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作家投稿 » 女人我最大 » 心旅行志工 陪伴就是一種安慰

心旅行志工 陪伴就是一種安慰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看到別人的需要,王麗萍很難置之不理,總是盡其所能幫助需要的人。她加入心旅行志工的行列,陪伴身障朋友和失能者,安慰受傷的心靈。

 

(圖說:王麗萍有一顆柔軟的心,樂於陪伴和傾聽身障朋友和失能長輩的需要。)

 

 

文、攝影|蘇麗華

 

長年關心流浪動物的王麗萍,這一次背起行囊走入宜蘭教養院陪伴服務使用者,用她的心眼看另一個世界,關心需要的人。

 

「我很早就想當志工,這一次如願成行。」王麗萍久聞伊甸基金會的服務,卻礙於時間無法配合而作罷。一天,意外看到網頁需要「心旅行」志工,她決定報名,給自己一個服務的機會。

 

踏進宜蘭教養院,第一眼就被綠意盎然的院區深深吸引,原來這是身心障礙朋友居住的環境,「好舒服啊!」

 

入班後,王麗萍從旁協助教保老師,照顧服務使用者。有時服務對象突如其來的大叫、或在地上打滾,王麗萍沒有驚恐,上過教育訓練的她顯得淡定,「我有打過預防針了。」

 

班上突然來了陌生人,院生分外好奇,不免湊到王麗萍面前直盯著她看,不解的人會害怕退後,王麗萍卻能理解的說:「他們沒有攻擊性,只是表達的方式比較直接而已。」

 

想法單純的他們就像是大孩子般惹人憐惜,王麗萍希望透過服務,盡可能讓他們感受到愛。例如:行動不便的人東西掉了,上前幫他撿拾物品;有些人吃東西,口水不停的流,就幫他擦拭,「要比他們多想一步,才能幫得上忙。」

 

服務對象中,看到形形色色的障別,有人罹患腦性麻痺、有人無法說話、還有人因病中風等等,各有各的人生波折,「好悽慘的故事啊!聽完心裏酸酸的。」

 

一次,看到一位年輕的院生孤單的凝視窗外的街道,那一幕縈繞在王麗萍的腦海裡,久久無法忘懷。閒聊時,從老師口中得知院生多半家人忙碌,只有過年才來看他們,想家的心情可想而知,聽完感性的王麗萍不由得感傷起來。

(圖說:情感豐富的王麗萍,聽到別人的難過,很容易動容。)

「我是一個容易感傷的人,我很愛哭。」王麗萍隱藏不住情感,常情不自禁的潰堤。例如:要送流浪狗到國外寄養家庭,在過海關,當輸送帶轉彎的當下,一想到從此要分隔兩端,就開始鼻酸,「我老公說我不專業。」他會責怪王麗萍說:「你知道狗會被你影響;你要開心牠有好人家收養才是。」心軟的個性,還是難敵分離的不捨,「不管送幾次我都會哭。」

 

感情豐富的她,有一顆柔軟的心,遇到院生,總想一次把滿滿的愛傾洩而出,「我想讓他們知道他們不是被遺棄,是有人關心、有人照顧的。」

 

陪伴過程中,王麗萍觀察到他們有些人連喝一口水,都要在口中含很久才能吞嚥;一頓飯要吃很久,才能吃完,「照顧不是容易的事,要有一定的耐心和愛心才行。」不由得讓她對照顧服務員豎起大拇指稱讚。

 

環顧四周,打掃得非常整潔,沒有異味,王麗萍佩服的說:「真的有在管理。」

 

幾天的「心旅行」服務,王麗萍帶著滿滿的感動離開。關懷的種子早已撒在她的心底,她身體力行到伊甸的大龍養護中心當志工。

 

養護中心的服務對象和宜蘭教養院大不同,大多是失能者。「我主要的工作就是傾聽。」每一位服務對象都有自己的故事,例如:一位40多歲中風的先生和老婆離婚,家人背棄他,子女不來看他,他嘗盡人間的冷暖。還有人孤單過年,少了親人探望,年過得不是滋味,只剩下一顆寂寥的心……

 

聽著服務對象娓娓道出自己的過往,不停的複述,彷彿是一種心情宣洩,因著有人傾聽,也在療癒自己的那一塊傷痛。

 

王麗萍當個最佳的聽眾,從不給對方意見,只是安靜地待著,「好不容易有人願意聽他講,就算他講了八百次,我還是要聽。」

 

羅馬書12:15「要與快樂的人一同快樂;與哀哭的人一同哀哭。」王麗萍因著服務,看盡人生百態,也更加確信自己服務的心志,陪伴就是一種安慰。

 

本文為「駐站作家」自行上稿文章。
若您認為該文章涉及任何不當言論,請按此檢舉
檢舉關閉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關於作者

伊甸基金會

已故劉俠女士(筆名杏林子)於1982年12月1日創辦了屬於身心障礙朋友的伊甸園-「伊甸基金會」。
伊甸針對兒童、身心障礙者、老人等不同服務對象,提供直接與專業的社會服務,從成年身心障礙者職訓、就業輔導、心靈重建開始,進而延伸至發展遲緩兒的早期療育服務,以及高齡老人居家照顧。
伊甸秉持著「全人全生涯關懷」,提供服務使用者身、心、靈的支持。此外,更將服務推廣到海外,不僅在越南成立服務中心、四川災後重建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