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婚姻真心話 » 令人心疼又心碎:一粒麥子,致曾在我懷裡的勇氣可貴

令人心疼又心碎:一粒麥子,致曾在我懷裡的勇氣可貴

一粒麥子,致曾在我懷裡的勇氣可貴。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作者\勇媽
11

【前言】

每次,在某處發文,被路人甲乙丙問:『小貴是怎麼死的?』我心裡都會暗暗想著,要多麼不體貼才能發出這樣的問句?畢竟我回答雖然只需要一秒,那也只是一個對問者可有可無純粹拿來滿足好奇的問句。

身為失去她的我,卻是一定會含著淚、揪著心回答的,在提問前,你有沒有想過你為什麼這麼必要知道任何其實你不曉得也沒關係的事?而且用這麼不體貼的身份和角度詢問?不過,雖然百般不想回答那些沒禮貌的路人甲乙丙,在小貴生日的時候,本來就想開始連載從小貴離開一直到現在,我們一家(至少我能說說我自己)的生命被徹底的翻轉,有很多意外、不可思議且豐富美麗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光是這些,就值得分享這段生命見證,這是一段非常非常特別的日子,對我而言。

說這故事,生日當天、過幾天,還是讓我相當猶豫,因為要回想這一整段經歷,確實一定會心痛難耐的。不過,我向上帝禱告,求神給我勇氣和智慧,希望這段生命見證,也能幫助許多像我一樣失去孩子時常感到痛苦的母親或父親走過傷痛,於是想想就今天寫吧,雖然我不曉得明天就要去花蓮的我,今天能不能順利連載完畢?剛剛拿了包衛生紙放在桌上,不曉得連載完畢前一大包衛生紙會不會用完?畢竟一直到現在,只要想起這件事的任何細節,我還是會流眼淚,不管再怎麼覺得自己夠堅強能好好細述了。

不論如何,為我加油,因為想到也許自己的經歷可以深深安慰許多還在深淵哭泣的父母,就覺得應該鼓起這樣的勇氣,身為小貴的媽媽,也應該要為小貴在這世界上短短兩個多月生命竟然如此燦爛,像為她拍照留念那般留下這段紀錄。

【一】

22

成為一篇新聞,其實這對我來說不是新鮮事,上新聞這些年已經好多次,上廣播電台、上報章雜誌、上新聞,對於我而言也從來沒有特意的去存留那些事,因為對我來說資訊快速的現在,哪怕在媒體的任何一次曝光,也頂多像在他人耳邊輕聲說句聽過即忘的話,對我自己來說,任何新聞也沒有榮耀到值得紀念一輩子。

紀念一輩子….的新聞,很諷刺的,在2013年8月某一天,我上了,即使內文並沒有提到我,事實,也不是新聞內頁所寫的那般。事發那天,記者像預知一樣早早就在樓下,像猛獸伺機撲像獵物那樣等待著,不過這整件事的筆錄一直到早上四點半才結束,所以我想內文很可能是聽說的,至於聽誰說?我就不得而知了。先簡介一下我的二寶生活好了,小貴在懷裡的時候,我喊她叫導演。

33

雖然我也非常愛她、期盼她,不過懷導演的期間,我被下了第一本書臺灣好食在的最後通碟,這本已經弄了三年的書,在今年八月一定要在市面上架,於是從懷小貴一直到生產前,我頂著大肚子,環島不曉得幾次,就為了好好完成這本書。所以對於胎兒小貴我一直一直覺得很抱歉,因為我是一個只能一心一用的人,當時寫起書來,導演不像姐姐有很完整的孕期記事,也從來沒有被我特地的如何對待,整個孕期我都在好初站櫃台打工和採訪小吃中度過。

很多人笑說寫一百多間小吃應該胖炸了吧?很意外的,因為懷小貴的時候採訪的勞累和嘔吐,讓我整個孕期只胖了兩公斤,也沒有因為吃小吃懷孕胖炸,我最常常想起的懷導演一幕,是一早兩點多藏鏡人載我下南投,我拍完謝媽媽肉排飯,直接站在旁邊吐到尿失禁。所以整個孕期,我常常在藏鏡人的加油聲裡度過,交稿迫在眉睫,挺肚子完成這一間又一間的採訪,如果不是靠他和阿勇,我應該沒有辦法做到。

還記得從電話裡得知自己的書終於印成書的那天,我推著小貴帶阿勇去公園,但一路都是哭著的,那一整天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畢竟寫那本書過程非常辛苦。就因為覺得孕期愧欠小貴,所以她出生後算是彌補心態吧?

我非常非常愛她。說真的,也許是因為生這胎媽媽的心態已經成熟一些,小貴是我最討厭的雙子座,(個人的小偏見)我以為我會跟她合不來,她也是傳說中那種黏媽媽的寶寶,一沒有看見我,就立刻會哭,但意外的是,生了這種我以前覺得我無法接受的寶寶,竟然覺得很幸福,每次看見她,都很意外自己能這樣耐性對待寶寶,而且一天比一天愛她。

小貴非常喜歡和我說話。小貴的名字,對了!當時我覺得姐姐陳勇嘉的名字勇氣可嘉就已經是絕妙之作,沒想到,爺爺取了一個意想不到的好名,所以小貴的全名叫作:陳勇貴,勇氣可貴的勇貴。懷艦長的時候雖然不曉得她會叫什麼名字?

