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分齡談教養 » 16-18歲 » 大家眼中的壞孩子,背後沒被看到的事,一名高中老師的親眼所見

大家眼中的壞孩子,背後沒被看到的事,一名高中老師的親眼所見

霸凌,家庭,老師,學校教育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作者/陳怡嘉

我在這件事情中, 深刻反省自己的偏見與不周全:我們習慣用自己的經驗去解釋對方的行為,總想趕緊解決當下的問題, 卻沒有細心去追究問題的源頭。

每當那些加害者來到我面前,我總是不懂:「為什麼他下得了這樣的毒手?」「『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不是從小就有的常識?」「過自己的日子就好,為什麼非得要弄別人?為什麼就是要跟別人過不去?硬要惹是生非呢?」

這些基本的人性問題有時真讓人不知從何教起?為什麼總有人喜歡霸凌別人?喜歡這種不斷進出學務處、輔導室的生活,而毫不厭倦呢?

小華到處欺負同學已經不是新鮮事,他毫不反省,也絲毫不怕任何懲處和責罵;當然也不在乎別人是否喜歡他,如何評價他。

沒有朋友,老師反感,教官頭痛,輔導無效,校方也拿他沒辦法,生活既沒目標又沒方向,唯一樂趣就是以捉弄同學為樂,面對這樣一個學生,最終只能反過來勸其他學生能避則避,能防就防。

小華的爸媽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他雖然判給了爸爸,但爸爸幾乎很少回家,對媽媽的回憶也很薄弱。小華跟著爺爺、奶奶、大伯一家過生活,大伯有三個孩子,年紀跟他相仿,雖然大伯待他如親兒子,但他始終有寄人籬下的感覺。

那天放學,有其他老師在學校附近的公園看到小華,他跟另一群穿著便服的孩子在一起。

第二天,那位老師立刻跑來跟我說:「我昨天看到小華跟一群校外孩子混在一起,基於關心跟好奇,我就假裝等人,邊滑手機邊觀察,怕他們要惹什麼事。」

「謝謝你關心小華,跟他在一起的那群孩子看起來是什麼感覺?」我擔心問道。

「那群孩子看起來都沒有上學,氣質和一般學生差距很大,他們大聲嬉鬧、抽煙,也罵髒話,但你們班小華在裡面看來很像小囉嘍,跟平常在學校『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差很大,他乖乖站在旁邊都不敢笑,也不太說話。我其實不敢看太久,但我覺得你可能要留意一下小華的交友狀況。」

「好,謝謝你。我會注意的。」

我急忙找小華來,問他這件事,也詢問他的交友情況,以及「是不是有加入幫派?有沒有什麼需要老師幫忙的地方」?還跟他說:「如果沒辦法拒絕這群朋友,可以拿老師當擋箭牌。」

小華聽了只覺得好笑,他始終擺出一種「你很囉唆又大驚小怪、沒見過世面」的表情,只差「關你屁事」沒說出口。

不久後的某一天,小華遲遲沒到學校,正當我著急等待之際,校方卻接獲通知:小華在外因為涉嫌聚眾滋事,被警察抓到派出所,現在正在等家長陪同做筆錄、領回。

我收到消息後,趕緊和教官一起前往警局。

到了警局,我看到一群孩子正在嬉鬧,小華卻很安靜坐在一角。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他如此心神不寧的樣子,忍不住也跟著擔心起來。

過了不久,小華的爸爸、爺爺和大伯都匆匆趕來了。正當我想要上前打招呼,想等會兒好好跟他們談談小華的情況時,小華的爸爸就直接衝到小華面前,給了他重重的一巴掌。

小華一臉震驚,還來不及反應,爸爸接著又是一陣拳打腳踢,一邊叫罵著:「幹,沒出息的孩子,生你這個孩子做什麼?你就是只會找麻煩,沒用的孩子,只會丟我的臉!幹,幹你娘!都是你那個婊子媽才會生出你這種兒子……」

爸爸不斷咒罵小華,爺爺和大伯雖然在一旁勸解著,也抵不過爸爸的怒氣,那些咒罵和搥打一次比一次重,每一句話、每一拳都像是往死裡打,毫不留情,也毫無感情。小華咬著牙、惡狠狠瞪著爸爸,卻沒有任何反擊,他任憑 爸爸瘋狂地發洩,直到他再也挺不住,痛到倒在地上為止。

原本在一旁嬉鬧的其他孩子都驚訝得不敢說話,警察連忙上來一起拉住爸爸,才終結了這場暴力。

目睹這一切的我又驚嚇又不捨地偷偷哭了出來,此時,爺爺已累得癱坐一旁,剩下大伯和教官趕忙去照看小華的傷勢。

爸爸在警察的制止下雖然停止了揮拳,但嘴裡依然不斷咒罵著:「婊子生的兒子就是敗類,不知誰的種,成天只會找麻煩,你們就把他關起來。他這種孩子就是要關才會乖,不然也是變成社會敗類,成天只會花錢,找我麻煩!

