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懷孕與教養 » 分齡談教養 » 劉墉談教養,每個人作父母之前,都要告訴自己「這件事」

劉墉談教養,每個人作父母之前,都要告訴自己「這件事」

體罰是條不歸路,孩子因為被尊重而學會自重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作者\劉墉

今天繼續深一步地談體罰的問題。

為了要寫這篇講稿,我不久前在「微博」、「微信」和「頭條」上做了個民調,問大家小時候有沒有被體罰過,自己有沒有體罰過孩子。短短兩天,上來近四千人回答,令人驚訝的是,絕大多數的人曾經被體罰,也體罰過孩子。

中國不是禁止體罰嗎?為什麼這些民眾還一面倒地贊成體罰?他們表示不體罰是理想,體罰是現實。法雖然這麼立,很多年輕人在沒生孩子的時候也說絕不體罰孩子,但是真有了孩子,實在忍不住,管不了,還是「下了手」。

其實美國人也有類似的情況,雖然法律規定不能體罰小孩,大家還相互告誡,許多父母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還是會動手。

難道華人孩子比較不乖?

但是我相信,中國大陸爸媽體罰孩子的比例應該比美國多,據我所知臺灣以前有些家長還會送教鞭給老師,對老師說:「我孩子不乖,老師可以打他。」

這時候我們就有可以深思的了:是不是因為不體罰,美國孩子跟華人孩子比起來就頑劣得多,功課差得多,長大之後的成就也遠不及華人孩子?華人孩子從小被揍到大,是不是比美國孩子強得多?

如果他們差不多,是因為華人孩子比較頑皮,非揍不可嗎?只怕中華文化下成長的孩子還比美國孩子順從得多,如果真這樣,為什麼要打孩子?

集體抽鞭子管用嗎?

先讓我舉兩個發生在我身上的例子。

不知道是不是受早期日據時代的影響,早年臺灣的老師很愛打學生。我上小學被打過手心很多次,差幾分打幾板。進入初中更慘了,是集體挨揍,月考成績不如別班,導師就把全班叫到走廊上用藤條打屁股。學生們排成一長列,大家急著把眼鏡套、童軍帽往褲子裡塞,只聽走廊上啪啪啪啪啪啪啪的抽打的聲音,在大樓之間迴盪。一個個挨了「抽」的學生,抱著屁股、喊著痛,跳著回教室。

問題是,管用嗎?疼是真疼,老師用藤條狠狠地抽,抽得藤條都開花了,後來不得不先用繩子把藤條纏緊。這麼打當然疼!而且留下一條條青紫色的印子,一個禮拜都消不掉。可是看看那些齜牙咧嘴挨完打的學生,一個個一邊喊疼,一邊笑。

當挨打成了集體的儀式,每個人都挨揍,那挨打就不稀奇,甚至有點「壯烈」的感覺了。尤其對青春期的孩子,一個個好像在慷慨就義。

體罰是條不歸路,孩子因為被尊重而學會自重

因為恐懼反而失常

另一個例子,是我初中的地理老師,他叫大家在地圖上找他喊出的地名,並且拿著藤條在學生間走來走去,隨時問:「找到了嗎?在哪裡,指給我看!」學生稍稍慢一點,就一鞭子打在手上。有時候打在手指關節上,除了疼得要命,而且立刻紅腫。

問題是地圖上密密麻麻的地名,字又多又小,他愈這樣,學生在恐懼之下反而找不到了。

請問,他這種體罰管用嗎?能不引起學生反感嗎?

從上面這幾個例子,可以知道不論老師或家長,如果把體罰變成常態,照三餐打,孩子就皮了。如果動不動就揍,沒頭沒腦地打,反而讓孩子活在恐慌當中,不但表現可能更差,而且因為處罰得沒道理,會記恨。

打給鄰居看

更值得深思的是,為什麼有些學校特別愛體罰?也有些地區特別愛打孩子?

是不是因為體罰會感染,東家打孩子引起西家也打?是啊!當你家孩子跟隔壁大毛出去闖了禍,大毛回家挨揍了,啪啪的抽打聲音和孩子討饒的哭喊隔牆傳來,你家孩子犯了一樣的錯,你會不會也把他揍一頓。說句玩笑話,你會不會覺得非揍不可,否則對大毛和大毛的父母難以交代?

推薦閱讀:當孩子一旦陷入「破窗效應」,這輩子就廢了!

集體焦慮的體罰

體罰常常受到集體焦慮的影響。當每個孩子的家長都因為成績差一點而體罰孩子,當大家把成績看得像天一樣大,把不及格的每一分都換算成「打幾下」時,家長間傳來傳去,自然產生「集體焦慮」。事情明明沒那麼嚴重,受集體焦慮影響的父母卻會莫名其妙地緊張。

所以我再三強調,你要罵孩子、打孩子之前,先想想自己到底在焦慮什麼?孩子有必要挨打嗎?只因為別人打了他的孩子,你就要打你的孩子嗎?就算他們犯了同樣的錯,你憑什麼要跟別人學管教的方法?你家是你家,你的孩子是你的孩子,你有你引導孩子的方法啊!

