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婚姻真心話 » 夫妻大哉問 » 疫情不止帶來病毒,離婚潮也即將來襲?

疫情不止帶來病毒,離婚潮也即將來襲?

疫情,離婚,婚姻,親密關係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作者\常爸-黃任

前幾天看到我的前任大boss,原高盛CEO羅伊德·貝蘭克梵竟然也因為隔離在推特上吐槽起媳婦來了:和我妻子一起被隔離了四個星期。此時我被她殺死的風險比被一個糟糕的病毒殺死的風險更大。

我看完忍不住就笑了,一個有如此國際影響力又充滿人生傳奇經歷的大金融家,此時此刻也難逃疫情期間感情危機的“眷顧”啊!短短一句話,不光把身為男人的小委屈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甚至可以讓人在屏幕這邊腦補出兩口子在家互相拌嘴吐槽甚至抓狂的情景……

用現在一句流行語來說,真是有種“反差萌”啊!哈哈!

貝蘭克梵跟妻子是在1983年結婚的,相濡以沫三十多年,育有三個孩子,兩人感情一直都很好。不管是在事業低谷期,還是罹患淋巴瘤的時候,妻子都一如既往地陪伴著他,是他最大的精神支柱。用“伉儷情深”來形容兩個人的感情,那是一點兒都不過分。沒想到,才四個星期的“朝夕相處”,就讓這對恩愛夫妻開始“反目成仇”。

疫情隔離開始後,對於夫妻關係的各種調侃不少,比如類似下面這樣的截圖,你在朋友圈肯定看過吧,這是美國版的:其實我特意查了休斯頓警察局的官網,並沒有發現以上數據,但這張圖能被廣泛流傳,足以見得大家有多麼感同身受了。

而且,好多人都不只是滿足於發發牢騷,而是要“玩兒真的”了!

在新冠病毒肆虐的同時,離婚也像傳染病一樣肆虐全球。一開始是國內的離婚潮。民政局剛剛上班,各地的離婚預約就滿了。

3月初,西安和四川達州的離婚申請創下記錄。湖南省汨羅市,因為離婚的人太多,工作人員連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

把中國霍霍完後,新冠病毒又在日本引發了一大波離婚潮,日本媒體還“親切”地為它創造了一個專有名詞“新冠離婚”。快把日本夫妻給攪和散後,不少美國夫妻又跟著中了招。

埃莉諾·奧爾特是美國新冠病毒的爆發中心紐約市的一名傑出的離婚律師,現在她的生意很紅火。“給我打電話諮詢的人越來越多。從早到晚,都在問我疫情期間能不能離婚。”

看到這麼多人的婚姻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戰,香港海洋公園裡的兩隻大熊貓表示:有什麼可南的?

10年了,10年都處不好關係的它們,這段時間沒有遊客的打擾,竟然在新冠的“撮合”下,第一次成功“自然交配”。對國寶來說,自然受孕可比人工受孕的成功率高多了,所以這一消息也讓公園裡的工作人員們激動不已。

是啊,大概連新冠病毒也沒想到,自己可以讓伊拉克停止戰爭,可以讓全球環境質量提升一大截,可以讓威尼斯水城變成海豚的樂園,可以讓整整10年都相看兩厭的大熊貓結成秦晉之好……卻沒法讓同居一室的夫妻和諧共處。

曾經聽過一個段子,因為春節長假的原因,在中國,“天蠍座”(主要出生在11月)的人最多,而父母感情的催化劑就是我們特有的春節假期。從數據上來看,好像也確實如此:而這次的春節假期超長plus版,應該讓兩人感情更應該升溫才對啊,所以這問題到底出現在哪兒?

不是“腦袋壞了”,就是“心態崩了”

德國的科學家們曾經想要探索極端條件對人腦的影響。他們把5名男性和4名女性送到荒無人煙的南極科考站呆了14個月,其中9個月是完全與外界隔離。

通過前後觀察這9個人的腦電圖,科學家們發現,隔離久了,志願者們大腦中的海馬區面積會縮小(平均縮減了7%),意味著其記憶力和情感控制能力都會變弱。雖然咱們被隔離的時間沒那麼長,但也不可低估長時間被社會隔離、孤立、恐懼和無聊的生活對我們的影響。

除了海馬體萎縮,長期在家而且還要辦公的人,可能會得一種病,叫“家庭辦公綜合徵Home Office Syndrome”,最明顯的症狀就是壓力山大。

因為在家還需要辦公,模糊了家庭和工作之間的界限,導致人們可能永遠也下不了班,也很難有全身心可以投入工作的時候,如果再有學齡期孩子的網課從中裹亂,心態一定隨時會處在崩塌的邊緣。

比如,上一分鐘在開會,下一分鐘可能就得給孩子換紙尿褲。或是想像一個場景,妻子在開視頻會議,老公卻穿著浴袍在身後邋裡邋遢地走來走去:

“親愛的,你看到我毛巾了嗎?”
“我老闆還在線呢。你看不出來嗎?”
“哦,不好意思。老闆先生,你看到我毛巾了嗎?”