就已經為她取了英文名字:Ingraid(意為勇敢的女子)

當時覺得爺爺取的勇嘉根本就是這英文名的中譯,小貴在月子期間,我發現另一個勇敢女子的英文名字:Inka,發現姐妹倆的英文名字應該倒過來才是真正的中譯,

姐姐勇嘉應該叫Inka,

妹妹勇貴應該叫Ingraid。

現在看到這兒,應該可以發現,我是很片段、很零碎的正回憶我們相處的日子,雖然我非常非常愛小貴,其實在孕期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
當時就有一種會出事的兆頭,總覺得奇怪。我從小就是一個奇怪體質的人,能做預知夢,也常常會有兆頭,所以其實我相信任何事都有先兆雖然無法避免。我一直以為是我會死,也許是我死在產檯上也說不定?所以我去生產的當天,我像去旅行那般,在陣痛的時候,把在孕期最末製作的小貴明信片拿去寄送,上面寫著我對每一個人的感謝和種種。還有,不知道為什麼?孕期時,傳道書就常常在我心裡,像秀字幕那樣秀在我心上。『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

殺戮有時,醫治有時。拆毀有時,建造有時。

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跳舞有時。

拋擲石頭有時,堆聚石頭有時。懷抱有時,不懷抱有時。

尋找有時,失落有時。保守有時,捨棄有時。

撕裂有時,縫補有時。靜默有時,言語有時。喜愛有時,恨惡有時。

爭戰有時,和好有時。

這樣看來,做事的人在他的勞碌上有什麼益處呢?我見神叫世人勞苦,使他們在其中受經練。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裡,然而神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傳道書第三章:1~11節)

當時在那明信片上,除了小貴的超音波微笑照,印的正是這段在孕期中常常出現在我腦海的經文。除了這個,我憶起所有的奇怪兆頭,還有一直一直處在施工中。當時非常誇張的,我家樓下施工了大概好幾個月吧!然後當時連回北港也遇見施工,到處不管去哪都遇見施工,也許,那時就意味著:『拆毀有時,建造有時。』

不過,就像你們知道的,後來我生產很平安,只有導演是以吃到大便出生這樣荒謬開場外,生產並沒有發生我預料可能會發生的事。而且小貴出生後,一直都是進度超神速寶寶,非常健康且硬頸。我也是個神勇的二寶媽,大家都說一打二之後就知道辛苦,當時我確實知道了,卻享受其中。

44

我想起,當時我常常自己一個人,帶兩個去玩耍,那天我背著擠奶器、大單眼(5d3+16-35)、一堆玩具和換洗衣物和包巾,

55

想起在沙灘上為小貴擠奶。
66

那天小貴才兩個月剛滿,她搭了她人生第一次船。

88

姐姐勇嘉是勇敢的寶寶,當時常常跟我們度過許多不可思議的旅程,妹妹勇貴更是,她如果沒有離開,那個星期的周末,原本我們即將帶她進行第一次環島。說到兆頭,生出勇貴後,我常常都感覺幸福得不可思議,覺得人生的藍圖因此就圓滿了。但莫名其妙,每當我這麼想,腦中就會有一個壞念頭閃過:「這樣的幸福,也許就會戛然而止…..。」

最讓我擔心的,是腦海中的經文從傳道書換成了:「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12:24)當時未解的兆頭之謎還有一個,就是我常常聽見垃圾車的給愛麗絲,每天幻聽的程度已經到非常誇張的地步,一直到現在,我還是沒有辦法解為什麼是這首曲子?或幻聽這曲子到底有什麼樣的意涵?也許有天有人可以告訴我。ps:關於這些兆頭,還好我這人有點透明,所以我許多網友都曾在這個階段聽我說過這些事,莫名其妙的竟然成為一個留存這些事實的證明。

【二】
99

(↑夜曝某天颱風夜家裡停電,不知道為什麼那時覺得每一幕都很值得紀念,還好有拍。)「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12:24)事發的那日白天,一切平靜,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看見懷中的小貴,腦內又浮現這句經文,但因為那陣子剛好逢洪仲丘事件,所以我把腦中浮現的經文推在洪仲丘事件帶給我的啟思上。
100

小貴是個黏媽的孩子,如果爸爸不在家,我一刻不能離開她身邊,如果我使用桌機電腦,必須一手抱著她一手打字。不過這個時候的小貴已經力大無窮到可以彈離我的臂膀,實在不想這樣工作,所以前兩天我才新買了筆電,新書還在宣傳期,這週就要第一場簽書會,我必須一邊過著新生兒媽媽、新手二寶媽、三小時一趟擠乳的乳牛日常,且一邊擔心著其實不少工作等待著。之所以我很重視這本書,除了它真的是非常辛苦才完成也應該視為孩子的。

