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分齡談教養 » 如何教女兒拒絕性行為?除了說「不」,還需要這麼做

如何教女兒拒絕性行為?除了說「不」,還需要這麼做

交友,網路交友,交友網站,交友平台,網路遊戲,網路成癮,網路時間,手機成癮,網路交友案例,網路交友 安全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作者\麗莎.達摩爾

我們當然不能讓女兒覺得她在異性戀的性關係中必須扮演守門員的角色,而男孩卻不需要。但事實是,有時候女兒的確不像她們的伴侶一樣想做到那麼多。不幸的是,同樣的「進攻防守」失敗框架一次又一次教導女孩與年輕女性,在這樣的時刻她們該怎麼做。我們不斷教導女孩們,唯一拒絕性行為的方式,是清楚、直接、毫不猶豫和掩飾地說「不」。

這個準則就像我們對「同意」的看法一樣,有一部份是來自法庭。這當然是個充滿好意的定義,尤其是在約會強暴的案件中,年輕女性清楚表明自己不想發生性關係,便足以扭轉整個判決。我也相信,這有一部分來自我們最重要的願望:教導女兒她們和男人是平等的、有權利的,尤其是在主宰自己身體的時候,她們可以使用否決權,不必感到羞愧或抱歉。但是,其實有很多方式能讓我們的女兒清楚表明她們想要和不想要的東西。將「說不」這一點視為所有選項中的第一順位,在現實中有時候也許是不切實際的。

我最近和一位在大學諮商中心工作的同事共進午餐時,才又一次認知到這件事。我們在一間亞洲速食餐廳碰面,點完餐後,便拿著托盤走到一個安靜的角落。我們各自問候對方的家庭,並小聊接下來的暑假計畫之後,她便轉移了話題,用有些急切的口吻說:「我覺得我一直看到某個狀況發生,我想知道你是不是也這樣覺得。」她口氣裡的擔心讓我也不由得有些緊張。她繼續說下去:「過去這幾年,我聽見越來越多女生告訴我,她們之所以會來找我談,是因為她們在不想要的狀況下和某人發生關係。」我點點頭,示意她繼續。「她們當下就知道自己不想做,所以她們來找我的原因有兩個:她們覺得被強迫,而且她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沒有說『不』,或是做任何表達拒絕的行為,這讓她們覺得困擾又困惑。」

我同事所描述的狀況很典型。通常,她的當事人是身處在一場派對,也許是兄弟會或其他地方,然後她可能正在和某個男生說話或調情。接下來,事情的發展可能是:女孩仍照著自己的意思,答應和他回到房間裡,好讓他們更進一步。隨著親熱行為的進行,年輕女孩終於意識到兩件事:她並不想發展到真正發生性行為,而她正在從男伴身上收到強烈的非語言訊號,告訴她,他預設這個晚上就是要做這件事。

我的同事說,她的當事人們告訴她:「她們決定『做完就算了』,因為她們沒辦法開口拒絕。她們覺得同意和這個人一起來到床上親吻和愛撫,似乎就代表她們簽了一份社交契約,而她們無法違背。」

我向我朋友保證,我完全懂她在說什麼。因為,一個聰明、獨立的大二女生最近才帶著幾乎一模一樣的問題來到我的門診。「我很驚訝。」我告訴同事:「她氣自己是個『失敗的女權主義者』,生氣的程度幾乎和她氣那場自己不想要的性愛一樣多。」我的同事懇切地點著頭:「對,她們都是強悍的女性,她們並不膽小。她們來到我的辦公室,對自己生氣,因為她們知道自己當時應該出言制止。但她們擔心如果自己說『不』,可能會傷害那個男生,或是讓自己在學校裡被說到處勾引別人,所以她們就配合做了其實不想做的事。」

當然,在這些狀況裡的男性不應該把沒說出口的「不」視為「同意」,這些年輕女性也不應該擔心男生會對她的誠實有糟糕的反應。幸好,許多高中和大學正積極地幫助學生接受性別倫理教育,學習如何坦白並有效地與性伴侶溝通。但是,如果女兒調情的伴侶正好不願意在過程中的每一步都尋求積極同意,她們也不應該落入無法開口的困境裡。

我們當然要持續告訴女兒,如果情況允許,她們有用清楚簡單的「不」字拒絕性愛的權利。但這個建議還不夠。事實上,她們還有很多方式可以表示毫不含糊的「不」,而我們也不希望年輕女性覺得她們只有一種方式能拒絕性愛。原因是這樣的:我同事描述了兩個年輕女性不願意直接說「不」的情況。其一是她們擔心會傷害對方的感情,其二是她們擔心這麼做會招致具攻擊性的回應。

確實,每個文化都有複雜的拒絕藝術,因為違背別人的期待是件大事(我們先預設,這對一個期待發生性關係的人來說再正確不過,不論他神智是否清醒)。在最普通的日常活動中,直白的拒絕是非常少見的,因為這通常會讓人丟臉。大部分的人會用說好話、表達遺憾,並提出解釋或藉口的方式拒絕別人的要求。換句話說,當一位點頭之交邀請你參加一場你沒興趣的晚宴時,你不太可能會說:「不,我不想去你的派對。」你比較有可能會說:「喔,感謝邀請。我真的很想去,但那天晚上我已經有別的安排了。」