幹,衰死了!生你這種『了尾啊仔』,幹,幹你娘……」

警局裡都是爸爸的咒罵聲,小華瑟縮在大伯身旁看著爸爸,那種眼神是我第一次看到,充滿了無盡的屈辱、自卑與矛盾。

就在爸爸的咒罵聲終於越來越小的時候,小華卻突然站起來,對著爸爸大吼道:「幹,你夠了沒?是誰找他來的?為什麼要找他來?」

「他是你爸爸,發生這種事,警察當然要通報他來。」大伯連忙緩頰。

「你是我爸?你這種人也配當爸爸嗎?你有多久沒看到我了?你每次見到我只會罵我『為什麼那麼壞?』你恨媽媽也恨我,永遠只會說我是『婊子生的』,說我給你帶來麻煩,說我讓你丟臉,還會說什麼?你是不是很討厭我?你如果討厭我,為什麼當初跟媽媽離婚時,還堅持要我跟著你?你跟媽媽如果都不要我,為什麼不直接把我丟去孤兒院?為什麼要把我生在這個世界上,然後又討厭我、不理我,還只會拿我當出氣筒?你以為我很快樂嗎?你以為我喜歡做這些事嗎?你問我『為什麼那麼壞』的時候,為什麼不問我『怎麼變壞的』?我明明以前很乖的,我變壞,都是你們造成的!」

小華聲嘶力竭地哭吼著,這是我認識他以來,看過他最在乎的在乎;我看著他從惡狠狠瞪著爸爸,到極盡絕望的悲泣,我想著他才十六歲,可他已經覺得自己根本不該來到這世界,在他滿不在乎的外表下其實活得很孤獨,他其實已經不被愛很久很久了。

雖然他有得到我的愛,得到大伯、爺爺、奶奶的愛,可是爸爸、媽媽的愛缺席了,甚至在爸爸嘴裡他是如此不堪的存在,更不知道消失的媽媽是如何看待他的。

這些無奈與痛楚,要一個十六歲的孩子如何承受?

那一刻,我深刻理解到:霸凌者也可能是被霸凌者,他們不是沒有同理心,他們不是不懂得過安穩平靜的日子,他們只是連平靜的能力都失去,只是痛苦得不知如何是好而已。

在每一個可惡背後,都有一個可悲的過去。當你停在表象,批評那些可惡的時候,就有可能也成為霸凌的加害者,繼續給霸凌者貼標籤,否定他的存在。

或許,身為老師的責任,就是努力挖掘出那個傷口,幫他止血,給他敷藥,帶他新生。

我也在這件事情中,深刻反省自己的偏見與不周全:我們習慣用自己的經驗去解釋對方的行為,總想趕緊解決當下的問題,卻沒有細心去追究問題的源頭;當我們急著罵對方「怎麼那麼壞?」的同時,也要去細想對方「怎麼變壞的」?

「他不是故意那麼壞的,只是因為沒有得到愛與自尊而慢慢變壞;雖然我們無法代替他的爸媽,但我們給他的溫暖至少可以讓他止血,可以讓他不再壞下去。」後來我對認識小華的師長說明他的情況並這麼說。

但願我們都有這樣的智慧,體察人心的黑暗面,並把愛和自尊還給每個孩子。

霸凌,校園,老師,家庭

▲最難的一堂課:充滿挑戰的教育現場,老師如何帶著愛和勇氣站在台上

遠流出版社】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最難的一堂課

推薦閱讀
16歲少年遭霸凌憂鬱休學,霸凌者僅罰抄寫校規!這處罰是否太輕了?
校園霸凌問題層出不窮,三個方法培養孩子解決問題!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居家活動首選,讓孩子全部安靜畫畫

關於作者

遠流出版社

在數位時代建構一個博學多智的百科知識庫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