另一,就是它是我們一家人齊心協力的作品,尤其在母腹中的小貴,應該為了媽媽寫這本書吃了不少苦。不過,因為新筆電跟我還不熟,我不會使用新筆電修照片,也不會使用新筆電製作投影片,隔天剛好藏鏡人休假,距離簽書會兩天的這天晚上潭美颱風,我擠完一趟奶,拜託藏鏡人顧小貴,讓我有段能專心的時間,我必須快點把簽書會要使用的power point做完。於是藏鏡人接手寶寶和阿勇,我一個人關在已經荒廢的工作室裡開著冷氣用桌機,這大概就是身為二寶媽之後第一次一個人獨處,所以我得非常專心加速工作,好趕在下一趟擠奶前完成大部分桌機才能做的工作。

就在我極度專注的當下,晚間十一點,我聽到藏鏡人瘋狂敲我的門,隔著一道門發出一個非常非常非常可怕的聲音,那個聲音第一時間我無法辨識他說的是什麼?直到我打開門時我聽懂他說什麼的時候,我發出了比他更可怕的聲音。

他說的是:『媽媽!!!!!!!!!出事了!!!!!』

我看見藏鏡人,抱著臉色發白的寶寶,嘴角和鼻子都有一點血,他要我快點打電話叫救護車,他一邊把小貴放在地上瘋狂做心肺復甦術,他的臉沾了小貴的血。我失控的尖叫,聽說那天晚上的尖叫一條巷子都聽見了,但那個當下我完全無法控制自己,我像瘋了一樣,失去理智,完全不知道電話是該撥幾號,於是第一時間我撥了110,對著警察大哭大叫著:「救護車!!!!我要救護車!!!!!!救救我的寶寶!!!」但因為我發出來的聲音已經不太近似語言,我敢說那種聲音,真的比生產當下發出來的更可怕,

不過當下,我完全無法平靜一點點的說話,我想警察應該聽成糾紛,而在腦筋亂成一團的那時,我突然想到自己應該打的是119不是110時,又急急掛掉110,打給119時電話一頭的護士小姐試著安撫我,要我跟著她說的做,但我真的做不到,我把電話給藏鏡人,只瘋狂尖叫大哭著看他一邊照著電話一頭的指示對小貴進行急救。

那通電話並沒有聽得太久,警察和救護車都到我家樓下。在家裡的每一幕,現在都像慢速播放一樣在我腦內放一次,最後一幕,是藏鏡人嘴邊都是血抱著小貴,我披頭散髮穿著睡褲牽著阿勇,一家人衝進雨裡坐上救護車。到醫院的這段路明明應該只要幾分鐘,但我覺得超級漫長,我從來沒有想過會在這種狀況下坐進救護車。在救護車裡,醫護人員為小貴戴上氧氣罩,天啊!那是我的寶寶嗎?是我剛剛才抱著的寶寶?

【三】
111

一到醫院,藏鏡人抱著小貴衝向急診室,我牽著阿勇拔腿狂奔,當下的我絲毫不在乎路人看我的眼光,我渾身不住的顫抖,從心裡涼到皮毛,當時我只希望抱住一個人,誰都可以,極度想逃離這一切,坐在急診室外頭,我不住的哭、不住的哭,打電話給我娘家的家人們,他們立刻趕到亞東醫院。

我媽媽和妹妹幫我帶開阿勇,她看起來什麼都不知道,還笑嬉嬉的跟阿姨玩,急診室裡的每一個人看起來都很著急,每一個人都對著我提我答不出來的問句。只有我爸爸,我看見他在我身後一直為我禱告。爸爸開始為我禱告我也開始向上帝禱告,沒想到,當時腦中一片空白的我,禱告只有一個:

『上帝,如果這是祢允許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求祢讓我能勝過。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我只求祢,讓我能夠承受。』

在這過程中,我看見不管是路人,還是警察,本來都用一種可怕的眼神看著我跟藏鏡人,但我發現有一個警察聽見我的禱告,他開始保護我。那是我在這個事件中上帝為我安排的第一個天使,原來那個警察是教會的弟兄,他是一個菜鳥員警,剛好那天值班。在那個當下,只要有一個人眼神溫柔,其實就給了妳十足十的勇氣面對接下來發生的任何事。

到現在仍很感謝他,我想起那天我們回家看第一現場的時候,他幫我擋住守在我家樓下像死神一樣的記者,也幫我撐傘,他也為他因職業倦怠而感到不耐煩,對我們出言不遜的學長向我們道歉,我覺得他是一個想起來就覺得溫暖的警察。因為急救好像並沒有效果,醫生出來問我們決定如何?那個當下,不知道為什麼,心中開始有一股強大的意念支持著我面對,我看著藏鏡人,他說他沒辦法再看小貴急救,小貴的胸腔都因為急救而塌陷了。

我流著眼淚告訴醫生,讓我去看看孩子,跟她說說話,而急救…..我們決定放棄。奇妙的事發生了…..我走向小貴的病床前,把手架在她的腳下,平常,只要我把手架在小貴的腳下,她都會踢我,她踢我又大力又帶勁,這是我最喜歡的打招呼方式。我把手架在她的腳下,這次,小貴沒有踢我了。不過,全急診室都安靜了下來,因為,小貴開始心跳,剛剛不管打強心針也好、心臟按摩也好,小貴都沒有辦法恢復比較看得出來的心跳,所以這個時候,小貴開始心跳,護士和醫生面面相覷。

