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懷孕與教養 » 讓座是美德,不該是讓人難堪的武器

讓座是美德,不該是讓人難堪的武器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一打二的帶孩子基隆一日快閃,一上台鐵的區間車,我帶著孩子坐上博愛座,但是我家姊姊很堅持的要站著,她說:『那是博愛座耶!』。我請她坐下,因為晃動的車子對她而言,比坐博愛座被白眼還危險。

我告訴她:『博愛座的用意,是指今天如果有需要的人,像是孕婦、老人家或是行動不方便的人,上車的時候為了體貼他們,希望坐在博愛座上的人可以優先讓座;但是如果今天車廂還有空位,也沒有需要的人,並不代表博愛座誰都不能坐;而且,讓座這種事情,也不是非得坐在博愛座的人才能做,只要有需要而且我們的體力跟狀況也容許,就算不是坐在博愛座,也是可以讓位啊。』

我記得看過一篇報導,一篇外國遊客對台灣的印象,說到只有在台灣看過“博愛座”這樣的設施,也只有台灣會常看到讓座的動作。文裡說:這是一種難得的美好。但是如果博愛座變成了白眼集散區,讓座成了人性存滅的道德批判,這樣的美好⋯就不再美好,而是充滿偏頗又忿恨的人際仇視與情感壓力。

最近這一次,則是我跟老公回基隆處理媽媽後事的那一天,疲累不堪的我們,在回程的時候遇到乘客不多,但是藍色椅子都被坐滿,只剩下很多鮮紅色椅套,“空的”博愛座的車廂。我拉著老公一屁股就往這些位子坐,當然,我也發現很多特別正義的眼光看向我;站在我身邊的老公善意的提醒了我一下:『這是博愛座耶~』

我刻意很大聲的說:『博愛座又不是不能坐的椅子,現在並沒有需要讓位的對象,我為什麼不能坐?等看到有需要的人再讓就好了啊?』原本看向我的眼神紛紛看向自己的手機螢幕,但我實在很想大喊(不過沒喊,因為怕被報警抓走)愛心讓位是一種發自內心的體貼,不是用來強調自己的正義,然後讓他人難堪的武器。更何況,也不是只有座在博愛座上的人才能“讓座”,或許博愛座“優先”讓位的立意是友善的,但如果真有心的話,哪個位置不可以讓座?

難不成是有頒布法令說:「非博愛座讓位者處以極刑並併科罰金嗎?」沒有!那又為什麼要對坐在博愛座上的乘客,給予相對於極刑程度的壓力?

延伸閱讀:好手好腳不該坐博愛座?也許他的需求被忽略了…

本文為「駐站作家」自行上稿文章。
若您認為該文章涉及任何不當言論,請按此檢舉
檢舉關閉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關於作者

不良宅媽

陪著孩子長大,才知道孩子教會自己的,比自己能教孩子的多;
所以開始檢視自己的不良,希望能跟著孩子一起成長,成長為適合自己孩子的不良宅媽。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