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分齡談教養 » 教養方式 » 媽媽愛的不是我,而是考滿分的我!

媽媽愛的不是我,而是考滿分的我!

學習,升學壓力,親子關係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我不能再接受我的孩子比別人差了”

學習,升學壓力,親子關係

右邊則是以南儷(宋佳飾)為代表的“佛系”派——認同素質教育,關注孩子全面發展,支持孩子追求自己真正熱愛的,從不給孩子報課外輔導班,除了聲樂、小主持人這類的興趣班。面對女兒歡歡成績倒數的嚴峻現實,南儷兩口子最初還能淡定地用“教科書”式話術鼓勵女兒,呵護她的自尊心,不拿她和同班學霸顏子悠作比較。

但劇情顯然並不打算讓這兩種育兒派別就此涇渭分明,在經歷現實一番毒打後,這對佛系父母,最終還是逐漸“田雨嵐化”,被一步步推向了“雞孩子”賽道。

一貫強調素質教育的南儷,在看到女兒45分的摸底考試卷時,還是失了神:自己已經做到了市場總監,要如何接受自己的孩子不如他人?

“我從小打到有什麼事肯落在被人後面了?我不能再接受我的孩子比別人差了!”

劇中總裁的一番話,直接掐中了南儷的深層焦慮——“小朋友有四成上不了普通高中,這就是我們這一代人的困惑,我們的孩子很可能將來考不進我們自己的母校,職位沒有我們高,等他們成人之後,他們的收入、社會地位、工作都不如他們的父母,到那個時候,可真是不甘心吶。”

學習,升學壓力,親子關係

於是,在田雨嵐雞孩子語錄的不斷敲擊下,在女兒班裡乎沒人不上補課班的現實環境下,在家庭輔導也於事無補的崩潰情境下,南儷一家終於也坐不住了:還是給孩子報個班吧。對這兩位媽媽來說,背後折射出來的深層焦慮,實際上都是害怕自己的孩子比別人差。

儘管情況千差萬別,但這兩個家庭的教育選擇,都摻雜著原生家庭自帶的慾望。孩子可以用來彰顯身份,緩解階級焦慮,可以帶領全家逆襲,在這些慾望和需求面前,孩子本身,卻顯得不那麼重要了。

“媽媽愛的不是我,是考滿分的我”

不管是劇中還是現實,這場軍備競賽終究沒有贏家——

家長:“是我們基因不好,方式不對嗎?”
孩子:“你究竟愛我,還是愛一個學習好的我?”

抽絲剝繭之後,得到的往往是紮心的答案。在長期高強度的學習安排以及媽媽的高壓操控下,顏子悠的心理健狀態逐漸告急,眼神充滿了不滿怨恨,還有些抑鬱加厭學的傾向。在學校活動日,他當著全體家長同學面,淚流滿面控訴媽媽田雨嵐——

我媽媽愛的不是我,而是考滿分的我。
你每次都說是為了我好,
但其實都是為了你自己的面子,
從來不管我開心不開心願意不願意。
做自己喜歡的事怎麼就那麼難呢?

沒有人聽得見子悠想當生物學家的吶喊,家長們只看到家裡最中間的置物櫃上,少了一個奧數獎杯。

因為學習能力和積極性較弱,她在考分和排名上不佔優勢,在小升初的壓力下,最終還是加入了補習大軍。就這樣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歡歡從沒有參加過任何補習班,到一次報了五門課程,實打實體驗了一把顏子悠的人生。

可她的成績雖然提高了,整個人的狀態卻變了,整日生活在患失患得當中,日漸消瘦,甚至和爸媽之間的關係也在漸漸惡化。

但遺憾的是,很多人的教育觀念並沒有隨之發生質的改變。當名校、考分、排名被作為教育的目標,以及衡量孩子的唯一標準,教育的本質就偏離了。正如作品中的台詞所傳達的,學習的最終目的是讓人一生都熱愛生活,教育不僅是對孩子的現在負責,還要對他們未來的人生負責。

“這和原生家庭有必然聯繫”

“這和原生家庭有必然聯繫,像南儷從小就出身優越,長大後成為公司高管,丈夫也是知名建築師,人生比較順遂;而田雨嵐一方面需要替自己的母親爭口氣,另一方面在婆家沒地位沒尊嚴,丈夫也是個長不大的巨嬰,她需要靠學霸孩子的成績來證明自己。”

劇中田雨嵐的角色爭議性最大,而她最大的痛點正是來自於原生家庭,不可避免的,她也會將這份焦慮和匱乏傳給下一代。儘管在心裡慶幸當年南叔收留了母女倆,讓自己有接受教育的機會,但她內心仍然受困於母親插足別人婚姻這段不光鮮的歷史,不滿母親在南家的卑躬屈膝和任勞任怨,明里暗裡鄙夷母親依附於男人,活得沒有尊嚴不體面。

“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如果砸在我這個當媽的手裡,那我是無論如何都對不起孩子的。”然而轉過身,她馬上板著臉,要求孩子一定要努力讀書,分數就是對她最好的回報。實際上,除了田雨嵐之外,半路切換“雞孩子”賽道的南儷,身上也有原生家庭破裂之後殘存的痛點。

只不過田雨嵐屬於情緒化的“外傾發洩型”,她的性格強勢、虛榮、炫耀、拼孩子都來源於內心的匱乏和自卑;而南儷屬於積怨在心的“內傾消化型”,她有著強大的自我防禦機制,她內在的攀比、較勁的弦從來也沒放鬆過。

曾經有過童年傷害卻沒被治癒的成年人,會成為焦慮、焦躁傳導者,隨時把這種傷害帶到職場、家庭、親子關係中。除非,家庭當中的每個角色都能看見、接受並治愈自己的痛點。

在殘酷的教育體制下,如何放下原生家庭所殘留的慾望和傷痛,引導孩子接受學習上的挑戰,同時走出一條適應天賦和專長的道路,是這個時代,留給家長們最難的考題。這其實就是“小捨得”的矛盾點所在——在教育環節,家長們要捨棄什麼,才能得到什麼?孩子們需要捨棄什麼,又能得到什麼?

這道關於“捨得”的選擇題,其實是沒有標準答案的,不同的家長也會通過這部劇找到不同的答案。這正是《小捨得》教育劇,留給觀眾們的思考空間。

推薦閱讀
你要孩子幸福快樂,還是成為考試機器?
考試成績不理想,家長請做好孩子的「心理醫生」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關於作者

專欄作家

想投稿想分享,媽媽經專欄作家換你當!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