但我知道,那是小貴愛我,她即將要走,給媽媽特別的禮物。非常非常非常特別的,相信應該多數的媽媽都不曉得孩子和自己的連結確實深到自己無法想像的地步,我本來就聽過母子連心,但孩子要走的那一個時刻,早就不再受宮縮痛的我,開始像分娩當下那種宮縮,極度疼痛開始大力的宮縮著,整間急診室都靜了下來,好像平時我跟小貴單獨在床上。

我忍著腹痛對小貴說:

『妳知道的,媽媽非常非常非常愛妳!永遠永遠永遠都愛妳,妳是我的小貴貴,小貝貝,媽媽的小貴貴小貝貝,謝謝妳來當媽媽的寶寶。』

就像我們每天一起玩的時候一樣,我對小貴逗弄了一下,在我因站不住了轉身出急診室門口的同時,小貴,心跳停止。我們一家人,一起推著小貴的病床,走向傳說中的太平間,而事件並沒有在小貴心跳停止便結束,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時候心已經碎成一千片一萬片的自己,能夠再怎麼拼湊回去。

【四】
112
那天在太平間,

法醫第一時間先初步檢查了小貴的身體,但因為沒有外傷,他說要擇日複驗,離開醫院後,我們必須先跟著警察到第一事故現場,讓警察做鑑定,接下來再到警局做筆錄。說真的,那天在我關上房門後,到底發生什麼事我真的不曉得,因為難得能夠有段專心的時間,就一定會非常專心。所以後來經過幾小時稍微的沉澱,我才真正平靜的面對這件事竟然發生在我身上。那天臉書千百個訊息問我發生什麼事?

我一個都沒有回,我懂他們為什麼那麼關心,因為小貴是他們日日看著的寶寶,從我懷孕一直到我生產,大家都看著。每天我都會分享我和寶寶和阿勇的點滴,所以我雖然明白他們關心不只是好奇,但我實在沒辦法一一的對任何人回覆。當時,我聽說第一時間,我家樓下的鄰居,板橋板某個修電腦的大大,把新聞連結貼上媽寶板,很感謝平常就熟知我的老媽寶板網友們為我發聲,因為報導內文並不是事實,我沒有給孩子趴睡。現在想起這件事還是非常感謝大家,也對他那麼做感到生氣。不過說真的,一直到做筆錄時,我才知道外頭發生什麼事?聽藏鏡人說,在我關上門後,他跟小貴玩了一陣子,帶她去洗澡,幫她拍了一張可愛的照片。

113

因為小貴想睡覺,所以藏鏡人就到房裡去開冷氣,(客廳沒有冷氣)想說給小貴好睡點,小貴就放在房間床上。這期間他還帶阿勇去洗澡,陪阿勇在客廳看了一下電視,弄弄期間大概兩小時。而這兩個小時,憾事就發生了,當他打開房門看見小貴的時候,後面就是接著敲我房門的那段。其實聽到這段自白的時候,如果是以前的我,應該會非常非常火大,想要怪罪藏鏡人為什麼我常常叮嚀他嬰兒不能離開視線,他都沒有聽進去?但那個當下,上帝對我說話,

祂說:「孩子,妳不是順服我?說賞賜耶和華、收取的是耶和華,我的名是應當稱頌的?要原諒,恨能挑起爭端,愛才能遮掩一切過錯。」

於是上帝賜給我平安也給我智慧,那天一做完筆錄,我跟藏鏡人從警察局走回家。一出警察局,藏鏡人大哭了起來,此生沒有大哭過的他,大哭著對我說:「都是我的錯!都是我不好!我願意被抓去關。」我看著他,握住他的手,說:「現在除了一起面對,沒有別的方法走過,我們失去一個家人,再失去一個都不行。」我們手牽手走在雨裡,我想起這些年來跟著他一起吃過的苦,而在事發之前,我們終於到達我曾經期待的日子,那種平靜安穩非常平凡的日子,覺得一切滿足。而現在,我們沒有選擇,上帝讓事情發生在我們身上,一定是祂認為我們可以勝過這一切,小貴是祂精選的麥子,不會白白的死去,祂是信實的神,祂既然說:「會結出許多子粒來。」那就一定會結出來。那天晚上,我們就這樣手牽手走回已經沒有寶寶哭聲的家,最痛的是,我並沒有退奶。所以,即使是已經失去我的寶寶,那天的晚上我一回到家,立刻擠奶。

我邊擠邊放聲大哭,覺得自己的心臟都要裂開了,好像有人伸手緊緊的掐住它想捏爆它,我敢說產痛都沒有那麼那麼疼痛。我非常非常非常想念小貴,所以我打開我的ipad看她的照片和影片,假裝她還活著,不過非常奇怪的事發生了,小貴一向最討厭我使用ipad,因為那種時候我眼睛就不是看著她,所以這天晚上我一打開ipad,它一直像壞掉的電視那樣蟋蟋刷刷的,小貴,正說再見。我瘋狂大哭,也留不住小貴,我還是得不住不住的大哭,才可以宣洩我的悲傷,除了大哭就是禱告。我想起上帝是風浪中的上帝,祂一定可以平靜我的風浪,而我要做的,
是在風浪裡能夠平靜。

