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女人我最大 » 在粉身碎骨後,該怎麼修復自我?重拾內心的平靜、撫平傷痛的來源

在粉身碎骨後,該怎麼修復自我?重拾內心的平靜、撫平傷痛的來源

自我修復,創傷
▲ 圖片來源:消失的孩子 劇照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作者\亞麗珊卓.艾里

永遠無法讓傷痛噤聲,唯一能做的只有試圖撫平傷痛。

早晨的靜謐最令我感到自在。睜開雙眼,瞥見冉冉上升、搜尋方位的太陽,背後撒落了一整地的蜂蜜金黃、赭紅和柿紅色澤。每一次觀賞日出,我都忍不住讚嘆,想起經過一夜黑暗無光,生命中的萬物終會回歸美麗。

可是有時,無論天空多麼光明燦爛,感激卻彷彿某個遙不可及、後知後覺的想法。經過多年的自我療癒之後,某個上午,我從一夜難眠中甦醒,感覺一切都很沉重、不得其所。

壞心情猶如一件籠罩著我的斗篷,瞬間將我的快樂悶得窒息。我當下的直覺是這一天肯定不會好過,畢竟世上沒有足以說服我改變心境的好事發生,這又會是心情低落的一天。

更讓我寢食難安的是,我不曉得該如何釐清並甩開這股似乎哪裡不對勁的感覺。我痛恨不明白自己究竟發生什麼事的感受,這種感覺既孤單又焦慮,同時擁有這兩種情緒令我感到可恥。

我打電話給一個身兼心靈導師及生命教練的朋友,問她我是不是瘋了,她卻要我找出我的「傷痛按鈕」。這幾個字聽起來很像某個我通常選擇忽視、卻逐漸浮出表面的東西,我翻了個白眼。「傷痛按鈕?」我的聲音略帶惱火,這完全不是我預期聽見的答案,可是恐懼卻同時爬上我的心頭,如潮水般湧來。

▲ 圖片來源:消失的孩子 劇照

昨晚,從小就覺得自己渺小的想法縈繞我心中,我一直想知道自己為何而活,我活在這世上的意義究竟是什麼?並暗自期望人生出現轉機,不同以往。我內心的那個孩子正在鬧脾氣:她想要關注,想要被愛,而這種感受完整呈現在我的鬱悶心情上。

我努力揪出源自於童年的自卑感受,要它們安靜沉澱,別來搗亂我目前的生活,我還以為自己已經將這些情緒照顧得服服貼貼,所以當它們再度湧上記憶、霸占我的一天,我不由得懷疑起自以為已經成功結痂的傷口。在我的腦海中,我早已奔向彼岸,我明明做盡一切,處理好觸發情緒的按鈕,現在卻沮喪到二度猜忌認知中的自我。

「自我療癒為何沒有目的地?為何非要不間斷地處於自我療癒的過程中?」我問朋友。我告訴她,我渴望看見終點,反覆釐清同一件事很浪費時間,就好像卡在某種永遠不見終點的迴圈。「我不能改變我改變不了的事,」我說,「這點我是覺得無所謂。真正讓我心煩氣惱的是,過去傷害我的事到現在依舊具有殺傷力。」

朋友任由我繼續叨叨絮絮,最後總算受不了,才盡可能用最有禮貌的方式打斷我,要我閉嘴。她提醒我,我明明很清楚這個過程如何運作,又何苦死守著改變不了的傷痛?我確實改變不了關於我的事實,事實偶爾會以令人迷惘混亂的方式出現,但她也反覆告訴我,這意思不是我真的卑微渺小或沒有價值,而是我仍在學習我以為自己已經學會的事。

這就是課題,就這麼簡單,我需要學會接受,一直到人生終點。我永遠無法讓傷痛噤聲,唯一能做的只有試圖撫平傷痛。朋友鼓勵我和年輕的自己對話,要是那個自我又從腦海深處浮現,乞求我憶起她,我可以寫寫信或字條給她。雖然我其實不想照做,卻很清楚這麼做有利無害,要是有助於安撫情緒,又何樂而不為?

我先從以下這個問題開始:在她粉身碎骨後,我該怎麼教她修復自我?我可以跟她分享的忠告主要源自脆弱、柔軟、力量。我會這麼告訴她:

緊抱著妳的傷痛,試著常常跟它和平共處,不要逃避恐懼。別害怕觸碰和面對最令妳害怕的事物。尋求協助不會讓妳變得弱不禁風,接受妳的脆弱,妳會在脆弱中找到韌性。照顧柔嫩脆弱的傷口,輕緩為它們處理、敷上繃帶,急著重建無法加速痊癒的過程。

