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作家投稿 » 懷孕與教養 » 如何處理過動跟衝動的問題?/王意中臨床心理師跟花媽說說話

如何處理過動跟衝動的問題?/王意中臨床心理師跟花媽說說話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花媽卓惠珠:

這次請意中老師跟我們談過動跟衝動要怎麼樣處理這方面的議題~

王意中臨床心理師:
對於班級老師來講,頭痛的其實是常常上課被打斷。也就是說當一個孩子過動跟衝動兩個同時存在,這時候我們就會回到,當我面對眼前這樣一個孩子如何跟他去說話?當我講話用很大的音量,講話用得很急,帶著情緒跟他講話,這時候你會發現孩子的情緒也會被我們撩起來。
 
所以在跟過動兒講話,關鍵就是當他眼睛沒看你, 你不開口,我寧可走到他附近,走到他眼前 我站著不動。當我不動 當然孩子不知道我要幹嘛,他就比較有機會主動的來看著我,到底我想幹嘛?等到他眼睛看著我,再來講我要講的話。
 

在講話的過程中幾個大原則,盡可能溫和不刺激,盡可能講的語調有點往下壓,能夠分段就分段,盡可能在講的過程中不帶入太多的情緒。主要是避免這個孩子的情緒也被整個拉起來,通常在跟孩子互動的過程中,因為畢竟他的自我控制能力不好,所以在這當中我們會先回到如何訓練孩子的自我覺察。
 
最簡單的自我覺察就是比如說孩子今天拿了一支麥克筆在畫牆壁,這是不被允許的。當在這種情形,我如果走到孩子前面,我不講話看著他,有的孩子會覺察到”我做了不該做的事情”。可是有一些孩子也許沒有去注意到你的表情。 這時候我會講:「你-在-做-什-麼-?」我一定要讓他自己先講。他自己講了,他覺察到了,我們才有機會再來做後續的控制。

當我問你 你為什麼要畫牆壁?我也在提醒他暗示他,他有理由 有藉口,他只要說出理由跟藉口,他就不會認為這個事情是不應該的。也就是說我要讓這個孩子說什麼,他要很清楚的來告訴我: 我拿麥克筆在塗牆壁,我一定要讓他自己先講,他自己講了他覺察到了,我們才有機會再來做後續的控制。 但這邊另外一個問題就來囉,如果你面對的是亞斯伯格症,當然亞斯伯格症的核心問題是,在社會線索上他解讀會錯誤,所以當你對著亞斯伯格症講你在做什麼?事實上他可能不太懂。他也許告訴你 : 「我在畫畫啊~」但是如果你現在告訴他,「你再畫一次看看」他可能就解讀錯誤了,他可能就繼續再畫一次看看。對亞斯來講,他並不是專注力上,而是他在解讀你這句話,他有聽進來。當你再告訴他一次,再畫一次看看,這時候他可能就繼續再畫了。 所以ADHD過動衝動,因為是跟控制力有關,亞斯他本身核心問題在他的社會能力上,在他的固著性,所以同樣面對一個比較不適當行為,做法就會不一樣。 家長常說孩子一衝動一生氣什麼的就打人,或者是罵三字經,當孩子罵了三字經 孩子動手打人,剛剛有提到這個動作一出現,我一定會走過去,會非常的冷靜看著他,非常用嚴肅的表情看著他。也就是說我要第一時間讓他感受到,這是一個省悟的刺激,而且讓他感受到他做了不該做的,我這時候一定會講「你在說什麼」。

當然有的時候遇到有的孩子他跟你擺爛,他可能說「我沒有做什麼啊 我哪有說什麼」。這時候我們會再講第二次「你在說什麼」如果他還是告訴你「我沒有做什麼啊 我哪有說什麼」 這時候我就來囉,「既然你想不起來,老師就讓你慢慢想,第一節下課來找我,我就讓你慢慢想」。「如果你第一節下課想不出來,沒關係老師第二節下課再讓你過來,老師再讓你慢慢想」「如果你第二節下課過來還是想不出來 沒關係,第三節 第四節 你過來老師讓你慢慢想」 事實上我叫你來,我讓你慢慢想,事實上我已經在給有一個行為後果在。孩子可能告訴你 我罵三字經,我動手打他,關鍵就來了,不管他是不是 ADHD,事實上一個行為一定得要帶來一個行為後果,這個行為後果指的是什麼?這個孩子在乎,在意的。所以這裡就牽扯到一件事情,我對這個孩子熟悉到什麼程度? 有的孩子你剝奪他的權益,其實有作用,但是有的孩子沒有作用。有的孩子你不跟他說話 他在乎,但是有人不在意。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如果沒有把握,我就會很清楚地讓孩子來說服我,打人這件事情 ,你認為老師應該怎麼處理?你認為你該負什麼責任?也就是說這個時候我會讓孩子思考,你該負什麼責任?你認為老師我應該怎麼處理?試著讓他來講。