【五】
114

再過來,要面對的問題有很多,

1.法醫的複驗
2.小貴要等到死亡證明開出來才能辦理後事
3.法醫複驗死因才能知道我們需不需負刑事責任,而當時風氣是傾向幾乎都會有刑責難免,如果有刑責,我們一家該怎麼辦?
4.社會局會來查訪,也許阿勇會被安置(?)
5.阿勇也許會有的內在創傷醫治
6.親友們的…..美其名關切
7.家庭的重建

當然,還有最不重要的,我的工作。第一時間就把工作都先暫停,全心處理家裡面臨的風暴。小貴過世後,種種問題接踵而至,雖然極度悲痛,還是要一一面對。光是在那幾天裡,我們不知道覆述了多少遍發生了什麼事,到最後,我冷靜到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的地步。這中間發生了幾件不可思議,得感謝上帝的事,第一件,就是感謝上帝莫名其妙在小貴月子的最後一天,明明就不太熟的于凱夫婦竟然來看我,他們也因此成為這件事裡我很重要的代禱勇士。最奇妙的是,那天在醫院的警察,還有我一直很擔心的社工員,都因為于凱的關係而有連結。因為我請于凱為我代禱,他知道我為社工員的事煩心,結果他打電話到他表哥服務的新北市社會局,沒想到他們正接到這個案子著手處理中,所以于凱也立刻來安慰我,社工員不會優先考慮帶走阿勇安置,於是心中大石就此放下。

說到代禱,我真的要非常感謝上帝用許多新的代禱支助讓我知道,即使是這樣的一路,祂都看顧。當時我除了大p和佳茵、于凱和佳祺這兩對夫妻,是我重要的代禱支助,還有莫名其妙因為食尚玩家團隊傳鑫、涵青無意間不小心按到好友確認的嘉銘,他也在這段時間當中給了我很多心理上的支持,很感謝上帝這樣巧妙的安排,最奇妙的是,當時我跟大p夫婦、于凱夫婦相約要當孕同梯,現在的我們,真的是同梯,而于凱和佳祺即將在下個月喜迎新寶寶。說到那時最艱難的,是在等待法醫複驗的時光,我非常非常害怕小貴要被解剖,因為身為母親真的很不願意她再受任何疼痛。我想起當時,很奇妙的是,懷艦長的時候如果大家記得我,是手作,我瘋狂的手作。而小貴,我什麼也沒有特地為她做過,因為我整個孕期都在忙,但當時,我為了這個非常愧疚和難過,翻出一套一針一線縫的衣服。

115

說也奇怪,這套衣服分毫不差是小貴的尺碼,而這天我才發現,而這天我才發現,這塊布花是螢火蟲,是對於我們一家來說意義很特別的螢火蟲。所以一直到現在,我沒有再特地做過什麼,因為那種對孩子的愧疚真的讓我非常難受,當時因為自己的夢想,所以趕工的都是別人家孩子的衣服,我沒有為小貴做過什麼讓現在的我沒有辦法釋懷,也許還需要一陣子,所以後來我決定不為其他的孩子製衣,當時很慶幸我的股東們都能體諒我。

還記得那天小貴換好衣服,我們從醫院移靈到殯儀館,爸爸抱著小貴,我們坐在運屍車上。腦海中,全是我孕期最末頂著大肚子,在若蘭山莊曝螢火蟲的那夜。說到期間奇妙的事,還有就在我們正愁著該怎麼度過不曉得何時書記官才會通知我們複驗的時候,阿勇莫名的被通知入學。當時,阿勇是夜騎小隊裡唯一一個沒有抽到公幼的,本來想說就再在家一年也沒關係,我其實不太害怕帶孩子,雖然我一邊工作。不過就在這麼奇特的時機點,那天公幼開學已經半天,聽園長說有一個小孩整個早上都在哭,他媽媽決定讓他放棄去唸和哥哥一樣的私幼,就這麼陰錯陽差,本來無望唸幼兒園的阿勇,這種時候入學了。

116 117

於是在本來漫長的等待過程中,我們花了兩三天時間,準備阿勇的新生入學用品和關心她的上學狀況。再花一天去買小貴的骨灰罐,和看小貴要安放的靈骨塔,做為父母,這種時候,為孩子的種種預備極度百感交集。但非常非常幸福也幸運的,勇家是受到祝福的一家人,在這過程中,許多許多朋友都給我們莫大的溫暖和支持。

118

↑當時剛好阿勇四歲生日,朋友們還是特地來我們家為阿勇慶生。那時剛生孩子的大叔吉東和小霜,也完全不在乎的邀請我們到他們家抱抱寶寶,細數每一個溫暖,對當時身處黑暗的我們來說,都像一顆一顆照亮黑夜的明亮星星,是很動人且難忘的。

