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懷孕與教養 » 分齡談教養 » 前國防部少將「羅紹和」,父親身教:有能力就助人再窮也會捐米糧

前國防部少將「羅紹和」,父親身教:有能力就助人再窮也會捐米糧

羅紹和,弱勢家庭,食物銀行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作者\今周刊

我們都會提醒志工搬東西要蹲下來,不能直接彎腰。不然食物箱一個十公斤,彎腰搬會受傷。」羅紹和一邊比畫、一邊解說。

五十五歲的羅紹和曾經被媒體封為史上最強的國防部發言人,兩年前政黨輪替,掛著一顆星的他選擇提早退伍,結束三十一年的軍旅生涯。

將軍卸甲歸田,過的不是悠閒的退休生活,而是轉身做公益,如今羅紹和是安得烈食物銀行執行長,每月奔波籌募款項及物資,努力餵養近五千位貧困家庭的孩童。

事實上,以羅紹和當年的高人氣,即使離開軍中,前途依然看好,但他婉拒了不少長官的工作安排與企業的邀約,落腳公益機構。

「我們知道的時候都嚇了一跳,想說電視上那個國防部發言人要來當執行長喔?」安得烈食物銀行的工作人員笑說,後來才知道,原來羅紹和與食物銀行創辦人魏悌香牧師是舊識。在魏悌香的邀請下,羅紹和欣然赴任。

「我已過五十歲,人生下半場想要做點回饋社會的事情。」投身助貧近兩年,羅紹和的臉上少了軍人的剛毅線條,多了溫暖慈祥。他微微垂眼,像是低吟一般,談起自身的童年遭遇,如何影響他做出這麼不同於一般軍人的決定。

幼時身世坎坷
連地瓜都吃不起 還曾被送往孤兒院

退伍前,羅紹和幾乎不提自己的身世,因為同袍中不少人家族父執輩都在軍中擔任要職,家世良好背景堅強;相較之下,羅紹和的父親來自中國雲南,國共內戰時跟著領導泰北孤軍的李彌將軍一路在泰國、緬甸打仗。「朱延平導演的《異域》,演的就是我父親那支軍隊。」

一九五四年,羅父從緬甸撤退到台灣,一九五八年參與了八二三砲戰,「他在運補過程遇襲,頭和背都受重傷,因此退伍。」羅紹和說,父親僅從軍隊領到兩百元安家費,除此之外,身無長物。

離開軍隊後,羅父靠做小生意、賣麵食為生,日子過得清苦,羅紹和與弟弟相繼出生後,家裡的經濟負擔更顯沉重。

「還記得我小時候連地瓜都吃不起,只有餵豬的木薯。木薯有毒,吃多了嘴角邊會發麻。」摸了摸唇,羅紹和笑了起來,他說自己到現在都記得,每天餐桌上的菜色淨是豆豉和蘿蔔乾。

「我五歲那年,家裡真的過不下去,因此和弟弟到孤兒院待了一年。」時隔五十年,羅紹和依然記得孤兒院看起來好簡陋,帶著弟弟的他心裡好慌,後來因為母親捨不得兄弟倆,才又把人接回來。

除了窮困,羅紹和也身處高風險家庭。當年父親在雲南是大戶人家的少爺,來到台灣卻連孩子都餵不飽,「這對男人來說是很屈辱的,所以有陣子父親酗酒,一喝醉就打母親、修理我和弟弟。」母親不堪毆打,曾經在羅紹和國小時離家出走六年,「所以我還有段時間是單親。」

弱勢家庭並不只是『貧窮』這麼簡單,失親、單親、酗酒都會發生。」家暴以外,羅父也曾因為沮喪和無力而企圖自殺,「還好鄰居發現得早,趕緊幫忙送到醫院。」後來父親接受安排,到鄉公所擔任清潔員,「那時在公家機關工作的,子女教育費都可以減免。我還記得國小要拿證明去辦減免時,心裡都覺得很丟臉。」羅紹和笑說他雖不是社工背景,但轉職進入公益機構卻能快速熟稔,就是因為自己年幼時曾走過這一遭。