 

如果他告訴我:「好, 我就不下課嘛,就不要讓我下課」當然我就會來問他囉「那你得說服我,為什麼不讓你下課,你明天就不會再罵三字經?你就不會再動手打人?」剛才有提到自我覺察,如果在家裡或者是在輔導室 資源班 小團體,這裡有一個練習就是試著幫孩子錄影,讓孩子在一個進行活動過程中,我開始試著幫你錄影下來,錄影下來之後 接著我讓你看,讓你實際在影片裡面去看到你自己,包括你所說的話,包括你的一些動作,接著再來去進行第二次修正 第三次修正。 當然在練習過程中最常出現的是,孩子會告訴你「老師他趴在地上」「老師他在挖鼻孔」但是現在要的是什麼?你只要說你自己,你不需要去看別人。你只要去看看你自己。也就是說自我覺察有了,接下來我們才有辦法再去做自我控制。同樣的該有的行為後果,接著我可能就要開始教他,如何有一些好的行為?好的行為可以表現出來。 這當中的話一個點,當孩子不會講話 當孩子亂講話,在整個訓練過程中可能就要回到他得要先練習不說話,他能夠先不說話,這時候才有機會再來去過濾講出該講的話,這是一個建議。 花媽卓惠珠:
這就是說不管怎麼樣自我覺察都是第一線,有沒有比較好比較簡單的方式,讓我們去學習自我覺察? 王意中臨床心理師:

當我們如果要讓孩子自我覺察或我自己,像我們剛才有提到一件事情,為什麼孩子需要看到自己?當我們在自拍的時候你會發現臉很僵,為什麼臉很僵?因為我們手太短 臉太大,所以當我這樣子一用力的時候,我的臉是僵硬的,我從螢幕裡面看到我的臉是僵硬的,我不想這麼僵硬,當然兩種 : 一種請別人來幫我拍,這個比較放鬆啦,但是現在不是啊,我得要自己,所以這時候我就得要試著開始想辦法,讓我自己的臉修正。重點是什麼?我看到了,我從螢幕上看到我 一般孩子會有一個自我監控,他到了一個場合,知道他的行為現在有沒有符合那個規範,但是很多ADHD的孩子少了這個自我監控,因為他沒有畫面。所以為什麼看自己這件事情非常重要, 一個孩子只有看過自己聽過自己,他才有辦法去瞭解,哪些環節其實他是需要去做修正
本文為「駐站作家」自行上稿文章。
若您認為該文章涉及任何不當言論,請按此檢舉
檢舉關閉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關於作者

卓惠珠

被台灣媒體稱為亞斯教母的花媽,本名卓惠珠。1994年在韓國首爾海外中國婦女會擔任編輯。育有確診輕度自閉,難以區分為高功能自閉或亞斯柏格症的26歲男孩,深知養育這類孩子的不易,因此老大在國小期間,我全程在同一個學校擔任長期及短期代課老師。 歷經科任.級任.資源班老師,並曾任教務處教學組.輔導室特教組行政,以及電腦研習指導老師。
於2004年經營台灣第一個高功能自閉症相關部落格。2010經營「幫助高功能自閉與亞斯柏格」社群部落格及粉絲頁,協助有相同困擾的家長。是《山不轉我轉,反轉亞斯的厚帽子》《當H花媽遇到AS孩子》《泛自閉人生的書寫課》《賞析電影與書寫人生》四本書的作者。
主辦過上千場輕度自閉相關課程。每年在各級學校受邀150場左右演講。2011獲得新北社會文化貢獻獎。2016獲得台灣部落格大獎文化藝術類首獎。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