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婚姻真心話 » 5種人最容易陷入感情不平等!越覺得「我不配」,對方越可能去找更好的

5種人最容易陷入感情不平等!越覺得「我不配」,對方越可能去找更好的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作者\愛心理

這篇文章我想要談一談關係裡面的一種感覺,叫做「我不配」[1]。

● 我不配和你在一起

● 和我在一起只會拖累你⋯⋯

● 你會不會覺得我是個麻煩?

● 你會不會覺得我很煩?

● 你願意和一個有病的人在一起嗎?

● 我賺的錢只有這樣,你真的不會嫌棄我嗎?你家人真的能夠接受我嗎?

感情裡的地位不均

這是一種「心理地位的不平等」[2],來自於社會方面各種的期待跟壓力。不論你和對方的社會地位到底是如何,你在心中就已經預設的某一種不平等、預設的自己不配、預設了對方很可能有一天終究會離開你,去找更好的「歸宿」,這樣的狀況最容易發生在下面幾種關係當中:

● 社經地位差距很大的伴侶

● 其中一方有心理疾病

● 其中一方家庭狀況很複雜,需要負擔很多情緒跟債務

● 其中一方表現過好,讓另外一方很沒有自信、被比下去

● 對方的職業環境有很多「更好的選擇」

研究顯示,即使是在伴侶關係當中,我們仍然會跟自己的伴侶做比較(social comparison)[3],一方面可能嫉妒他的成就表現得比我們好,但另外一方面比這個恐懼更加恐懼的是——我們之間差距這麼大、我們的生活有如此多的不同,會不會有一天,你就會離我遠去,去找一個和你比較像、比較配的人在一起?

懷抱著這樣的恐懼、以及心理地位的不平等,可能每一次的約會你都有一種忐忑不安,每一次的聊天,都像是一種測試,測試他會不會走、測試他會不會消失、測試這樣的幸福是不是只是短暫而已、測試這段關係是不是如你自己所預期:我不值得被愛、不值得被珍惜、不值得擁有這樣過分幸福的愛情。

如果在你的測試之下,對方真的開始覺得厭煩、覺得嫌棄、覺得「你為什麼一直問同樣的問題」、甚至露出一點覺得不耐煩的表情,那麼你終於就可以驗證你心中那個懸置已久的假設——你看吧!像我做這種工作、像我這種身分地位、像我這種出身、爸媽關係不好,身心狀況又有病的人,果然是不配和這麼完美、地位這麼高、賺這麼多錢、又有自信的你在一起[4]。

於是你罹患了所謂「果然成癮症」[5],在一次又一次的自我否定當中,不斷地收集資訊,去驗證自己的不值得,然後也在每一次的「果然」當中,獲得一種小小的快樂,以及最深最深的悲哀。所以,你也很珍惜很珍惜每一次可以幻想、可以快樂、可以被寵愛的時刻,但同時內心當中有一種忐忑,很擔心這樣的幸福有一天會消失,很擔心有一天夢會醒來。

(以下有雷)

必然會醒來的夢

就像是《做工的人》裡面,那個把檳榔西施當成「女神」的阿全(薛仕凌 飾)。他只有一輛小小的破卡車,沒有房子、沒有住的地方,每個月賺的薪水拿去繳罰單都還不夠,只能夠睡在車上、在路邊洗澡。每次和女神(孟耿如 飾)相聚的時刻,是他最快樂的時刻,可是也是挑戰他最多自信的時刻。

圖片:大慕影藝

他看著女神檳榔攤前面貼的,用印表機列印出來的「我想買的包包」,嘴巴上面雖然說「我買給你呀!」可是心裡面卻知道,連住的地方都沒有的自己,眼前這段若有似無的愛情,隨時都可能會銷聲匿跡——只要有一個富豪經過,買了檳榔、把她接上車廂、甚至願意包養她,她可能就會選擇這個「翻身的機會」,而不會選擇「每天下班都去找她買200元檳榔、一起打屁聊天、陪伴他度過很多歡笑時刻」的這個工人阿全——這是一種從起點就可以看到終點的悲哀。

既然這個夢最終都會醒來,為什麼要讓自己「有夢」,要讓自己承受曾經有擁有,但終究會失去的苦痛?就像是片子裡面的阿祈、阿順、阿全「噗嚨共三人組」,每天做著發財夢,從花大筆錢迎請四面佛被詐騙、把一個涼亭圍起來打算蓋一座廟、到養鱷魚打算去做鱷魚皮皮包等等,每一天都是在幻想與做夢當中經過,可是相較於他們的夢想(或者說是妄想),現實卻是如此的殘酷,不但沒發財,還賠了一屁股債,繞了一圈又回到原點。

那些想賺的錢、想做的事、相愛的人,終究不會在自己的手裡面。可是他們就還是持續作夢,好像懷抱著一種不甘心、不服氣、我一定要贏回來的「鱷魚精神」,咬了就不放,想要賭一把!