推薦閱讀:面對剩食「知足惜食」學著把飯菜吃光光,是件有使命感的人生任務

父親正面身教
有能力就助人 再窮也會捐米糧

國中時的羅紹和變得自卑,內心把自己孤立起來,對外則是打架、偷錢,「去教會偷奉獻箱。」曾經鬥毆導致下門牙裂了,多年後他在軍中吃午餐,「一咬牙齒突然斷了,因為牙根都蛀空了。只得趕緊去換成假牙。」想起這段往事,羅紹和笑出聲。

那段蒼白的年少歲月裡,好在教會朋友與學校老師未曾放棄他,「到現在我都還記得我國中導師的名字,他當年打我打得凶,也拉著我不讓我功課往下掉。知道我家境不好,也很照顧我。」

「我一直到大學考上政治作戰學校(現為國防大學政治作戰學院),才知道什麼叫三餐溫飽,而且還有消夜。」羅紹和笑著說,當年讀軍校不但包吃包住還有零用錢。只是第一年因為不適應,常常躲在棉被裡掉眼淚,「但又不敢退學,退學要賠錢啊!我們家怎麼賠得起。」

灰暗的成長經歷,羅紹和不諱言,如今想來心裡難免還有怨,「只是我現在比較能體會父親的苦。」

其實,父親也有正面的身教與言教。羅紹和記得,當年即使再窮,父親仍會省下一些米糧捐給民眾服務站。「父親以前老是說,有能力就要幫助別人。

羅紹和微微一笑說,在食物銀行工作「雖然累,但孩子給的回饋總是讓我很感動。有時去訪視案家,抱著孩子感覺他們在我肩頭上睡著,心裡也會覺得溫暖。」而且,送食物只是打開一個家庭的媒介,進去後可以發現家裡是否有高風險的問題,適時伸出援手。

讓慈善有溫度
盼未來有一天 受助者能成為助人者

食物銀行今年一月共捐贈四八四四個食物箱,每箱平均成本約一千元,全靠捐款和各界捐助物資。

羅紹和,弱勢家庭,食物銀行

「我們還有分嬰兒食物箱和一般孩童的。」指著分類詳細的食物櫃,羅紹和說光是嬰兒奶粉就有好幾種,「有些過敏體質的就不能給他喝一般的奶粉。」說到這裡,他突然一臉嚴肅,正色強調,即使是助人者也得被教育,學會給予「適切」的需求,否則善意只會成為負擔或浪費而已。

除了食物箱,羅紹和也為孩子們規畫生命成長營,帶他們參訪空軍幻象機聯隊、LINE辦公室,到新北市社會局的安養中心當志工,「給孩子們一個使命,這一天要擔任『助人者』。」他還設置「培英」獎學金,讓表現突出的孩子有機會更上層樓,「像我們有個女生,就是撞球冠軍喔!」談起這些孩子,羅紹和盡是開心。

推薦閱讀:營養午餐廚餘每日3噸,惜物、惜食,從品德教養開始

不過餵養近五千個孩子並非易事,去年過年前,羅紹和想為孩子加菜,向廠商訂了年菜,沒想到貨款要結清時才驚覺帳戶存款不足。「以前吃公家飯,從來沒有遇過這種事,真是把我嚇到了呢!」羅紹和咋了咋舌,心有餘悸,「最壞的打算是把我自己的退休金解約,先拿來補。」幸好最後捐款補上,解了燃眉之急。今年他一樣為孩子準備了年菜,但經費上更加小心翼翼,避免像去年得忙著「跑三點半」。

談起這條公益路,羅紹和說他希望能做到「有溫度」的慈善,不只讓人溫飽,還要讓人感到溫暖,「未來也許有一天,曾經的受助者也能成為助人者。」

今周刊】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前國防大將的人生新戰場: 為5千個貧童奔波募食

執行編輯:Hovis
核稿編輯:Reese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關於作者

今周刊

適合喜歡財經、政治、產業、社會、個人成長、生活等多元議題的粉絲。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