119

【六】
120

就在事情都準備的差不多那天,書記官終於來電通知,隔天下午兩點,相約殯儀館法醫要複驗。其實,每個人都告訴我解剖的機率很高。但我還是為了這個迫切的向上帝禱告,希望小貴不要被解剖,我捨不得。還記得那天,藏鏡人非常非常非常緊張,家裡的氣氛很緊繃,我們在家一直坐到中午就坐不住,明明約兩點,殯儀館離我家騎車應該不用兩分鐘就能到達,下午1:00不到,藏鏡人說:「走吧!我們出發。」但藏鏡人奇怪的是,他車騎出去,卻不是騎往殯儀館的方向,到處亂騎亂晃,讓我有點不安,我問他:「你曉得今天是跟法醫約在殯儀館嗎?」他過了很久回答我:「知道,但我想靜一靜。」於是我也沒打擾他,就任憑他四處騎。就在這時候,上帝大聲對我說話,祂說:「頌欣,願妳平安。」「願妳平安。」一連說了三次,於是我們就騎到殯儀館,我打電話給我爸爸和處理後事榮成叔叔,他們也趕了過來,在等他們來前,我握著藏鏡人的手,坐在相驗室外面做一個簡單的禱告。法醫的複驗對我們來說是非常有指標意義的,如果順利通過複驗,孩子的身體會發還給我們,我們才能進行後事,而這天是星期五,如果法醫把身體發還給我們,我們就要立刻開始跑一連串流程,才趕得及在公家單位休假前辦理公墓的塔位和火化。

而法醫複驗若有疑問,那除了孩子的身體未必會還給我們外,我們再過來就必須面對究責的部分,那個當下,其實我們家的命運全操之在法醫手中,所以我或藏鏡人和我們一家都非常緊張。那天,除了法醫和書記官,還有刑警和某種警察和不知道什麼人?加上我跟藏鏡人一共七個。我們坐在訊問室,手抖得非常厲害。法醫說:「陳頌欣,妳是陳勇貴小朋友的母親嗎?」「陳**,你是陳勇貴小朋友的父親嗎?」
然後收了我們的身份證,這輩子第一次交身份證是用這麼顫抖的手交付的,當下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在法醫說:「接下來,我們要複驗陳勇貴小朋友的遺體,請問你們有什麼問題嗎?」

我突然哽咽的說:「如果可以,希望你們不要剪破小貴的衣服,因為,那是我一針一線縫的。」

本來氣氛相當嚴肅,每個人都把我們當犯人般的眼神,突然在我問句結束後,氣氛變得哀傷,我看見法醫眼眶紅。我們一起進到一間有著大片透明玻璃的停屍間裡,但我實在沒有辦法看見小貴被這樣翻動,哭到被請出相驗室外,我爸爸一直一直看著哭到雙肩顫抖的我,在我身後為我禱告,我一直一直大哭著,隔著透明玻璃看著法醫和一群員警工作,聽不見裡頭的聲音。當時,上帝突然對我說話:「妳看!妳們是蒙福的。」

我對上帝說:「上帝啊,你沒有搞錯吧?在這種景況下,我的孩子正被驗屍,我是蒙福的?」

上帝非常確定的對我說:「妳是蒙福的。」

我隔著透明的大片玻璃看著勇敢的藏鏡人,他非常勇敢的站在小貴的旁邊,是小貴的爸爸陪伴著她被檢查,一如她還活著他總是會陪她做每一次的體檢一般,我突然覺得藏鏡人比我想像的勇敢非常非常多。過了不曉得多久,他們一行人出了相驗室,藏鏡人對著我大哭喊:「小貴!!!!!!!!!!!」我嚇壞了,以為法醫等一下要解剖。

但很慶幸,他只是因為看了小貴的身體非常捨不得,難過的發出悲鳴,我們再度進了訊問室,這次法醫的態度比剛進來時輕鬆不少。他宣布道:「陳勇貴小朋友的死因,是因病過世。」我跟藏鏡人:「蛤?!」兩個人眼睛瞪大。法醫問我們當天小貴是不是有發燒?完全沒有,小貴當天活動力十足,完全沒有生病。但法醫說驗出血液中的白血球偏高,根據他的判斷,是肺衰竭過世。他告訴我們他也是個爸爸,新生兒發生猝死的機率很高,小貴雖然嘴裡有奶,但不是嗆咳或是窒息過世,因為她的臉色沒有發黑,沒有缺氧的現象,所以他覺得解剖也不一定能查明真正的死因,肺衰竭猝逝病故,是小貴死亡證明書上她的死因。雖然聽到這樣的死因心還是非常疼痛的,但那一詫那被判定為病故,非意外身故,我們一家人都驚訝了。因為這也意味著我們不需要被究責,而孩子的身體也立刻發還我們處理後事,一切都很意外。

感謝神,這樣的結果讓我們能把小貴的後事順利辦妥,便重擔減輕許多,是當下最好的結果。於是,我們那天很順利的跑完各種程序,也在隔週將小貴火化入塔,我們變成有天使守護的勇家,加倍勇。

【完】
121

小貴後事辦完那天,我們一家帶著屁桃去環島,小貴長得很像屁桃,所以那時斯平送我這個屁桃娃娃當彌月禮。這天,是遲來勇家的儀式,帶孩子去環島。

122

就像每一趟帶孩子出門的旅程,藏鏡人和我,心情這次格外不一樣。

123

在小貴月子出關的隔幾天,我們去發彌月禮時,特別把她帶到沙灘上放著拍了這張照,當時我的意念是,我要把孩子獻給我深愛的土地,我們要和土地連結。如果要說什麼,這趟環島的意義,那麼,這趟環島就是讓我把這件事想得更清楚。

