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出老母】電影《血觀音》《夕霧花園》《擺渡人》美術指導媽媽:蔡珮玲Penny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今天海倫訪問的是電影美術指導老母,蔡珮玲Penny

義大利電影大師費里尼說:夢是唯一的現實

“我是小丑,電影是我的馬戲團。”

他的御用美術指導(Dante Ferretti)則說:

“電影就像一場夢,你可以在其中成為你想要的一切。”

美術指導藉著對劇本中的設定,加上導演對電影的想像,他們和工作團隊攜手合作從一無所有出發,跑遍無數角落,一筆一畫到搭起一場浩大的夢境。

蔡珮玲Penny

1996年進入廣告圈擔任美術設計至今, 近二十年來參與超過七百支廣告。 2008年起同時擔任電影美術指導, 至2017年憑《如夢》 《星空》《南方小羊牧場》《血觀音》《夕霧花園》分別入圍共五屆金馬獎最佳美術設計, 並以《夕霧花園》獲得第56屆金馬獎最佳造型設計。擔任美術指導之《擺渡人》則與血觀音同年獲得金馬獎最佳美術設計。目錄

01:38 在學生時期, 妳就很清楚自己的夢想嗎?後來又是怎麼踏入電影美術指導的領域?從廣告跨到電影最大的衝擊和差異是甚麼?

我學生時期就是很愛畫畫,也不知道未來要做甚麼。畢業後先做了室內設計又做了電腦動畫,但後來公司倒了,看到報紙廣告徵CF美術,我連CF(廣告製作公司)都不知道是甚麼,就一頭栽入直到現在。

電影才是說故事,廣告拍得再感動,也只是在賣商品。正好第一個廣告是跟張叔平合作,那年他得了金馬獎最佳美術,我就被那很神秘的充滿情感的東西吸引。

03:30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第一部電影的經驗嗎?對妳來說電影是甚麼?妳自己對電影的堅持是甚麼?

廣告跟電影雖然接近,當時要跨領域是非常困難的,第一部電影《花吃了那個女孩》是跟合作了十幾年的陳宏一導演一起。因為我沒有跟任何美術師傅,所以我用自己想像可行的方式拼命去做。

電影就是我的生命,我們在寫故事裡的人生同時也在經歷自己的人生,那些經歷會讓我一直帶著走下去,這也是我熱愛的原因。

我會做好美學本分,但絕對不讓自己超越故事,因為我們都是服務故事的。

04:38 每接一部新的電影都在講述一個全新的故事, 身為美術指導, 妳會如何去勾勒每個場景的氛圍,甚至是每個角色的性格或穿著?

讀完劇本後,必須先定調故事的世界觀和靈魂,以角色開始研究,就可以更立體化這角色和故事,找當時的歷史,以某個真實存在的人物作為投射,去立體化這個角色,同樣也立體化了故事。

15:08電影圈是不是大多以男性為主的職業領域?

以前有個不成文的禁忌,女生不可以摸器材箱,不可以坐在上面,不可以摸攝影器材。我是全台灣第三個女性美術,常常背後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但轉身還是氣魄請木工師傅搭景。

17:15 通常, 成功的職業婦女, 對於家庭或是孩子可能會面對到自己的一些犧牲, 妳自己是如何做到這方面的平衡?

這是太難的一件事情,但我比較貪心,我還是拼命接電影,我只能犧牲睡眠,而睡眠也是最低限度的犧牲了。

曾經遇到過劇組裡有很多來自各國媽媽,她們給我一個很重要的觀念,妳就是孩子的家,沒有甚麼事情比妳每一天工作回家可以跟孩子彼此擁抱,彼此說我愛你更重要了。我們總是想著犧牲,孤軍奮戰,但她們都是以家庭為單位在思考。

行行出老母|各行各業 老母的故事:https://bit.ly/350xmqJ
Penny Tsai:https://www.facebook.com/impenny

本文為「駐站作家」自行上稿文章。
若您認為該文章涉及任何不當言論,請按此檢舉
檢舉關閉

關於作者

行行出老母

行行出老母 Podcast 主持人海倫帶大家深入淺出的認識各行各業,跟著不同老母學談職場白話文。​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