垮。自費花下去前,她不知是否真有效果;花下去後,或許是因為消費者身分效應,她真的覺得有效。每次面談一小時,總共八小時下來,她流了八小時的淚。而諮詢師重複的講了八小時:「妳沒有錯,如果母親還在,她也不會改。」

心中了然。她結束最後一次面談,走出診間,看向天空,該好好過生活了。

首先,她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回頭找她、陪伴她進行喪禮,在她最混亂失落的時刻給她支持力量的,小蟲。小蟲見過她跟母親交惡最嚴重的那段時刻,也因為這樣,她只能硬著頭皮跟小蟲分手,不然再爭吵下去,她跟母親兩敗俱傷。這是當時她的想法,心裡那個需求愛、渴望母親永遠溫柔的小孩,懦弱退卻的想法。

如今,綑綁住她、如同用五指山壓住孫悟空的那尊如來佛,那個不可冒犯的母親,已經不在了……「我這樣想會不會很惡劣?好像……終於沒人管的小孩?」之之疑惑的問諮詢師。

諮詢師答:「妳說的是『物理上』的不在,但妳有沒有想過,真正『精神上』的不在,其實更重要?」她突然被點醒!如果還母親活著時,能清楚表述自己的要求、人生規畫、設想所有後果、以及準備好面對的心態,不要全盤接受母親的抗議刁難,有自己的判斷,不就不再害怕了嗎?精神上不再被壓抑,就可以用自己想要的方式愛自己,而不是被動期望對方能改、能認錯、能行動,這比什麼都還重要!之之瞬間從牢籠中站起!看著囚禁她的圍籬化為烏有,雖然遲疑,但也只有一秒,她決定要踏出腳步!

之之問:「你看過之前被負面情緒抓住的我,這樣你還要愛我嗎?」

小蟲看著她。之之繼續說:「我會無法控制的想把負面情緒宣洩出來,甚至傷害到最親近的人,也在所不惜……我覺得很痛苦,但沒有去理解、好好安撫自己,只想把之前被對待的痛苦像毒蛇噴發液體,到處傷害……我當時沒能勇敢,傷了你,我把自己應該負責的勇敢推卸給你,推卸給我母親,硬生生分了手,這樣,你還要愛我嗎?」小蟲看著她,喉結動了一下。

推薦閱讀孩子不丟臉,只是爸媽自己怕丟臉?

之之如臨大敵,緊繃住了背,豎耳,等著。

我喜歡靜靜看你受傷
看你甘心卸下的翅膀
最好也忘記怎麼說話
做我的收藏
你有光芒 就有變化
讓我感覺 害怕
我都誠實說了
這樣你還要 還要愛我嗎
連我的妄想也愛著
這樣你還要 還要愛我嗎
我不要回答 我只要聽……

緹娜考完國考還有一些空閒時間,要回收實習期間的認證時數,看了護照上的登記時數,發現還缺急診的幾項認證,趁有空去找急診學長,也算是定一定混亂的心。她好久沒遇見之之跟小莎,之前三人在一起有聊不完的天,還可以一起商量大小瑣事。

她不知道要怎麼選擇,不管是選擇之後要走的科別,或是眼前一晃而過的,阿鬼。科別,是因為她想走那該死的、唯一有觸動感、唯一想選的外科。「有為者應若是」,如同黑道家族廳堂上用粗曠字體寫的匾額。從那天她值班,發現遲發性內出血病人,轉給外科扭轉乾坤後,就高掛在她心上。

她一個女生選了外科,還能正常結婚生小孩嗎?看到外科只有一個學姐後來也離職,其他學長們背後,都有一票哀怨的偽單親老婆們,她很怕啊,該怎麼辦才好?

選了之後,如果醫學中心走不下去,她學了一身開刀武功還能去哪?在小診所是絕對無用武之地的,啊……好煩惱啊!她為何不喜歡個能出來開業的小科別就好……可是她才二十四歲,正能打拚的年紀,不在此時,更待何時?她在急診晃來晃去,預計要收集足夠的外傷處理個案,還欠折外固定、胸管……心裡煩惱著阿鬼即將出國遠行,各種煩惱交織……怎麼就突然看到阿鬼一臉冏相,出現在她面前。「幹麼?」阿鬼之前才說國考完就要等出國,搭醫療船環遊世界。雖然貌似跟她告白了,緹娜卻沒有勇氣接受,現在是要來逼問她嗎?

「掛號。」阿鬼癟嘴,左手捏著右手掌:「我手被門夾到,好像骨折了。」

啥?!

