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媽媽經主粉ia » 父母「投射性認同」:太懂事的孩子,大都活得不幸福

父母「投射性認同」:太懂事的孩子,大都活得不幸福

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
▲ 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個體神經系統的發育受先天因素的調控(如遺傳基因、母體在孕期中的各種激素水平等),這使得一些人從小就比一般人擁有更高水平的情緒體驗或智力發展,對外部刺激也更加敏感。

作為一個高度敏感的人,這類個體可能會有異於常人的同理心和洞察力。比如當踏進一個房間時,他們第一時間就能感受到那些不易被察覺的細微之處——若有若無的氣味、傢俱的佈局擺設、地板的紋路等。更重要的是,即使對方一言不發,敏感的個體也能輕易識別ta散發出的情感上的信號和微妙的情緒流動。

當房間裡的氛圍有所改變時,他們的身體會自發地有所感應;類似地,當有人難過時,他們也能彷彿是自動地注意到。這一類人的直覺可能相當敏鋭,乃至於有的人會打趣說ta是一個有靈性或“通靈”的人。

然而,在還是一個小孩兒的時候,個體無法用語言來表達自己的感受,也沒有情緒調節技能,所以常常被充斥於人群中、龐雜無序的心理能量所淹沒。過度共情的傾向使這類個體更容易受到功能不良的家庭動力的傷害。因為他們的思慮與感受都更加深刻,因此更容易受到周圍環境的影響。

任何形式的被動攻擊、謊言和虛偽在他們面前都無所遁形,在他們自己意識到之前,可能就已經成為了所有家庭成員的情緒護理員、情緒垃圾桶,甚至成為全家人的受氣包。

對兒童的虐待行為並不是只有身體傷害,更為普遍與隱蔽的是慢性複雜創傷——出氣筒、煤氣燈、長期忽視和隱性暴力等都會在兒童心中留下深深的創傷,但長期以來,這些心理傷害由於其無形的本質而被社會所忽視。

心理,創傷,投射性認同

天性敏感的孩子更有可能被迫扮演情緒護理員的角色,他們不得不早早地懂事,告別短暫的純真童年,以彌補父母的情感缺陷和適應不良。而且由於這種局面可能不是大人有意識的或惡意的行為造成的,因此長大成人後的小孩可能並沒有注意到自己情感上的創傷。

作為情緒護理員的「懂事」小孩

人類受到彼此情感體驗的影響是很常見的;當看到有人傷心難過時,正常人會很自然地想為其提供安慰和支持(Rime,2009)。在大多數人際互動中,我們通過邊緣系統調節彼此的情緒,在與親密的人相處時更是如此。比如,母親會通過模仿嬰兒的表情和孩子一起逗樂或是在孩子哭鬧時以此安撫孩子(Field, 1994)。

心理學家們將這種幫助另一個人調節情緒的行為——不管是讓他們高興起來還是讓他們平靜下來——稱為“外在人際情緒調節(extrinsic interpersonal emotional regulation)”(Nozaki & Mikolajczak, 2020)。 同理心較強的人比之一般人更能感受到細微的情緒波動,往往因為太有“眼力界兒”而被迫要做得比別人做得更多、更好。小時候他們通常會在自己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無意中對整個家庭的情感系統進行感知和調控:

•當看到父母陷入抑鬱時,努力幫助他們分擔家務或試圖改善他們的情緒。

•感覺家裡氣氛不佳時,用開玩笑、出洋相等自嘲的方式來轉移大家的注意力。

•當預測家中即將有一場情緒爆發時,悄悄地收好自己的需求,轉身去保護更弱勢的家庭成員不受傷害。

更有甚者,還可能通過改變自己的自我認同來默默滿足周圍人的需要。比如通過自我障礙扮演一個離不開父母的“笨小孩”角色,以滿足父母成為“稱職家長”的需要。其他的情況還包括通過無意識製造出的心身疼痛或飲食失調來讓父母停止爭吵。原本理所應當天真爛漫的年紀,卻不得不早早懂事,在家人心態失衡時,充當他們的“情緒調節器”,乃至成為吸收他們憤怒、恥辱、自怨自艾和其他不良情緒的“海綿”。