推薦閱讀:另一半出軌的訊號來自於第六感?淺談婚姻中的「莫非定律」

永遠也追不到的人

也像是片中曾和阿欽(柯淑元 飾)在一起的前女友秀玲(林韋君 飾),最後嫁給了餐廳的大老闆,他只能遠遠跟蹤著到他們的豪宅。

影片當中有一段我印象非常深,阿欽和黑色轎車一起在等紅綠燈的時候,他看向轎車的車窗裡面,昔日的前女友秀玲正在跟他現在的老公聊天,他心裡其實清楚,她可能沒有那麼愛他,可是因為金錢、因為地位、因為阿欽是工人、因為阿欽過去有一段荒唐的過程,所以他只能夠眼睜睜地看著眼前那個很愛很愛的人,搭著或許自己一輩子也買不起的車,開往那個十輩子也買不起的別墅。

阿欽他在漆黑的車窗面前,看到的不是秀玲,而是他自己的鏡像(因為車窗太黑,裡面太暗,外面太亮)——那個歷經滄桑,眼睛因為日夜工作充滿血絲,可是卻不論如何也追不上她的自己。

這是另外一種「我不配」的心情——我想要給妳幸福、我想要讓妳過上好生活、我想要我們之間有未來、我想要牽著妳的手、帶著我們的小孩一起長大,可是這些一切又一切的「想要」,卻因為我的身分、我的地位、我的出身、我是工人,變成一種奢望。

我只能夠在夢裡見妳,只能夠在夜裡焊著鐵的時候想著妳,只能夠在窗邊抽著煙、喝酒、吸著毒品,想像著自己如果有一天能夠翻身,想像著如果我們還在鬥陣,那些很美好,一起歡笑的曾經[6]。

圖片:大慕影藝

原來,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並不是天和地,也並不是我在你面前但是你並不知道我愛你,而是我們明明彼此相愛,卻因為現實地位的考量,只能夠遙遠對望,而無法真正在一起。這才是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

練習跟自己說:我值得

我記得多年前,我曾經看過一篇論文在談這種「我不值得」的感覺[7],不但會讓你和對方之間形成一堵巨大的高牆,也會讓你每天活在「對方總有一天會離開我」的忐忑跟絕望裡,而且,在你不相信「自己是值得的」之前,對方再多的保證(reassurance seeking )[8]、再多的承諾、都會讓你心中有一顆無法消化的小石頭,卡著你的呼吸,也卡著你們的關係。

如果你總是覺得自己不配、總是覺得自己的社經地位和對方相差甚遠,就連你自己也不想跟這樣的自己在一起,那該怎麼辦呢?

過去我經常建議大家可以做一件事情:就是每天早上起來,練習跟自己說「我值得被愛」,然後兩隻手擁抱著自己的胸口,感覺到自己對自己的照顧跟關愛。但有些人表示,這樣子反而會有反效果,這個弔詭的動作法會讓他想起自己是多麼的不值得、多麼假掰。

所以這裡想要提供另外一個方法,就是「承認自己很多地方不值得,但也有一些值得的部分」。

對方會跟你在一起、當初會選上你,勢必代表你們之間有一些其他的關係所無法取代的東西,例如你曾經的經歷,讓高度防衛的他,有一種「被走進心裡」的感覺;例如你們擁有共同的想法和過往,讓你可以提供他一種「別人不能懂的懂」;又例如,你所經過的那些風雨,提供了他一種從來沒有看過的世界的模樣,他在你的生命裡面得到了很多的故事跟滋養⋯⋯