阿鬼被泌尿科的福好哥學長拜託:「學弟,我們捐精室的人員最近調走,需要有個幫忙顧櫃臺的,你可以來幫忙打工幾天嗎?」阿鬼大驚:「捐、捐精?!」馬上心中浮現他 D 槽內收藏的那些「引人遐想」的影片,結結巴巴的問:「我、我去是要幫忙捐精者嗎?」福好哥沒意會過來,點頭:「嘿呀。」阿鬼立刻哭喪著臉:「不、不要啦!學長,賣相害,我沒辦法幫啦!」說完,手還握圈在空中,做了上下搖晃的動作。福好哥大爆笑:「靠杯!不是那種幫忙啦!叫你坐在捐精室外的櫃臺而已,引導捐完的人把精液收集好,誰會叫你去『幫忙』啦!」
阿鬼一整個臉紅(´///☁///`)。

捐精室就是一個簡單的空房間,沙發,幾本雜誌,牆上本來有電視的,看來被拔掉了,只剩接頭,喔!還有重要的—一盒面紙。福好哥帶阿鬼參觀,簡單說明。阿鬼好奇:「咦?沒有電視嗎?我以為……」福好哥說:「電視上都這樣演的吧?拆掉啦!其實之前是有,還可以選放影片咧!結果太常卡住故障,每次都被抱怨,說民眾『進行到一半』,抗議說不能看要維修什麼的,很煩啊!現在都叫大家自己帶手機了。」阿鬼順手瞄一眼雜誌,嚇一跳:「天啊!這個雜誌也……」

九○年代高腰泳裝搭配褪色印刷,誰看得下去!

「太舊齁~左邊數來第三本裡面,還有五頁被黏住了咧。」福好哥頭也不回的走出去。阿鬼跟上,心中突然「嗯?」了一聲。學長怎麼都知道?是看過還是……阿鬼就這麼糊里糊塗的開始在捐精室門口打工,引導民眾入內、登記使用時間、如果太久沒繳械時,還要敲門確認是不是有什麼障礙或根本睡著了等。偏偏事情就發生在那天,福好哥氣急敗壞衝過來,朝阿鬼雙手合十猛拜託。「學弟,拜託,幫忙一下!」

推薦閱讀孩子的病,是爸媽累出來的!毀掉孩子的不是溺愛,而是父母期望的緊箍咒

原來福好哥的科內團隊正在進行專案研究實驗,需要收集符合年紀、身材條件的捐贈者精蟲,偏偏快要結案了,今天預約的人竟突然取消!

福好哥說:「學弟,可以拜託捐一份給我們嗎?看來年輕力壯的就你了啊!學長們的已經不能用了啊,我自己的在顯微鏡下看,都已經『風中蟾蜍』了啊……」

如此殘酷直白的真心請求,要是拒絕,阿鬼還是人嗎?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了!

阿鬼拿著裝精液的小瓶子,看了一下收案時間,要在中午前完成,齁,這有點趕!沒關係,他可以!瀟灑的轉身進入捐精室,用力一關門—啪!

「啊~~」右手來不及縮,手指被夾!到!了!還!斷!掉!了!

阿鬼在眾人爆笑下,無奈的講完以上過程,急診主治笑到邊擦淚邊看X光:「學弟,你自我診斷正確捏,真的骨折了!」阿鬼哭喪著臉:「因為我有聽到『啪』的一聲啊……」還好骨科看過,先不用開刀,石膏固定就好。緹娜啼笑皆非:「我真服了你,你是知道我急診還缺石膏固定的個案數,來幫我充量的是不是?」

他倆在石膏室內,緹娜一層一層摺疊好石膏布,浸水,上模,捆紗布跟繃帶,受傷的是右手小指頭,整個包成翹小指的樣子。阿鬼讚嘆:「妳真厲害耶,這些動手的處理,說真的,妳應該走外科的。」緹娜回答:「那還用你說……」

阿鬼立刻接話:「妳也應該答應我的:)」緹娜臉一紅:「屁啦……我……」我怎麼好意思……其實,緹娜自己有心魔卡著,她超自卑的,但還是嘴硬:「我如果真的選外科,還有誰要娶我?」外科另一半的生活有多悲慘,實習醫師跟在學長身邊,看得最清楚了!她不敢確定自己在高壓的外科,還有力量去經營個人生活,甚至兩人世界。阿鬼說:「我啊。」

緹娜整個羞到超想殺人,作勢拿起旁邊的骨科石膏電鋸:「你再亂講試試!」阿鬼邊笑邊擋:「好,我不講了!」緹娜近身,幫阿鬼綁上三角巾,雙手環繞脖子時,阿鬼在她耳邊輕聲說:「我知道妳需要時間,現在光是人生路走到這個關卡,要打的魔王太多,妳會怕,我知道。我出國大概要一年,我會進步,我會等妳更有自信,勇敢堅持妳想要的。妳慢慢想,等我,我也等妳,好嗎?」說完一吻,離開。留下緹娜,臉紅到腦漿炸裂。

教養,性別,性別認同,認知差異,花樣女醫白袍叢林生存記,愛情,戀愛,感情,對的人

時報文化出版】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花樣女醫白袍叢林生存記:一起哭,一起笑,一起LOVE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台東曙光四館聯合住宿券

關於作者

專欄作家

想投稿想分享,媽媽經專欄作家換你當!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