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症吃藥有效用嗎?自己停藥又會造成什麼後果?

憂鬱症吃藥有效用嗎?自己停藥又會造成什麼後果?

心理治療師,憂鬱症, 蜜雪兒‧湯瑪斯,蘋果屋出版社,蘇郁捷,憂鬱症藥,戒藥,停藥

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

四年前我第一次開始服用抗憂鬱藥,那是在我首次憂鬱症嚴重發作之後的 18 個月,當時我的情緒還是無法平復。我試過諮商,試著讓自己飲食正常,有一次陰鬱到我極度絕望,我甚至開始出門跑步來調適。但這一切都還是不足以控制住我的憂鬱症病情。於是,我告訴自己是時候考慮吃藥了。

我去看了我的家醫,拜託他開個藥讓我「甩開負面不安的情緒」,我以為需要的時候吃一下就會馬上見效。感覺焦慮嗎?吞顆小藥丸,然後碰的一聲,幻覺即一哄而散。

但事實並不是這樣。硬要說的話,是有些抗焦慮藥物(例如地西泮)確實能有即時的成效,但這類的藥物成分通常只會被醫生用於短期的處方箋。而我需要的是長期的藥方,讓我能每天服用且藥效能持續發揮作用。我的家醫推薦一種選擇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劑(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Inhibitor,簡稱 SSRI),必須每天服用,最慢三週後會出現療效。當時的我太渴望藉由其他外力來減輕病症,隨便哪種都好,因此我便同意開始每天服用 10 毫克的西酞普蘭。拿到處方箋後,我隨即大步從診間走到領藥處找藥劑師,雖說開始服用改變身體化學分子的抗憂鬱藥,好像不是一件值得大肆慶祝的事,但我很樂觀,幾乎是超興奮。

結果,吃藥後的頭幾天,我感到痛苦難耐。

吃藥可以減輕焦慮,但也不足以讓你好好過生活

那時,我正在一個火車站內的咖啡店上班,這是一份我慢慢愛上的工作。雖然當服務生一點也不光鮮亮麗,大部分從早上六點開始排班,但從我的公寓出發通勤時間只需 30 秒,薪水沒有比我在喜劇公司領的錢低多少,而且我下午兩點就能下班,讓我有空檔跟多餘的體力寫我的部落格。咖啡店裡總是擠滿推著嬰兒車的媽媽、遛狗的人,還有剛喝完酒宿醉的顧客,急著用大塊大塊的酸麵包和培根來掩蓋掉他們的絕望。

開始吃藥過了三天,沒有出現任何不好的副作用,直到某一天早晨我感覺到……不對勁。這是一種很難形容的感覺,沒有噁心想吐,沒有頭痛,任何生理上的症狀都沒有。好像有人瞬間把整個世界的音量跟亮度都調高、調亮了,所有一切都變得離我好近、好大聲,而我的動作卻是緩慢又笨拙。我把一大包三公斤重的冰塊撒落在整個廚房地上;我打破了一個咖啡杯;我將咖啡豆倒進磨咖啡機裡,不小心倒錯讓咖啡豆在工作檯上亂飛;我切到手指;我沒辦法吃東西;我沉默地進行一些排列動作,例如不停地重新排列氣泡水跟椰子水瓶罐;我喝花草茶(就連「花草茶」這名詞本身也會惹毛我,所有的茶不都是花草類,茶葉就是一種草本植物,不要惡搞我)。

憂鬱症的孤立感是宇宙無敵等級,像一個沾上汙漬的屏幕擋在我與世界的中間。我無法跟我的同事或者顧客對到眼,所以我把自己跟咖啡機綁在一起,整個上班時間我都在煮奶泡跟磨咖啡。我的視線維持朝著地板,並將身體躲在巨大的機器怪獸後面。每個上前到櫃檯領取咖啡的陌生人都是威脅,當我將印度奶茶、伯爵茶、或是美式咖啡遞出去後,每句愉悅的「謝謝!」都滿載著恐嚇意味。

終於,謝天謝地,我的班結束了。我蹣跚地回到家直接爬上床,連跟我那長期受苦的男友說句話都差點沒力氣。接下來的幾個星期,我想我從沒有睡得那麼久、又睡得那麼不好過。我沒辦法好好休息,只能感覺到不同程度的焦慮在我的身體裡爭戰不休。

