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作家投稿 » 生活放輕鬆 » 再看《如夢之夢》-1

再看《如夢之夢》-1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再看《如夢之夢》-1

 

 

文/小米嘛

 

 

第一次入夢,是在2005年的春天。

 

 

那是一部史無前例連續演出八小時的超長舞台劇,雖然喜歡看戲,但這麼長時間的演出不只對演員來說是挑戰,對觀眾而言也絕對不是易事。而對當時年紀輕輕還沒太多看戲經驗的我來說,這齣戲無疑開啟我舞台劇的開關,從此再也沒有戲可以超越。

 

 

還記得看完戲回來的那幾天因為餘韻太深,深陷夢中無法自拔的我為了留下這份感動,花了好長的時間一筆一句寫下故事內容,試圖為那抓不住的夢境留下些紀錄。慶幸當年曾有過這樣的衝動,讓我即使時隔十多年,仍可以從文字中入夢。

 

 

年中時無意間看到這場經典巨作即將重新搬上舞台,激動地無論如何都想去看,偏偏問遍了周遭友人,每個人一聽到劇長八小時就立刻打退堂鼓。沒辦法,即使從下午兩點開始演出,加上中場休息時間及晚餐時間,最快結束時間也已經將近午夜了!要想一起入夢還真的需要很大的熱情和衝動。

 

 

但這是我年輕時的回憶啊!是深深埋藏在我心中無法超越的經典,十多年前還不懂人生卻看盡了人生、十多年後歷經出國、結婚、懷孕、生子後再看又是如何呢?這麼一想,那股不去不行的渴望又加深了。好不容易,終於找到了好同事一同前往,運氣更好的是演出的時間剛好在年末日本進入年假時期,簡直是天時地利人和!

 

 

盼阿盼,終於來到這一天,再次入夢後,又是深深的沉醉。今夜,就讓我們一起來說故事吧!

 

 

※ 注意!以下為劇情內容!以下為劇情內容!以下為劇情內容!不喜者切勿進入……

 

—-

 

故事的開始很特別,有一個人總是在作夢。他的睡覺時間總是很長,沒有人知道他在做什麼夢,只聽說他在做一種神秘的夢中修行,於是人們叫他「莊如夢」。

 

 

秦始皇焚書坑儒的時代,他是被捉拿的儒者;在被行刑前,他的睡眠時間持續增長,然後在行刑的前一晚離開人世,逃到屬於他編織的夢中世界。

 

 

—-

 

誰的人生不是一場故事?每個故事都有它的動人之處。

 

 

一位新上任的醫師,滿腔熱血,家族世代都是醫生,醫院的味道就是從小以來記憶中的味道。一路循著家族傳統的腳步走來,北一女、台大醫科,實習完後被分發到最希望服務的醫院,然後在上任的第一天被分配到五位病人。

 

 

都還沒搞清楚狀況呢!就是一連串的失去,四位病人在措手不及中先後逝去,獨留一位病況不樂觀的五號病人。 

 

 

從小的耳濡目染、七年的醫學院、幾年的實習,卻沒有人告訴過她該如何面對死亡。周遭的每一位醫師早已司空見慣,但七年的準備不是為了迎接死亡阿!生命,是那麼的脆弱,她渴求去做些什麼,來讓第五位病人在死亡前感到快樂。

 

 

鍥而不捨的努力後,點上一根蠟燭,故事開啟在另一個故事……

 

 

—-

 

 

「西藏高原上的夏天很短暫。幾天之內,小小的野花就會開滿整個草原,讓草原染成一片彩色,不久之後,又會凋落、褪色…」

 

 

有一個牧羊人,和新婚妻子手牽著手散步在西藏高原上,花開得很美,紅的、黃的、綠的…草原上充斥著新婚的幸福。他們手拉著手,在草原上舞著、唱著,太陽還高高掛在天上呢!

 

 

然後,他們累了,牧羊人拉著妻子坐在山坡上的大樹下。他倚著妻子的腿,感受夏天的微風,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漸漸地,牧羊人失去了意識……

 

 

一陣鳥兒振翅的聲音驚醒了牧羊人,他睜開雙眼,新婚妻子不見了,他站起來,極力的找,終於在山腳看到妻子美麗的背影。牧羊人跑著、叫著,呼喚妻子的名字、追著,可是說也奇怪,怎麼也追不到妻子。

 

 

突然,牧羊人看到一個婦人拖著一個身體,他上前詢問,才知道婦人正要把死去的丈夫帶去天葬。婦人請求牧羊人的幫忙,牧羊人不忍婦人一個人辛苦地拖著屍體;兩人合力把屍體拖到天葬場葬了,太陽卻已經下山。婦人感激牧羊人的幫忙,留牧羊人住一宿,牧羊人答應了。

 

 