我會告訴她,一塌糊塗無所謂,甚至是好事。每次我們遭遇混亂情況時,都可能從中變出不可思議的魔法,而我真實修補的過程都是在粉身碎骨時浮現的。跟朋友結束這場大開眼界的對話後,探索傷痛的水域就成了我的遠程任務。隨著一天天堆砌成一年年,我總算對「情緒障礙沒有終點」這件事漸漸釋懷。觸發傷痛的按鈕一直都在,有時連我都不曉得自己究竟在做什麼,可是當我知道憂傷襲擊時,還是可以學習找到安撫自我情緒的新方法時,內心不免寬慰許多。

自我修復,創傷

▲ 圖片來源:消失的孩子 劇照

那天早晨無所適從地醒來後,我忘了我可以憑自己尋回內心的平靜,我有安定自我情緒的工具,而這也正是完成療癒的一片拼圖。傷痛和心痛不可能讓人感到舒適自在,但我慢慢學會相信情況可以逐漸好轉,也理解有時情況或許不會好轉,可是我得繼續面對問題並且從中學習,這就是正反兩面的有趣課題,無論人生如何發展,我都要持續前進。

在我的人生中,傷痛是一個不受賞識的非凡導師,它教會我療癒,教我在極度憂傷時寬待自己,不疾不徐挺過緊繃不適的動盪經驗。沒人向我示範該如何解除人生中無可避免的痛苦,也沒人告訴我人生就掌握在自己手裡,一切全靠我自己摸索,同時理解事情的因果跟我的所作所為大有關係。

不確定該如何面對傷痛的我停滯不前,而今日的我可以站在這個位置,就在我最沉痛經驗的彼岸,不正是證實了人人都有自我修復的能力?即使處於絕望騷亂的情緒當中,我都能鬆綁事實無法任由我改變的心結,拋開必須釐清憂傷的念頭,並且療癒我受傷的部位。

隨著我逐漸進化成長,更真誠去擁戴和相信人生的可能性,就算可能性看似遙不可及,我依然有改變個人故事的能力,而這就是從我個人傷痛之中誕生的萬幸。我毫不歉疚地允許自己直視內心的疼痛,對它說:「你無法讓我沉默。」並改變我探索及認識傷痛的做法,滋養內在的那個孩子,這不僅澈底改變我養育孩子的方式,也改變我養育自我的方式。

我們一直以來學到的莫過於擁戴生命的舒適美好,留在原地打安全牌,可是這並不是真實人生的寫照。無論我們多志得意滿,最後總會發生某些事,提醒我們人生、療癒、學習照顧自我情緒的過程並不是一條筆直道路,而是一條蜿蜒崎嶇的山路,在我們探索自我的道路上,會穿越一連串高低起伏的山巒。我的朋友又提醒我,我已承諾絕不會讓傷痛沉默,因為這方法並非長久之計。

自那天起,我結結巴巴念著「傷痛難免,療癒總會降臨」的咒語,承認事情不可能永遠完整美好,同時又能為完整美好的時刻感到歡欣。即便周遭發生的事物讓我看不清,人生的日出依然值得我的深深擁抱。人生並不會為哀傷止步,所以學會平撫傷痛,記得選擇積極克服疼痛,獎賞會在彼端等著你。

失敗的滋味

苦澀微妙。

細心品嘗。

甜美即將到來。

──溫柔提醒07

我的心靈要永遠柔軟

裝著滿滿的愛,儘管

我會傷痕累累。我是學生。

我正在學習讓疼痛

成為我的導師,而不是讓它將我變得鐵石心腸。

──溫柔提醒08

◆關於「撫平傷痛」的冥思

思考你撫平傷痛的方法。

人生難免疼痛和失去,但在走過困境與悲傷時,擁有撫慰自我的工具,卻夠影響我們支持自己和他人的方式。思考在你的療癒過程中,平撫自我所扮演的角色。

傷痛,自卑,心理

▲在雨之後:來自詩人的溫柔提醒,當悲傷來臨時,勇敢凋謝、寬待自己,光芒終將透進生活

采實文化】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在雨之後:來自詩人的溫柔提醒,當悲傷來臨時,勇敢凋謝、寬待自己,光芒終將透進生活

推薦閱讀
常見的情感面具,妳是哪一種?心理師:小心產生負向效果
心理測驗:忍讓型、逃避型、控制型、開放型,測妳是哪一種說話風格?

關於作者與本篇文章

采實文化

采實出版集團,自2010 年成立以來,堅持「做讀者需要的書」。專注眼光精準的選書,切合時代需求的議題,頻頻推出膾炙人口的暢銷書。成立不到三年,即被譽為「最有實力的小出版社」,稱霸健康生活書籍市場。
成立不到五年,便已具備綜合型出版社雛形。出版品陣容,從「健康養生」、「生活飲食」主題出發,擴展到「親子」、「童書」、「商管」、「心靈勵志」等多元領域。旗下有采實文化、貝果文化、核果文化等三個出版品牌。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