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作家投稿 » 生活放輕鬆 » 私立大學學費補助,我贊成!

私立大學學費補助,我贊成!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1.

我的職涯歷程中有一段是在知名科技大學的教務處綜合業務組擔任書記。「綜合業務」組非常名符其實,業務範圍包山包海綜合無比(?)。
當時掛在我位子上的,包括:
全校學術單位(共22系14所)及行政單位(共6大處)行政與系所評鑑之前期規劃、統整規劃執行與追蹤、預備及承辦教育部相關實地訪查
日間部研究所(共14所)招生試務、雙軌計畫專班開班申請及招生試務、產碩專班開班申請及招生試務
全校教師獎補助審核、全校學生清寒獎助學金審核
單位庶務:招生文宣品製作、備品採購、例行性會議通知、會議記錄簽核歸檔、文書資料與公文處理、網頁資訊維護等
那是一段我的工作時數業務量和收入最不成比例的職涯,但有一件事我至今仍對自己感到驕傲。
不,不是那場教育部官員來實地審查的校務評鑑順利過關拿到好棒棒的成績。
是我看到一位資格符合清寒獎助學金的同學,主動向生輔組窗口確認同學的狀態和相關法規、徵得組長同意後寫了份簽呈替這孩子申請當學期的獎助金。
我還記得那份簽呈在校長室決行那天,組長跟我說:「妳做得很好。」
我也覺得。
 
回頭看,那段職涯也給我很重要的視角。私立科大的孩子,有不少來自各式各樣不同狀況,但通常會收斂到同一個需求:打工、自己掙學費(及生活費)、系上教授幫忙找資源讓同學能得到收入並且繼續學業。
我自己在求學過程中也走過必須自己負擔學費和生活費的路,但是這些孩子附加的狀況,當時的我看著都不捨,例如:從小是祖輩帶大的,家裡已無足夠的經濟來源、家裡的大人遭逢意外無法工作…如此這般的現實,對比私立大學的學費,我是恨不得獎學金的種類可以跟校務評鑑的分項一樣多,讓這些孩子踏出校門時,可以稍稍輕省些。
 
 
2.
說到大學學費,我也屬於「不爭氣」的那群(?)
沒考上國立大學,搆上一個剛成立的長榮大學。大一開學前母親大人帶著我到台灣銀行填了學貸申請單,然後就一路貸到大四畢業。大三升大四那年暑假系上有個到美國遊學的計畫,我當然只是瞄了一眼就閃過。沒多想,也不敢多想。踏出校門的我身上是近40萬的學貸等著我,什麼出國留學讀研究所都不在選項內。幸好沒延畢(?),把這筆學貸還清同時一個城市租過一個城市的七年間,同屆的同學可能已經存到第一桶金、有的可能已經買了車。
而我的存款還在很低的水平、我不曾擁有過全新的機車,更遑論汽車,以及,我仍然在租屋。
 
對於助學貸款我是感恩的,畢竟利率低、攤還時間長。我的大學四年也因為「學費是本姑娘自己繳的」,所以我把四年的時間拼命塞好塞滿,回顧起來足跡還搆得上豐富二字。
但回頭看,那個「畢業即負債」起點也確實對我往後的經濟能力基礎添了些延遲作用。
 
 
3.
我一直存著一個「到美國唸書/生活」的念頭,所以也會注意美國的教育體系都怎麼做。對於「大學」的角色,也一直還試圖釐清中。我們把國小-國中-高中職-大學這樣的求學路徑設定好了,到底這個對多數人來說可能是學生階段的終點站的,大學,應該給學生、給社會什麼?以及,我們應該期待到大學四年,得到什麼?為自己增加什麼?
在台灣,大學幾乎已經是職訓中心。我推測至今應該還是有超過七成的系所在教育學生畢業後如何「就業」。家長在乎的是這四年大學學費是否「值得」的標準在於——孩子畢業後找到什麼樣的工作、大學生衡量四年大學生活的眼光及互相比較的,通常是第一份工作的起薪、福利待遇、職稱。
至於大學階段是否習得應有的智識、技能、以及公民素養、世界觀、獨立思考能力、批判思維…我們的孩子本身以及社會,在乎嗎?
 
我疑惑。所以查了維基百科。維基大人這樣開示:
「在英文中,大學一詞為University,是由“universe”(宇宙)這個詞的前身衍生而來的。“Universe”的前身,在拉丁文中為“universus”,是由表示“一”的“unus”和表示“沿著某一特定的方向”的“versus”構成的,“Universus”字面上的意思因此就是“沿著一個特定的方向”。“Universum”是“universus”的中性單數形式,用作名詞時指“宇宙”,同樣衍生詞“universitas”也指“一群個人的聯合體,社團”。在中世紀,拉丁文在政府、宗教和教育等領域得到使用,“universitas”這個詞被用來指由教師和學生所構成的新聯合體」
長長的一段話,仍然讓我看攏唔。
 
但是在 作家 #謝金魚 的千字文中我才知道,原來「頂大生」享有的資源,是這麼豐盛便給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
對於「學問」有探究之心的學生,會真正在這樣的環境裡感到,如魚得水。
能用相對於私立學校一半的學費得到這麼好的學習環境,真的是要好好誇讚自己努力奮發考上國立的自己好棒棒,對吧?
對嗎?
 
 
4.
我沒有政治立場,也一直覺得台灣獨大的兩黨無益社會進步。去衡量兩顆爛蘋果哪個比較不爛,是有點悲哀的事。
(人生的爛事已經這麼多,怎麼還是這麼喜歡比爛?)
但我支持最近提出的「補助私立大學學生每年5萬元學費」這項政策。我願意讓我上繳的稅被分配到這些孩子身上。
不只是因為我曾經在「清寒獎助學金」這個窗口上看過許多孩子的申請表,上面有太多超出負荷的無能為力;也因為我自己就是那個不夠爭氣沒考上國立大學的…「廢物」(如果引用最近抨擊這項政策的某些網友用詞),揹著七年學貸、大學四年要上課要打工要申請獎學金還要煩惱家裡快要被法拍的私校生。我真的,沒有不努力。
追求傑出、也成為優秀的人,是好的。
但如果因為這份優秀讓你看不見他人的辛苦、甚至鄙視他人的狀態,就可能是災難 —— 個人的災難,以及社會的災難。
 
 
5.
寫完兩千字,我仍然無法為「大學應該教什麼/學到什麼」下定論。
但我很確定:教育的本質是彌平社會階級差異。
或許期待透過教育「翻轉階級」已經過於天真,但至少,不要讓教育成為「固化階級」的幫凶。
人們能從「讀書」、「知識」中得到的東西很多,但絕對不應該包含「傲慢」。

 

 

 

 

Photo by Tim Gouw on Unsplash

關於作者與本篇文章

The Brilliant Brianne

曾經從事過地球上最危險的兩種職業: 天空上的空服員 / 地面上的全職媽媽 。
現為自由工作者:講師 / 筆耕者 / 譯者 / 媽媽。
經歷過驟然失業的中年gap year 後,開啟了自我探索的旅程,並試著經營出自己想要的工作/生活模式。
對單親家庭的親職、課堂裡外的教育與教學、閱讀、寫作、女性自我成長有著濃厚的熱情與動力。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

推薦閱讀

安全睡眠

看到網紅媽媽學滑雪,媽媽胸前背一個嬰兒,肚子裡還懷一個胎兒,萬一滑雪重心不穩前摔倒怎麼辦。不管做什麼事情,安全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