今天無論「應試教育」、「打罵教育」、成績掛帥,包括非要孩子贏在起跑點,小寶寶才三四歲,父母已經操心他不愛念書了,這些奇怪的現象都來自集體焦慮。好比你看見一群人全往同一個方向跑,就算你根本不知道為什麼跑、跑向哪裡,也非跑不可了。

體罰是條不歸路,孩子因為被尊重而學會自重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所以如果說大家聽了我這番分析,就不再打孩子,是不太可能的!而且當你總用體罰來管教孩子,突然不再體罰也會有很大的問題。很可能不打不行,到最後你還是非打不可。

唯一的辦法是作父母和師長的人,要先有個認識,知道孩子不是不打不爭氣,更不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太多不體罰的管教方式,證明愛的教育也能成功。我們的孩子不比別的國家差,當然可以不體罰。

體罰是條不歸路

每個人在作父母之前,就應該告訴自己:「我絕不體罰」,而且要堅持到底。

因為體罰是一條不歸路,也是發怒到極限的時候,表現出來的手段。現在先想想孩子小時候,他犯了錯,你起初是不是比較小聲跟他說,因為孩子不聽,你火氣上來了,漸漸愈來愈大聲,孩子習慣了你的吼叫,你大聲有一天也不管用了,終於過去給一巴掌。等到一巴掌都不管用了,你拿起了掃把。這就是不歸路,當你一步步走上去,有一天用了體罰,從此可能別的方法都不管用,你非繼續體罰不可。

問題是,你為什麼不從一開始就跟孩子小聲講理?你愛他、你在教育他、你在講道理給他聽,他是你的心肝寶貝,你當然可以小小聲地說。說一遍不聽,再說一遍,警告他再不聽話,就要去牆角坐小板凳了喲!面壁不夠、罰跪也可以,這些都是體罰,也是讓孩子冷靜與反省,犯得著下重手打嗎?而且當你過去從來沒罰他跪過,今天罰跪,孩子已經覺得是天大的懲罰了,效果不比抽幾巴掌差。

當你能控制自己的情緒,用好好說理的教育方法,有一天事情嚴重,你稍稍把音量放大,孩子就知道你發火了。從輕聲說,到沉聲說,到稍稍大聲說,到大聲說,到高聲訓斥,這當中有很多空間。你犯得著在孩子才兩、三歲的時候,就一巴掌過去,從此非打不可嗎?

所以我說,從有孩子的第一天,甚至還沒孩子,你就得教育自己、叮嚀自己!

不歸路怎麼回頭

如果你已經開始打孩子了,孩子被打皮了,可能非打不管用。只要你有耐心,願意改變態度,這條「不歸路」還是可以回頭的:你可以對孩子說,你大了,我不打你了,然後用其他方法取代。譬如不准看電視、少給零用錢,不准吃零食、幫忙做家事,「禁足」或「面壁」。你也可以諄諄教誨,一而再、再而三地叮嚀、鼓勵,想辦法讓他聽得懂、做得到。

別認為這樣不管用,要知道挨打是很快過去的,你打了他,你的火氣消了,他也認為事情過了。體罰雖然速戰速決,卻不見得管用。反而是延伸式的處罰,譬如假日不准出門,幾天不許看電視、要幫忙做家事,那時間效果能拖得很長。媽媽「千叮萬囑」的效果更是驚人,我總是聽孩子們說:「挨打多簡單!媽媽不斷叮囑,最可怕!」

推薦閱讀:孩子愈罰愈偏差?六原則罰進「心坎」

當「武場」變成「文場」

更要緊的是,當你把「武場」改成「文場」,一定要告訴孩子,因為他大了,要顧全面子了,可以說理了,爸爸媽媽尊重他,所以不打了,改為講道理。

孩子會「因為被尊重,而學會自重」。

當你跟孩子約法三章,親子之間建立互信的時候,你也必須照約定嚴格執法,不能立法嚴、執法寬,讓孩子總想討價還價。最怕你「沒原則」,孩子一拗,你就妥協了。還有個狀況,是你在處罰之後,又心疼,回頭向孩子討好。這不但有損你的尊嚴,而且會造成孩子的不安。因為炸彈隨時會爆炸,又隨時會熄滅,他摸不清你的情緒。

但是當你一時失察,處罰錯了的時候,還是得很正式地向孩子道歉,對不起!爸爸媽媽錯怪了你!你的道歉,更能感動孩子,有時候父母道歉的畫面,會留在孩子心中一輩子。

最後讓我再說個故事:

我有個朋友小時候非常頑皮,總被他爸爸痛打。有一天他蹺課,去租書店租了一大套漫畫書,回家躲在房間看。突然門開了,他爸爸臉色鐵青地走了進來,把他手上的書搶過去。他坐在椅子上,不敢動,聽到背後父親翻書的聲音,心想接著就會重重一巴掌打下來,而且租來的書都會被撕爛。

但是那天他父親沒打也沒撕書,只歎了口氣說:「你大了!自己知道什麼是錯。我不打你了!快點把書還回去!」那該挨打卻沒挨打的畫面,他一輩子沒忘。從那天開始,他爸爸再也沒打過他,他也再沒逃過學,後來考上醫學院,現在是紐約著名的醫生。

>劉墉談親子教育的40堂課:斜槓教養,啟動孩子的多元力,直面網路世代的實戰與智慧

台灣商務 】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劉墉談親子教育的40堂課:斜槓教養,啟動孩子的多元力,直面網路世代的實戰與智慧

執行編輯:Hovis
核稿編輯:Reese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關於作者

專欄作家

想投稿想分享,媽媽經專欄作家換你當!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