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作家投稿 » 女人我最大 » 《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忘記是婚姻維持之道

《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忘記是婚姻維持之道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一個圍爐的場景,把全家人兜在一起。熟悉又陌生母子檔阿全跟媽媽,應該相愛卻不相愛的夫妻檔阿公跟阿嬤,加上舅舅,暖暖的火鍋吃得很盡興,在廢墟的公寓裡,互相夾菜,聊天親密,自成一格。吃飯的場景每每再現,廢墟公寓的樓梯也是,傳達導演心裡的一些意念。

「如果沒有回憶,這輩子還算不算數?」

阿公張軍雄得了阿茲海默症,得了失去記憶的病,但是卻對年輕未竟軍中同袍的戀情,卻記得絲毫不差。於是阿嬤王鳳一而再,再而三問醫生,「這樣真的以前的事都會忘記嗎?」這樣的帶著一絲喜悅的錯覺,我才恍然大誤。原來婚姻之道,學會遺忘,或是假裝遺忘,才能讓婚姻繼續下去。

 

而阿公真的忘記了嗎?跟阿嬤從不說閩南語,跟女兒跟孫子阿全會說廣東話跟國語,整個電影,充滿不同語言的交錯。

 

而那沒有裝上底片的相機,阿公說:「只要記在心裡,不需要底片。」但在爸爸離開人世間,阿全徒增遺憾,一直問阿公說:「我跟爸爸的照片,是不是就沒有了?」雖然只有數面之緣的父子情,展現無疑。爸爸雖然在外面黑道呼風喚雨,但跟兒子相處認真專注的真誠,兒子的確感受到了。

 

而裡面的暴力美學,兩次都扎扎實實讓我嚇了一大跳,開槍總在不經意中,快、狠和瞬時,這種強烈撞擊到心裡感覺,還來不及閉眼逃避,就映入眼簾,進入心裡。

 

「沒有父母的家,還是家嗎?」「沒有回憶,還是人生嗎?」導演在不同電影裡,順著這樣的肌理,訴說著關於對母親的懷念,說著關於家的故事。也重新組裝我對於家的印象,吵鬧但時間到了還是會坐在一起吃飯,但吃完飯離開餐桌依舊意見不合,關於沒有愛的夫妻之情,還是願意無微不至的照顧,這些我的不懂,卻只懂在她們心裡,寄望的是那萬分之一的可能性。

關於作者與本篇文章

四十實驗室

移居灣區矽谷十年,有文組的學經歷,卻有理工組的靈魂。為了四十後的十年,來場精彩萬分的冒險吧!於是在臉書的四十.實驗室粉絲頁裡,進行著美國教育現場的我寫故我在的觀察

我覺得這篇文章...
檢舉關閉
加入媽媽經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