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分齡談教養 » 教養方式 » 自卑的女孩會有這些人格缺陷!

自卑的女孩會有這些人格缺陷!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作者/趙玟英

最早開始會跟其他人比較外表,大概是小學的時候。我是個早熟的孩子,很快就知道大部分男孩最喜歡的人氣女孩是哪一種類型,並且開始注意她們與我的差異,觀察結果,我得到的結論是受歡迎的女孩,大部分都是一看就是女孩樣,臉長得漂亮、身材修長、有一頭飄逸的長髮還別著髮夾或戴髮箍,說話或行動都很溫柔,還會動不動就發出「哇啊~」的聲音輕輕地笑。現在回想起來當然也有很多女孩不是那個樣子,但當時在我狹隘的見解裡,「受歡迎的女孩=漂亮女孩」。相較之下,我是屬於不漂亮的女孩,而且我無論如何都無法成為她們,既然不能成為漂亮女孩,我決定乾脆就像男孩一樣好了。

於是從那時候起,我把頭髮剪短,心想既然不漂亮,至少也要帥氣一點,成為我一貫的主張。這樣的症狀在讀女中、女高、女大期間變得更加嚴重。我的頭髮越剪越短,校服上衣的鈕釦鬆開幾顆,比起端莊的感覺,我更想給人看起來粗曠的感覺。同時我還會盡可能以強烈的方式表達自己想說的話,如果有必要還會故意罵人,走路也大喇喇的,就像不良少女。像男人一樣的女人,會保護「哇啊~」蜂擁而至的女孩,我的目標是看起來像電視劇裡的女強人一樣。只有這樣,我才不會和那些女孩被放在同一個基準線上進行比較,換句話說,我是為了不想被比較,所以乾脆讓自己變成無法比較。

沒有女人味這件事在我心中形成一種自卑感,在那之後不斷發生一些強化自卑感的事(但也有可能是因為我有那種自卑感才發生,或者是我自己選擇性地只記住那些事)。與一般女孩相較,我天生就是屬於汗毛較多的人,不過我一直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大概是小學高年級的夏天,在公車上,因為沒有座位,所以我手拉著吊把站著,在我旁邊有一位大叔,當時也許他只看到我手臂上的手毛,以為我是男的,後來大叔要下車時,轉過身來才看到我的臉,他當場一副受到驚嚇的表情,很大聲地說:「啊!嚇我一跳,原來是女的啊!」那一瞬間我極度感覺到「羞恥」。那天以後,除了學校制服之外,我再也不穿任何裙子,一直到小學畢業,我整個夏天都穿著長袖衣服。

上中學時,同班同學中有一個胸部發育特別好的女生,在當時,中學生如果胸部大,比起羨慕,更容易成為被取笑的對象。於是,那個女同學每次上體育課時都會成為笑柄,她因此受到很大的壓力。也許是因為這樣,她把當時班上胸部發育最慢的我當成靶子,將她的壓力發洩在我身上。上體育課換運動服時,她常常動不動就來到我旁邊說:「妳前後都是背啊?」、「妳根本沒胸部只有兩粒葡萄乾啊!」經常說些侮辱性的話。有一天她似乎是累積了很大的壓力,突然針對我毫不留情地說:「喂,妳胸部那麼小,將來沒有男人會愛妳的。男人都喜歡胸部大的女生啊!」當下我感覺好像被魔女下了詛咒一樣,我無法反駁那句話,因為實際上我也那樣認為。從此那句話就刻印在我的心裡。

那句話讓原本就自覺女人味不足而感到自卑的我,心完全凍結了。從此我的腦海中開始出現荒誕不羈的邏輯:「我的胸部小→男人喜歡大胸部的女人→所以沒有男人會愛我→萬一我愛上了某個男人,為了他的幸福,我不能跟他結婚→因為他和胸部大的女人在一起才會幸福,如果我真的愛他,就不能跟他結婚」。雖然現在回頭看,那根本就是錯誤百出、風馬牛不相干的邏輯,但在當時,我是真的那樣相信,而且還很害怕萬一將來出現心儀的對象,在得知我胸部那麼小後會離開我。或許就是那樣,我在不知不覺中排斥談戀愛,只選擇偷偷暗戀,風險比較小的單戀。

外貌,自卑,自我

進入大學之後大概三月中旬 ,系上有了第一次聯誼。是八對八的聯誼,我們系上當然都是長得漂亮的女學生代表參加,現在來看,可算是「復仇者聯盟」等級的。但是在聯誼之前,突然有一個學生沒有辦法參加,這樣變成七對八,對男生那邊似乎不合乎禮儀,但又不知要找誰替補,而我正好有時間,她們就決定帶我去當代打。到了會合地點,當我們和男生在一張長桌面對面坐下的瞬間,我就知道誰是當天與我配對的人。雖然不知道對方是不是也像我一樣是代打,但男方八人中也有一個所謂「級別低」的男學生。我們霎時就結成「拆彈班」的夥伴,意思是我們自己看狀況動手自爆,不要破壞其他雙雙對對的浪漫氣氛。或許是我們都心知肚明,所以彼此的心情都不太好,那次聯誼讓我又再度受到傷害。

還有一次,在PC通信社團活動中,晚上大家在啤酒屋喝酒聚到很晚,凌晨三、四點左右要攔計程車回家,擔心女生單獨攔車不太好,同社團的前輩們便陪我和另一位女性友人一起去攔車,這時一位前輩對我說:「妳的臉就是武器,有什麼好擔心的?」接著對一旁的女性友人說:「雖然有點擔心,不過別怕,我會把車號和司機名字記下來。」果不其然,就像證明前輩的預言一樣,那位女性友人事後說,當天乘坐的計程車司機還跟她搭訕說一起去喝酒,她情急之下給司機看戒指,謊稱結婚了才解除危險。而我呢?我和計程車司機只針對路線討論了一下,然後安全抵達家門。雖然聽起來很荒唐,但想到那位前輩說「臉就是武器」是不爭的事實,心裡就覺得很苦澀。

在擔任講師生涯初期,每當學生們要求和我拍照留念時,我都搖搖手拒絕。當發現他們試圖偷拍我時,更是會用手遮臉或轉過頭,拼命躲避。雖然學生們會傷心,但是我更討厭以自己都不知道的奇怪面貌出現在別人的鏡頭裡。沒有辦法,大家的手機裡都是滿滿的自拍照,但我沒有。我討厭不漂亮的自己,討厭不像別人有女人味的自己,當時的我就是討厭自己,真的。

外貌,情緒,自我

▲情緒過勞的我,有些話想對自己說:閱讀治療師陪你走過心靈修復之路,擺脫五種毒性心態,重建剛剛好的人際距離與自我平衡

三民書局】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情緒過勞的我,有些話想對自己說:閱讀治療師陪你走過心靈修復之路,擺脫五種毒性心態,重建剛剛好的人際距離與自我平衡

推薦閱讀
別再用外表幫人打分數!試著換位思考做出改變
【聽聽男人說】女人的美不只是外表!會撒嬌的老婆最幸福


關於作者

三民書局

三民書局創立於1953年,為了「傳播學術思想,延續文化發展」,多年來默默耕耘著書的園地。從早期的法政大學用書、三民文庫、古籍今注新譯叢書、《大辭典》,到各式英漢字典及兒童、青少年讀物,成立至今已出版了一萬多種優良圖書。不僅讀者佳評如潮,更贏得金鼎獎、好書大家讀、等諸多獎項的肯定。在見證半個世紀的社會與時代變遷後,三民書局已轉型為多元、綜合、全方位的出版機構,持續與愛書人一起成長。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