當然了,這只是個笑話,實際情況可沒這麼輕鬆。即便是不用在家辦公,也沒有上網課的神獸添堵,情境也多半不會好太多。每天足不出戶,很多人都有同感:“當我們沒事兒做的時候,就會超級關注雞毛蒜皮的煩心事兒。”

而一旦拎起來生活裡的那些雞毛蒜皮,就相當於掉進了黑洞裡。不是細節打敗了婚姻,而是我們被迫面對真相。

網上看到一個帖子,夫妻倆想要離婚的原因竟然是因為馬桶圈。妻子堅持認為,用完馬桶應該把圈兒放下,而丈夫卻覺得,放不放下都無所謂。

其實,關於這個問題,夫妻倆之前就有矛盾。不過因為兩個人都上班,妻子只是偶爾抱怨一下。可隔離期間,兩個人一天24小時被拴在一起,馬桶圈是“放下”還是“抬起”就變得日益緊張,以至於每次老公從廁所走出來,妻子都得“不經意”地提醒一下:放下馬桶圈。

因為馬桶圈而離婚,其實並不新鮮。即便沒有新冠,糾結馬桶圈位置的夫妻也比比皆是,甚至還成了離婚男人的小確幸。

像這個男人寫的離婚指南封底上就“自豪”地寫著:

“And on days when it’s hard to see how any good can come of this, remember: You Can Leave the Toilet Seat Up.”當你實在想不出離婚到底帶來什麼好處時,別忘了一件事:你再也不用把馬桶圈放下來了。

別小看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這可是平常夫妻間最容易發生的摩擦之一了。而且光是從2002年到2010年,我就查到至少有4位大數學家、大經濟學家針對男人“使用廁所後放不放下馬桶圈”進行了嚴肅科學認真的研究,最後還結合家庭中男性和女性分別的人數,從方便程度與使用率,給出了馬桶圈日常應放置的最佳位置,簡稱TSR“男性使用馬桶圈的比率”……

可是,科學家們以為大家抱怨的就是個馬桶圈嗎,大家說的其實是生活裡的一地雞毛啊!以前每天磨合4、5個小時最多了,可現在“拜疫情所賜”,如果再沒有全面復工,缺少獨自“放風”的機會,等於兩個人朝夕相處的時間就要一下徒增3倍!

於是一個馬桶圈倒下了,還有千千萬根雞毛站起來:

一個人擠牙膏時總是從中間擠,而另一半每次都要從最底下重新擠。
一個人一回家外套褲子襪子亂扔一地,另一半看到就心煩!
一個人用完的椅子從來不知道收回去,另一半說了無數次也無效。
一個人常常把喝完的空水杯放在桌子上,是接著用還是不用了,不用了為什麼不順手洗了?

這時候我們才突然幡然醒悟:我們當初在婚禮下承諾的是“想和你相伴到老”,而不是“想和你7×24小時都和TA待在一起啊!”

再比如,這次日本很多主婦忍不住要求離婚的理由是:臭老公也沒個去的地方,天天在家就是吃吃吃。

疫情,離婚,婚姻,親密關係

表面上看,是因為多了一張嘴吃飯。可實際上,讓妻子氣憤的是丈夫的懶。不分擔家務不說,還只會動嘴,特別是早上一起來,就先嚷嚷:“怎麼沒東西吃啊!”全然不顧及妻子要一天三頓做飯同時還要忙家務、照顧小孩的辛勞。

所以啊,馬桶圈戰爭不只是馬桶圈:

“It’s easy to dismiss the toilet seat issue as inconsequential – but sometimes a petty argument is more than just a petty argument。”

“人們總是很容易將如何放置馬桶圈視為無關緊要的小事兒——但有時候,一個小小的爭論本身不僅僅是個小小的爭論。”

於是,隔離期間,這些生活瑣事上的摩擦,這些上不了檯面的小事兒,就成了疫情過後,蓄勢離婚的導火索。

那就這樣算了嗎?

紐約州的法院從3月底就宣布,不再受理離婚案件。也就是說,再怎麼想離婚,也得等等。而目前國內的民政局雖然“復工”了,但也需要“預約”,而且很多地方都排到10天以後去了,也算是給了大家一個需要靜靜,避免情緒衝動的機會。

這不,武漢剛剛解封後,一對剛剛離異的小夫妻就決定要復婚:“兩人在一起平平安安才是最好的”

是啊,在這個地震、火山、瘟疫災難輪番來襲的時候,我們還能安然地和家人在一起,為雞毛蒜皮爭執,和那些需要在生死線上掙扎的人相比,這本身就是一種小確幸了。

都說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但好的婚姻,也從來都不是碰運氣,而是雙方共同經營的結果。一時的矛盾,不代表婚姻就破裂,就應該直接解體了。

說了這麼多,疫情對婚姻來說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其實,在我看來,它只是把我們的注意力從對外轉向對內,讓我們不得不開始審視婚姻中出現的問題,審視兩個人在婚姻中的真面目,並幫助你有機會看清你們關係本來的樣子。

如果在經歷了這些之後,我們還願意把對方放在自己前面,重新用心經營這段關係,那些生活瑣事的摩擦、那些人生路上的艱難,便都會變成珍惜眼前人的理由,讓這段關係變得更為和諧凝固。

當然了,也許最後,你們還是要決定走向那艱難的一步,那也沒關係,只要曾經為你們的婚姻努力過,為自己的幸福爭取過,做到了自己的最好,那也沒有什麼可遺憾了,堅信未來會更好。

常爸-黃任】授權轉載

推薦閱讀
6種常見的婚姻問題,原來都是原生家庭惹的禍!
台灣離婚率亞洲第一!育兒有補助,那好好經營婚姻也可以有補助嗎?

關於作者與本篇文章

專欄作家

想投稿想分享,媽媽經專欄作家換你當!

我覺得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加入媽媽經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

推薦閱讀

義大皇家這次送很大:周六不加價、購物禮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