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分齡談教養 » 教養方式 » 為什麼越恨父母,我們卻越像他們?

為什麼越恨父母,我們卻越像他們?

為什麼越恨父母,我們卻越像他們?
▲ 小舍得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恨是很表層的東西,恨是因為他們當初沒有這樣地給予你,所以你恨他們。但是對於孩子來講,在潛意識的底層天生有一種更強烈的動力,那就是對父母的愛。所以有一種什麼樣的方式可以既恨他們、又愛他們呢?我們的潛意識會讓我們成為“他”,通過和他一樣表達了愛,通過恨表達了對他的抗拒與分離。

我看了之後,就評論了一句:“這個人用的是精神分析理論,但精神分析還沒有學透,如果真是這麼簡單,那創傷就太容易解決了”。

如果“恨”不被尊重,“愛”無從說起

想想如果是十幾年前,我自己的臨床和理論積累都不夠豐富的時候,大概也會採用這麼簡單的解釋。這些話聽起來都對,但是離真正理解“越恨越像”卻還有很遠很遠,離接納人性中的柔弱與無助,也還有很遠很遠。

這大概就是理論與臨床的差異,臨床性的理解要復雜和精微得多——

首先,父母與子女之間,恨是天然存在的。就像那個視頻裡講的,恨來自“未被滿足的期待”,來自“願望的受挫”,受挫體驗進一步激活憤怒,憤怒累積起來,一直不能得到理解和釋放,就會產生恨。

而作為普通人的父母和子女,這一生一定會讓彼此有很多的受挫,也就無法避免彼此內心產生對對方的恨意。

我們的文化中,是迴避“親人之間有恨存在”這一事實的,所以我們從文化中吸收到的對恨的態度就是否認、迴避、拒絕,還有就像那個抖音視頻那樣的合理化。但現實狀況是,如果“恨”不被尊重的話,“愛”是無從說起的。

其次,恨是一種強有力的粘合劑,將彼此有期待的人緊緊粘合在一起,這個粘合的力量並不比愛弱,甚至更強烈。只不過是,愛的方式聯結起來的彼此,會更輕鬆和舒適,更具有成長性;恨聯結起來的彼此,會更痛苦和壓抑,更具有破壞性。每一次恨,實際上都是再一次將對方與自己緊緊捆在一起不鬆開,牢牢地將對方納入到自己的生活裡去。

第三,恨是一種非常有價值的情感,最重要的價值,是保護我們遠離危險和傷害。

一個孩子如果有能力恨施虐的父母,他的發展往往比認同施虐父母的孩子要好一些。恨還是成長的推動力量,推動一個人有可能放棄與照顧者(主要是父母)融合的期待,不得不朝向獨立發展。

所以,恨本身是很中性的,無關好壞對錯。但是一個人如何感受和定義恨,如何被回應恨,以及在文化環境中被如何對待恨,恨的轉歸會是非常不同,恨在一個人生命中所起到的作用也非常不同。

最理想的狀態是:我恨著我的父母(子女),但我也愛著他。恨,但是不傷害他攻擊他,愛,但是不吞噬他控制他。恨可以真誠言說,愛可以自由表達,這就是好的關係。

父母,親子關係,教養

無論愛恨,都有“認同”

恨在得到尊重的前提之下,我們再去探索“像父母”就會容易一些,一切的發生,其實都是一個孩子幫助自己好好活下去的努力。

一個孩子出生後,他完全生活在父母的照顧之下,那個照顧他的人,給予他食物、懷抱,給他換尿布,安撫他的痛苦,所以對於一個孩子來說,在他生命的最初幾年,父母是他最重要的理想化的認同對象。

孩子要理想化父母,一個是因為他需要感覺父母是全能的,可以讓他得到安全和滿足;一個是當從父母那裡感受到挫敗性體驗後,他對父母的理想化可以保證他能夠繼續保持對父母的依戀,從而消化受挫體驗,進而保證他的內心體驗是安全的,關係是可控的:父母是對的,衝突是因為我的錯,只要我改掉錯,就還可以重新得到父母之愛。

對理想化的父母,孩子在內心保持擁有的方式就是認同:讓自己成為父母那樣的人,這樣孩子就可以緩解與父母的現實分離所帶來的焦慮。

所以,對一個孩子來說,不管對父母是愛是恨,都會有認同,都會部分成為父母那樣的人。

小時候我們更容易發現自己對父母的恨,長大後,在與當初相似的情境下,我們會發現自己已經變成了自己所恨的那個人,比如對著子女咆哮。

“像父母”在生命中的作用

我們的“像父母”,是貫穿我們生命潛移默化的過程。

我們無法預測或者控制自己怎樣向父母認同(或者反認同:與他處處相反),我們與父母是在真實的相處過程中,一直摸索著調整彼此,試探著彼此相處的方式,最終在相處經驗中形成一套自己的感受世界和人際相處方式。

