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分齡談教養 » 說了真話反而被打罵…孩子天賦異稟,只是爸媽不允許?

說了真話反而被打罵…孩子天賦異稟,只是爸媽不允許?

教養,體罰,靈異體質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作者\註冊組長 Adair

【看不到之後】

大學家教第二或第三年左右,學生 George 偷偷告訴我,他小一的妹妹整天被媽媽慘扁,直至見血。當時我正在書桌前教他現在進行式,聽到這件事根本 V-ing 不下去,藉著「同時幫妹妹檢測英文能力」為由,發現小女孩身上有七八道明顯瘀青。

家暴原因很白癡,妹妹看得到那些「朋友們」,但每次她只要一說出口,媽媽就暴怒狂打。

「媽媽很怕那種東西。」他說:「可是妹妹說她更怕。」
「你相信妹妹看得到?」我嚴肅地問。
「不相信。」他激動地說:「可是我妹說謊的時候會支支吾吾。」

他的意思是,妹妹說謊時會遲疑,但每次說到靈異經驗的時候都很正常。那時我年輕熱血又天然呆,參考書蓋上就衝到客廳跟媽媽理論。這位單親媽媽反而怪我不好好教書,管那麼多幹嘛。於是我這輩子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甩門離開,現在想起來很魯莽,但當時只有咒罵與中指,一點也沒心疼薪水損失。

教養,體罰,靈異體質

沒想到週二才翻臉,週四就接到媽媽電話,開場是「老師你怎麼沒來上課,明天 George 要小考文法耶」之類的尬聊語氣。當天原定上課時間是7-9點,但我一直糾結到晚上9點半才到學生家,補課上到11點多。結束後,媽媽請我坐在沙發上吃點蘋果,鄭重跟我道歉。我立即起身接受並鞠躬回禮,兩個小孩都在旁邊盯著。

「妹妹在外面看到很多人,而且她都描述得出來細節。」她在將近半夜時,決定跟我講這個:「上次我們去參加喜宴,她臉色很難看,我問她怎麼了,她說幾分鐘前有東西鑽進我的裙子,到現在還沒出來。我就摸了一下大腿部分,發現是濕的,嚇得我大叫。」

「後來媽媽說那是流汗,但妹說是那個東西的口水。」哥哥補充說。

「妹妹?」我認真地看了一下小女孩:「所以那是口水?」「人家不知道,口水是亂猜的。」她穩定地說:「…可是那個老人就是流很多口水,躲到媽咪的裙子裡面去的啊!」

夭壽,主觀事實是成立的。她的微表情沒有顯示說謊,如果不是真的有鬼,就是她確信自己看到了什麼。

「真正讓我害怕的原因…是我小時候也看得到。」媽媽把蘋果塞滿了嘴說話,我聽得十分吃力,但的確是極端恐懼的典型表現:「我每次都跟我阿公訴苦,然後我阿公就用皮帶一直抽我,抽到我閉嘴為止。最後好像我八歲還是九歲的農曆七月過後,就看不到了。」

「那時間點是巧合嗎?農曆七月?」「不是。」她呼吸急促起來:「我那個月看到比較多,我阿公就打到我送醫院。我在醫院看到更多,嚇到兩天沒睡,最後就跟自己說,如果再看到什麼鬼的絕對不說。幾天後我出院,突然對冷熱失去感覺。鬼月過後,就沒有看過了。」

「所以媽媽,妳覺得這是個好方法?」我這時有點不禮貌:「打小孩打到她看不見為止?」「老師,我愛我的小孩,你以後有孩子就會知道了。」她堅定地說:「看不到之後,我的人生才真正開始。」

好消息是那晚之後,George 說媽媽再也沒有出手了。後續將近一年的家教,只要是妹妹送水果來房間,我都會跟她聊兩句,也確定身上沒有新增傷痕。

輾轉多年,我任職正式高中,才沒多久就在校園被妹妹啊啊啊認出來。她已升高一,堅持要請我喝飲料,但買了我不喝的奶茶。她也說哥哥很幸運,出社會沒兩年就當上餐廳的小主管。

「喔那妳呢?」我指著她的眼睛問:「現在還看得到嗎?」
「老師你還記得喔?」她說:「可以啊,但我都騙我媽說看不見。」
「可是妳很開朗耶!」我微笑著說:「大家不是說有陰陽眼的人,會比較消沉或冷淡?還是心情常常受到影響?」

她突然停頓了10多秒,若有所思。
「老師我偷偷跟你說,我媽其實也還看得到。」她說:「我不是假裝看不到嗎?可是她每次跟我出門,只要有什麼出現,她就看向那邊。太多次了,不可能是巧合。」
「什麼啦!」我也錯愕起來:「兩個人都看得到,卻又裝作看不到?」
「媽媽說她看不到之後,就開心了。」眼前這個女孩子機靈又柔和地說:「我決定要學她,如果她可以開心,我也可以。」

這輩子聽過至少20人以上跟我說過,他們有陰陽眼。但對於這項天賦,我從來沒有想要去深入測試真偽,也不會因為他們宣稱能見到我所不能,而對他們的信任動搖半分、有所增減。

我只知道,他們到最後都說自己看不到了。看不到之後,他們就克服了某種恐懼。對另一個世界的,還有對我們這個世界的。

推薦閱讀
鼓勵孩子不走尋常路,「三條定律」敲開名校大門!
媽媽情緒影響孩子一生!媽媽情緒平和不吼叫,是孩子最大的幸運

註冊組長 Adair】授權轉載

關於作者與本篇文章

專欄作家

想投稿想分享,媽媽經專欄作家換你當!

我覺得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加入媽媽經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