一宿、兩宿…牧羊人就這麼待了下來,兩人自然而然成了夫妻,生了兩個聰明可愛的孩子。有時,牧羊人會懷疑自己,不懂是什麼讓他到了這陌生的地方,開始了陌生的生活,但看到天真的孩子快樂歡笑時,又再度沉浸在這樣的幸福中。

 

 

有一天,牧羊人帶著羊兒出去,羊兒正在吃草呢,突然見到鄰居著急著跑來,喊著:「不好了,你的妻兒染上了怪病。」牧羊人趕忙回到家中,才一天,他的妻兒已面臨著死亡。

 

 

牧羊人不懂,為什麼上天要他經歷這一切?看著妻兒的屍首,牧羊人跑出家門。跑著跑著、不顧一切的奔跑著,突然,有人拍拍他的肩,「親愛的,晚了,我們回家吧!」

 

 

牧羊人睜開眼,原來他還在那顆大樹下,還倚在他新婚妻子的腿上呢!

 

 

短短的夢,夢盡了人生….

 

 

—-

 

 

「他做的只是個夢,我過得卻是人生。那年,我是個搞建築的。成績還不錯,有公司挖角我過去上海工作。

 

 

在一個忙碌的午後,我逃出辦公室,想一個人走走。我走到了一間戲院前排隊買票,排在我前頭的是一位年輕女孩,手上拿了兩隻烤玉米,另一手拿著手機,聽那語氣,正在和人吵架呢!

 

 

『你停好了沒?快去那邊的停車場停車,不然你亂停等等被開單怎麼辦?….這不是你贏還是我贏的問題,我叫你來你就來!….』

 

 

就在輪到她買完票時,她用力的掛上電話,『啪!』,轉過頭來劈頭就問:『看電影不看?』就這麼,我們一起看了第一部電影。

 

 

看完戲後我們一起去吃迴轉壽司,吃著、聊著,她成了我的妻子。婚後,我們生了一個可愛的兒子,但孩子才沒多大,我們就發現他得了個怪病。我們到處求救、到處找人醫治,卻還是眼睜睜看著他離世。

 

 

兒子死後,我和妻子各忙各的,誰也不敢見到誰。妻子回家的時間愈來愈晚,而我也開始生病。起初以為只是感冒,我開始發燒,持續的發燒。

 

 

接著我開始接到無聲電話,我知道那是找妻子的,因為電話總在妻子進門前響起;有一晚,又是個無聲電話,我們大吵,妻子終於忍不住哭著告訴我:『你記得我們認識那天排隊時和我吵架的那隻豬嗎?他…她是女的!』

 

 

我們決心重新來,重新好好過日子。有一天我們一起外出散心,走到一處熟悉的地方,頭一抬,竟是當年那個相識的電影院。

 

 

我們排隊買票,突然間,她的手機響了。她離開隊伍接起手機,順便去拿我們剛剛買的烤玉米。她愈走愈遠、愈走愈遠……等我發現時她已經不見了!

 

 

我到處找,瘋狂的找,每天上警察局報到,在人群中不斷搜尋她的身影,一天、兩天、三天、四天……一個星期過去了、一個月過去了,我始終找不到她,最糟糕的是,我的病情變嚴重了。

 

 

我不斷進出醫院,所有能檢查的病都檢查過了,不斷地入院、出院,梅毒、大腸癌、骨癌、血癌…..所有的醫院都做了同樣的檢查,也都同樣的要我住院觀察,他們說:『世上的病有70%到最後都可以檢查出原因,當排除所有的可能後,剩下的30%就屬於查不出的原因了。』

 

每個醫生都說同樣的話,似乎我就是那30%之中的其中一個。一位醫生告訴我,最短兩個月、最長兩年,我的生命就會結束。

 

 

我決定去旅行,在有限的生命期限裡去找尋答案,於是我買了張環遊世界的機票,只要飛機有開的地方都能搭乘;只要順著同一個方向前進,我總能走完世界。

 

 

<未完.待續>

關於作者與本篇文章

小米嘛

小米嘛的自我介紹
我是小米嘛。身為一名人妻、兩名孩子的娘親,恨不得能有四雙手,同時能做八件事。
喜歡看書,喜歡用筆記錄心情;深信現在的斷線日記是將來的美好回憶。
偶爾寫些不負責親子教養,更多的是育兒的斷線日誌;
擁有一個朋友口中的神隊友,但最常出現的是你所不知道的婚姻生活;
兼顧職場與育兒,我是職場媽媽,我也會碎碎唸。
不寫空口白話的美麗神話,只寫平凡真實的育兒生活。
我不是網紅,我是網白。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

推薦閱讀

圍爐

年夜飯(圍爐)是愉快、團圓的日子,無論形式、菜色如何, 只要有愛都是一頓豐盛的饗宴。 只要有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