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作家投稿 » 女人我最大 » 無聲世界中的舞者 飛舞吧,蜻蜓!

無聲世界中的舞者 飛舞吧,蜻蜓!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綁著側馬尾,一臉甜甜的微笑,綽號蜻蜓的楊晶婷是一名聽障者、一位職業媽媽,同時也是一名舞者。

曾經自卑,覺得自己又胖又不漂亮,如今的她擁有舞台,大力揮舞翅膀,展翅高飛。

跳舞,是會讓自己快樂的事。

表演,是會讓觀眾歡樂的事。

這兩種字義不同,卻都是帶有「快樂因子」的魔力。

飛舞吧! 蜻蜓!

                             蜻蜓 

 

文|許可晴 圖|受訪者-楊晶婷提供

 

 

「我出生時是聽得到的。」三歲大時的一場高燒,讓蜻蜓的世界就此消音,即使戴著助聽器,也只能隱約聽到聲響,與人對話往往只聞其聲,不知其意。

多虧從小學習唇語和口語,蜻蜓的溝通能力與一般人相距不遠。

她高中畢業後就進入職場,接連在公家機關、銀行外包公司、旅行社處理文書工作。由於聽力的限制,蜻蜓總是無法參與會議的討論,只能單方面接收命令,類似的工作做久了難免乏味。面對職場帶來的無力感,她用「上課」來調適心情,嘗試料理、羊毛氈、手作等課程,最終讓蜻蜓「定下來」的是最愛的舞蹈。

 

用眼睛跟上節拍 用舞蹈找回自信

身為伊甸聽障舞團「半音舞集」的元老級團員,蜻蜓踏入舞蹈圈已正式邁入第十個年頭。

從小就喜歡跟著電視裡的偶像明星搖擺身體,加入舞團有了專業老師的帶領,蜻蜓學過的舞風跨足國標、爵士和MV舞蹈。熱愛跳舞的她為了精進舞技,也另外在外學習印度舞、肚皮舞、蒙古舞、旗袍舞等不同舞風。

(半音舞集在比賽中以爵士舞迎戰。)

 

 許多人都好奇聽不見怎麼對節拍?怎麼跳舞?

半音舞集上課時,有手語志工在台前協助,以手勢提示節拍,聽不見的節拍,用看的也能跟上。

除了手語老師的幫助,自我要求極高的蜻蜓在家也勤奮練習,她會開啟助聽器的藍芽功能連結音樂,將音量開到最大聲,盡力記住音樂的節奏和旋律,以免舞蹈動作與音樂配不起來。

十年來,蜻蜓跟著半音舞集參與多場賽事,其中最讓她印象深刻的,莫過於去年的「閃耀之星、創意舞動人生」公益街舞比賽。這是他們第一次與「一般人」一起角逐獎牌,在22組隊伍中,獲得了第四名的佳績,讓蜻蜓感動地大呼:「我們(聽障者)也是可以跟正常人比賽的!」

 

除了比賽帶來的成就感,半音舞集也讓她結交了一群如家人般親密的好友,大家都是聽障人士,相處起來自在許多。一行人時不時就會相約出遊,聚餐、唱歌、路跑等活動,為生活增添許多色彩。

印象深刻的是,某次半音舞集去馬祖旅遊時,大夥兒突發奇想,每到一個景點就來一段舞蹈快閃,藉此訓練大家的瞻量及勇氣,那之後「每逢出遊,必有快閃」成為了半音舞集的傳統,甚至前年去韓國濟州島旅遊時,團員們也毫不怕生地在異國的街上快閃演出。

(半音舞集團員們一同去濟州島旅遊。)

 

只要有自信,哪裡都是舞台。

「站上舞台後,就覺得整個舞台都是自己的,不用管別人的想法是什麼,把自己最好的一面表現出來,忘掉煩惱。」跳舞帶給蜻蜓信心和快樂,讓家庭、職業兩頭燒的她找到生活的新重心。

 