這些一切的一切,都是你「值得的一小部分」,儘管你可能賺得錢不多、社會地位不高、甚至還有病,但這並不妨礙你有些部分是一個很值得被寵愛的人。

如果你終其一生都沒有辦法在你的關係當中消除「我不配」的這種感覺,那麼也沒關係,你只要試著先練習跟自己說:「對啊,我大部分的時候都不配,不過有時候配」這樣就好了。那個一點又一點累積起來的信心,雖然不一定能夠延續這段感情,但或許會讓你在享受幸福的時候,內心更為平靜,而不是一邊幸福一邊擔心,害怕這個幸福總有一天會墜落。

推薦閱讀: 不是嫁對人就好,女人成功的三張牌

所有的關係,都必然有權力的高低,這個高低是一種動態的平衡,你的伴侶在某些地方或許贏過你,但你勢必也在某些地方擁有較高的權力,這樣的一種高低動態平衡,才能讓這段關係繼續下去。而如果你發現,自己會不經意地貶低關係中的自己、或者是這段關係已經嚴重失去平衡,那麼你該真正解決的問題並不是「我不配、我不值得」的疑慮,而是重新檢核,對方到底是愛你,還是愛你們的曾經?

註解參考文獻與延伸閱讀

[1] 研究顯示,先生的收入比較低的確會增加離婚的風險,家中的存款以及小孩的有無也跟離婚有關。所以說穿了,愛情真的不能夠拿來當飯吃,錢跟小孩還是得要考慮進去。Weiss, Y., & Willis, R. J. (1997). Match quality, new information, and marital dissolution. Journal of Labor Economics, 15(1, Part 2), S293-S329.

[2] Wesner, K. A. (2008). Social comparison of romantic relationships: The influence of family, friends, and media.

[3] 研究顯示,人格特質比較焦慮、過分敏感神經質的人,在感情當中容易會有這樣子「和伴侶比較」的狀況。詳細請參考Krizan, Z., & Bushman, B. J. (2011). Better than my loved ones: Social comparison tendencies among narcissists.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50(2), 212-216.不過,當你把自己跟伴侶看成是「一體」的時候,這種威脅感也會降低。詳細請參考Gardner, W. L., Gabriel, S., & Hochschild, L. (2002). When you and I are” we,” you are not threatening: the role of self-expansion in social comparis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82(2), 239.

[4] 例如,憂鬱或低自尊的人經常會有這樣子的思考模式,因為和他的自我價值感比較符合。Orth, U., & Robins, R. W. (2013). Understanding the link between low self-esteem and depression.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2(6), 455-460.

[5]《想見你》為什麼你會想試圖證明「他其實並沒有那麼愛你」?

推薦閱讀:這個狀況下,男人比女人更害怕離婚!在婚姻中的男人比女人更現實嗎?

[6] 其實,阿欽這裡有一種生氣,生氣自己、生氣對他、生氣為什麼我們那麼多的美好比不上金錢,而有些時候,我們會對伴侶表現出負面情緒(甚至事後好後悔),可能是因為我們相信「如果我這樣子做,可能對我們之間的關係有用」,比方説我摔安全帽、憤怒大叫,雖然會讓你覺得不舒服,但根據以往的經驗,你就會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真正正視我的問題,所以我就會持續做這件事(可以期待下一集阿欽和前任的互動)。

實驗細節可參考Tamir, M., & Ford, B. Q. (2012). When feeling bad is expected to be good: Emotion regulation and outcome expectancies in social conflicts. Emotion, 12(4), 807.

[7] Wood, J. V., Heimpel, S. A., Manwell, L. A., & Whittington, E. J. (2009). This mood is familiar and I don’t deserve to feel better anyway: Mechanisms underlying self-esteem differences in motivation to repair sad mood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6(2), 363.

[8] Shaver, P. R., Schachner, D. A., & Mikulincer, M. (2005). Attachment style, excessive reassurance seeking, relationship processes, and depression.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1(3), 343-359.

愛心理】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我不配」症候群|你真的願意跟這樣的我在一起嗎?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立即完成免費索取【滴雞精】►►►

關於作者

愛心理:探索心理認識自己的最佳平台

舉辦線上線下知識性講座,也舉辦深度工作坊與沙龍,致力於將心理成長的觀念推動到全世界華人國家,讓除了台灣以外的華人,也可以獲得心靈滋養,以「愛」之名的命名,因為我們相信,當你認識自己、接納自己、喜歡自己,你就能感受到愛,也能給予愛,讓自己與身旁的人過更好的生活。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