而“像父母”在我們的生命中也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

1)將父母形象吸納進自己,讓自己成為父母那樣的人,進而從內部獲得對父母的控制,希望從內部改變他。對於一個孩子來講,與所恨的父母現實中抗爭是困難的,但是如果將父母內攝進自己的人格結構,在幻想中從內部控制父母對待自己的方式,會感覺可控得多。

所以有些人越來越像父母,是因為潛意識中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來改造父母,讓他們變成不那麼具有傷害性的父母。

2)讓自己成為父母一樣的人,從而避免分離(越不安全的孩子越難以完成與父母的分離)。
父母養育孩子的最終目標,是幫助他們成為他們自己,完成與父母的分離,讓孩子最終有能力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

但是對於本身就有分離方面困難的父母來說,他們潛意識中會非常恐懼孩子成為獨立個體,恐懼失去對孩子的控制能力,恐懼失去孩子對自己的依賴所帶來的滿足。

孩子是很容易捕捉到父母的這些恐懼的,而孩子忠誠於父母的天性,會讓他努力成為父母所期待的人,他們與父母保持著一樣,從而感受到與父母是一體的(融合)。

這種情況下,孩子越恨父母的地方,會越恐懼自己的分離努力會帶來父母的懲罰,所以他們會更多地認同父母,從而與父母保持不分離的狀態。

3)向施虐者認同,從而獲得權力感。

對於生活於父母虐待下的孩子,他們會將父母所擁有的權力,感受為一種有可能保護自己的力量,所以他們會期待自己可以擁有父母一樣的權力、攻擊的力量。

在虐待中長大的孩子,他們就有可能認同施虐者,成為父母那樣施虐的人;也有可能會成為受虐者,他們忍受來自外界的傷害,並在被傷害後保持著道德上的優越感,這時他又會成為道德上的施虐者。

4)將恨作為一種特權,逼迫對方滿足自己。

有些人在成長過程中的確受到很糟糕的對待,當他逐漸長大,漸漸對關係擁有更多的控制力時,會將自己與父母的關係逆轉過來:

他成為攻擊父母的那個人,而他對待父母的方式就像當年父母對待他。他不斷控訴父母的糟糕時,也將自己再次困在了糟糕的關係裡。

5)恨與愛的倒錯方式。

有些人的成長環境中,對愛的表達是有羞恥感的,相反很崇尚攻擊的方式。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就會有很多倒錯的體驗:明明感覺到很受傷,卻被成人告知是在開玩笑,是看得起你才逗你;明明是想親近父母,卻被父母粗暴的拒絕,所以這個孩子就會感覺親密或是愛的表達是令人羞恥的。

當孩子內心積累了太多這樣倒錯的體驗時,他在現實生活中與他人的關係常常是受挫的,越多的受挫讓他越退縮,越難回到社會中去學習健康的人際模式,也就一直被困在從父母那裡學習到的方式裡。

6)全能需要,停留在過去,試圖“我就不長大,除非過去你滿足了我”。

也有些人因為成長中的創傷,讓他無法獲得心靈的成長,他就像停留在了受傷的那個時段,不斷攻擊著父母的糟糕養育。

可是他攻擊父母的方式,痛恨世界的方式,又與他所感受到的父母對他的傷害如出一轍。他就像被凍住了,沒有辦法再向前發展,他的控訴就像是在對父母吶喊:“我絕不讓自己好過,除非你們過去不是那樣對待我。”

但如果仔細觀察,他現在傷害自己的方式,恰恰就是他所痛恨的、父母對待他的方式。他在等待一個完美回應他的人,一個如他所期待的方式回應他的人,否則他就無法發展自己,但現實是,那個人可能從來沒有存在過,而且未來也不會出現。

總之,讓自己變成了自己所恨的那個人,內在過程有非常非常多的可能。我們永遠找不到一個統一的答案來解釋一切。

我們能做的只是不斷去探索屬於自己的答案,不斷去拓寬自己的世界,讓自己積累越來越多的健康關係體驗,學習到更多更健康的關係模式,可以越來越不像我們所恨的父母,從而完成對自己的救贖,對父母的超越。

推薦閱讀
「我都是為了你好」,極端的愛只會葬送親子關係
日本心理學大師的7條「教育思考」,讓99%父母重新看待親子關係

關於作者與本篇文章

專欄作家

想投稿想分享,媽媽經專欄作家換你當!

我覺得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

推薦閱讀

2022高雄全新智能自助住宿體驗–西悠巢旅,近高雄車站館,享受無時無刻都便利的智能入住模式 ,全家出遊GoGoGo🏃平日四人住宿每人只要$600元~心動不如馬上行動❤

‼此專案的客服由旅館負責,請直接聯繫旅館,不用透過放心玩[email protected]呦‼ ‼此專案的客服由旅館負...

高雄西悠巢旅智能旅館,減少接觸超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