如果你的女兒不在乎訊息接收者的感覺,或不必擔心自身安全(例如在一場派對裡被人用奇怪的方式求歡,就應該注意了),不加修飾地說「不」就很合理。以此為前提,我們應該將基本的「說不」理論延伸到如何不含糊地拒絕他人、又同時保護與對方的關係,如果女兒想這麼做的話。我們可以讓女兒知道,有些時候,她們在活動中應該要能自在地說:「嘿,現在這樣是很好玩,我不確定你是怎麼想的,但我今天晚上不想做愛。」

性,性教育,兩性關係,親子教育,教養

我們當然會擔心有禮的拒絕會被當作含糊不清的「不」,或變成談判的開端,或者,甚至被當作「同意」。事實是,這三種可能性都是對方故意誤解現況時才會出現。因此,我們可以告訴女兒,如果她需要重申自己的拒絕,她可以暫時無視伴侶的感受。我們要鼓勵她,在那一刻,她應該要自己判斷,決定她要直白地說不或用其他社交策略來應付,比如找個藉口。

確實,調查年輕女性拒絕性愛方式的研究者發現,找藉口是大部分女性會使用的策略(例如覺得不舒服或擔心懷孕)。這份研究裡的女性覺得,「弱化自己攻擊的力道」是很重要的,這樣可以避免伴侶感到「非常不愉快」。這帶我們來到第二種原因:年輕女性擔心唐突的拒絕會引起對方的憤怒。語言學家發現,直接的拒絕很容易被人覺得無禮或有攻擊性,尤其是那些沒有解釋的拒絕,因為我們的社會有「不直接說不」的慣例,而且這個觀念深植人心。女性主義者及語言學家狄波拉.卡梅隆質疑,我們標準的「直接說不」建議,基本上是在告訴這些年輕女性「正面對質地拒絕男性,會加重這個拒絕的冒犯性」。如果一個女性擔心男性無法和平接受她的拒絕,那我們為何還要教導女性用聽起來侮辱人的方式拒絕男性呢?

我和同事遲遲不願意結束這頓午餐,一心想找出能夠幫助我們門診裡那些女孩的方法。她和當事人聊過未來的性行為計畫,她們就像那份研究裡的女性一樣,說自己會用事先準備好的藉口脫身,例如突然「想起來」要跟朋友見面,所以要提早離開,或是身體不舒服,所以不想做愛。我和朋友一邊用吸管喝著融化的冰淇淋,但我知道,我們兩個都對這個解決方式感到有點不舒服。我們一方面都急切地想幫助這些女孩避免她們不想要的性行為,另一方面,卻又不想建議她們用藉口拒絕。

接下來的幾週,我不斷回想那段午餐的對話。我越想越發現,我過去一直在建議青少女可以用藉口拒絕做某些事,像在派對上拒絕吸食大麻等等。我會這麼做,是因為藉口可以讓青少女們拒絕自己的同儕,又不會招致社交上的報復,例如「我也想啊,但我爸說他會拿我的頭髮去做藥檢」。換句話說,期望人們能在微妙的社交關係中保持完全透明化,對大部分人來說非常不切實際。我寧可讓青少女說善意的謊言,也不要因為沒有方便的方式說「不」,而被迫做危險的事或她們不想做的事。

但這一切並不代表女兒的性伴侶就能免責,假裝不懂「不」就是「不」,不論任何形式都一樣。但女孩一開始並不會知道和自己的性伴侶能溝通到什麼地步。因此,我們必須幫助女兒做好準備,面對我們希望她能擁有的戀愛關係,以及她也許會意外碰上的戀愛關係。

說到底,我認為我們給女兒的建議是以結果論來看的。如果女兒發現自己身處一段充滿電流的親密互動中,而不願意直接說「不」,那我們就該發揮創意,將我們的建議延伸到「溫和地說不」或是提出藉口。在這樣建議女兒的同時,我們應該要強調,女孩在不同的情境中應該採用不同的方式,但不論如何,她們都應該明確表達。「我現在不想做愛」也許並不恰當,但「我今晚不想做愛,但我希望我們下次可以再試試看」就可以;「我想我應該去跟朋友見面了」也許還不夠,但「我記得我答應要載朋友回家,我現在要走了」就很明確。只有在女兒能夠輕鬆表達她們想要的事,並且有各種實際方法能避免做她們不想做的事時,她們才能好好享受戀愛關係。

性,性教育,兩性關係,親子教育,教養

推薦閱讀
「性教育」難對孩子啟齒嗎?引從出生話題教導孩子
這些問題學校沒有教!「性教育」3歲至10歲是關鍵

高寶】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我們的女兒怎麼了?:心理學博士給家長的解憂指南,陪伴現代青少女與壓力共處,化解焦慮,度過情緒平衡的快樂青春期

關於作者

專欄作家

想投稿想分享,媽媽經專欄作家換你當!

我覺得這篇文章 ...

加入媽媽經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

推薦閱讀

媽媽經輕食享瘦餐,減重不挨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