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懷孕與教養 » 分齡談教養 » 媽媽反思:我要孩子的童年,不要課輔班

媽媽反思:我要孩子的童年,不要課輔班

媽媽反思:我要孩子的童年,不要課輔班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安德烈上了一個月的中文課輔班又被我接回家裡來了,幾位朋友問我為什麼?我杵思了一會,竟迸出一句:「因為沒人幫我拖地。」大家聽到答案都笑翻了,甚至嘲弄我說:「妳也太現實了吧!」其實大家都不理解「拖地」的背後意指的是我給孩子的生活課程。
媽媽反思:我要孩子的童年,不要課輔班

前兩個月,因為家裡很多重要的事情壅塞在一起,讓我無法心靜,自然而然在陪伴安德烈做功課時,心浮氣躁,缺乏耐性。有天,接孩子從畫室回家時,眼瞄畫室隔壁有間中文課輔班,念頭一起便帶孩子進去參觀,一位眉目祥和的台灣奶奶從孩子堆裡向我走來,她是課輔班的中文老師也是經營者,大略地跟我說明課輔班的課程及她教中文的理念,她福氣滿滿的笑容,慢條斯理的語調,讓我動心,心想或許當我身心交瘁時,她是可讓我放心交手去指導安德烈中英文功課的人,畢竟當時我真的需要好好喘一口氣。

經過了兩周的考慮,也詢問安德烈的意見,他願意試試看,我也這麼地交託了,但不知為何我的心仍是不安定。課輔班的時間是下午2:30到6:00,主要是輔導學校作業、加強數學能力及上中文課,課輔班可以幫忙從學校接送,但我還是親自開車載安德烈前去課輔班,因為我希望他在上了六個小時的課後,能感受到我手心裡的溫暖,並且吃到我剛熱好的下午點心,好以備足能量繼續在課輔班做功課及上中文。

安德烈是到哪裡就能馬上適應的孩子,他對課輔班沒有任何意見,只是他嘆說他好累。因為心疼他累,我五點就去接他回家。一進課輔班,目觸裡頭的孩子們在白熾燈下幾乎都是面容蒼白且疲倦地低著頭看書寫字,這番景象揪扯了心頭一下,心疼還這麼小的孩子被迫長時間侷限在長寬兩英尺的座位裡,寫著寫也寫不完的習題。

童年午後的漫悠悠的光陰是何等美好,他們卻很難知道。所以在送安德烈去課輔班的第二天,我就後悔了,與安德烈共處的午後光粼粼地在腦海跳動著。
媽媽反思:我要孩子的童年,不要課輔班

那晌午黃昏瀉下大片溫煦陽光,他用各種色筆畫出無數天真畫作,用紙箱空瓶做出手工玩具,在後院埋一堆莫名其妙的種子,在小罐子裡養一堆噁心巴拉的小蟲,有滋有味地讀完一整本他愛看的書,彈著新練的曲子,吃著媽媽剛烤出來熱騰騰的糕點,賣力地拖好全家的地板及擦好全家的桌子,將曬好的衣服收進屋裡,陪妹妹玩躲貓貓、扮家家酒、叢林冒險,傍晚時分再來到公園騎腳踏車,一圈又一圈騎得輕盈飛快,陣陣朗風拂著他的臉龐,他笑得光燦愉快。
媽媽反思:我要孩子的童年,不要課輔班

因我想多貪點獨處喘息的時間,將他送去課輔班,斷然犧牲了他的多彩多姿的童年,回想那一個月他五點多從課輔班回來已顯疲倦不堪,頂多練練琴,我也不忍再叫他幫我多做家事,他幾乎忘了他每天該負責的家事,也遺忘了書櫃上那堆他曾熱愛閱讀的書,也不再關心後院裡被他養了多天的蚯蚓們,後院的彈簧跳跳床、腳踏車也蒙了一層灰,他更提不起筆為自己多畫幾幅畫。
媽媽反思:我要孩子的童年,不要課輔班

親筆寫了信告知那位可親的奶奶,已篤定不讓安德烈再去上課輔班,不是她的教導不好,祗是我想繼續為孩子保留那遼闊境界的午後。那午後有許多生活課程,是他在學校學不到的。他有餘暇可以在天空下跑跳,做自己愛做的事。畢竟多算那幾題數學、多學那幾個字是影響不了他的一生。自己也是過來人,上課輔班長大的孩子其實對未來助益不大。

我清楚地明白,我能日日攜著孩子的手放學回家,陪著他們,在人生裡極幸運的事,因為很多人礙於工作的關係沒有選擇,她們必須潸然地把孩子往課輔班送,心疼孩子卻又無法讓步。但我期許那些不得已被留在課輔班的孩子們,仍是能越早回家越好,在太陽西落前,便能笑臉盈盈地迎向父母,回家玩著自己喜歡的玩具,享用餐桌前那營養的晚餐,最好還能抓住天光追著夕陽跑。

再者,亞洲人開設的課輔班課程也需有所改變。課輔班會提供什麼課程主要是要符合家長的期許。比如說美國公立學校,也有為雙薪父母的孩子提供課後在校輔導,課程內容除了輔導做功課外,不外乎都是一些戶外運動、科學、烹飪、藝術、室內遊戲或走向大自然等課程,然而會有這麼豐富多元的生活化課程,是因為美國父母期許孩子要在課餘時間能快樂地玩,並且學習學校內沒教的事,但很明顯地發現這樣的課後輔導課程,幾乎很少看見亞洲孩童的面孔,甚至有些亞洲父母批評這樣的課程太放任孩子玩了。

於是乎亞洲人的課輔班仍停留在80年代的補習班,教室密不透風,一堆孩子排排坐在鐵製桌椅前,天花板上的白熾光把孩子的面容照的慘白,習題一頁一頁的做,老師口沫橫飛地不斷灌輸孩子一輩子都用不到的知識,背誦、記憶、考試,將孩子歡笑的童年大把大把地消耗,再將孩子天馬行空的世界一層又一層地遮蓋,當亞洲父母無奈地感嘆現在的孩子的童年很可悲時,卻忘了課輔班提供這些讓孩子上氣不接下氣的課程是為了滿足家長所需,家長希望課輔班是一條鞭,鞭打孩子往前跑,跑得越快越好。

倘若有餘力在家陪孩子,將孩子接回家吧,你們要好好珍惜這份得來不易的幸運,予孩子一片遼闊的午後去奔放去找到自己。然而,被迫必須將孩子往課輔班送的父母們也盡量選擇提供多元化生活課程的課輔班。最後,不管你有多忙碌,下班時間一到,毅然放下案邊的工作,拿起公事包,早些接孩子回家,家才是孩子的歸屬,才是影響孩子未來最深遠的地方。
媽媽反思:我要孩子的童年,不要課輔班

PS.之後我會再公開我如何教導安德烈管理時間的方式,讓妳在家陪孩子做作業也能輕鬆愉快。

話說,安德烈上了一個月的課輔班回家後,不知是不是突然解脫舒壓起來,那做功課的悠閒姿態,反差也太大了。
Von Von at home】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孩子上課輔班的迷思

延伸閱讀:澳洲老師:別怕犯錯,怕的是沒應對錯誤能力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大家都在討論

關於作者

Von Von

Von Von,台北人,東吳英國語文學系畢業,現居舊金山,兩位年幼孩子的母親。2008年懷孕起便成立部落格定期發文,喜歡從繁忙的育兒家務事裡去看生命美麗的本質,並在席不暇暖間記錄著生活的美好。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