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婚姻真心話 » 一名家庭主婦的自白:我真的好想出去,去一個我不用扮演媽媽的地方

一名家庭主婦的自白:我真的好想出去,去一個我不用扮演媽媽的地方

婚姻,夫妻
圖片來源:三十而已 劇照。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作者\陳又津

我真的好想出去,去一個我不用扮演媽媽的地方,我想跟以前一樣。── Wendy,家庭主婦,28 歲。

我跟他是網路認識的,剛開始是朋友的臉書朋友,大家一起出來玩,後來才交往。但當初會結婚,是因為我媽癌症末期了,我媽想看到我有個歸宿,才能放心地走。

可是我才二十五歲,只有他一個初戀對象。結婚沒多久,我媽就過世了,但她最愧疚的竟然是沒辦法幫我帶孩子。現在我懂她的心情了,實在是太苦了。我爸不要來亂就不錯了。現在我身邊的朋友大多還沒結婚,我常覺得我太早結婚,還沒找到自己的價值和重心。

但不要誤會,我的家人都很好,認識了他們,我才發現有錢可以讓人比較善良。房子是公婆買的,讓我們獨立門戶,住在同一個社區,還預約最好的月子中心。婆婆來幫我帶孩子,有條有理,又不會拿相同的標準要求我。

客觀來看我先生的條件,也實在沒什麼好抱怨:他會分擔家務,燒得一手好菜,也會帶孩子。但我還是常常覺得,這世上只剩下我一個人。看著那些媽咪寶寶版友,面對婆媳問題、經濟壓力,全職工作還要親餵,簡直就像是超人,跟她們一比,我嫌家事服務員掃不乾淨、懶得摺衣服、洗奶瓶洗到厭世……這種煩惱顯得不知好歹。如果擁有家庭支援的我還抱怨,搞不好會被噓爆,所以我頂多在別人討拍時,留言「+1」、「我也是」。

但我真的好想出去,去一個我不用扮演媽媽的地方,我想跟以前一樣。過去我在餐飲業上班,懷孕到八個月的時候,主管說你就做到這個月不用再來了。產假、育嬰假當然也沒了。幸好我立刻截圖對話記錄,連小孩要出生那天,我都還在蒐證對方惡意解雇,這可能也幫我分散了生小孩的注意力,讓我覺得我一定要活下來,討回這筆債。主管會這樣對我,以後也會這樣對待別人。

很久以後,我終於討回了遣散費,但接下來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我也找不到工作。倒是當時罵我申訴找麻煩的同事,從頭到尾我沒麻煩她,但莫名跑來教訓我。結果她也在這波疫情被解雇了,只能說是活該。

好了,該說說那件事了。

找不到工作,房子小孩亂七八糟,我只是在家滑手機,看著大家煩惱類似的事,但就是有人能減肥、兼顧家庭和工作,連發文都有那麼多讚。我覺得,我連滑手機的資格都沒有。奇怪的是,生完小孩之後,我的需求忽然變強了。週末還好,但平日還要我先生配合就太過分了。

我只是下載交友軟體,想跟人聊聊天。另一個性格的我跑出來了。

不必跟人見面,大方地聊自己的性癖,什麼都可以聊。隨時隨地有人在等我回覆訊息。我誠實地說出自己的條件:年紀、三圍、身高體重,我不想盜圖騙人,或是見面才發現我不是對方想像的那樣。也交了一、兩個普通女生朋友,但多是國高中生,年紀很小,實在聊不太起來。在那個平台上面,女生實在太少,我居然非常受歡迎,訊息多到沒辦法一個一個回覆。

有個網友聊了很久,忽然問我:「要見面嗎?」我不知道這樣算不算約砲,但他說不一定要做什麼。結果我們約在咖啡店,他不太會聊天,跟網路上完全不一樣,連咖啡的錢都沒幫我付。我覺得他好可憐,應該是同情心吧,我也受不了兩個人面對面的沉默,我覺得我欠他一次,兩人去了附近的旅店,還要我提醒他付錢。正常來說,不都是男生付旅館錢嗎?連我第一次約都知道,該不會他也是第一次約到人吧?我現在忽然覺得蠻有可能。

從此,世界打開了一扇大門。

在那裡,我可以挑選我喜歡的,嘗試我沒想過的東西。但約會的衣服跟我平常穿的落差太大,生產前的衣服我也穿不下,所以我去報名了健身房,跟家人說我去運動,運動之後洗個澡,穿上新買的衣服,香噴噴地去約會,再去置物櫃換回原本的衣服。

先生下班回來,就是我的放風時間,大家也希望看到我開心回家,漸漸有了正面的轉變,所以我平日晚上只要約了就出門。最高記錄是週末的早上下午晚上各約一個人,這輩子從來沒這麼有效率,但心中想的不是我需要高潮,而是一種責任感。有人這麼迫切地需要我,而我也需要別人—他們眼中的我不是泌乳量幾CC、距離原本體重幾公斤的生物—連小孩在我不在的時候,也被照顧得比較好。

我去約會,不是灰姑娘去參加舞會的心情。首先,我不是灰姑娘,家務有人幫我打理得好好的,我去見的也不是王子,而是陽光照不到的人—雖然這裡面也有很多帥哥,但不想交女朋友、快結婚了壓力大、進去五分鐘就射了、小氣的、媲美專業按摩師傅的……有時我們也沒做什麼,就是去看個電影、吃評價很好其實不怎樣的大餐、上個酒吧、花很長的時間泡溫泉,實戰只有幾分鐘又回去泡溫泉……

沒有過去、沒有未來,大部分的砲友都是一期一會,我們只有當下。這裡面也有人技術比我好,但我可能不夠好,或是他習慣不約重複的人。後來我終於遇到一個身形、習慣、角度都完美契合的人,我們每個月都會約一次,有時是他來台北,有時是我去高雄,或是約在中間的台中。