124

這趟環島回來,我剪掉了留了幾年的長髮,捐了出去。

125

去刺了一個青,這個刺青的意思黑貓代表著『人生福禍相伴,而幸福是精煉而得的。』下面就是小貴的英文名字。每當我看見這個刺青,就想起我已經是不一樣的人,在小貴的棺木邊、在急診室前狂奔、在病床前流淚的我,已經隨著孩子一起死去。身為一粒麥子的媽媽,要看著麥子結出許多麥子來。

126

我帶著我原先沒有的勇氣,站在小林村孩子的前面,我再也不敢到懼怕或跟他們有什麼不一樣,我跟這些曾經最痛的人們一樣,都是痛過的人。所以帶著傷的我、曾經破碎的我,因為能夠有勇氣,確實做到真正的付出,我的曾經破碎便確確實實的變得完整。而後來,這樣的我,開始敢和想做起許多不敢也沒想過要做的事,並且從一次又一次不一樣的經歷中,更新又更新。我確實像個才從母腹中出生的嬰孩,不管學習什麼,單純而勇敢,不成熟但無懼於心。

127

因為我答應過小貴,我們要做更好的家人,媽媽要變成一個更棒的人,我們要成為讓她驕傲的家人。而此時此刻才真的能知道,家人不是天生會做家人,而是在一次又一次的事件中,能夠確實眼見那難得做家人的緣份,非常珍惜著做家人。而很奇妙的,我們這些日子來,確實是這樣生活的。小貴在沙灘的照片,其實在月子中就上傳天下雜誌參加觸動感動的比賽,因為天下雜誌對我來說有特別的意義,我們是走319鄉交往進而結婚,阿勇是全臺灣年紀最小(一歲十個月)完走368鄉陣市行政區的孩子,那時投小貴的照片,很純粹只是為了支持天下雜誌的微笑臺灣活動。不過沒想到月子時我上傳照片失敗,而小貴過世的當時,卻成功了而且這張照片,竟然得到觸動感動攝影比賽的特別獎,(這也是一個值得大書特書的奇妙故事,我想天下雜誌的記者和我的家人應該都感到非常特別。)因為得到這個獎項,小貴和勇家的故事,才有機會確實的感動觸動人。

128

致詞這天,我說:「願我的勇氣可貴成為全臺灣人的勇氣可貴。」

勇家不是悲傷的一家人,勇家是經過試煉而今有新命運的一家人。

129

上帝是信實慈愛的,祂懷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小貴的麥子在這十個月陸續收成了。「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詩篇23:4

上帝給我們每一個人的功課,都一定是能承受的,小貴的離開,雖然無疑是一場災難、一場暴風雨,但我們一家人,在這段齊心協力走過暴風雨的路途中,還是得到許多若未曾一同經歷很難意會或言傳的美景。因此,我能夠深深的感謝神,為了我擁有小貴、失去小貴感謝神。這使我的生命因為受到精煉而更發堅硬而燦爛,好像鑽石一樣閃閃發光。未來,勇家一樣會帶著這樣的勇氣可貴為深愛的土地付出,我很感謝在這一段路,每一個深深祝福過、為我們家痛哭流淚的人。

130

「神說,地要發生青草,和結種子的菜蔬,並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果子都包著核。事就這樣成了。於是地發生了青草,和結種子的菜蔬,各從其類,並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果子都包著核。神看著是好的。」聖經創世紀寫道,上帝造世界造到果實時,也看堅硬、不可吃的核是好的。

131

我們常看果核是那浪費甜美水果容積的部份,又或者是味蕾絆腳石,子兒吐吐多半不是件享受的事。這讓我想到,甜美的果實有核,就像我們經歷完整的人生某時,總是會遇上那堅硬、無利益、嚼不爛、乍看無意義的部份,那些就好像果核,你會把它吐掉、丟掉邊咒罵它的礙事,還是會好好的端詳它、風乾美化它?甚至,會不會想把它栽種在某個適合的地方,等待天時地利人和時企盼它成為另一株新生命呢?願我們生命中那些曾經讓我們厭棄的部分,都成為新生的可能,願我們好好待它,為它等候,因為神看它們是好的。請把對我們的祝福好好記著,每一個祝福都帶著莫大的力量,還記得那時我的媽媽好友河馬們,齊力為我們家摺了千紙鶴,千紙鶴放在我家的時候,我頭暈到站不起來,因為祝福是有大能力的。

132

↑之後非常常去小林村。我想,現在的勇家應該像八八風災的災區一樣,已經是美麗的新天地了。

133

分享到這裡,很謝謝你們耐心的看完這冗長的紀錄,我終於完成心中懸念的一件事,在小貴成為天使一年之前。那麼,也願我們的勇氣可貴,成為你們的勇氣可貴。

134

雖然這是個悲傷的故事,但別忘了,在小貴生日的那天……,我又發生了奇妙的事,所以勇家的傳說並沒有完結篇呢。

【後記】驚喜的生日禮物!