舞台下的職業媽媽 皇后與小王子的故事  

現在能夠盡情地享受舞台,這是蜻蜓的丈夫在背後大力支持的結果。

一開始,丈夫認為她只是去玩玩,常會問道:「妳要跳到什麼時侯才結束?」同時也擔心蜻蜓過於投入舞團,又要兼顧工作與家事,會過於勞累,因此頻頻勸退。然而可想而知,蜻蜓怎麼願意放棄自己最愛的舞蹈,因此兩人為此產生了幾次爭執。

「我們聽障可以突破自己在舞台綻放,透過跳舞讓更多人知道,其實我們聽不見也可以舞出人生的色彩,別人能的,我們也能,這是很有意義的事!」蜻蜓秀出半音舞集去偏鄉部落、養老院等地舉行公益演出及生命講座的照片,一席話感動了丈夫。

看見妻子跳舞時的開心模樣,蜻蜓的丈夫轉而支持她繼續留在舞團。

 

「哪有夫妻不吵架的?」偶爾的小爭執並沒影響他們和諧的家庭關係。

蜻蜓的丈夫也是聽障人士,兩人一個聽力較好,一個口語較強;一個理性務實,一個天馬行空,想人在各方面都顯得相當「互補」。

這對恩愛的夫妻育有三個兒子,名字前兩字都是「王子」,蜻蜓打趣地稱他們是小王子,而自己和丈夫則是皇后與國王。

想到當初暫離職場,在家照顧孩子的歲月,蜻蜓直呼:「真是累死了!」。怕自己聽不到孩子的哭聲,那時她的助聽器幾乎一天24小時都不曾摘下,只有洗澡時能暫時休息,還耳朵自由。

孩子小時,有時候會忘記媽媽聽不見。有次蜻蜓在廚房做菜,兒子在客廳呼喊她,久久沒得到回應,孩子氣沖沖跑去廚房說:「媽媽,我剛剛一直叫你,你為什麼沒有聽到?」她只能耐心跟孩子解釋:「媽媽要讀唇語才能聽到你說什麼。如果你要找我,不要用喊的,要到我面前叫我,我才會知道你在叫我。」

 

就算耳朵聽不清楚,卻不曾影響母子間的親子關係。孩子有事都會與媽媽分享,出門時還會貼心地作她的「聽力翻譯官」。親子間的好感情怎麼培養?蜻蜓搔著頭想了一下:「大概是因為我是一個很搞笑的媽媽吧!」讀唇語產生的誤會每每成為家中的笑料來源。

有次睡前,二王子說:「媽媽,褲子濕掉了。」蜻蜓順手摸摸他的褲子,二王子笑著解釋自己沒有尿褲子,放慢速度再講一次,原來是「媽媽,故事時間到了。」母子立刻笑成一團。

蜻蜓常在個人臉書專頁分享家中趣事,不難看出一家人親暱的好感情。

(蜻蜓常在Facebook分享與小王子們的趣事。)

 

「聽不見要怎麼跳舞?」、「聽不見能好好照顧孩子嗎?」社會大眾對於聽障朋友常懷著質疑的聲音。而事實證明,聽障朋友與我們沒有不同,他們的舞步一樣可以撼動舞台,他們的愛一樣可以支撐一個美滿的家。

 

 

資料來源:伊甸園電子報408期    2021/2/5

本文為「駐站作家」自行上稿文章。
若您認為該文章涉及任何不當言論,請按此檢舉
檢舉關閉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台東曙光四館聯合住宿券

關於作者

伊甸基金會

已故劉俠女士(筆名杏林子)於1982年12月1日創辦了屬於身心障礙朋友的伊甸園-「伊甸基金會」。
伊甸針對兒童、身心障礙者、老人等不同服務對象,提供直接與專業的社會服務,從成年身心障礙者職訓、就業輔導、心靈重建開始,進而延伸至發展遲緩兒的早期療育服務,以及高齡老人居家照顧。
伊甸秉持著「全人全生涯關懷」,提供服務使用者身、心、靈的支持。此外,更將服務推廣到海外,不僅在越南成立服務中心、四川災後重建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