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懷孕與教養 » 分齡談教養 » 教孩子面對霸凌,比起抓出兇手,「反省」才是教育的本質

教孩子面對霸凌,比起抓出兇手,「反省」才是教育的本質

安親班,霸凌,校園霸凌,言語霸凌,親師溝通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作者\ 夏嘉璐、黃于瑄

和新生L家長比起來,小孩B家才是最讓我感到不可思議。小孩B的父母是我跟大家面談一個月後才加入的,也就是說他們完全不認識我這個人,就要把小孩給我帶,面談過程中還不囉唆半句。他們怎麼敢啊?我也沒問就自己解讀他們有強心臟。

後來我觀察他們並不是因為工作忙就疏忽對小孩的照顧及教育,學團進行課程的第一個月,B媽媽只要有空就會上樓看一下B跟其他小孩的互動狀況,另外,也能從B身上看到B父母給小孩穩定的生活節奏、吃營養的食物、每天下課準時接回家。

調閱監視器的原因

即使一開始B顯得內向、不多言,我和B媽媽也是想著怎麼協助B能自然融入團體,隱隱約約牽起了親師合作的線。有一次閒談的機會,我好奇問了B的爸爸:怎麼放心讓剛升二年級的B跟我去屏東親近山林,不怕會危險嗎?B爸的回答讓我知道自己在多想。他說他是低風險承受者,一定會做最壞打算,走阿塱壹古道會發生的意外他想過後覺得沒什麼。

言下之意就是B若真的不幸發生意外,B的爸爸也相信我能處理妥當,我從他身上看到一個真正的務實者,不是有多守舊而是能審視自己的思想、觀念如何形成,再下決定,那麼學團運作起來也就不偏離實際可行的情況太多。

推薦閱讀:孩子不是只有霸凌同學,或被同學霸凌這兩個選項

我也一點一滴在體會,親師之間互相信任與彼此尊重的限度。所以我接受基於安全原由,讓新生L父母在我們外出期間不定時訪查,甚至在我請假時側拍小孩活動狀況讓我了解;我也相信經歷「小孩畫白板」的監視器事件後,他們說「沒事」不會去調閱監視器。不過那次他們氣急敗壞的來找我,說這次狀況不一樣,透過玻璃門看到自己小孩被排擠了很難過地在哭泣,他當然心急又心疼,回家後問小孩也說不清楚,他們才會去調閱監視器試圖還原現場。

安親班,霸凌,溝通,同理心,親師合作,情緒管理,科技產品,共學共好

不敢把腳伸出去的小孩

處理「霸凌」,先喚起同理心

事發當天的傍晚,我就從代課老師口中聽出來她處理得不好,讓小孩間原有的互動模式浮上來,演變成一對多的衝突,我一聽到事情經過也只能自己先檢討,沒看出這位代課老師對人沒有敏感度。忙完手邊的事後,我趕緊先關心孩子回家後的狀況,並跟媽媽解釋今天的事是特例,請她寬心;再從媽媽的角度給予她一點實質建議,多擁抱、專注地陪伴L,幫助孩子從較弱的一方轉變成掌握自己生命的強者,但是媽媽因著防衛機制馬上就回絕了。

隔天,L的媽媽跟我約見面,她看起來非常疲累,接著就拿出手機給我看昨天監視器拍到的畫面,其中幾個關鍵時間點的片段:小孩被推肩膀、被侮辱是大便等,這些她都記得非常清楚,可見在我來之前她已經不知道傷心難過多少遍了。我看她陷入自責難過的情緒裡,我也很難過,想著就陪陪她吧,如果能讓她暫時卸下媽媽這個重擔,回去之後可能可以更輕鬆面對小孩,事情也才有轉機。當下我允諾她會好好處理,不再讓這類事發生。

後來我是怎麼處理的?首先,我召集全部小孩過來,聽一下那天在場的孩子怎麼說明事件的發生與經過,接著換我說後來我看到的影像,並提醒他們這些片段若是上了新聞,就會被社會輿論批評是「霸凌」。

於是我順便問問看他們知道什麼是霸凌嗎?這時候就要讓小孩自己說,主事者就會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已經迫害到他人,自己主動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會比我們幫他貼上霸凌標籤還重要。我希望處理這件事前要先喚起他們的同理心,知道被霸凌、被排擠的過程很不好受,因為他們每個人都有過這樣的經驗,所以很快就能同理、明白了,像Y以前也曾被澄排擠,B剛進學團就被Y討厭,耘也有被杰和Y聯手欺負,更別說是杰了,他以前在班上就有類似的事件發生。

