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作家投稿 » 生活放輕鬆 » 再看《如夢之夢》-9

再看《如夢之夢》-9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再看《如夢之夢》-9

 

 

更詫異的是門那頭居然傳來熟悉的家鄉話:『香蘭?是香蘭嗎?我……我……我是德寶啊!王德寶!王家二少阿~~』

 

 

德寶?是德寶?他沒死嗎?!「德寶?德寶是你嗎?」隔著門我激動極了,卻怎麼也不敢把門打開。

 

 

『是我阿,德寶。香蘭你開開門好嗎?讓我看看你。你早一分鐘開門我就早一分鐘見到你阿!』

 

 

「好好好,你等等、你等等,我換件衣服就開門!」我手忙腳亂地,想要換件衣服,可我哪有什麼衣服好換阿!隨手拿了個口紅隨便搽了下,拉了拉衣服後才顫抖地開了門。

 

 

門外站立的是一位上了年紀的男子,微駝著背,拄著一根拐杖,還有點兒發福。他一跛一跛地進來,坐下來後才告訴我:『嘿~當年那碗砒霜,差點要了我的命,養了足足半年多才好些;我跌下樓後是一個路人救了我,我養了好些時日,命是撿回來了,可是嗓子啞了、腳也跛了……』

 

 

『我好些了後回到家中,開始接回家裡的生意,花了好長的時間才把生意慢慢救回來。這幾年我開始向國外投資,在法國、義大利、還有好幾個國家都有我的工廠……。』

 

 

德寶絮絮叨叨跟我講著這幾年發生的事,可是我怎麼也說不出來到法國後的種種……。

 

 

『香蘭,跟我回去吧!回中國,回上海,你的家。回去吧!』德寶說。

 

 

回去?回家?我還能回去嗎?回得去嗎?我從來沒想過還有回去的時候,可是德寶這麼說,我開始猶豫了。

 

 

—-

 

 

回去中國前一天,我終於報復了!

 

 

我來到夫人和亨利的家,夫人見到我開心極了,連忙把我迎進屋裡。可坐下來後卻流著淚告訴我她的丈夫得了癌症,快要不行了。

 

 

我進到房裡,當著夫人的面叫了亨利。亨利錯愕地看著我,他躺在床上,看起來不久於人世。我冷冷地和他說了:「想不到吧!是我!被你留在法國的我。想當年你就這麼扔下我走了……」

 

 

夫人不明究理,我轉頭看她:「沒錯,我就是他在法國時的夫人。沒想到吧!當年他就這麼丟下我走了,到了你的國家和你結婚、還生了孩子……。」

 

 

「明天我就要回中國了,我要回去了!」我告訴亨利,然後在他的驚詫中瀟灑地轉身離去。

 

 

—-

 

 

跟德寶回到中國後,我們在上海住了下來。德寶依舊做他的生意,從那時開始,我的人生就像每一個人的人生一樣,平平淡淡,沒有什麼波瀾可言,日子一天一天的過,每天日復一日的,沒有什麼可以紀錄的。

 

 

德寶在文革的時候死了,他那樣身分的人能有這樣的下場算是極好的了。而我呢,就這樣活了下來,只有我活了下來,只有我一個人……。

 

 

「我們一輩子就好像一齣戲,這齣戲是我們自己編的,戲中誰是好人,誰是壞人,都是我們自己在決定。」

 

 

故事說完了。沒了。「亨利,結束了,都結束了………」

 

 

—-

 

 

顧奶奶的話語結束在她喊我「亨利」上,她的聲音愈來愈小聲,床頭那根點燃的蠟燭似乎也點到了盡頭。顧奶奶的生命力好像就和那根蠟燭一樣,慢慢地……慢慢地燃燒,然後耗盡。

 

 

我的眼淚不斷流下,控制不了;我靠近她、握住她的手試圖挽留她的生命,聽她說了這麼長的故事,彷彿我也跟著她走了一遭,已經參與了她的人生,離不開了。我無法就這麼看著她離開。

 

 

我大叫著,叫奶奶的名、叫醫生,可是生命它留不住,就在醫生還沒趕到時,奶奶她走了。

 

 

<未完.待續>

關於作者與本篇文章

小米嘛

小米嘛的自我介紹
我是小米嘛。身為一名人妻、兩名孩子的娘親,恨不得能有四雙手,同時能做八件事。
喜歡看書,喜歡用筆記錄心情;深信現在的斷線日記是將來的美好回憶。
偶爾寫些不負責親子教養,更多的是育兒的斷線日誌;
擁有一個朋友口中的神隊友,但最常出現的是你所不知道的婚姻生活;
兼顧職場與育兒,我是職場媽媽,我也會碎碎唸。
不寫空口白話的美麗神話,只寫平凡真實的育兒生活。
我不是網紅,我是網白。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

推薦閱讀

宜蘭礁溪|東方紅鐵板創意料理-必吃美食無菜單料理口袋名單.4個價位任選.老饕最愛私房推薦.大溪漁港新鮮直送|體驗

說到宜蘭無菜單料理的口袋名單,礁溪「東方紅鐵板創意料理」, 一直是我最愛的餐廳,自從幾年前吃過一次後,就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