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婚姻真心話 » 預約美好的告別,尊重與期待的一路好走

預約美好的告別,尊重與期待的一路好走

告別,安寧緩和,醫療,維生急救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作者\許皓宜 諮商心理師

母親放了兩份文件在我面前,「有空幫我簽一下。」她說:「如果不方便,我再找別人簽。」我拿起文件,頁面上寫著「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暨維生醫療抉擇意願書」,一份是母親的署名,另一份則是父親的。

內容大約是說:如罹患嚴重傷病且醫師診斷認為不可治癒時,他們願接受安寧緩和醫療,放棄其他維生急救。父親和母親各自簽署了彼此的見證人一,現在他們來找我這個獨生女兒,簽署見證人二。

許皓宜

我回想起小時候的某些情景,母親要遠遊前老會叮囑我:什麼文件、什麼物品放在哪?如果她不在了我可以怎麼處理。聽到這些內容我總感煩躁,開開心心出去玩,幹啥搞得像交代後事一樣?

理智上明白母親是想珍惜活著的每一天去做想做的事,又放不下好似還無法獨立的我,深怕有天她會成為我的負擔;但我就是不想聽這些廢話,想要她給我好好地活個一百二十歲,讓我永遠都可以當個有媽的孩子。我的視線望回眼前的文件,感覺母親此刻也心情忐忑:既想當個好來也好走的人,卻怕像以往一樣,刺痛我的敏感。

推薦閱讀:衛福部:「預立醫療決定書」, 病人可放棄維生醫療

我悄悄傳了訊息給專長於安寧緩和醫療的朋友朱為民醫師。我告訴為民這個狀況,問他是否該簽署這份文件?為民也挺狡猾,不正面回答我的問題,只鼓勵我跟母親聊聊她為什麼要這麼做。為民的問題讓我停下來思考母親為什麼這麼做,然而,這個問題不是她從小就嘗試要讓我理解的嗎?

外祖父母臨終的苦她想必看在眼裡,身為一個人,她憑什麼沒有權利決定自己的命運,還得要徵求我的同意呢?我嘆了一口氣,這就是愛啊。不論我是年長或是年幼,她都盡力地想讓我對任何可能發生的人事物,做好最充足的心理準備。過去如此,現在亦然。

告別

「如果簽了以後,決定權是不是就交給醫院了?」好不容易釐清自己的思維,我向為民詢問心中的擔憂。我感覺為民彷彿透過螢幕視窗,露出亦醫亦友般的笑容,「好像有點擔心醫生會亂來喔?」他說。

心事被戳破後,我輕鬆不少:對,我就是擔心自己的親人變成犧牲者。電視不都這樣演嗎?然而什麼時候開始,我相信那些扭曲的特例甚於現實生活中的醫者心了?唉,不過在為自己的害怕找藉口罷了!

推薦閱讀:嚴凱泰13歲女告別信「我沒有再哭,但我想你了」,讓人心疼不捨

終於,我邊流著淚邊簽上自己的名字。彷彿是一種對父母的承諾,如果有那麼一天,我會尊重你們期待的一路好走,然後想辦法讓自己繼續好過。

「謝謝你。」我收到母親傳來的訊息。

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許皓宜專欄:預約美好的告別

猜妳喜歡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關於作者

專欄作家

想投稿想分享,媽媽經專欄作家換你當!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