『因為我們成了一臺戲、獻給世人和天使觀看。 哥林多前書4:9』

不曉得該怎麼形容這一切,前些日子,決定在勇貴生日後,開始連載勇貴離開這世界的紀錄紀念文,也算做一個很正式的生命見證。因為在這短短的十個月間,
我們(尤其是我)發生非常多難以解釋的事,這一切都值得被紀錄下來,只是之前我鼓不足勇氣做這件事。今天大流眼淚的將勇貴寶寶的生日文寫完,決定開始鼓起勇氣有空就做這件事時,突然想到,月經是不是好久沒來了?勇貴過世後,一直都還想再生個寶寶,期間也有些日子很努力,但都沒有好消息,經歷過好些時間的患得患失,對於每個月月經遲到、驗孕、落空非常熟悉。當然,身為基督徒最常做的事就是交託,上帝總是會選最好的時間做最好的安排,於是這個安排竟然不可思議的發生在勇貴生日這天…….。

我自從月經馬英九化後很依賴月月佳這個APP,這個月月經又慣性遲到了,月月佳期間提醒我幾次月經晚到,但因為之前幾個月也都是這樣,本想完全不理它,
畢竟我所有月經徵兆都齊全,就差它還沒來而已。昨天還去做了牙齒,拍了全口X光,再過陣子要開始進行牙齒矯正。今天寫完小貴文,腦中閃過月經還沒來的事,便趁著有尿意的時候,速速騎車去家附近的威安藥房買了驗孕棒,今天還有一款驗孕棒特價兩支150,主婦當然買特價的。因為當時出門就尿急,買回來的時候滿腦子想著家裡如果沒有紙杯我要怎麼使用,紙杯已經被用完,想著應該拿喝完的純吃茶洗一洗來裝尿什麼的,還好一拆開驗孕棒有附那種醫院喝水紙杯,尿太急一回家尿進杯子裡後發現沒手拆開驗孕棒的包裝紙而紙杯又不能擱下,於是這次驗孕就在一陣手忙腳亂中完成。一驗完孕地上一片狼藉,驗孕棒丟著就先清理廁所現場,等看到驗孕棒的時候……它兩條線。我拿著驗孕棒走到客廳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超級超級超級超級超級大聲的嚎哭了起來,哭聲可能比當天事發還更大。不曉得自己為什麼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一直瘋狂的大哭著,哭著打電話給雅莉,雅莉一如往常靜靜的聽著我失控的大哭,不久後,又哭著在噗浪上給老媽媽網友們看我驗孕棒的照片,好像在做夢一樣,立刻拿著另一支驗孕棒用膀胱剩下的一點尿也驗了。

135

GOD!!!是很深的兩條線,完全一點都沒有想要讓我懷疑的兩條線,感謝主,雖然已經生過兩個孩子的我,深知道剛懷上孩子不能代表什麼,就連能平安生下都不能代表什麼,但我還是非常非常非常想要紀錄這樣一天,是太特別太特別的禮物,上帝真的是個特別的神。今天我就這樣哭一整天,打給我爸的時候我也哭著,一直在想我到底該做些什麼好?慌亂的程度可能比我懷第一胎更甚。我也想過還沒有三個月別說的這件事,不過這實在是太應該說的見證,相信上帝賜這個孩子給我,便會力保他平安,畢竟他是個奇妙的禮物。這胎兒要叫什麼名字好?到現在我還沒有想法,腦中一片空白,眼淚止不住一直一直一直滴落。總之,感謝主!那這胎我可能沒有想要太早去產檢,就再等一陣子再跟大家報告這寶寶的近況,請大家祝福我們母子均安。對了,我今天想起一件很奇妙的事,上星期最黑暗的那天清晨(就…江子翠事件那日),清晨四點多快五點,小霜送給我一直掛在我床頭求寶寶的黑貓寶寶襪,突然安然的放在我的肩膀上。半夢半醒間,我覺得不可思議以為小貴回來了,因為那個襪子的勾勾很小又很緊,從來沒有掉下來過,而且更別說會落在離床頭有段距離的我的肩膀(正面)。

當天早上我還特地跟藏鏡人說這件事,他覺得我想太多,我也覺得,不過才掛回去過沒幾天,黑貓寶寶襪的勾子被我不小心壓斷,就沒再掛床頭。現在知道懷孕了,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然每一個祝福都是帶有能力的呢,黑貓襪子知道我再也不用為了寶寶快來而祈求,就掉下來了,是不是很奇妙?也許是巧合也許真的是想太多,但還是個蠻浪漫的故事。我們今天好開心,我想今年應該會很專心的迎接寶寶,一定要平安啊寶寶,我們的兩人三腳又要開跑囉,很期待呢。

Super!勇家】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防嬰兒猝死,新手爸媽如何掌握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呵護寶寶腸胃道

關於作者

勇媽

幾乎沒有邏輯分享著臺灣點滴,唯一的邏輯就是愛臺灣而已。我們是勇家!成員有一個爸爸一個媽媽和一個四歲女娃(陳勇嘉)和一個天使(陳勇貴)阿勇是全臺最小行腳368鄉鎮市行政區的勇士爸爸媽媽的環島次數逐漸逼近牛毛,(開玩笑的啦!頂多是邱委員的髮量)但我們一家真的非常愛臺灣,希望我們行腳臺灣的一點一滴都能與粉絲團的大家分享。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