投射性認同

如果你的父母和兄弟姐妹有他們無法處理的情感包袱,他們可能將它投射到外部,使它成為你的負擔。這聽上去可能有些不可思議,但人們確實可以迫使你為他們處理他們自己不想承認和面對的陰影面。在精神動力學中,這被稱為“投射性認同(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

投射性認同是一種無意識的心理策略,即一個人將自己否認、抗拒的感受和品質安置到他人身上。當家中有一個或多個家庭成員正糾結於一種讓他們害怕或排斥的情緒時,比如無助、嫉妒、自我厭惡,他們便可能會盡其所能地否認自己的那一部分,並把它排除在自己之外。然後,他們將這種被自己否認的感受投射到接收者身上。而作為接受者,你可能並沒有意識到究竟發生了什麼,就成了為他們的替罪羊。

比如,內心深處掩藏著恥辱感的姐姐或哥哥可能會將自己無法接受的那一部分“分裂”出來,然後把它丟給你,並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讓你感到自卑和羞愧,在自己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讓你替ta消化了ta深藏的恥辱感。

再比如,父母把自己討厭的、無法處理的自我厭惡部分投射出來,傾瀉到在你身上,於是這些一開始本不屬於你的恥辱和自我厭棄如跗骨之蛆一般伴隨你的成長而日益壯大。投射性認同比單純的投射行為更加隱蔽、破壞性也更強。如果投射者對你的影響足夠大,投射持續的時間足夠長,那麼ta針對你的投射性認同就可能會侵蝕你的自我意識(Minnick,2019)。

通過直接或隱微的操縱,投射者能夠觸發你的情感反應,對你造成真正意義上的自我同一性混亂。這是一種嚴重的個人邊界的侵犯,精神分析學家比昂將其描述為“產生了一種不屬於自己的想法”。

投射性認同最令人不寒而慄之處在於,它在很大程度上是發生在一種無意識的、右腦與右腦之間的交流層面上。投射性認同是我們前言語自我(preverbal self)的殘餘,繞過了理性的成人自我。你的家人多數時候並沒有意識到他們在做什麼。他們的行為是出於自己絶望的、創傷的一面。受此影響,你可能一直都在不知不覺中接受他們的投射性認同。

擺脫投射性認同的第一步是意識到它的存在。當你確實識別出自己身上存在投射性認同之後,可能會陷入暫時的否認,或對投射者的憤怒或怨恨中,但這一步的最終目標是接受已經發生的事情,勇敢地面對真相。

話雖如此,探查並分辨這種不良家庭互動模式的過程對大部分人來說是相當具有挑戰性的——它會從根基上衝擊你的世界觀——想要保護家人的那一部分的你感到內疚,試圖繼續否認自己受到的傷害;又或者習慣於自責的你害怕拆穿童年時候的真相所可能帶來的改變。

但承認並接受事實其實並不是為了追責或自憐,它是一個發現真實自我的機會,也是釋放空間幫助你獲得療愈和成長的機會。在還是一個小孩的時候,你大部分時候都是身不由己的,但如今你已經具備遠離有害環境的選擇權。

你可以設定個人邊界,對任何企圖越界的人說 “不”。但更重要的是,你可以在心理上拒絶接受有毒的投射性認同,重新找回真實的自己。

推薦閱讀
如何建立孩子的自我認同?覺得值得被愛和擁有幸福
心理學家:給孩子「有條件的愛」,可能會形成「早閉型」自我,無法認同自己

關於作者與本篇文章

專欄作家

想投稿想分享,媽媽經專欄作家換你當!

我覺得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加入媽媽經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

推薦閱讀

看過來!巧虎米餅超級讚5星好評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