「你是個魔女啊。」他常常這麼說。

「不,我只是豬。」我說完,我們就笑著在床上翻滾。

我就是別人講的母豬,人人都可以上的豬,又胖、又笨、又醜,但就算是這樣也是有價值的。而在某些人眼中,我竟然超越了豬。魔女這種詞是屬於凍齡的美女。我只想做個普通人。但忽然變成豬。承認自己是豬好過多了。可以放心地吃、放心地睡、放心地做愛。

大部分的人都追求「看不出來有小孩」,但我說真的,這是不可能的,像瘀青的妊娠紋、鬆掉的肚皮、變深的乳暈、剪開的會陰,都回不去了。我想了很久,一直在想,要不要跟我先生講。他一定不能接受,而且他也沒有錯。能做的他都做了。

甚至也請了育嬰假,但兩個人待在家裡太痛苦了。我不只要照顧孩子,還要在意他喜歡把東西歸位,衣服乾了要馬上收起來,我也不能隨時抓著手機,把小孩託給婆婆,外出去約會。可以休半年的育嬰假,我拜託他一個月就結束,真是鬆了一氣。體力的負擔,還是比不上心理的負擔。

其實我很感謝這些陌生人,不管怎麼說,他們讓我跟社會保持一點點連結。大多數的人都是制式化地約會、開房間,直到我認識了這個山友。他自己一個人,沒有家人同住,這對約會來說簡直是無敵,我們不用擔心打擾別人,也不用每次約會就噴掉三千五千。

雖然那只是一個套房,但讓我有家的感覺。他從來不問我做什麼工作、要去哪裡,我們就只待一個下午,有時晚餐時間一起追劇,而不是吵得要命又不斷重複的新聞。漸漸地,我會待到深夜,在旁邊看他跟遠距離關係的女朋友視訊。他也知道我有家庭,但就這樣了。我們都不會跟對方多要什麼。

我很感謝他,讓我有個避風港,暫時放下媽媽的身分。我們住在同一個縣市,但也不至於會在路上碰到。我們固定約在星期六,但小套房擠兩個人太悶了。天氣好就上山走走玩水,天氣不好就撤回房間。山是個好地方,人跟人可以不用說話,看著對方的背影就好,但看到人也會很開心,自然想打招呼。早起讓一天變得很長,睡覺也可以睡得特別安穩。回家的時候,我就心甘情願做個媽媽,倒數下次放風的時間。其他事我也看開了。

剛結婚時容易吵架,我們夫妻兩人去逛大賣場,我先生心情好,忽然想買瓶香檳慶祝,他斬釘截鐵地說:「這上面寫Brut,難得香檳特價!」他是個看到特價就會開心的人,就算那價格跟平常都一樣,但黃底紅字的標示就是能打中他。但他的知識有點問題,我之前在餐飲業,就因為香檳的甜度被教育過,太多貴客點了香檳,覺得怎麼這麼苦,一點都沒有慶祝的感覺,懷疑我們提供的香檳等級太低。

但香檳只是特定產區的氣泡葡萄酒,Brut 翻譯是「不甜」,但對我這種不專業的人來說,喝起來是苦,Sec 才是比較能接受的甜度。我看客人如果沒有品牌偏好,通常叫他們點義大利氣泡酒就好,接受度高、價格合理又沒有風險。我太常看到沒喝完的香檳,又點了其他酒的人了。

一般來說我不跟先生講工作的事,因為我是沒知識的女人,但我可以確定,我不會喝那瓶酒。而我先生愛吃甜,他一定不想喝,最後就是放在冰箱,我一個人喝。但我先生很堅持,Brut 就是香檳,放進購物車。我說的話他不信,就立刻上網查別人的文章,他不耐煩地說:「你說的都對可以吧!東西是我買的,你就不要唸了。」

為什麼我會變成一個碎碎唸的人呢?

我根本就不在乎那些事,但所有人都叫你要記得:家裡鑰匙放哪裡、衣服要換季、奶瓶要殺菌。我必須講給自己聽,如果別人不記得,也會造成我的麻煩。但現在想想,他說得也是,錢又不是我出的。結果也很難喝,他一個人分好幾天把那瓶喝完,但難喝的話倒掉就好了。

我為什麼要為別人的錯誤負責?買了這一次,他才會記取教訓。或者,他的人生就是想喝一次「香檳」?我幹嘛剝奪他的樂趣?我對了又怎樣?反正再兩個小時、再兩天,我就可以出去了。

小時候的我,曾經覺得自己要做一番大事,所以努力讀書,考第一名,工作也很認真。但現在我認清了自己,我只是一個沒工作的媽媽,但我非常幸運,有疼愛我的老公、可愛的女兒,完整的家庭,這就是幸福的人生。跟網友出去的時候,我就是一頭普通的豬,非常好。

婚姻,夫妻,家庭關係

▲我有結婚病

三采出版社】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我有結婚病

推薦閱讀
走進婚姻,便是走進彼此的不堪!別再讓「體貼」成為「見外」
句句驚心!引起婚姻危機的潛台詞,這10句話的殺傷力最大!

關於作者與本篇文章

三采文化

思考不同的角度
接納改變的氣度
涵蘊文化的深度
創造流行的彩度

我們不曾懷疑,一本書的力量,可以改變全世界。
出版的路不會有侷限或終點,未來,我們希望能與更多的作者、創作者合作,激盪更多出版的可能,創造更美好的閱讀感悟。

三采網路書店:www.suncolor.com.tw

我覺得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

推薦閱讀

外在環境太多危機!如何從小提升寶貝防護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