在我持續吃藥約四個月後,平常設在早上五點半的鬧鐘響鈴沒把我叫醒,在上班時間過了 20 分鐘後我老闆打了電話給我。我跳下床、跑到咖啡店、匆匆道歉,整理做好準備事項並在早上六點半開店迎接我第一位顧客。六個小時過後,排班結束我才猛然想起來,我一次都沒去想關於早上發生的事。要是以前,我必定會為了這個愚蠢的失誤將自己千刀萬剮,但今天竟然沒有這樣做。藥物終於發生作用了。我跟其實並不介意的老闆道了歉,然後我就繼續過我的日子,沒有兩次、三次、四次不停遲疑我做的每個決定。

這就是抗憂鬱藥物能帶來的改變,藥物確實能減輕焦慮感,讓你可以不用一直被侵入性的煩心想法攻擊,去好好過自己的生活,對我來說,這些藥物直到現在還是有效。

這也不代表著我會一輩子都在吃藥,當然也是有可能,但至少並不是我現階段必須做的決定。老實說,我其實很害怕當我決定停藥之後,可能隨之而來的戒斷症候群。

自行戒藥,是個超級危險、愚蠢又不受控的爛決定

在服用藥物三年後,藥吃完了,我一直有在詢問醫生續開處方箋的意願,但當我發覺自己手邊只剩下少量的藥時,我突然覺得或許可以就…… 不要再去拿藥了,看看沒有藥我可以怎麼解決面對。我腦袋裡一直有個碎碎唸的聲音,質疑我到底是不是真的需要吃抗憂鬱藥,這些藥其實會不會只是安慰劑、一種輔助作用;會不會其實是阻擋我從憂鬱症完全康復的一道牆。如果我變得過度依賴那些我並不需要的藥物怎麼辦呢?自從開始吃藥後,我感覺比以前好太多了,在生活中做了很多重大改變,來消除我認為是引發我憂鬱症的成因,這當中抗憂鬱藥幫助了我控制住病症,使工作不再讓我感到有壓力。

我從倫敦搬到布里斯托,跟倫敦比起來,布里斯托就像是在英國西南部另一個比較親切的親戚。我運動飲食也相當正常,會注意引起到憂鬱症發作的誘因,並且大致上知道如何照顧好我的精神狀態。以上種種情況讓我合理推斷,如果我不再需要藥物來控制病情,我就可以不用再吃藥了,何況不試著停藥一陣子,怎麼會知道我到底需不需要吃藥,或許現在就是個試驗的好時機。於是,我沒去看醫生尋求專業意見,自己戒藥了,從每兩天只吃半顆藥,到完全停藥。

很快地,就驗證了自己戒藥是個多爛的主意,這真的是個超級危險、愚蠢、知識不足又不受控的決定,對我的穩定性和自身安全造成了威脅。拜託,拜託各位千萬不要跟我一樣,在沒有醫生專業的監督下自行停憂鬱藥,我本人是個頑皮不聽勸的白癡,想停藥前請務必先跟你的醫生好好討論。女作家瑪麗安.基斯曾說過,當你連吃止痛藥的權利都被剝奪是件悲傷至極的事。這太貼切了。

開始停藥的第一週,我以為我在演恐怖片。停藥後的戒斷症候群影響到我對空間的感知;我變得經常錯估自己的步伐直接撞上門框,還有我的動作也感覺又呆又笨重。在做酒吧的工作時,我倒酒的時候都像是在演慢動作,而且總是會倒到滿出來。走在地板上、收酒杯、端食物,都像個鬼魂一樣,我感覺到自己在離身體幾英寸外的地方飄盪著,放下餐盤時都必須極度緩慢,確保不會因為沒放好而砸了盤子。好幾次我還被自己絆倒,彷彿一夕之間變大腳哈利。

後來,我認識到這種跟你身體抽離的感覺叫做「分裂」,通常與經歷過重大創傷有關,而我並沒有承受過什麼創傷,我猜,那也只是我運氣比較好罷了。

心理治療師,憂鬱症, 蜜雪兒‧湯瑪斯,蘋果屋出版社,蘇郁捷,憂鬱症藥,戒藥,停藥

▲ 圖說:我的心理治療師爛透了:走進憂鬱症患者的小房間,聽一段笑中帶淚的抗憂鬱故事(圖片來源:博客來)。

博客來】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我的心理治療師爛透了:走進憂鬱症患者的小房間,聽一段笑中帶淚的抗憂鬱故事

推薦閱讀:
小心!對憂鬱症患者說這6句話,恐讓他們「更想不開」
一名母親的真情告白:錯把憂鬱當成叛逆,我差點失去了女兒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這篇文章對您是否有幫助?

關於作者

專欄作家

想投稿想分享,媽媽經專欄作家換你當!

我要回應

我要留言