推薦閱讀:不懂得回嘴的人,容易成為被攻擊對象!想要生存,就要學會「發怒」

釐清孩子討厭他人的原因

之後,我請他們說說看自己當時的感受。有人說孤單、想哭、生氣、不想來共學,於是我順勢告訴他們這些不好的感受,就是那天那個小孩的感受。大家都有了這份心情、感受,我們就再往下談。接著我請他們說一下為什麼不喜歡那個小孩?(談論當下本人不在場)我還沒問出口也能猜到他們會說那小孩「很煩」、「裝老大」、「駝背走路很奇怪」等。

有這些清晰的答案是要幫助小孩們釐清事件起頭的原因,於是我試著講看看大家會說他「煩」的原因:「是因為叫他走開時,講不聽,才這樣說嗎?」我再替那個小孩向大家解釋:「他的習慣是別人叫他時要先叫名字,而杰當時沒有,所以他會覺得你沒有禮貌,就像在命令他,你們之間的衝突就產生了。」另一方面我也請小孩們想一下,什麼時候需要先叫人名再說話?這個小孩是不是比較不擅長跟同年齡相處、聊天?但可以感覺到他是想靠近小孩們的對吧?

於是我繼續向他們說明、引導進一步的思考:「我說這些也不是要大家就配合他,而是你們要知道世界上就是有這樣習慣的人,當你們能給他一點空間進來跟你們聊天、對話,習慣以後,就不需要再叫人名了。

當然你們也可以跟他說:『某某某我想跟你聊天,但是我不想一直叫某某某,這樣很累。』我相信他聽得懂。」

安親班,霸凌,溝通,同理心,親師合作,情緒管理,科技產品,共學共好

在同伴的鼓勵下,勇敢跨出第一步

解決「煩」這件事之外,還有人提到他「裝」老大。而除了這個小孩以外,我再讓小孩們去思考自己周遭還有什麼人也會裝老大?「裝」其實是一件很累的事情,想一下他為什麼要「裝」?是不是他不熟悉這個團體?當人在團體中找不到位置時,裝老大一定是最安全的。

這樣談論下來,小孩們討厭他是因為他的「行為」而非他這個「人」吧?如果大家想不到怎麼幫助他,可不可以先做到「不嘲笑人」呢?如此漸進式地引導下,孩子們一下就同意了。於是我再繼續拋出問題:「那這樣我想他駝背也是因為對自己比較沒自信吧?」善良的耘馬上接話說:「有誰想要駝背?這樣走路很辛苦,我們應該要幫助他。」

多花心力溝通與反省

事情告一段落後我開始在想,為什麼這對新生父母寧可去看特定時間點上的監視器畫面,也不願聽進我或代課老師在教育現場看到的「整體關係」呢?而回頭去看監視器畫面的這個動機其實蠻有趣的,值得我們去想想。

回想自己過去需要看監視器畫面的時刻,不外乎就是「怕(人)出錯」、「要抓兇手」,所以如果看監視器是要抓出兇手,再期待老師的角色是馴化人,我是完全不同意這作法。我認為隨處都可以是教育現場,不管在基地內還是基地外,每一個小孩都能犯錯,老師也有學習的空間,最重要的是事後反省、溝通和討論,這些才是教育的意義。

但也沒必要把科技產品(監視器、定位手錶、手機、平板、電視等等)當作敵人來看,因為這些工具讓人類得以跨越時空限制,增加更多的交流與便利性,不過同時我們也得承認人與人之間建立的連結、交流、對話變得更困難了,基於這樣的緣故,我們真的要花更多心力、積極邀約,把人帶進來一起互動。

在學團裡我沒有禁止小孩使用手機、定位手錶,但我會從旁觀察他們拿出來的頻率,可以知道他是不是融入在這個群體裡,若不影響互動與交流,又為什麼不能使用科技產品呢?回到起點,工具的存在始終就是為了修復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安親班,雙薪家庭,課後輔導,補習班,才藝,一站式服務,安親共學團,共學團,共學共好

四塊玉文創】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共學,共好:夏嘉璐的親師協力教養主張

執行編輯:Hovis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關於作者

專欄作家

想投稿想分享,媽媽經專欄作家換你當!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